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短篇 > 五两银子,一里桃花

五两银子,一里桃花

整理:腐书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6-08

简介:梁家大儿子梁辰被拐了。

拐人的那位,当然是桃花巷子里,跟梁家门对门的段平。

虽名为平,相貌却不止平平,只这一里桃花巷里,多少姑娘家看了不喜欢?偏偏梁家老爷子怎么看他都不顺眼,直嘀咕这人跟自己犯冲——自那姓段的小子一年前搬来桃花巷,自己身上的毛病可就没消停过,每次气咻咻坐到段家开的济世堂里,段平一搭上脉,十有八九都是照样颦起眉头,半眯着桃花眼笑嘻嘻道:“梁伯,您这是火气大了,伤肝哪!”

这回更过分,居然一声不响拐走了自己儿子,还两天不见人影,怎么不叫他这个一家之主怒从心头起!

想到这里,梁老爷子咣一声把茶碗摔在桌上,怒视眼前低眉顺眼站着的两个儿子,喝道:“老二!你说,你大哥什么时候出门的?”

梁景被惊得肩头一抖,苦着脸道:“我哪儿知道,前天我不是给您老寻摸那只画眉去了吗?那鸟拎回来了也不好伺候,一上午我就忙着喂它了,哪顾得上看着我大哥啊。”

梁老爷子一瞪眼:“你大哥还没只画眉重要?你眼睛长鸟肚子里了?一个大活人出了门你都看不见?”

“爹……”梁景被问得张口结舌,只好狠狠瞪着鸟笼子里那只画眉,看样子恨不得烤来吃了。

“老三,你呢?你那天看见你大哥了没?”老爷子接着瞪小儿子。

梁宣抬起头,眼珠子转了转,踟蹰半天,犹犹豫豫唤了声:“爹……”

老爷子平时最宠着小儿子,这下也缓下语气,坐下来慢慢盘问:“梁宣啊,你可是咱家最老实的一个了,跟爹说,你大哥去哪儿了?”

梁宣被那慈爱的眼神看得心里好一阵感激,孺慕之情溢于言表,他倒是想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然而实在是力不从心:“爹……大哥那天不是上午走的吗?我可是睡到午饭时才起来啊……”

梁景瞪够了画眉鸟,也忙着插一句嘴:“这倒是真的,前一天老三不是喝醉了回来的吗……”

“二哥!”

“老三!怎么回事?”

梁宣被老爹的凌厉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结巴了半天挤出一句:“我没喝多少……”

“去哪儿喝的?”老爷子深知小儿子是一杯倒,这下子拉长脸训起人来也是中气十足。

“醉、醉月楼……”

“肖家开的那家?”

“是……”

“早叫你别跟着那帮人瞎混!”老爷子一拍桌子,原先倒下的茶碗也震了几震,“读书人没个读书人的样子,喝得烂醉如泥回家来成何体统!”

“爹,我连个秀才都没中,您还是别把我当读书人了吧。”梁宣一撇嘴,老爷子刚瞪起眼还没说话,梁景就上前拦着了:“爹、爹,大哥的事还没解决呢,您倒是管不管啊?”

“管!等他回来了我连你们哥仨一块儿管!一个比一个不让人省心!”老爷子明显一口气咽不下,气哼哼地甩袖子回屋了。

梁景顿时舒了口气,往身后座椅上一瘫,闭了眼道:“看来大哥这次回来也有的折腾了,……不对,还是段平更头疼些。”

梁宣没好气地在他肩头往死里劈了一掌:“让你乱说!看爹这架势,恐怕先被折腾的是我了。”梁景看他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哧地一笑,一个栗子敲落在弟弟头上:“早叫你少沾酒,现在自求多福吧。”


然而毕竟是最宠的小儿子,梁老爷子自然舍不得上家法,只不过罚了一个月禁足罢了。但是自家老大和姓段的小子不知所踪,气又不能白气。那鸟是梁景提回来的,老爷子现在一肚子火,正嫌儿子整天在眼前晃悠着烦人,自然打发了他来喂鸟。

梁景百无聊赖,靠着窗捏一把小米又捏一把肉末往笼子里添,那画眉明显跟他不对眼,一直倨傲立在鸟笼一角,瞥都不瞥过来一眼。

梁景索性把鸟食一摔,企图用手玷污一把笼子里那位爷光亮的羽毛。忽然心念一转,拉开抽屉干脆找把剪刀剃个干净,不料摸了半天,却摸到一个纸包。

 

刚触上那东西,梁景心里就猛地一跳,抓出来一看,可不正是那天段平交给他的么!恍恍惚惚地,又回忆起那晚他拉着段平喝酒,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那晚段平就说过他要带大哥出门逍遥段日子,提起这,还顺口开玩笑般地问自己有没有心上人。梁景喝上了头,大约的确是说出了那个名字。结果第二天段平就笑嘻嘻给了自己这包药,还叮嘱自己放心大胆地用。看他那贼兮兮的笑容,梁景怎么会不明白那是什么东西。可是一犹豫,终于没敢下手,这东西也不知随手扔到了哪儿,不想今天又给翻了出来。

梁景低头盯着手中这纸包,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咬牙半天,还没怎么着,便听见有人推门进了屋。

“哥,爹都出门了,你还喂鸟呢?”是梁宣,今日穿了一身水绿,模样倒是俏生生的,只可惜笑得讨打。

梁景手一抖,合上抽屉,重新捏一点鸟食喂进笼子。本没想搭理梁宣,他却不依不饶靠过来,伸手去逗那画眉,一面道:“哥,你肯定知道大哥和段大夫去了哪儿。”

梁景仍攥着那包药,挑起眉看他:“你难道不知道?”

梁宣点点头:“我当然知道。”

梁景哼了一声:“看段平那得意样,就算他回来了爹也未必能消气。只怕大哥前脚刚进门,他后脚就来下聘提亲了。”

梁宣吃吃一笑,如幼时撒娇那般靠过来搂住梁景的脖子,语气也更显亲密:“哎,你说这城里这么多姑娘家,段大夫怎么一个都瞧不上,偏偏喜欢咱大哥呢?”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拐走过人家儿子。”梁景不动声色拉下梁宣的手,瞥了他一眼,又一脸严肃地接着喂鸟。

梁宣毫不在意,自顾自继续道:“不过喜欢男人的人也不是没有,茜芳馆里小倌不都是为那些人准备的么?”

梁景手一停,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梁宣的目光一直注视在那画眉身上,全然没注意梁景已经阴沉的脸色,不以为意道:“肖大哥说的。”

“以后别跟着姓肖的瞎混!”梁景将脸一板,训起人的样子倒颇有些像他老爹,“酒也给我少喝,下次再看见你跟那些人喝得要人扶回来,我就亲自把你绑到茜芳馆里换十两银子!”

“哥,这个价太贱了!”梁宣气鼓鼓地一瞪眼,被梁景一眼横过来,顿时收了声。忽又转了转眼珠,凑过去问道:“你别说我,那你去过没有?”

“去过哪儿?”梁景刚回一声,忽然反应过来:“……没有!”

笼子里那只画眉被这一声惊了一跳,呼地张翅扑到另一角落。

梁宣却颇认真地思忖起来,一双水汪汪的眸子盯着他二哥眨也不眨地望。梁景被盯得一阵心虚,扔了鸟食就要走人,却被梁宣拉住。

“你干什么?”

梁宣却一语惊人:“哥,你喜欢男人吗?”

“你……”

梁景正不耐烦地跨出门槛,却突然愣住了。

回过头,梁宣依然对着他认真地看,像是要就这么把自己看透。顿时心虚感越来越强烈,他张张口,却默然。四目相对着,梁景忽然又不自在地笑了起来:“老三,你别这么问,不然我还要以为你也喜欢上男人了。”

话落,他把手中的那个纸包一抛,让梁宣接在手心,语气里十分恶意:“给我一点不剩地全给那只鸟喂下去!”


梁景这儿刚翻来覆去辗转难眠了两天,他那老爹又嚷嚷起了腰疼,自然是他被打发去抓药。梁景转悠进段家济世堂,便见一屋子伙计对自己笑得相当神秘,他只道是因为他大哥和段平的事,也不在意,提了药包就出了门。

晃晃悠悠到巷子口,却见一白须老道端坐一角,支了个摊,算卦。

梁景正准备走过去,被老道一声唤住:“公子留步,算上一卦吧。”

“你灵吗?”梁景上下打量他一眼,这人没有半点仙风道骨的样子,微阖着眼,看上去也不过一个普普通通的算命瞎子模样。

那人只是笑,阖目道:“公子家必是有病人吧。”片刻,又补上一句,“而且绝非重病、急病之人。”


“要不然我还有闲心听你在这说废话?”梁景索性坐在他摊前,无奈地摇摇头,“你虽看不见,耳力倒是不错,怎么就知道我是‘公子’呢?”

那算命人却突然脸一黑,怒道:“谁跟你说我看不见的?”说着抬手一指,梁景顺着望去,小巷尽头桃花正艳:“我在这巷口坐着就能看到巷尾!”

那语气不无得意。梁景听着,扑一声笑了。那人听声不免有几分薄怒:“小子,不信你去数数,我能看见巷尾那棵桃树上刚结了仨桃子,还青着呢!”

“我信,”梁景这下笑得更厉害,“我一天走那儿十趟!”

那人皱皱眉,摇头道:“算了,公子说笑便罢,还是来算上一卦吧?”

“不了不了,我还赶着回去呢。”梁景笑着摆摆手,起身便欲告辞,却听身后一声长叹:“公子眉间隐有喜色,乃桃花之兆啊!”

梁景停下脚步,想到这人竟还有的诌,一时好奇心起,转身坐回他摊前,追问道:“你是说我要走桃花运了?”

“正是。”

“那你叹什么气?”梁景挑起眉。

算命人装模作样摸一摸下颔上稀拉的胡须,又是一声叹息:“这桃花之兆,是运,还是劫,不过一念之间啊……”

梁景轻笑一声:“说了半天,就这句话还算靠谱。”他起身正欲离开,心头忽然想起一事,便怔了怔,回头对那人问道:“那你说,怎么才能让这劫变成运呢?”

那人笑笑不答。

梁景了悟,直接问道:“行了,你说要多少?”

五根手指立马晃了晃,老头笑眯了眼:“五两银子。”

梁景差一点把摊子给掀了:“开什么玩笑?五两,你别狮子大开口啊。”

“五两银子换公子命里桃花,怎么不值?”

“不值,不值!”

老头轻叹一声:“公子可知这巷子为何唤作桃花巷?”

梁景停了步子,望了望墙头桃枝,疑道:“还有什么别的说法吗?”

“这一里桃花,乃是祥兆啊。”

“得了吧,你以为谁都是为了赶这桃花运来住下的?”梁景依旧不以为意。

“公子不信,我多说也无用。不如这样,公子给我五两银子,我易给公子一样东西,必定能助你觅得那枝桃花。若试了不成,公子便再来这巷口寻我,还你五两银子便是。”

梁景奇怪地看他一眼,老头笑的十分和善,但就是让他莫名地觉得冷汗直冒。那双深不见底的眼里,似乎还藏着几分戏谑。
 “你……”

他看着墙头连枝如雾的桃花,想到那人,便隐隐有些心动。思前想后,觉着这人未必能跑了,索性决定信他一回,便掏了五两碎银子递过去,问道:“你要给我什么?”

老头不急不忙地收好银两,从袖中拿出一个纸包来,放到梁景手中时,那布满褶子的脸上笑意更深:“公子拿好了。”

梁景低头看看纸包,半晌,忽然皱起眉头,将粘好的纸角挑起一点,低头嗅了嗅味道,旋即抬起头盯住那老头惊道:“你什么意思?”

老头捋着胡须,哈哈大笑:“段掌柜吩咐过,若是梁二公子手头那药不够用了,便让我再卖给你一包,开价不得少于五两银子。”

“段、平!”梁景捏紧了手中纸包,眼里几乎喷出火来。

那“算命人”仍旧哈哈笑着,拍一拍梁景的肩:“公子莫生气,火气大了,伤肝哪!”


又是那东西!梁景捏着纸包几乎咬碎了牙,就这么包东西,敲了他五两银子!想想都觉得肉痛。

这一回他是断断舍不得拿去喂鸟了,只是这包药整日揣在怀里,总叫他心神不宁。静下来时,心里似乎总是晃悠着那一个挥之不去的身影。一身水绿衣裳,一脸纯然笑容,清清楚楚就是他最亲近的那个人。往日里即使挨在一块也毫无所觉,可是现在偏偏因为这包药,让他彻底失了分寸,乱了心神。

《五两银子,一里桃花》点评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