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短篇 > 没头脑与不高兴

没头脑与不高兴

整理:腐书网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6-07-18

简介:耽美短篇

临下班前经理突然给了一个活,卜悦于是又加班了。他面无表情地敲着键盘。噼里啪啦。何适你个死秃子,真缺德啊,明明一下午自己都没什么事,非要赶这个时候叫做方案。

何经理晚上有应酬,走的时候红光满面地说小卜啊全靠你了,加油哦。卜悦微笑地点头。哦你妹啊哦,祝你今晚被人灌到吐。

卜悦搞完方案已经9点半,决定不坐公车改打车。这天晚上异常的堵,卜悦下了车赶着跑了几步,去摁电梯的时候按钮已经没有反应。掏出手机一看果然10点过2分。卜悦骂了一句**,只好拖着疲惫的步子去爬楼梯。

卜悦一年前买下这公寓7层的一间两居室,二手楼。用了工作三年全部的积蓄,爹娘也给贴了点。因为之前的业主着急移民,价钱颇公道,离上班的地方也近,周围又不吵。就有一点不好,这老房子才11层,电梯一过晚上10点就停运。卜悦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爬楼梯,所以他更加倍地讨厌加班。

走到6楼的时候发现六七层之间的声控灯坏了,卜悦踩着黑漆漆的楼道往上走,转弯时看见自家门口有个人影,正悉悉索索地在开锁。

卜悦愣了两秒,想着这贼胆子够大的,这才几点啊就撬门。他以前是篮球队的,学生时期没少打架,这会一肚子气,看对方才一个人,根本不觉得怕,悄悄地靠了过去。

那个完全没留意到,仍旧在门锁那儿耕耘。

看了一会卜悦就察觉不对劲了,这人手里拿的好像是钥匙,而且眼睛适应黑暗后,可以看见他穿着衬衣西裤,脸上还架着眼镜。从身手到打扮都实在不像一个贼。

卜悦咳嗽一声,那人抬起头,疑惑的表情在黑暗中也很清晰。

“你在干什么?”卜悦冷冷地问。

“我在开门啊。”那人看他一眼,好像有些诧异他的多管闲事,低头继续努力。

卜悦压下气。“哦,开得了么?”
虽然这人多半不是贼,但大晚上回家看到有人撬自己门,总是不大爽。

“奇怪,明明钥匙都插-进去了,就是开不了。”

“废话,这是我家门,你的钥匙能开才见鬼了!”

那人停住动作。“你家门?”抬头,扶眼镜,“这里不是6层么?”

卜悦指着下面楼道里的6。虽然不太清楚,但明显是个6。

那人看看6,又看看他。“这不是6层?”

卜悦怒了。“你白痴啊,下面写着6,这里当然是7层!”懒得跟他啰嗦,“让让。”掏出自己的钥匙,一下打开门,又“砰”一声撞上,把对方愕然的脸关在外面。白痴。

周五的时候,何适这秃子居然良心发现,将他定点释放。这礼拜**劳过度,卜悦谢绝了同事的聚餐邀请,只想回家补觉。夜里睡得迷迷糊糊的,起来想倒杯水喝,经过大厅时听到门外有些异常的响动。

卜悦一下就醒了,轻轻走过去凝神听了一会,是钥匙和锁摩擦的疙瘩声。
回头看钟,不过10点半。如果是个贼,也是个笨贼。

卜悦在厨房找了根擀面杖,然后打开了客厅的灯。

如果这贼稍微有点专业常识,发现屋里亮灯应该会收手吧。然而钥匙的声音并没有停,卜悦看着门里的锁把轻轻左右转动,开始思考这贼到底得有多笨?然后突然想起某事,心里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一下就拉开了门。

“咦?”门口站着一个年轻男人,衬衣西裤,清瘦的脸上架着一副似曾相识的眼镜,因为突然见光眯了一下眼。

卜悦冷冷看着他不说话。

那男人一脸疑惑地问:“你——怎么在我家?”

卜悦:……
捅那么久门打不开还敢质问我?走出一步,手指着下面楼梯转弯处墙上的6字。

他个子比那男人高不少,又背着光,这样沉默而居高临下的一指,让阴影里的人退了一步。

卜悦觉得自己表达得足够清楚了,又瞪他一眼,“砰”一下关上了门。

这白痴应该就是602新搬来的租客。上个月卜悦看到公寓门口停着一辆搬家公司的车,上楼时看到有人搬着东西进出楼下那间屋子。

下一次走楼梯,卜悦就留心看了一下602的门。果然跟自己的很像。卜悦暗骂楼管处偷懒,门号上多写个楼层数字会死啊。一面又考虑着或者自己该装个防盗门。

过了一个月,楼下的男人没有再认错门,卜悦就把这事忘了。这天卜悦又加班到10点,回家累得跟狗一样,懒得开灯,人直接趴倒在沙发上,歇了半天后又直接摸进浴室冲凉。花洒开得很大,水声里卜悦好像听见些响动。一面悲叹,我真是太累了,居然开始幻听。

冲完澡卜悦懒得穿衣服,把浴巾往腰里一围,打开门摸到厨房拿了听冰啤酒。

卜悦拿着酒,趁着客厅落地窗射入的柔和路灯光走到窗口。这里正对着小区花园,景色颇不错。
夜晚华灯初上,绿树小池更觉幽静美丽。

卜悦正对窗喝酒,突然听到门开的声音,然后“啪嗒”一声,有人打亮了客厅的灯。
还有人说:“下次你记得换个锁。”

卜悦霍然转身,捏着啤酒罐子,瞪着客厅里多出来的三个人。

两个穿着制服,一个是***的,还有一个背上写着“110开锁,安心你我”。
最后一个更眼熟,衬衣西裤小眼镜。

“你们他妈干嘛呢?”

面对突然出现的新浴猛男卜悦,三个闯入者受得惊吓似乎更大,同时石化。

身上水珠还没干,腰里毛巾系得很低。腿很长,头发沾了水根根分明地立着,搭配暴躁阴沉的表情,让人过目难忘。

甲男问眼镜男:“你不是说你一个人住么?”

眼镜男呆呆地看着卜悦,良久才回过神,慌乱地低头跑出房门看楼梯。没一会又跑回来满是歉意地说:“哦,不好意思,我搞错了,这不是我家,我家在楼下……”

乙男生气地说:“你搞什么搞,你这不是浪费我们时间么!”

卜悦更生气。这只是浪费时间的事么?
瞪着乙男:“***傻啊?他说这是他家你就给开?”

乙男委屈地争辩:“我问过楼下陈大妈,他真的是这里的租户啊,人看着又挺斯文的……”

卜悦越听越冒火,什么也懒得说了,只想他们快点滚蛋。“走走走赶紧走!”

甲男和乙男对看一眼,也是又气又尴尬,一面数落着眼镜男一面往外走。

眼镜男不停道歉,等那两人下楼后转身想跟卜悦说声对不起,那门第三次照着他脸“砰”一声重重摔上。

妈的,真晦气。卜悦手一扬,易拉罐精准命中垃圾桶。110开锁,安心你妹!
这叫什么事儿?怎么会有那么二的人呢?三番两次开错门。跟我耗上了还是怎么着?

这么二的人卜悦只在学生时代遇到过。

卜悦的高中离家不远,走路半小时,骑车十分钟。那时候卜悦刚抽条,又瘦又高的男生骑着老爸的28寸凤凰车在校园里很是打眼。

有一次下午放学,卜悦去车棚拿车,一拧钥匙圈习惯性地蹬下支架就要走,结果差点没栽在地上。卜悦一头雾水看去,发现车胎最下面居然挂了一个链条锁。

这锁掉在地上,颜色又锈得跟车轮几乎一样,很不显眼。所以卜悦一时没注意到。

妈的,是谁吃饱了撑的给他的车上二道锁啊?

卜悦又惊又气,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就发现边上还停了一辆小飞鸽。车半旧不新的,但是没有锁。这下卜悦明白了,感情这人糊里糊涂地上错了锁,自己车没锁上,倒把他给祸害了。

卜悦双手抱在胸前,臭着脸站在车棚那等那倒霉车主。他今天约了人去体育场打球。学校的篮球场是水泥地,打起来不过瘾,体育场的篮球馆很标准,就是难定,好容易今天定上了,卜悦心急得很。

结果其他人一批批陆续推着车走了,卜悦还是没有等到飞鸽的主人。

日渐西沉,空空荡荡的车棚里,卜悦和两辆单车的影子被拉得很长。

卜悦的脸拉得更长,看看表,知道篮球是打不成了,在地上找了块石头,蹲下来就开始砸那把锁。但是那鬼锁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明明锈成那样,却来得个结实,狠砸了几下也不见断。就在这时候卜悦听到远处有人呼喊,继而身后响起“咚咚咚”的脚步声。


“你在干嘛!”

卜悦防备不及,一下被人推开了,回头就看到一个带着眼镜的男生,生气地说:“你怎么可以偷车啊!”

卜悦知道他是谁了,憋了半天的火再也忍不住,冲过去就是一脚。

“操,你个白痴还好意思说我!”

卜悦这一脚直接把人踢在地上,“嗷”的一声抱着肚子不动了。

卜悦知道这脚踢得重了,可又拉不下脸安慰,在旁边粗声粗气说:“快把你那破锁给我开了!”

那男生皱着眉咬着牙抬起头。“什么锁?”

卜悦用手指着他车上的链条。“你什么脑子,把你这破锁锁我车上了!”

那男生看完之后愣了两秒就明白了,再一回想自己刚才还喊人家是贼,羞得满脸通红,揉着肚子起来去开锁。可能是性急还是什么缘故,钥匙半天插不进锁孔。

卜悦看的不耐烦,把他推开,抢过钥匙自己来。

不过这一下推没怎么用力。那男生站在旁边,低着头很久没说话。

卜悦很快就开了锁,想这么大洞他怎么能捅不准,这人什么眼神?这一想心里一动,回头看那男生脸上果然没了眼镜,正蹲下了两个手在地上摸索。

卜悦注意看了看,找到夕阳下反光的眼镜,捡起了扔在他脚边。

“对不起。”那男生好像说了句什么。

卜悦没理他,转身上车,扬长而去。

正是从这件事开始,卜悦才知道学校里有梅智友这么一号人。

很快他还发现这小子原来跟他一个年级,两个班还挨着。
那一天梅智友班上最后一堂是数学,教他们这年级数学的是教导主任付红,出了名的严苛。上一堂课付红搞突击测试,批卷子的时候发现有个学生没写名字。

换个老师或者说一声下次注意就算了,但是遇到付红就没这么简单了。
年届四十能把西裤穿出健美裤效果的付红,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可笑,不夸张的说,她是整个101中学的噩梦,最擅长以小见大、捕风捉影以及逼良为娼。

只是忘了写名字,付红扎扎实实上纲上线地教育了全班十分钟。她尖着嗓子说,同学们,如果这一次考试是高考呢?你们怎么办?为什么哪儿都写了就是不写名字,付红冷笑,老师不傻,其实你们是想作弊吧?

这个没写名字的糊涂蛋就是梅智友。当付红说得兴起走到他桌前时,又发现此人打开在桌面的是一本化学书。

梅智友其实只是拿错了课本,但付红却认为他是在示威,于是那天放学后梅智友就被留堂查看了,而卜悦也因此错过了体育场的篮球赛。

肖鹏讲完这事哈哈笑了半天。肖鹏是卜悦的损友,跟梅智友一个班。
他兴致勃勃地说卜悦你不知道这个人整天晕得跟大仙一样,班主任拿他没办法,说梅智友我看你改叫没头脑算了。从此梅智友就得了个绰号叫没头脑。

肖鹏说着又好奇地问卜悦怎么突然有兴趣打听这个人,卜悦就把自己的遭遇描述了一下。肖鹏还没听完就笑得打跌,笑得卜悦很不高兴,当时就想着以后找机会怎么整整这小子。

这一留心卜悦就发现梅智友真的是只大头虾。

他脚上的袜子鞋子经常不成对,衣服穿反也是常事,商标高高翘在外面。走路喜欢捧着一本书看,然后不停地撞到电线杆、树以及人等各种障碍物上。

有段时间学校修路,中间的主干道分了两部分,一边挖坑一边照走。交汇的地方没有围栏,但是挂了很大的指示牌。

没有哪一个正常人会掉到那个土坑里,除了梅智友。

卜悦眼睁睁地看着梅智友捧着书消失在地平线,直觉得匪夷所思。
然而梅智友一会就爬了上来,拍拍身上的土,没事人一样继续捧着书往前走。

不知道是否因为卜悦对他的留意,肖鹏那一伙淘气的男生都开始关注梅智友。很快,他就从一个班级的开心果变成全校师生的笑柄。卜悦的确曾打算捉弄他一下,但并没有真的付诸行动,而肖鹏那帮小子却没跟他客气。

高二下学期学校搞校际运动会,为缓解用厕紧张,校管委规定每天下午4点前教一旁边的男厕改为女用。4点以后会有专人摘了那个写着“女”的牌子。那天轮到梅智友做后勤,帮同学看包。可是说了接替的同学一整天也没出现,梅智友又饿又内急,又不敢走开。等了很久终于有人过来说替他班,他站起来就跑,那个人又说你着急的话教一旁边的厕所现在可以用了。

《没头脑与不高兴》点评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