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短篇 > 露水缘

露水缘

整理:腐书网 作者:东栏 发布时间:2016-07-18

简介:古耽短篇

1、第一章 ...
 
 
  一盏红烛。
  
  红衣的青年挑起新娘子的喜帕。
  
  对视良久。
  
  “楚夜七。”
  
  “黎书公子。”
  
  新娘微微一笑,说道:“想不到传言中周家有病秧子之称的大公子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楚少爷。”
  
  新郎也是一笑:“怪不得人说夫人生的国色天香,想不到夫人长的和相公我自小的认识的挚友黎书很是相似。”
  
  “胡扯,谁和你这登徒子是挚友。”
  
  楚夜七微笑:“说笑的,在下是受人所托才会假扮周公子,不知黎书贤弟你……”
  
  苏黎书脸色一红:“家姐最好打抱不平,这次听说有采花贼扬言要……要对林小姐不利,才会让我……让我扮作林小姐。”
  
  楚夜七何人?江湖上诡异莫测的风流子,传言中夜七公子只穿黑衣白衣,来去如风,翩然若蝶,英俊潇洒,昼伏夜出,阅女无数。
  
  楚公子很不服气,只听传言,那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所为,就算他楚公子英俊潇洒,但也半夜也要睡觉,昼伏夜出,当他是夜猫子?黑衣白衣,当他是黑白无常?楚公子生的漂亮不假,楚公子名气大也是事实,楚公子外公是武林泰斗,楚公子他娘是广德王的义女,楚公子他爹是武林盟主。楚公子少年时,很不被看好,该会的琴棋书画他一样不在意,武功也只是差强人意,不该会的斗鸡走马赏花观柳上妓院他一样不差,楚公子他爹楚盟主提到自己的儿子就捂心口:“孽子啊,楚家算是完了。”
  
  楚公子十七岁那年,让所有觉得他是个纨绔子弟的叔叔伯伯们意识到自己是看走了眼。
  话说楚盟主率领武林盟中的左右贤助等一大班子人兴冲冲的剿灭在西域的什么擎天至尊,中原的邪教魔团发现偌大的武林盟中只有楚夜七等几个小虾米,准备趁着黑夜到武林盟中杀人放火,谁知……
  
  那日之后,所有邪教魔团见到一个楚字就泪流满面,每天把楚夜七三字用篆书隶书行书楷书草书抄个一千遍,后缀爷爷二字,问之,曰:“楚爷爷教的,一天不抄,楚爷爷就给我们好看。”
  
  楚公子一转身成了根正苗红的武林新秀,是武林之希望,武林之栋梁,楚公子平日里待人温和,待女子更为和善,不过在一些卫道士的眼中,楚公子是个危险人物,是个淫人。
  
  苏黎书虽然谈不上是什么卫道士,但好歹是书香门第出生,自小被授于孔孟之道,苏公子现年二十又一,连姑娘的手都没牵过,遇上楚公子这般人物,自然是心中又是鄙夷,又是嫉妒。
  
  苏公子面如好女,如今凤冠霞帔,映着火红的烛光,更显得斯人如玉。楚公子看的有些心猿意马,心下叨念,阿弥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此乃男子。才稳下心神道:“这么说,苏公子与在下可谓是同命相怜,今晚只能委屈苏公子同我这个登徒子一起捉拿采花贼了。”
  
  苏黎书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而后退下新娘子的衣物,准备躺在床上等那采花贼,楚夜七说:“慢着,黎书贤弟,既然我们装作是一对新人,洞房花烛之事是必不可少的,那啥,苏公子莫要瞪我,在下是想既然是装就要装到底,不能让采花贼发现纰漏,别的不说滚一滚床单还是必要的。”
  
  苏黎书皱眉,正打算拒绝,楚夜七抢先一步道:“黎书贤弟,在下是为黎书贤弟着想,万一采花贼发觉你我是男子,我们岂不是无功而返?”
  
  苏黎书想起自家姐姐阴沉的脸色,只得问:“那我要怎么做?”
  
  楚公子说:“过会儿我们一同躺到床上,我压着你,放心,苏公子你又不是姑娘家,在下不会对苏公子做什么不妥之事。”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萌短篇
尝试写写
明后日大概能完结

 


2

2、第二章 ...
 
 
  楚公子说:“过会儿我们一同躺到床上,我压着你,放心,苏公子你又不是姑娘家,在下不会对苏公子做什么不妥之事。”
  
  苏黎书见楚夜七一脸坦荡,觉得自己先前是小人之心,虽然两个大男人有些尴尬,但是碍于情势还是隧了楚夜七的意愿。
  
  楚夜七压着苏黎书,二人面对面,苏黎书面色通红,闭紧双目,楚夜七只得苦笑,大半夜压着一美人,却什么也不能做,不是给自己找罪受么?楚夜七只得耳观目,目观鼻,鼻观心,心中反复念道,非礼勿视,此乃男子。
  
  苏黎书也不舒服,自己平白无故被一个淫人压着,淫人的鼻息直扑他脸,让他有几分脸红心跳。
  
  二人无不盼望着采花贼人快些到来,能早早脱身。
  
  夜半,房梁上终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苏黎书同楚夜七眼睛俱是一亮,贼人来了。
  
  贼人蹑手蹑脚的掀开房顶上的青瓦,嗖的跳了下来。
  
  贼人将手探入帐中,大概是想摸一摸新娘子,没想到被早早侯在一旁的楚公子扣住了手腕:“好你个采花贼,胆子真不小。”
  
  贼人一惊,忙道:“壮士,误会了,在下不是什么贼人。”
  
  楚公子皱眉,他生平最讨厌别人叫他壮士大侠好汉之类,如今这个采花小贼明明将他贼手在床上探来探去,差点摸到自己都不敢摸的苏公子,实在是令人愤恨。
  
  苏黎书点起蜡烛,二人方才看清贼人的打扮,贼人一身很是正气的白衣,头发一丝不苟的束在头顶,脸盘颇大,左脸有三颗黑痣破坏了整体的老实巴交的形象。
  
  苏黎书突然想起什么,道:“可是青云派的张少侠?”
  
  张姓少侠连忙点点头,豆花眼闪着泪光:“在下听闻这一代有采花贼出没,特地来看看,苏公子,叫你这位朋友放了在下可好?”
  
  楚夜七自从看清张少侠的脸之后早有放开的打算,听闻苏黎书的证词,自然从善如流的退到一边。
  
  一番解释之后,张少侠抹着眼泪施施然而去。
  
  楚夜七见刚张少侠同苏黎书话家常的时候,不住的摸着苏黎书的手,让楚公子有些气短。
  
  待那白衣夜行客走后,楚公子愤愤的说:“三脚猫的功夫也想充大侠?黎书贤弟,你是怎么同这种人认识的?”
  
  苏黎书叹口气:“张少侠为人不错,是家姐的爱慕者之一,曾经翻过我家后院,正巧被我看到,我才晓得他的。”
  
  楚夜七沉吟:“想不到这个烧饼脸如此大胆,令姐对他……感觉如何?”
  
  苏黎书说:“那日他翻我家院子,我姐姐就关门放狗,并说,长成这样还出来,不嫌丢人……我觉得姐姐太过了。”
  
  楚夜七一脸同情:“你姐姐说的不错,黎书,我见他双眼淫邪,并且还翻你家院子,他大抵是离采花贼不远了。”
  
  二人又等了一会儿,见采花贼还是不来,正思忖着要不要直接睡觉的时候,又听见房顶上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只得打起精神,楚夜七又趴到苏黎书身上,装作亲热的模样。
  
  真正的采花贼果然比张少侠上道,先是用迷香一吹,楚公子同苏黎书装作晕了过去,采花贼这才兴高采烈的走到床边。
  
  一阵乒乒乓乓。
  
  “哎呀,大侠饶命,俺错了……”
  
  楚夜七看着眼前被床单捆得不能动弹的采花贼,这才拍拍手对苏黎书说道:“等天亮了再通知周家人,黎书我们先去睡吧。”
  
  

作者有话要说:继续第二章
字数还是这么厚道……= =……

 


3

3、第三章 ...
 
 
  第二日,采花贼被捉到,周家人自然是觉得安心不少,苏黎书同楚夜七才见到真正的新郎新娘。
  
  新娘果然生的人比花娇,十分动人,新郎模样也颇周正,但是也很符合传闻是个病秧子,三句话里两句带咳,看着明艳美丽的新娘同新郎周大少爷一站,楚夜七直觉得可惜。
  
  周老爷眉开眼笑,说若是没有二位公子,他儿子儿媳说不定小命都没,十分热情的邀请楚夜七二人在周家多呆几天,一尽地主之谊。
  
  新娘林姑娘见到自家相公是个病秧子而二位公子很是风流潇洒,不过是一桌酒席,一双杏眼就往楚夜七身上瞟了二三十次,苏黎书看着正在咳嗽的新郎忽然觉得楚夜七同林姑娘之间的眉来眼去很是令人厌恶。
  
  周老爷觉得很郁卒,他发觉自己虽然请楚夜七解决了采花贼但是留楚夜七在周家小住几日实在是个馊主意,这几日楚夜七同自家儿媳妇每日赏赏小花放放纸鸢,十分怡情,而自家儿子居然还是整日躺在床上,看看书,幸好苏公子在,儿子同苏公子似乎成了朋友,但这顶绿帽子戴的委实是让他有苦说不出。
  
  苏黎书望着在床上咳快断气的周少爷,只觉得头疼。
  
  周公子捧着本书,细细读到:“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黎书兄,我觉得苏东坡这几句特别漂亮,黎书兄?”
  
  苏黎书听着窗外,楚夜七和林姑娘的笑声,心想你怎么不读下去?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不过看着人家周公子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只得说道:“确实是很好,不过我到是很喜欢他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亦或是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总觉得男儿这样活着才是自在潇洒。”
  
  周公子眼睛亮了亮:“黎书兄说的是,确实是这样潇洒,像我总是喜欢些婉约些的如柳三变或是李易安的,如今听了黎书的话,方觉得自己实在是过于委婉,黎书,我真心喜欢你这个朋友。”
  
  苏黎书面色微红,看着楚夜七同林姑娘亲亲我我,突然觉得自己对着周公子也有了罪恶感,只得笑笑:“贤之兄,我也觉得我同贤之一见如故。”
  
  周公子十分兴奋,继而又说:“黎书,那你在我家多住几日可好?”
  
  苏黎书正准备婉拒,楚夜七施施然走了过来,林姑娘呆在身后,二人都是一脸幸福和满足的模样。
  
  楚夜七看着苏黎书同周公子对望,说道:“黎书,我打算后天回去,你呢?”
  
  苏黎书看着周公子有些黯然的模样,回应道:“我可能要过几日。”
  
  夜晚,周家院子里,楚夜七站在门前,望见苏黎书走来,说道:“黎书贤弟,这么晚你刚上哪去了?”
  
  苏黎书说:“方才贤之兄说要出去走走,我觉得他一直病怏怏的,应该多活动活动,就陪贤之出门逛了一会儿。”
  
  楚夜七皱眉:“你还真是好心。”
  
  “什么?”
  
  “没什么,黎书你家在金陵,正好我打算去看看金陵有赏花大会,我们正好顺路,不如一同回去?”
  
  苏黎书仔细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赏花大会是什么,不过觉得楚夜七若是走了,自己还留在这儿难免有些尴尬,便点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厚道的继续……= =

 


4

4、第四章 ...
 
 
  辞别眼泪汪汪的林小姐和一脸哀怨的周公子,楚夜七提议马车去金陵,苏黎书本想趁着此次摆脱楚夜七,忙说:“楚公子,恕黎书不能奉陪,黎书打算水路。”
  
  楚夜七无耻一笑:“黎书,正好楚某也打算坐船,沿河的美景美人,亦是不错的选择。”
  
  苏黎书挽一挽袖子:“楚兄,黎书早已预定好了船家。”
  
  楚夜七有些惋惜:“是么,那楚某就不便打扰了。”
  
  苏黎书坐在船舱内,正打算小小的眯一会儿,却听见一带笑的声音响起:“黎书,说来都是在下的错,明知道黎书不喜欢在下,不过到金陵的船家都没了,在下看到苏公子进了船,心想苏公子这么好心一定会收留在下这个孤家寡人,就厚着脸皮过来了。”
  
  苏黎书道:“楚公子果然好轻功,黎书早上上的船,楚公子到了正午都能追过来。”
  楚夜七道:“黎书谬赞,楚某有些不好意思了。”
  
  是夜,苏黎书打算就寝,忽听咚的一声,自己小小的船舱内不知何时进了个一身黑的大汉。
  
  大汉抽出一把大刀,粗声粗气的道:“小白脸,劫财!”
  
  苏黎书虽然功夫不及楚夜七,但好歹是武林世家,苏黎书他大哥苏问玉是江湖上有名的剑客,一剑寒光十四州,十五岁独自一人挑了连云十八寨,他姐姐苏冰是数一数二的女魔头,同时也是多少江湖好儿郎的仙子女神。
  
  苏黎书在兄长和大姐的光环下长大,因为是最小的儿子,所以家中对他十分溺爱,苏黎书自小十分文弱,,长大一点,也学了些功夫,对付一些江湖宵小还是绰绰有余。
  
  不过,苏黎书有些纳闷,大汉咚一跳,弄了这么大的声响,楚夜七怎么没注意到。
  
  大汉又道:“小白脸,你没听你爷爷我说话么?”
  
  苏黎书叹气:“这位壮士,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要称呼我为‘小白脸’呢?”
  
  大汉不耐烦的说:“那就娘娘腔吧,反正都一样,快!快给钱!”
  
  苏黎书道:“平生,我最厌恶别人称我小白脸,娘娘腔之类,壮士,过会儿多有得罪,实在抱歉,不过也是你咎由自取。”
  
  楚夜七抱着手臂,听着船舱中乒乒乓乓的声音中不时夹杂着“大侠,好汉,饶命啊。”的字句,悠然一笑。
  
  半晌,声音渐停,楚夜七适才走了进去,望着已是千疮百孔的大汉,对苏黎书道:“我本想英雄救美的,不过黎书公子暗器功夫果然了得。”
  
  苏黎书道:“黎书不才,暗器这方面只学得家姐一二。”
  
  楚夜七道:“令姐果然是女中豪杰,此番去金陵。我也打算去黎书家拜访。”
  
  苏黎书道:“楚夜七,我劝你还是不要打家姐的主意。”
  
  楚夜七看着苏黎书道:“我从未说过我对令姐有什么企图。”
  
  船到了金陵渡口,楚夜七同苏黎书话别,苏黎书回到苏府,便看到苏冰俩眼红通通的,见着他说道:“黎书,你可回来了,宋弘那厮居然觉得那个朝秦楼的柳依依比我漂亮,都是那个什么劳什子艳艳阁的错,没事办什么花魁大会,弄得老娘都没人看。”
  
  苏黎书忽然想起楚夜七谈及什么赏花大会时的揶揄的口气,大抵赏花大会就是这个花魁大赛。
  

作者有话要说:大抵过两三章完结。

 


5

5、第五章 ...
 
 
  苏冰见苏黎书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又拽着苏黎书的领口道:“黎书,我说的你听到没有?”
  
  苏黎书道:“我听着了,姐姐,你喜欢宋弘?”
  
  苏冰的脸微红:“谁,谁喜欢那个混蛋,黎书,后天就是那赏鸡大会,你帮我看着点那个混蛋。”
  
  宋弘其人,苏黎书觉得他就是楚夜七之书生版,宋弘七岁的时候曾经当着自家姐姐的面调戏他苏黎书,还啧啧道:“真是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来来给大爷笑一个。”
  
  一旁的苏冰扯着宋弘白白的小脸道:“你个不要脸的小白脸,竟敢调戏我弟弟。”
  
  宋弘同苏冰一边撕扯一边愤愤道:“废话。谁要喜欢你这种母老虎!你弟弟……等等。”宋弘脸上已是一片茫然之色,仍由苏冰对其拳打脚踢:“弟弟……小美人……你是男的?”
  
  苏黎书点点头,而后道:“姐姐,他欺负我,说我是女的。”
  
  苏冰满意的踢着僵掉的宋弘:“哈哈,黎书,你姐姐我已经好好教训他了,你若还不解恨,也来踢一踢?”
  
  苏黎书有些嫌弃的退后两步道:“姐姐,君子动口不动手。”
  
  所谓不打不相识,宋家同苏家是世交,宋弘同苏冰一打,很多人来凑热闹围观,苏问玉笑嘻嘻的说:“阿冰,俗话说男女授受不亲,你同小宋弟弟如今有了肌肤之亲,看来阿冰你是嫁定小宋公子了。”
  
  小苏冰同小宋弘同时把脸一撇道:“我娶(嫁)他(她)?没门!”
  
  不同宋弘的绝情,苏冰从那时起就一直偷偷看着宋弘,并且时不时让苏黎书帮忙看住宋弘。
  久而久之,苏黎书同宋弘成了好友。
  
  宋弘见着苏黎书,很是开心,拉着他的手道:“黎书,你可回来了。你姐姐那个母夜叉没事让你扮作女装,还他妈不肯让我当新郎,哎,黎书,今晚赏花大会,我早已预定好了位置,我们一块儿去。”
  
  苏黎书心中默念,姐姐,我可没对不住你。
  
  赏花大会不愧是艳艳阁,朝暮楼,香香居三个金陵最大的妓馆合办而成,场面十分风光华美,几十个妙龄女子款款走来,其中一人一身鹅黄的轻衫,冲着台下看客嫣然一笑,才轻轻的唱起小曲儿,宋弘眼睛都直了,对着旁边的苏黎书道:“你看,她就是依依姑娘,是不是看上去特别的温柔,特别的具有风情?”
  
  苏黎书老实的回答:“不如我家姐姐好看。”
  
  宋弘摇头:“苏冰是漂亮,可是男人嘛,比起漂亮的母夜叉,还是温柔的解语花好,黎书,你还不知道其中妙趣,待你了解了,你就知道为何我总不喜欢苏冰那娘们,黎书啊若你和你姐姐对换下就好了。”
  
  苏黎书道:“黎书是男子,况且姐姐有时候还是很温柔的。”
  
  宋弘打算辩解一番,却听到老鸨道:“各位客人,今儿的花魁是朝暮楼的依依姑娘,今晚就看哪位客人出的钱多,好于依依姑娘一夜春宵。”
  
  苏黎书脸色红了红:“宋兄,这老鸨说话好不粗俗。”
  
  宋弘双眼晶亮亮的看着台上妩媚的依依姑娘道:“黎书,大丈夫不拘小节,今晚你就看你宋兄来折了这朵牡丹。”说罢一起身道:“我出五百两。”
  
  老鸨一听这价格喜笑颜开道:“这位公子好大方,还有没有哪位客人出的更多?不然依依姑娘就是这漂亮的公子的了………………”
  
  还未等老鸨说完,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道:“七百两。”
  
  宋弘瞪了眼那中年男子道:“生的跟怀了孕的女子似的还想嫖妓?”而后拔高声音:“一千两。”
  
  苏黎书叹口气,摸摸系在腰间的荷包,姐姐我可为你下足了本钱,到时候宋弘嫁到我苏家,你可别当弟弟我失望。
  
  苏黎书起身道:“一千五百两。”
  
  宋弘有些吃惊的看着他,那中年男子跟着道:“两千两。”
  
  苏黎书微笑:“慢着,在下说的是一千五百两,黄金。”说罢心疼的看了眼荷包。
  

作者有话要说:楚公子来不起出来了……默……羞愧的继续

 


6

6、第六章 ...
 
 
  宋弘压低声音道:“黎书,你这是干什么?你哪来这么多钱……”
  
  苏黎书道:“我也无可奈何,只是不太想看到宋兄再流连于这等地方,更不想看到弘毅兄那个……就是……。”苏黎书面皮薄,说不出嫖妓二字,宋弘看着花灯下苏黎书白玉般的面颊,低声说:“若是黎书不喜欢我这样,只要说一声,何苦要浪费银子和心思,黎书,我一直。”宋弘忽然像卡住了一般,小小的说了几句。
  
  苏黎书微微侧耳,却也听不清楚,打算问宋弘说了什么的时候,却看月影阑珊中,有一抹白影一晃,踩着数位嫖客的头顶,飘飘而下。
  
  “王妈妈,楚某不是说过会晚些过来,依依姑娘花落谁家,怎么不先过问我楚夜七?”
  
  苏黎书心中一顿,望着已然站在台上,摇着折扇的楚夜七,道,果然还是来了。
  
  楚夜七目光扫过苏黎书,冷然一笑:“想不到一向冰清玉洁的黎书公子也同我们这些登徒子无赖一样没事也喜欢寻欢作乐,不过黎书,依依姑娘今晚可是我的。”
  
  苏黎书着实为自己的荷包松一口气,心想楚夜七这个冤大头来的正是时候,微笑道:“君子有成人之美,楚公子请。”
  
  楚夜七道:“王妈妈,我出五千两黄金,这个数够不够?
  
  老鸨笑的眼睛都看不着了:“自然,自然,来来依依和楚公子去吧。”
  
  楚夜七满意的搂着美人,看着苏黎书道:“黎书,你虽读书读的多,但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
  
  宋弘低声说:“什么屁话,黎书,我们不要理睬这个登徒子。”
  
  楚夜七起唇一笑,写意风流,苏黎书皱眉:“楚兄告辞。”
  
  苏黎书一夜未眠,第二天,他顶着俩黑眼圈摇摇晃晃去自家的绣庄,听到周围叽叽喳喳的声音一片,苏黎书沉着脑袋,何时男人的话也这么多?仔细捕捉,听到一些只字片语,楚夜七,遇刺,蛇蝎美人,苏黎书听到楚夜七三个大字脑子里一阵清醒,而后感到一人牵住自己的衣服,回头一看,宋弘哀怨的看着他道:“黎书方才我一直跟在你后面叫你,你都不答我。”
  
  苏黎书魂从楚夜七那儿嗖的回来:“弘毅兄,何事?”
  
  宋弘兴奋的说:“昨天那个楚什么夜七的,被依依姑娘刺伤,据说捅了好大一窟窿现在人在床上躺着,看样子离死期不远了,嘿嘿,真是报应啊。”
  
  苏黎书脑子里哄的一声,然后抓着宋弘的手道:“楚,楚夜七受,受伤了?”
  
  宋弘惋惜的说:“是啊,那个依依姑娘长的这么温柔据说是西域魔尊假扮的,为了就是报五年前武林盟联合围剿西域的仇,哎,难道这世界上就没有真正温柔的女子?比起依依还是你姐姐看上去好些。”然后宋弘又意犹未尽的说:“不知道那个登徒子废了没有,听说他遇刺,真是大快人心啊。”
  
  苏黎书退后道:“宋兄,黎书忽然觉得有些累,麻烦弘毅代黎书去家姐的绣庄里,这是这个月的账本,黎书要回去休息一下。”
  
  金陵客栈。
  
  楚风皱着眉毛,看着自己哭了整整一夜的老婆,不耐烦的把手中精致的杯子捏成粉末:“哭哭哭,人都没死,你哭什么啊!”
  
  楚夫人抬起梨花带雨的面庞:“你个死人头,儿子都伤了,你还这个样子,我,我要回娘家!”
  
  楚风叹口气:“夫人,实在怪这小子自做孽,七儿不是有段绪救着么?段绪好歹也是神医,夫人你就放心吧。”
  
  片刻后,一紫衣青年悠悠的走来:“段绪不才,查处公子伤口的毒乃是是一见钟情,这个一见钟情很……是苗疆的盅虫的一种,据说是女子想要得到情郎的真心,用自己的血养的神盅,中了盅的人会立刻昏迷,带到他醒来,会爱上第一眼见着的活物。”
  
  楚风沉着脸:“活……物?”
  
  段绪道:“确实,无论男女,甚至鸡鸭鱼狗,只要是个活物,他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见钟情,甚至一辈子都缠着那第一个见着的活物。”
  
  楚夫人哭哭啼啼道:“这个怎么办?我家夜七万一看到一只蚊子什么的……岂不是……”
  
  段绪摇摇头:“夫人莫怕,现在是三月里,蚊虫还没出洞,只是就怕公子醒来看到的是女子还好,若是男人……岂不是要断袖……龙阳?”
  
  楚风道:“有劳段贤侄,这样夫人,我们快去物色点好姑娘,还有让人把守这儿,不能让任何男人或是活物进去。”
  
  段绪补充道:“有夫之妇也是不行的。”
  
  苏黎书听闻楚夜七受伤后,反复的犹豫是否要去看望看望他,又觉得自己同楚夜七谈不上是朋友,这样贸然去探望他,是不是有些唐突,思来想去,苏黎书打算还是摸黑偷偷望一眼楚夜七。
  
  暮色四合,苏黎书摸到楚夜七住的客房,却看到门外站着两个黑脸大汉,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苏黎书本想假装走错房间,在道一声歉就走人,但看这架势,苏黎书叹气,将手上的人参鸡汤搁置一边,抡起袖子,爬窗而入。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 估计哈皮完结
嘿嘿

 


7

7、第七章 ...
 
 
  楚夜七躺在床上,长睫微颤,给一一种弱不禁风的错觉,苏黎书叹口气,望望楚夜七身上没什么打伤,呼吸均匀,不像是传言中只剩几口气模样。
  
  楚夜七泛紫的双唇颤了颤:“冷。”
  
  苏黎书忙帮他掖好被子角,抬起头,便看到一双黑黑的眸子。
  
  “黎书。”
  
  苏黎书微笑:“楚兄还是在梦中,一定是看错了。”
  
  “黎书。”
  
  “嘿嘿,今夜月色正好,不知怎么的就到楚兄你这儿了,楚兄还要养伤,黎书不便打扰,先行告退。”
  
  “黎书,我知道是你。”
  
  苏黎书看楚夜七眼中一片清明:“你的伤好些没?”
  
  楚夜七微微一笑:“有黎书在,什么病都好了。”
  
  苏黎书面色微红,双手被楚夜七扣住,楚夜七顺势压住苏黎书在他耳边道:“黎书,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四年前的武林大会上,你穿着红衣裳,从我旁边走过,我就在想,这么细的腰不知道握在手里是什么感觉。”
  
  苏黎书腰间被楚夜七暧昧的摩擦着,只觉得腰身酥软,楚夜七又啃着他的嘴说道:“上次在新房里看你嘴巴被胭脂涂的红红的,我就在想,如果能舔一下,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苏黎书两眼蓄着泪水,喘不过气来:“你……这个……登徒子……无耻……”
  
  楚夜七抬起头来:“黎书,我是真心喜欢你。”
  
  苏黎书听着觉得晕晕乎乎,感到下面一凉,也没推开压在身上的楚夜七。
  
  再后来,只听见低低浅浅,如同戏子吟唱般婉转的呻吟和微微的喘息声从房中传来。
  
  一夜春光旖旎。
  
  楚风同夫人拎着选好的姑娘,喜滋滋的走向楚夜七的房里,却看到儿子的房间里躺着个……半裸的……男人?
  
  楚夫人一声尖叫,楚风咆哮道:“孽子!这是怎么回事?”
  
  段绪适时的走了出来:“盟主,夫人,看来,公子大抵是同这位公子……生米煮成熟饭了。”
  
  苏黎书全身酸痛,懒洋洋的躺在床上。
  
  隔壁厢房内。
  
  楚夜七跪在地上,楚风背对着窗口,止不住的叹气。
  
  “爹,孩儿中了一见钟情已不能自已,孩儿今生只认定一个黎书。”
  
  楚风道:“你在逼爹啊,爹一定帮你找个好姑娘。”
  
  楚夜七道:“连段绪都说无药可救,若是爹还反对孩儿,孩儿只有一死。”
  
  说完,楚夜七真抽出佩剑,架在自己脖子上。
  
  楚夫人一醒,就看到自己儿子要死要活的模样,哭道:“你个死人头,七儿如今成了这样,你还要逼她,你不是诚心要害死七儿?若你不答应七儿我,我也只好带着七儿回娘家,你死都别想见到我们母子!”
  
  楚风道:“夫人,息怒,若是别的事就算了,但是这次……”
  
  楚夫人道:“不就是男媳妇?如今七儿都要死了,你还管这个干什么?反正抱孙子还有七儿他大哥,你不答应七儿我也死给你看!”
  
  楚风叹气:“夜七,你先起来,以后的事以后说。”
  
  多年后。
  
  苏黎书吃着楚夜七剥好的葡萄:“这么说,你喜欢我是因为你中了那劳什子一见钟情?”
  
  楚夜七含笑的擦去苏黎书嘴边的汁水:“鬼才有那玩意,依依也是我花钱假扮的刺客,段绪也是我请着帮忙的。”
  
  苏黎书瞪着楚夜七:“你说来说去都是假的,那什么是真的?”
  
  楚夜七温柔一笑:“一见钟情的盅是假,唯有我对你的情谊是真。”
  
  【完】
  

作者有话要说:匆匆完结。

那啥 不满意的话 可以再描述深一点

BUT 也米什么人 看吧 默。

《露水缘》点评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