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短篇 > 鱼丸之恋

鱼丸之恋

整理:腐书网 作者:镜罗儿 发布时间:2016-07-18

简介:大家好,我是一颗虾丸,噢,通体雪白,入口即化,味道鲜美的虾丸。

大家好,我是一颗虾丸,噢,通体雪白,入口即化,味道鲜美的虾丸。 
  不要怀疑,题目没有错,因为今天我要讲的是一个和鱼丸有关的故事。 
  当然我现在还在说话是因为我还没有下锅,仍然是一颗冰冻的丸子,躺在冷柜底边得凹槽里,因为我从袋子里掉出来了= =||||,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是另一个故事,总之,我已经在这个冷柜里躺了很久,所以遇见过很多人,哦,是很多丸子,冻鱼,冰虾。 
  对了,我有名字,叫虾丸八,这是我能数到的最大的数字了,于是取来做自己的名字。 
  说起名字,不得不说一句,故事里的鱼丸甲是个很聪明的鱼丸,从他的名字就能看出来。大多数丸子都会给自己起鱼丸三,虾丸四之类的名字,所以即便是被压住不动,和邻居重名也是很经常的事情,我作为第一个虾丸八,足以让我与众不同了,可他却比我更聪明,因为他是唯一一个用“甲”作名字的冰冻丸子。 
  第一次隔着塑料袋看见他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与众不同。 
  那次进来的是一个大包的鱼丸,狠狠地砸在我的身侧,他就隔着塑料袋贴着我。 
  
  我从来没见过那样圆润饱满的丸子,比一般的丸子都大一些,连身上沾着的冰碴都那样的均匀。别的丸子带了冰就显得有些落魄,可是他身上的冰却像本就属于他的装饰物一样,晶莹剔透,硬是显出几分华贵之气。 
  我正在看着他想确定他是否是脸对着我,当然这很困难,因为他长得实在是太圆了。 
  因为大家都跌的够呛,呻吟声抗议声此起彼伏,忽然,他大声地对我说,“哟,我是鱼丸甲。” 
  我说,“什么是甲?”嗓门真大啊,其实我听得到,每当这种时候就会苦恼自己为什么没有手堵住耳朵呢? 
  他说,“就是第一。” 
  我说,“那你为什么不叫鱼丸一?” 
  他说,“喜欢就叫了,再说,这个袋子里少说也有八十个鱼丸一,真俗气。” 
  我说,“哦,很好听。”真是个不同凡响的名字呐。 
  
  他说,“你真没礼貌,不是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我说,“我叫虾丸八。” 
  他停了一会,好像在重新打量我,当然,在他的脸上(或者说身上= =|||)是完全看不出来的。 
  过了好一会,在周围丸子们叽叽喳喳的声音中,我都快要打瞌睡了,他忽然说,“你很厉害,居然知道八,你是我之外我见过的唯一一颗知道八的鱼丸。” 
  依旧是大嗓门,试着微微挪动下身子,离他稍有些距离,纠正他,“我是虾丸。” 
  他又紧紧地贴过来,“噢,对不起,你真是一颗漂亮的虾丸。” 
  
  “真的吗?”试图低头看看自己,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 
  看不到自己身体的任何部位,大概这就是丸子的悲哀吧。 
  他好像笑了,尽管看不太出来,可不知为什么,我知道他在笑,“真的,要我给你描述一下你的样子么?” 
  当然好,我从来没遇到过能描述我样子的丸子。“好啊,你快点描述吧。”挺挺背,差点因为动作幅度过大而翻过去,他赶快紧紧压住我,他动了动,旁边的一颗丸子大声喊,“你挤到我了~”难道鱼丸子都是大嗓门么? 
  他的嘴还对着我的方向,真郁闷。 
  不过细想起来,幸好不是屁股对着我。 
  我定睛看了下,那是颗普通的鱼丸子,或者说除了他我觉得其他的鱼丸子都很普通呢。他在袋子的角落里,旁边有三个邻居,所以只有他紧贴着我,我们旁边是一袋冰虾。 
  
  他说,“小四你给我往下沉着点,我朋友要是从你那边滚跑了我跟你没完!” 
  他说朋友呐。 
  其实在成千上百的丸子中能有一个贴着我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不仅贴着,还是脸贴着脸。 
  要知道很多次我都是贴着其他丸子的屁股啊,清清楚楚地听见他们在聊天,偶尔还扭动一下。 
  这么多年来,能和我贴的这么近的丸子也屈指可数,还有两个极别扭的。 
  这就是缘分吧。 
  
  真好,能遇到鱼丸甲。 
  

我承认,我是一颗思维跳跃的丸子。 
  可是这也是我的优点啊,因为我常思考,才能变得这样聪明呢[orz太臭屁了]。 
  
  他说,“想什么呢?” 
  我说,“没什么,你描述吧。” 
  他清清喉咙,轻轻地吟诵起来: 
  “哦你浑圆的身材,丰润的体态。 
  娇美的面庞,冰雪般洁白。 
  清澈的声音,泉水般欢快。 
  你是虾丸八~~~如此地可爱~~~“ 
  
  好吧,我承认我有些脸红,我真的有那么好么。 
  “鱼丸甲,你真有才华。”我真诚地说,虽然我不懂,可是我知道他说的很好听,并不仅仅因为他是在称赞我。 
  他蹭蹭我,“我可不是花言巧语,你是我见过最美丽的丸子了。” 
  =[]=真的有这种感觉么?我答到,“你也是我见过最美丽的丸子。” 
  他愣了一下,嘿嘿笑了,“你是我见过最单纯的丸子。” 
  
  我们就这样变成了好朋友,每天他都会给我讲很多美丽的故事,夜里我们就靠在一起睡觉。从靠在一起的感觉看起来,他比我大一点,压在我身上却不觉得不舒服,却好像撑起了我的天空似的。 
  
  日子过得快了起来,很多年以后我更加聪明了,才知道,原来那种滋味叫幸福。 
  不过那时候我还不懂得幸福,只是单纯地快乐着。 
  直到有一天,我们发现冷柜打开的时候热气窜进来的越来越多了,他凝重的说,“你发现了么?” 
  我说,“嗯。你要走了。” 
  因为这一批来的鱼丸子快要吃完了,离他的这一袋越来越近了,所以温暖也越来越近了。 
  “你有过很多我这样的朋友吧?”长久的沉默后,他忽然问。 
  “嗯。”突如其来的悲伤让我说不出话来。 
  “我走了,你会想念我么?”他轻轻地问。 
  “会。”噢,别再说了,我要哭了。 
  他说,“你怎么了?” 
  我说,“你和别人都不一样,我从来没和别的鱼丸子说过这么多话,也没觉得别的鱼丸子像你一样好看,也从来没想过让别的鱼丸子永远陪着我。” 
  说完又觉得自己的表述不够准确,“也没有别的虾丸子!”抽抽鼻涕,“也没有别的其它的东西。” 
  
  他又笑了。 
  我知道的,他笑得时候,就算看不见,我也会忽然觉得很开心。 
  “虾八你真可爱。”他又挤过来蹭蹭我。 
  
  下一次开冷柜取东西的时候,他借力转向了外侧,右侧压着我,大声地喊,“哟,那边的虾老弟!” 
  冰凉尖细的嗓音传过来,“我是女的。”隔着两层袋子望着甲,隔着一层袋子望着我的冰虾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 
  “啊,是美丽的小姐,我叫鱼丸甲,能请你帮我个忙么?”他说。 
  “什么事啊?”声音虽然还是冷冷的,可是冰虾小姐还是问了。 
  “能用你的剑,划破我的袋子么?” 我才看到,她嘴上的剑伸出了她的袋子,在甲的袋子上扎了个小洞。 
  
  冰虾小姐愣住了,我也愣住了。 
  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情呢。 
  “你要做什么呢?”冰虾小姐困惑地说。 
  “要和我爱的人在一起啊。”他微微动了动,蹭蹭我。 
  
  爱……吗…… 
  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是害羞么? 
  我有说过我爱他吗? 
  他爱我我就要被他爱吗? 
  可是,为什么心里忽然甜丝丝的呢? 
  冰虾小姐斜眼打量我,“他是男的吧,长得还那么瘦弱。” 
  瘦弱……吗…… 
  

想想也是啊,我掉出袋子已经好几年了。 
  丸子在冷柜里也会风干的。 
  我一定早就变得抽抽巴巴毫无光泽了。 
  我身上的霜肯定很厚,会不会像驴粪蛋上下了霜呢。 
  这么说,刚遇到那天,他是在开我的玩笑吧。 
  只有我这种单纯又白痴的丸子才会当真。 
  稍稍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吧,我从来就不是个美貌的丸子,就算还没干,也只不过是最普通的虾丸子罢了。 
  可是鱼丸甲还那么英俊。 
  而且我是个男的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是男的,也不知道丸子的男女,有什么差别……[望天……] 
  [再望,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叔受么……么下巴……] 
  
  勉强挤出点微笑,“甲,别闹了,果然,鱼丸子的宿命就是在鲜美的时候被吃掉啊。像我这样年纪一把了,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早晚会在清理冷柜的时候被丢进垃圾箱里。” 
  “谁说鱼丸子一定要被吃掉才是宿命?” 
  “可那是鱼丸子存在的价值啊。” 
  “我的价值,我自己决定!”他有些生气的说。 
  “别闹了,你想像我一样变得丑陋不堪,一辈子蹲在这冰冷的冷柜底下,最后被丢进垃圾桶里腐烂么?”这小孩太不懂事了,说完我闭上了眼睛。 
  
  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说话。 
  冰虾小姐也没作声,一直看着我俩。 
  我又要睡着了,虽然很想哭,可是不知为什么哭不出来。 
  “虾八。”他叫我。 
  “嗯?” 
  “看着我的眼睛。” 
  “……”这个要求太高了,我从来不知道他的眼睛在哪里…… 
  “= =||||,你不会从来都没看见过我的眼睛吧。”他有些郁闷地说。 
  “啊,我……近视……”不知为什么有些内疚。 
  “丸子也会近视么?”他的声音还是闷闷的,不过又忽然精神起来,“虾八你真是个知识渊博的丸子。” 
  耶?为什么渊博? 
  见我不作声,他一定看出了我在微微歪头思考。 
  “一般的丸子不会知道什么是近视吧……” 
  哦,原来,我也很特别呢。 
  
  “虾八喜欢和我在一起吗?”他问,动了动,声音不像往常一般大。 
  “喜欢的。”我低头,什么啊,这么直接,到底想让我说什么。 
  “虾八想要永远和我在一起么?” 
  永远在一起吗? 
  有那样美好的事情吗? 
  我抬起头,“没有永远啊,很快就会被吃掉,或者被扔掉,或者风干掉……” 
  “在那之前呢?”他打断我,快速的说,“每个丸子都会有个生命的终点,我不知道我的或者你的是什么样的,可是在那之前呢?你想要和我在一起么?” 
  仿佛被他蛊惑了,我脱口而出,“想的,想要和甲一直,一直在一起。” 
  听到这句话,他笑了,我忽然看到了他的眼睛,就在那里嘛,很大,亮晶晶的。 
  他说,“那就一直在一起吧,直到我们生命的终点。” 
  
  那边的冰虾小姐忽然嚎啕大哭,吓了我俩一跳。 
  “冰虾小姐你怎么啦?”不会生病了吧。 
  “太感人了。”她抽泣,“我来帮忙吧。” 
  尽管得到了冰虾小姐的帮助,实际操作起来还是很困难的。我们每次能移动的距离有限,包装袋尽管很破但还是很结实。 
  虾小姐只能每次戳开一点,如果有人移动了冰虾的袋子,洞就能被拉扯地大一点。 
  甲也配合着不断的用力,一点点撕扯着袋子。 
  
  鱼丸甲和我也因此和冰虾小姐成了好朋友,甲给虾小姐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夏冰,他说真个名字正好配冰虾小姐冷若冰霜的气质。我给冰虾小姐的剑起了名字,叫冰轮丸,因为那个剑实在很锋利,也很酷。 
  
  因为甲和冰轮丸贴的太近了,他的身上被划出了深深的痕迹。 
  因为他经常在袋子上用力的蹭,他渐渐瘦了下去,身上美丽的冰碴也不见了。 
  晚上他透过越来越大的洞贴着我,我能感觉得到他微微的颤抖。 
  “疼么?” 
  “不疼,可是”,他盯着我的眼睛,“我再也不是你看到的那个帅气的鱼丸甲了,你这个花痴会不会喜欢上下一个来这里的鱼丸子啊?” 
  我们都知道,时间不多了,而那个洞,还是不够甲脱身。 
  “所以你要留下来,看着我。”忽然很害怕。 
  “嗯,我会一直看着你的。”他用力地压了压我,像是在拍我的头。“睡吧。” 
  “你也睡吧,这样明天才有力气继续干活。”我才是大叔啊,这时候应该更成熟更坚强才对。 
  他没继续说话,我偷偷睁开眼,发现黑暗中,他一直看着我的头顶,很久很久。 
  

 第二天,冷柜被打开了。 
  甲的头顶已经没剩几颗鱼丸了,我知道,这次他们一定会把袋子一起拿走,然后把新的袋子丢进来。 
  或许就这样结束了,我们都知道,谁也没说话。 
  其实我真的很想告诉他,就算我们现在分开了,我也会永远记得和他在一起的日子。 
  我还想说,我爱他。 
  可是我不敢说,怕我说了,他会更难过。 
  
  忽然,身上的压力变小了。 
  鱼丸子和冰虾都被拎走了,甚至看见了外面房间的天棚。 
  我猛抬起头,看见他离我越来越远。 
  他隔着袋子看着我。 
  我也盯着他看,眼也不舍得眨。 
  我听见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我知道那是他的声音,夹在嘈杂的丸子声中。 
  他说,“虾丸八,我爱你,再见。” 
  什么温热的东西从袋子的小洞滴下,落在我身上,烫得我哭了出来。 
  “我……也爱你。”我知道他听不见了。 
  我闭上眼睛,却舍不得,又睁开盯着看。 
  冰轮丸居然还挂在甲的袋子上,一双大手想要把他们拽开。 
  袋子上的洞被拉开了。 
  
  甲掉了下来,重重地砸在我身上。 
  然后滚到了一边,也卡在凹槽里。 
  他身后的两个丸子一起卡住了洞口,塑料袋晃了两下,冷柜的门被关上了。 
  “甲?”哦,我甚至还没来的及擦干眼泪。 
  “我在。”旁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居然还是脸对着我这边。 
  “甲。” 
  “我在。” 
  “甲,我也爱你。” 
  “我听到了,刚才我就听到了。” 
  
  所以现在我在这边讲故事,我身边有一个脸上有一道长长疤的帅哥趴在一边睡的正香。 
  我们一起在冷柜的凹槽里生活了很多年,是一对风干的丸子爷爷。 
  可是我还是觉得他很帅,和我第一次遇到他一样。 
  也许明天就会打扫冷柜,我们就会被扔进垃圾桶里一起腐烂掉。 
  可是就算腐烂,我们也会再一起吧。 
  更何况在那之前,我们还有很漫长的一生呢。 
  对吧=v= 


  《全文完》

《鱼丸之恋》点评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