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短篇 > 你知道得太多了

你知道得太多了

整理:腐书网 作者:薄暮冰轮 发布时间:2016-07-18

简介:爱国爱家爱师弟,防火防盗防师兄

说起修真者,大家的第一印象恐怕就是在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山林里苦修的仙风道骨的老爷爷,其实不然,修真也是需要与时俱进的,既然大家都生活在了二十一世纪,说什么也该了解一下大众的生活吧。不然万一哪天闭关一觉醒来已是千百年之后,地球上的人都搬出了外星,面对着满地野兽撒欢跑、人却没一个的地球那个压力该多大啊。
抱着这样的心情陈清玄下了山,努力融入人类世界的生活。

结果……糟糕了,这个在山里住了几百年的土包子一下子就被花花世界给迷住了,一会学电脑一会看电视,还对着满屏幕的肉色红了脸,可怜这个几百年除了门派里一心清修的师姐师妹们啥都没见过的大龄男青年,一见着一男一女在床上滚的午夜场当即被吓傻了。

在花花世界玩了整整一年的陈清玄学会了许多他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比如穿着乞丐装和路边的美眉搭讪,比如跑去酒吧喝得酩酊大醉,比如捧着一本花花公子暗暗乐呵,一身修行都被他耽搁了。有时候他也觉得这日子着实荒唐,可是却自在,没有掌门师兄在那里板着一张脸逼着他闭关清修,他对修仙实在是兴致缺缺。
漫漫长生如果尽是这般无趣,倒不如人世间百年自在逍遥。

天不遂人愿啊,不到一年师门就将他给召了回去,陈清玄对着手持掌门令牌的小师妹长吁短叹了良久,无可奈何地跟着她回了师门。

“师兄师兄,你看我的乞丐装帅不帅!”陈清玄一回师门就不安生,拉着他的师兄展示身上的洞洞装,浑然不顾他师兄的脸色黑如锅底。
“你在山下很缺银两吗?”师兄廖清晏皱着眉问道。

“哎,师兄你怎可这般落伍,现在山下买东西都不用银两啦,用人民币。还有,我这衣服是流行啊流行,你看这衣服破得多有气质!”陈清玄一拍脑门叹气道。
“……”素来冷静沉稳的廖清晏竟然有了诸多可怕的念头,例如把这个头发五颜六色宛如锦鸡浑身破破烂烂犹胜乞丐的家伙吊在大门口示众,家丑不可外扬啊不可外扬,廖清晏还是忍住了。

“师兄师兄,你知道现在山下年轻人最流行的是什么吗?”陈清玄一脸神秘地问道。
“不知。”

“是网游啊,哎,说起网游我还要给你解释一下什么是电脑和网络……”陈清玄终于有一日能靠嘴皮子唬住他的师兄,心下得意得不行,滔滔不绝地开始瞎吹嘘,浑然不见他师兄的脸色那叫一个难看,“总之啊,网游就是一个让无数年轻人热血沸腾的好东西,师兄你也去玩玩吧,给全门上下都装上电脑通上网线,然后大家一起打游戏!”

廖清晏长叹一声:“师弟,你已经不年轻了,都几百岁的人了。”
说完便一转身往庭院间的小湖走去。
陈清玄被噎住了,顿时垂头丧气。他师兄什么都好,就是古板,整一个不开化的封建遗毒受害者——至少自诩被新时代教育过的陈清玄是这么觉得的。

抬眼偷瞄了一下师兄,廖清晏负手而立站在湖边,一身白衣胜雪发如墨玉,遗世独立的气质顷刻间扑面而来,又带着几许飘然仙气。
可是陈清玄却觉得他是孤独的。在山间一心修道不问红尘,百年如一日。这份寂寞孤独又岂是凡人可以体会的到的。

他不禁又有些愧怍,更觉得一直让师兄失望着的他自己是这般可耻。陈清玄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轻声唤道:“师兄?”
“嗯?”带着轻微鼻音的回应声低沉而充满了磁性,陈清玄顿觉心头一凛。

他干咳了一声说道:“师兄,我在凡间游走了一年,自然也带了点东西给你。”
“哦?你竟然这般记得我?”廖清晏心下生疑,脸上却不动声色。
陈清玄立刻从乾坤袋中掏东西,什么《养生大全》、《现代兵器大全》、《男人一生要去的100个地方》……只要在袋子里的书他都一股脑儿翻出来塞给了廖清晏,连带着找出了袋子里的几瓶五粮液一脸谄媚地对师兄说道:“师兄啊,这可是现在凡间的好酒,您尝尝?”

“我不饮酒。”廖清晏随意翻看着手上的书籍说道。
陈清玄叹了口气,他师兄什么都好,就是古板。
“这是什么?”廖清晏拿着一本花花绿绿的封面问道。

陈清玄定睛一看,顿时两眼一抹黑,他师兄手上拿的赫然是最近一期的《花花公子》,封面上的女郎衣着之暴露已经远超他师兄的忍受范围了!
“这……这……这是潮流啊,师兄你有所不知,现在外面的流行就是这样,女孩子就要穿得……呃……性感,对,性感,这叫流行时尚。”陈清玄语无伦次地解释着。
眼看着廖清晏的脸色越来越黑,陈清玄几乎是语带哭腔了:“师兄……”
“关禁闭一个月。”廖清晏薄唇微张,吐出无情的话语。

“为什么啊?师兄我这完全没违反门规啊,你凭啥关我禁闭?!难道你是嫉妒我把握时代脉搏整个人又潮又有型?看是纯粹看我不顺眼?”陈清玄不甘心地质问道。
“你知道得太多了。”廖清晏冷冷道。
“啊?!”

关禁闭的日子不好过啊,他师兄大概是气狠了,连饭都不让人送,虽然陈清玄早已辟谷,但是习惯了人间一日三餐美食的他怎么忍受得了口腹之欲得不到满足的窘境呢?

更狠毒的是廖清晏还没收了他的乾坤袋,顿时他的收藏被一扫而空,不良书刊顷刻间被烧三味真火烧了个精光,PSP、NDS、MP4、数码相机更是被束之高阁,陈清玄哭丧着脸苦苦哀求廖清晏饶过他的电脑吧,廖清晏翻着说明书对他微微一笑:“也罢,这里也没电源。”
于是禁闭中的陈清玄只能面对着找不到插头的电脑欲哭无泪。

现在他仅剩的娱乐活动就只有陪他师兄下棋了。
棋艺奇臭无比的陈清玄屡战屡败,可惜他实在没有屡败屡战的斗志,往往输了一局就唉声叹气,进而骗取耍赖悔棋的机会。

廖清晏也由着他,心知落子无悔在陈清玄心中根本不值一提。他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似乎从很早以前,他就一直拿陈清玄没办法,除了拿出掌门师兄的威严来关他禁闭,其他的……似乎还真没有了。
他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对这家伙动心,只是从一开始陷落就再也没有回头。


一个月后嘴巴里简直能淡出个鸟来的陈清玄终于出关了,一头五彩缤纷的头发尽数被染回了黑色,身上也是规规矩矩的着装,只是一脸菜色,一看就是蔫蔫的。
“师兄啊,你放我下山吧。”陈清玄哀求道。
“不行。”廖清晏断然拒绝,翻着书页的手指微动,又翻过了一页。

“师兄,你把我关在这里我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啊,你还是放我下山吧。”
“不行。”廖清晏头也不抬地拒绝。
“师兄,你要是不答应我……”陈清玄大义凛然道,“我就死立刻脱光衣服在门内裸奔一圈!还要大喊掌门师兄棒打鸳鸯断我姻缘!”

“姻缘?你有心上人了?”廖清晏神情一凛,眼风凌厉似刀。
陈清玄被廖清晏的神色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地回道:“我已打定主意和电脑共度一生,师兄你就成全我们吧。”
廖清晏轻哼一声:“做梦。”

陈清玄手捂胸口哀嚎道:“师兄难道你就忍心看着我痛失所爱孤苦伶仃了度残生吗?”
廖清晏被他夸张的动作和神情逗笑乐了,脸上也流露出一丝笑意。
“你知道得太多了。”
“啊?!”

虽然廖清晏百般阻挠,可是陈清玄下山之心无比坚定。他不分昼夜在廖清晏身边团团着转磨嘴皮子,最后终于说动了廖清晏陪他一同下山以作监督。
这下可乐坏了陈清玄,只要拐了师兄下山何愁他不一起栽?他还真不信这花花世界打不动廖清晏这块顽石。

可是事实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廖清晏似乎对当下的流行没有丝毫兴趣,甚至他一听备受陈清玄推崇的流行音乐就直皱眉,这乐声杂而不纯,实属聒噪。
陈清玄大受刺激,拉着廖清晏手把手教他玩游戏,廖清晏瞄了几眼屏幕又看了看时间,立刻打发道:“该去做饭了。”

“不要,我和别人说好了一起下副本。”陈清玄抓着鼠标不撒手。
廖清晏斜睨了他一眼,手掌往上一翻,五指间电光急闪,劈啪声不绝。陈清玄看了看电脑脆弱的电线,又看看师兄手上蓄势待发的五雷咒,顿时蔫蔫地丢下鼠标去厨房了。

廖清晏觉得陈清玄下山唯一有长进的地方就是做饭,有了丰富食材和调料的厨房满足了陈清玄对美食的要求,使得他的厨艺比之山上大有长进——自从辟谷后他就懒得去师门内的厨房找吃的了。
在家里闷的好几天没出去疯玩的陈清玄憋坏了,心里就像是有千百只猫爪在哪里挠啊挠,廖清晏整天不是在房间里修炼就是发呆,可是掌门师兄积威犹在,陈清玄还真不敢当着他的面提出门玩的事情。

既然不能明着来那就只能暗着来了,陈清玄趁廖清晏关在房间里修炼的时候敛了周身气息悄无声息地溜出了门,他知道廖清晏修炼时习惯布好阵法关闭五感,只要不触动阵法他是不会发觉的。可是尽管如此陈清玄还是战战兢兢地,直到蹑手蹑脚钻出了楼道他才低呼一声,飞也似的跑掉了。
正是华灯初上之时,陈清玄像是离了笼子的鸟欢乐地在外面游来荡去,还打电话呼叫了一群狐朋狗友去酒吧庆祝他“出狱”。

这一番折腾直到午夜时分才算完,陈清玄喝多了,醉醺醺地上了出租车回家。
回到家在大门前,他摸出钥匙死活捅不进锁眼,试了老半天弄的大门啪啪响,就是塞不进去。

大门咔嚓一声开了,廖清晏的身影出现在门内,修眉微蹙,无端有几分愠怒的样子。
“师兄,嘿嘿……”陈清玄以为自己在做梦,他师兄明明此刻一定在千里之外的师门内清修,怎么会在这里呢,所以他毫无压力地扑上去捏了捏他的脸,硬是把廖清晏清隽的脸捏成了包子状,“我早就想这么干一次了……”
……
……
……
次日清晨:
“师兄莫莫莫莫非你有断袖之癖?!”惊恐万分的陈清玄捂着被子期期艾艾地问道。
“你知道得太多了。”廖清晏温柔地说道。
“啊——!!!”


END

手痒写短篇,脑补了一个貌似古板实则腹黑的师兄和一个在山下玩得不亦乐呼的小师弟……
XD
这告诉我们:爱国爱家爱师弟,防火防盗防师兄-v-

《你知道得太多了》点评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