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短篇 > 心甘情愿

心甘情愿

整理:腐书网 作者:云中蝎子 发布时间:2016-07-18

简介:现代耽美短篇

《心甘情愿》上
“我喜欢你……”
眼前的人红着脸小声的说道。
“……你……是不是哪根筋不对了……”
被告白的人一脸受到惊吓的表情。
一个大男人红着脸跟你告白你不可能还心脏强壮到可以接受如此刺激吧。
而且这个人看起来也不象是有那种倾向的人,白净的脸蛋,不大却明亮的双眼,鼻梁上的一副银边眼镜,看起来就是一副很温文儒雅的样子。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吗?
“为什么这么说?”
“我们都是男的……你不会不知道吧……”
看着眼前人一脸受伤的表情他迟疑的说道。
同时心里叨念,他这副委屈的样子倒象是他欺负了他似的。
“我知道啊……我只是表达自己的心意而已,不会强迫你接受我的。”
“…………”
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惟有保持沉默。
“我相信日久生情……”
他小小声的说了句,脸上带着微笑。
“啊?你刚刚说了什么?”
刚刚那句话他没听清楚,不过却本能的感觉到那句话对于他来说似乎很重要。
“没,我没说什么,是你听错了。”
从那天之后,大学校园里的风云人物方侥身边多了个叫寒拓的“跟班”。甩也甩不掉的跟班。如此这般的配对自然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跟好奇。众人经过长期以来的观察,发现,他们的关系绝对绝对的不单纯。
***
两年后~
“哥, 你怎么这样,都有了拓哥了还背着他在外头交女朋友!”
方晴带着一脸控诉的表情怒视着在眼前翘着二郎腿幽闲看电视的老哥吼。正拿着爆米花吃的欢眼睛紧盯电视直播节目的方侥猛一听到自己妹妹这番惊人的控诉之后的反应……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被满口的爆米花呛到了。
方侥死命的拍胸口顺气,拼命呛咳着,自己迟早会被这个语不惊人死不修的妹妹害死……
“你想害死你老哥我啊……咳咳咳咳咳——”
好不容易顺了气。却又差点被她下句话给逼疯。
“负心汉!!亏人家拓哥对你这么好!照顾你吃的穿的喝的什么都是人家做的!连你这个猪窝的卫生也是拓哥给清干净的!也不想想要是没有拓哥哪个人敢靠近你这个超级垃圾山大猪窝啊!!”
“喂喂喂!你越说越过分了哦!什么叫背着他?交女朋友是我的自由好不好?关他什么事?别说的我跟他关系匪浅的样子!是他自己无聊缠着我的。象粘皮糖一样甩都甩不开!”
“一个大男人说什么喜欢我,就不管不顾别人的意愿一直纠缠!……”
说这话时方侥的声音大的象在吼。
方晴下面一席话却把他的话全部打了回去。
“你这猪!要是对人家拓哥没那意思就别那样老是麻烦人家,真没想到他会喜欢你这种人,你除了脸蛋比别人好看头脑比人家好之外全身上下一无是处!”
“是他自愿的好不好?我又没逼他,也没跟他订什么契约,是他自己心·甘·情·愿的。”
方侥耸了耸肩,一脸不是我的错的表情。
“跟你这种人没有共同语言!自私鬼!王八蛋!猪头!!”
方晴怒吼了一句便甩上门准备走人了。
“拜拜,不送啦。”
才刚甩上门走过转角就发现一个在这个时间不应该出现的人。看到来人,方晴一脸的心虚。不会刚刚的话都被他听到了吧?
“拓哥,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来了一会了……”
方晴的眼睛往他手边一瞄,是盘CD。看封面好象还是HYDE限量版的专集,老哥一直想要的……
人家对他这么好,老哥还真是……
不过看他现在的表情,有点奇怪……
“你拿东西来给哥?那刚刚的那些话……”
你不会全都听到了吧……
“嗯……全听到了。”
寒拓露出一个苦笑。扶了扶有点下滑的镜架,他便不再说话。
一阵尴尬的沉默回荡在两人之间。
方晴喏喏的看了下他。心想不解释不行。
“其实事情……唉……”
连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因此她讷讷的半天没说话。
“对了,你帮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他,是他一直想要的。”
“你不进去坐会吗?”
等方晴说完了这句话才发现了一个原则性上的错误,老哥说了那么难听的话,现在人家都听的清楚明白了还让人家进去……
寒拓摇了摇头。
“不用了,没想到原来我在他眼里是那种死缠烂打厚脸皮的人……给他带来麻烦了,我很抱歉,真的。”
“以后我不会再出现在他面前了……”
听到他这话方晴脸色都变了,抓住他的肩膀就问。
“拓哥,你不会想……?”
自杀吧……
看她这表情也知道她现在心里在想什么。
“傻丫头,你以为我会自杀啊?我才没那么脆弱好不好?”
“还好还好。”
方晴松了口气。
“强扭的瓜不甜,而且我也不是那种被人这样说了还能坚持下去的人……”
寒拓拍了拍她的头微笑着说道。只是这微笑里包含了什么呢?虽然是笑着……方晴看了都觉得难受,忍不住再次在心里唾骂老哥N次。
猪头哥,放过了个对你这么好的人你会后悔的!!
“好了,我要回去了,别跟他说过我来过,拜托了!”
说罢便将手里的CD塞到她手里,转身就走。

 

《心甘情愿》中
第一天~
那家伙今天没来啊,真是奇怪了,往常他可是风雨无阻,有事没事都跑来他这里的。以往他没来的最高记录从来没超过半天的……
方侥看着墙上的钟,心里觉得奇怪极了。
不过转念一想,他没来也好,他乐得清净。啊,一想到可以不用见到那家伙,不知为何的心情就特好。
干脆今天就跟女朋友约会去!
第二天~
还是很无所谓的态度,照样吃喝玩乐去。
第三天~
方侥挠了挠头,怎么觉得家里垃圾多了点,脏了点。错觉吧……
看着那几乎已经成了垃圾的王国的屋子,脏了的衣服扔的到处都是,吃了的泡面也就这样随手丢在桌子上,垃圾桶里的垃圾也几乎满的往外掉了。
还好嘛,还不算很脏。(纯粹睁眼睛说瞎话的家伙。)
第四天~
外面的东西好难吃啊……跟猪食似的,吃的下才有鬼,胃口已经被寒拓这个大厨师养刁了的方侥看着面前的速食露出了个厌恶的表情。
好想念那家伙做的饭菜哦……
香喷喷的紫菜蛋花汤、红烧鲤鱼……都是他最爱吃的,一想到这个,再看到面前的东西,他就觉得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第五天~
实在是对外卖食物忍无可忍再也不想碰一下的方侥,终于决定……
让才刚交往没多久的女朋友来给他做饭。
他绝对死也不想叫寒拓那家伙过来,好不容易等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终于恢复正常的脑袋瓜子意识到再缠着自己也没什么意思不过来了,现下又怎么可能去找他呢?
方侥心想,被外卖食物荼毒了这么久的胃终于得救了,家里的脏衣服什么的也有人整理了。
***
新上任的娇滴滴女朋友进厨房后没多久……不超过五分钟吧。便有超过五个的碗盘命丧于她娇嫩嫩的手中……
这些还是小问题……
随后厨房里传出来的声音更让方侥十分的胆战心惊。
“这鱼要怎么弄呀!真讨厌!”
“哎哟!好烫!!”
“好痛哦!切到手了!!啊!流血了……”
“这洗衣机怎么用啊……”
“洗衣粉要放多少呢……”
再再加上里面不时传来的打破N个碗盘的声音……真正的一首锅碗瓢盆进行曲上演。
终于饭菜上桌了,来的时候娇滴滴的女朋友经过与厨房的短期抗战后变的狼狈不堪……
方侥艰难的看着饭桌上那不象饭菜的饭菜,糊了的还有股怪味道的白饭,被炒的看不出原样的饭菜……
奇怪的味道扑鼻而来。
方侥脸上滑过几道竖线。颤抖了半天才从干涩的喉咙里憋出一句话。
“我们到外面吃去吧……”
他已经不想再去想那象经过大战一样的厨房,还有那象闹水灾一样的房子。满屋子的一大包洗衣粉倒进洗衣机里头的结晶,泡泡,正漫天飞。
总之,整个房间是更脏更乱更恐怖了。
第六天~
“这衣服勉强还可以穿,袜子翻过来也还可以撑几天。还有几包泡面……”
方侥这一天就这样勉强的过了。
第七天~
不行了,再这样下去自己就真的别想活了。满屋子的脏衣服吃剩的乱扔的便当盒还有满地的垃圾……
那家伙怎么还不来啊,他从来没有这么久都没出现过的。
忍不住了!给他打个电话叫他过来吧。
正想着他便立马抓起手边的话筒,手指正要按下号码。才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他没有他家的电话号码,一直以来都是寒拓给他打的电话,他从来没给他打过。
一想到这他茫然的放下了手里的话筒。
软软的靠着沙发椅背滑坐下来。想到自己对他的事情真的一无所知,他给过他电话号码的,但是他好象拿到了之后就随手给不知道扔哪去了……
方侥的心情立刻荡到谷底。对了,记得他以前还给过他手机号码的。
方侥连忙从沙发上跳起来,翻箱倒柜去了。别怀疑是为什么,只因为他又忘了随手扔到哪去了……
最后的最后在他搞的一屋子更加狼籍之后,终于在垃圾桶里找到张已经发黄了的便条纸。
迫不及待的在翻到电话号码后就立刻给他打了电话。
可是……
只听到一个人工智能的语音。
“该用户已关机。”
同一天连续拨了N次后,方侥终于恼怒的放弃了。
如此这般的新一周又开始了。
继续过着如妹妹方晴所言的猪窝生活几天后,方侥的忍耐限度再一次决堤。
再次拿起话筒,艰难的拨下了不知不觉记熟了的号码。
心里面还不停的自我暗示,找他来只是因为家里脏了乱了该有人整理了,绝对不是在想他。
拨通了之后,一阵熟悉的男音出现在话筒另一端。
“你是……?”
“喂?寒拓吗?”
不知为何一下听到他的声音,自己竟然有点心跳的感觉,是心率不齐吗?怪事。
“是我,有事吗?”
出乎意料之外的平淡声音,原以为他接到自己的电话会高兴的。方侥心里一阵强烈的失落感。因此也就不经大脑的一句话脱口而出。
“没事……只是想说这么久没看到你,想问问怎么了而已。”
话筒那端的人停顿了下才回话。
“没什么,我只是想通了不想再缠着你了而已……”
声音还是平板的没变化。两边一阵僵硬的沉默。听到这话方侥奇怪的觉得难受。
“如果你没事的话就这样吧,我挂电话了。”
“哦,好。”
那天的一通电话结束后,方侥觉得自己心里真是郁闷的要死。以前寒拓那小子整天缠着自己跟上跟下的,现在却不这样了,说真的还真是很不适应。开始觉得没什么,久了之后却……
他不禁自问,难道我有被虐待狂?
 


《心甘情愿》中
接着又过了几天,方侥感觉心里是越来越不痛快,象梗着块大石般。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自那通电话后,他想到寒拓的次数是越来越多了。这样的情况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难道习惯了一个人的存在之后,就很难再把他忘掉?不可能吧?他不是一直很希望他不要再执迷不悟的缠着他吗?那为什么到人家明白的说了以后不会再打扰了,心里反而感觉很不爽呢?
方侥真是越来越搞不懂自己了。
最后,方侥决定去找寒拓出来把事情说清楚,虽然不能是那样的关系,但是起码做个朋友也还是可以的吧他想。因为除了他会经常说些什么喜欢他的话,管的他有点严之外,其他的作为一个普通朋友还是很不错的。
给自己煮菜作饭洗衣服打扫房子……
打定主意后的他首先想到的就是给他电话。
结果,该用户已关机。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后再拨,仍旧是该用户已关机。
算了,还是到学校去找他吧。
美术系。
“你找寒拓啊?他跟同学下乡写生去了。”
听了这话后的方侥心里冒上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他为什么没有告诉我?随即却又自我嘲笑着,人家做什么告诉你去哪啊?
“那什么时候回来呢?”
“不知道哦,可能会去挺长一段时间吧。”
“这样啊,那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了。”
“不客气,不过方侥啊,你跟寒拓的关系不是很好吗?怎么他去了哪里你都不知道啊?”
眼前的人看着他好奇的问到。毕竟学校里的人都知道的他们的关系很好。可以说的上是形影不离。有方侥在的话寒拓就一定在。不过反过来的话就很少见了。
方侥听了这话之后觉得心里象被什么东西堵住了的难受。
突然的想起来寒拓的课程时间与他不同,但是为了能见他,他还是经常跟着自己上上下下跑来跑去……
***
就这样时间又往后推移了两周。
方侥好容易才从其他人嘴里听说寒拓已经回来了。一拿到这个绝对新鲜第一手的资料,他便直奔学校去了。
“啊,你来晚了一步啊,寒拓刚刚才走的呢。”
“他走了还没多久你现在应该还来得及赶上……”
那同学话还没说完就已经看到某人化做一阵风离去。方侥两步做三步的飞奔着,他觉得自己以前做事都没有象现在这样急过。只为了见一个人而已。
当他气喘吁吁跑到校门口的时候,结果还是没来得及跟他见一面。
再后来的几天,方侥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在整他,反正他总是因为这个那个事而错开了与寒拓碰面的机会。打个比方说吧,才刚知道他人在这里,结果他前脚一走后脚他就来了……
总是碰不上。
今天也是这样,还想着今天总算可以找到人了吧结果又再次被告知他先走了。
心里头非常之郁闷的方侥叹着气准备打道回府。他觉得是不是应该放弃找他了。
他本来也想直接去他家找人的,但是他又不知道地址,问他的同学人家却说最近他好象在搬家,地址还不知道。真是……
唉…………
正晃悠着往家走的时候却在前头看到了个意料之外的熟悉身影,方侥立刻心下一喜,刚刚的郁闷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可以说的上兴奋的心情。不过,跟在旁边的一个跟寒拓状似亲密的人却让他刚刚消散掉的不愉快又回来了。
当下他决定躲在一旁仔细的观察。而他躲的这个地方又刚好可以隐约听到他们谈话的声音。
“好象有什么东西掉到眼睛里了……”
寒拓小声说。旁边的男生挨近他边说道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进去了?两个人的角度在方侥眼里看来很不单纯。他想的全歪了。要说话有必要靠那么近吗?而且寒拓这小子干嘛对人家笑的这么甜?
方侥心里一阵歪七扭八的不愉快。他那样的笑容是应该对着自己才能有的!心里就是这样的想法。
腾腾的怒火烧的那叫一个旺呀。连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情绪。当两人越靠越近的时候他便再也忍不住了。(人家只是因为寒拓眼睛进东西了才靠那么近的……)
脸上勉强的扯出了个笑容,方侥先跟寒拓打了招呼。
“好久不见……”
象从牙缝里憋出来的隐约似乎带着酸味的话。
“是啊,好久不见了。”
寒拓看到他也笑着如此很客气的回答。看起来就是一副很生疏的样子。
“寒拓,他是你朋友吗?”
站在寒拓身旁的男生微笑着问。
“嗯,不算是朋友,是同学。”
“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说些事。”
男生看了看方侥那看起来不大好的脸色,就是一副你快滚的不大友善的样子。
他悄悄的拉住寒拓小声嘀咕着。
“看来你们还有事要聊,那我先走了吧?”
“没事的,你就在这。”
“我还是先走了吧……”
男生直觉的感受到方侥投向他的视线越发凌厉起来,但他却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这么难舍难分吗?你们的关系已经好到这种程度了?”
方侥冷着声阴沉沉的说。听到这话寒拓一时没反应过来。反问了句什么。
“没想到你真的没有男人就不行,原先说什么喜欢我,成天缠着我,结果才这么短的一段时间,你就找到新的男人了?该说你是不要脸呢还是……”
他话还没说完,便被寒拓狠狠的扫了一巴掌。清脆的巴掌声惊的一旁的无辜人吓了好大一跳。方侥的脸被打偏到一边,他斜着眼冷冷看着寒拓。
“难道我说错了吗?我还说你怎么这么久都没来了原来是勾搭上其他的人了!”
自己说这种话他都觉得很过分了,但是方侥就是没办法停住自己这张嘴。
“你们……究竟是?”
“里千,你先走吧。”
那男生的名字,冯里千。看着眼前完全失控的局面抖着嗓子问。
寒拓咬着牙说道。眼里含着泪水。心里一阵阵的委屈,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喜欢上象他这样的人,还被他说这种难听话?已经跟他说过了不会再缠着他了不是吗,为何他现在……
难道他真的是上辈子欠了他什么,今生才要如此的被唾骂吗?
“可是……”
“你先走!”
“不准走!!”
方侥扑上刚要转身听话走人的冯里千按倒就是一顿毒打。被按倒的可怜无辜人这会是比谁都委屈了。自己什么事都没做却无原故遭此恐怖份子毒打……
是流年不利吗……
不过无辜被打的他也不愿意就此示弱,也同样扭着方侥拳打脚踢。
寒拓急了,想要去分开眼前已经扭打在一块死不分开大有一副不打倒你我不是人气势的家伙们。可是想要靠自己分开他们又是不可能的事。
“你们闹够了没有!全给我住手!!!”
石破天惊的一声高分贝怒吼,终于制止了眼前的两个人。两人都惊愣住了保持纠打在一块的姿势傻傻的看着他。
寒拓吞了吞口水顺口气。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方侥。
“方侥,我已经说过了以后不会再缠着你了吧。而现在我也做到了。请你也别在出现在我面前……!”
说着说着,寒拓感觉到脸上凉凉的,用手一摸,才知道自己强忍以久的眼泪终于还是落了下来。
“寒拓……你……”
方侥看到他的眼泪,呆住了。
***
昏暗的房间里头,一个人在拿着酒瓶狂饮,扔了一地的啤酒瓶,很典型的一副失意人的表现。
“我怎么会说出那种话呢……”
想到他的眼泪,方侥边这么说着猛灌了一大口的酒。
“老哥……怎么这么暗你也不开灯的。节省电费也不用这样吧……”
方晴打开门后摸索着走到墙边打开了灯。顿时室内亮堂堂的。看到一地的酒瓶方晴傻了。
“哥,你搞什么啊?”
方侥懒懒的靠床坐着不说话。

 

《心甘情愿》END
方晴盯着他看了老半天,再联想到一般电视剧还有现实生活中一般失恋后会出现的场景。
肯定句。
“老哥,你失恋啦?”
方侥还是没理他。
“你那个娇滴滴女朋友终于忍不了你了啊。不过啊,被那种人甩了有什么好失意的啊。”
方晴对于老哥那个除了脸蛋身材好外其他地方一无是处的女朋友很是不屑。而且也可以说是因为她,老哥才会和拓哥“分”了的。光凭后面那点,都足够方晴讨厌她了。
“都说你笨了,人家拓哥这么好的人你都不要……唉。怀疑你的心是什么做的。”
方侥听到寒拓两个字的时候转过头来恶狠狠的给了她一个白眼。咬牙说道。
“别在我面前提起寒拓!”
方晴这下奇怪了,提到拓哥怎么老哥反应怎么大?难道此事和拓哥有关?
“哥,难道说你今天会这副样子,是因为拓哥?”
两只看的出来是被人重拳打伤的熊猫眼,嘴角的伤口。
原先帅气的一张脸弄成这样,看起来还真的满惨不忍睹的。
“罗嗦!我的事用不着你来管!!”
吼完,方侥又灌了口酒。
“……你以为我想管啊。要不是因为你是我哥,我还真不想理你,喂。”
“干嘛啊?”
“这个是那天拓哥让我代他拿给你的。”
方晴从包包里拿出那张放在她那好久了的CD,硬是夺下他手中的酒瓶将CD塞到他手里。
“这个是……?”
方侥眯眼看着。这个不是那张他一直很想要的限量版CD吗?记得那天无意中在寒拓面前说过很想要的……
不过他没有漏听妹妹的话,“代他”。
“为什么他不亲自拿给我?”
方侥紧紧盯着她问。
“……你忘了,那天你说了什么话?那样的话让谁还好意思装没听到来找你啊?”
那天……方侥顿时就想到是哪天了,难怪,难怪后来他的反应这么冷淡,还说了什么不会再缠着自己,原来都是因为自己那天的话。
自己不但让他难过,还说了那么多难听话害他哭了……想到他的眼泪,方侥心里就是一阵阵的揪痛。
“我说老哥,拓哥对你的好你也不是没看到吧。怎么的你就一直这样呢。”
方晴对着老哥不禁摇了摇头。
“我……我今天……”
方侥把今天的事简单的给方晴说了一遍。一听完,方晴立马冲着方侥怒吼,你个猪头!!
方侥垂头丧气的看着方晴,很无助的模样。我该怎么办?
“我看你啊……”
方晴叹了口气,慢吞吞的说道。
“是喜欢上拓哥了……”
方侥一听,表情有如被五雷轰顶一般。
“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
“什么怎么不会,你今天的表现,不管是谁都会说你喜欢人家好不好?这叫吃醋,吃醋。”
方晴没好气的白他一眼。
“可是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就是喜欢上他了。说真的你有够驴的,人家在你身边的时候一个劲想甩了人家,现在人家不在了就一个劲的想他。”
方侥想了想这段时间自己的各方面的表现,难道真如这个惟恐天下不乱的妹妹所说的自己真是喜欢上寒拓了?不然不会在今天看到别人跟他很亲密的样子就一把无明火直烧,不会在没有见到他的时候心里一直在想他。也不会在他对自己冷淡的时候无精打采……
习惯了他的温柔……
习惯了他对他的包容……
也习惯了他对自己的好……
习惯了……习惯了……
已经似乎是完全少不了他了。
最后的结论。我真的是喜欢上他了……
“怎么办……我喜欢上他了……怎么办怎么办……我……”
方侥这回是完全乱了手脚了。
“没什么怎么办,先向拓哥道歉!说了这种话,拓哥只是那样对你还真是太便宜了,就是一巴掌而已啊。换做是我就不会只是这样了。”
方晴伸手在他头上用力敲了一记。骂道,你真的很白痴。
***
第二天方侥便顶着一双国宝级的熊猫眼去找寒拓了,今天他决定直接杀到寒拓家。好不容易从一个跟寒拓满要好的朋友那要来了他的地址,不好好利用怎么行?而且如果是去学校找人的话一定是找不到的。
一路上躲躲闪闪,别怀疑,都是因为脸上的一对熊猫眼,拜冯里千这小子所赐。
好不容易从小区管理员那经过验证,因为他行迹可疑,人家以为他是小偷,多费了好多唇舌才让人相信他是来找朋友的。
在寒拓家门前站了没多久,就远远的看到他背着个画板晃悠着上来了。方侥反射性的就给躲在门口转角那边。
寒拓走到门前正待掏出钥匙开门,便被躲在旁边的方侥给抓住了手腕。
寒拓看到是他,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放开我。”
“可以放开你,但是你要保证好好的听我的解释。”
寒拓脸色更差。
“我们没什么好说的。没忘了我说过的话吧,我·不·想·看·到·你。”
“那样的话我就不放开你。”
看着方侥脸上的坚持。
“算了……”
寒拓叹了口气有些无力的说道。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说完就快走吧。”
方侥放开他。低低的说道。那天是我不对,我道歉。
“我接受你的道歉,没有其他事了吧?”
“还有…………”
方侥语气迟疑,脸上不自然的发红。结巴了半天,最后似乎下了决心。
“我喜欢你!”
“就这样吗?”
寒拓表情平静,语调平稳。试图掩饰自己在听到这番迟来的告白的时候造成的冲击。而他的这番掩饰,也的确蒙过了方侥。
告白,他是在耍自己吧?难道那天说了那些伤人的话还不够,还要利用自己喜欢过他的心情来嘲笑他吗?到现在才来说喜欢,可笑。更可笑的是自己啊,听到他的告白竟会高兴。
“…………”
方侥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完全没有预料到他竟然是如此平淡的反应。难道他真的已经不喜欢自己了?
***
又是一阵低气压。
“老哥,你又怎么了啊?”
方侥看了妹妹一眼,沮丧的说道。
“他对我的告白没反应,他不喜欢我了……”
方晴看到他这模样,目瞪口呆。难道说谈起恋爱了之后聪明人也变傻子这句话是真的?
“拓哥不会如他所说的那样不喜欢你的,绝对不会。”
方晴对寒拓还爱着老哥这事打包票。
“如果告白还不能挽回他的话。死缠烂打你知道吧?好好用用这招。”
结果后来方侥真的用了这招,成天跟上跟下,每天准时报到。陪他出门送他回家。每天必要的一通电话。
铲除自己爱情路上的所有可疑份子。
比当初寒拓缠他的时候更彻底。只可惜寒拓是铁了心肠的无动于衷了。对他的强烈攻势完全没反应。
长久下来,寒假也快到了。
某人再次垂头丧气的。
“老哥啊……这个是最后一招了……能不能成功,全靠你自己了。”
叽里呱啦叽里呱啦,秘密。
***
在这种大冷天里,寒拓看着方侥这身短袖,看起来就是很凉快,不该是冬天穿的衣服一眼,开始怀疑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你这样……不冷吗?”
这句话是方侥缠了他这么久以来他所说的话里头字最多的一次。因此他似乎乐昏了头。嘿嘿傻笑着。不冷不冷。
“很容易感冒的。”
第二句话。方侥更乐了。他要的就是感冒啊。原来方晴给他出的主意就是生病博同情。
“不会不会,倒是你穿这样会冷吗?”
“……很暖和。”
说罢不再理他。
这样几天下来后,天气越来越寒冷。方侥还是那副很凉爽的打扮。非常奇怪的是他的身体居然还很健康,一点要感冒的迹象也没有,壮的象头牛。
“……我怀疑你的身体是不是跟正常人不一样了……穿这样还那么健康,有没有搞错啊……”
方晴看着他不敢置信的问,再看看自己这身象肉球似的衣服,心里颇不平衡。
“我也不想的呀……这招是你想的,接下来要怎么办啊。”
方晴看了他一眼,勾手指示意他过来。
叽里呱啦叽里呱啦叽里呱啦,秘密。
天气越来越寒冷……
方侥开始每天一大杯冰水,坚持冷水浴,吹空调,一身短袖打扮。
“你这样真的没事吗?”
寒拓开始担心了。
“没事没事。你在担心我吗?”
他在担心我也,方侥笑的一脸幸福。看起来真是傻傻的。
“……………………才没有。”
无话可说,随他去吧。
***
经过方侥的长期不懈努力,他终于成功的感冒了。
“阿嚏阿嚏阿嚏阿嚏阿嚏阿嚏阿嚏阿嚏——”
某人已经是在十分钟之内打的第三次喷嚏了。
“你感冒了,去看看吧……”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我没事……咳咳咳。”
“………………”
寒拓在心里叹气。
这天方侥送寒拓回家。
鼻涕咳嗽不曾停过,脸上还有着不正常的红晕。寒拓终于忍无可忍。
“你给我看病去!”
“没事的……咳咳咳咳咳,阿嚏阿嚏阿嚏——”
“不管你,给我去看病!否则别来见我!”
说罢就开门走了进去。刚走进去,他便紧靠门边听着外头的声音,听了半天却发现外面一点声音也没有。不禁想,他已经回去了?还是……?
实在很担心,还是开门看看吧。迟疑着打开门。当下便看到几乎让他心跳停止的一幕。方侥倒在地上没动静。
“方侥,方侥你没事吧?”
寒拓连忙费力的将他揽到怀里,一摸他额头,烫的惊人,不用说也是发烧了。当下他忍不住在心里骂自己,怎么连他发烧了也没看出来呢。以为只是感冒。
“拓…………”
方侥微微睁开眼,看到是寒拓,喊了一声。
“我是……真的喜欢你……”
一说完这句话就发现眼前的人眼眶红红的,快要哭了的模样。
“傻瓜…………”
“喜欢你,别哭……”
才刚说完,手颤巍巍的为他拭去言教划落的泪。他便真的昏倒了。昏倒前唯一的想法就是,我终于成功了……(白痴)
***
“哈哈哈哈哈哈,我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经过短时间的修养方侥恢复健康了。因为这次生病他可是开心的不得了啊,一次生病就换来意中人的原谅能不开心吗?
方侥笑的一脸的灿烂,一口白牙明晃晃,激怒了某个因为担心而在床边守侯了几天的人。
“看来你很高兴哦……?”
很危险的语气。
“是啊是啊,要不是因为方晴的点子我现在还……”
“还什么?”
寒拓笑眯眯的逼近。
“没,没什么,没什么。”
眼睛游移着,一副我在说谎的样子。
“你不说?”
威胁。
“啊?说什么咧?”
装傻。寒拓斜眼瞄了他一下。
“好,你不说,那我走。”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走不要走,我说我说我说了还不成吗??”
接着某人便老实的将所有事情一一告知。
“原来是这样啊…………”
接下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单人病房里传了一阵阵刺耳的杀猪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所有事情都是我的错……饶了我吧。”
***
后来……
两个人不用说自然和好了。
事情似乎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好象又有什么和以前不同了。
丁冬丁冬,门铃声。
知道他们两个人和好了的方晴带着礼物看他们来了。
门还没开就听到里面的人在喊,别吵了把他吵醒了我揍你。是老哥。
门一开,方晴看到了原本以为一辈子也不可能见到的景象,她那个平常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坚决君子远苞厨的老哥……
套围裙拿着铲子来开门。
方晴的眼睛瞪的都要掉出来了。惊愣,惊愣持续着,两个人在那里大眼瞪小眼。
最后方侥不耐烦了。
“喂,你有什么事快说!我忙着呢!菜还在锅里,还有衣服没晒,地没拖桌子没擦……叽里呱啦。”(省略掉N字)
方晴努力的咽了下口水,还是有点不敢相信眼前这人会是她哥。
“哥……平常这些事不都是拓哥包办的吗?怎么你……??”
“你说呢?我哪里舍得让他这么辛苦啊!”
理所当然的回答,方晴再次受到惊吓。
“做这些事情你是心甘情愿的?”
“废话!当然是心甘情愿的!”
方侥给了她脑袋一记爆栗子。
“爱他,做这些事,我心甘情愿。”
方侥笑着说道。
是啊……因为爱你,我心甘情愿!

《心甘情愿》点评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