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短篇 > 失眠的毕加索

失眠的毕加索

整理:腐书网 作者:羞涩的药 发布时间:2016-07-20

简介:早晨起来的毕加索头重脚轻

早晨起来的毕加索头重脚轻,眼睛都睁不开了。任谁失眠了那么多天都是会这样下盘虚浮,如在云端的。

可是为之失眠的对象竟然是个同性,而且还是个素未谋面的同性网友……就让人真的很想抱头大叫“呀咩跌”了。

事情起源于一个促狭的玩笑。

毕加索无意中听到了一首很恶搞的男人shenyin的《火》,那歌带着搞笑的伪娘的妖娆,打听了下是个在YY唱歌的歌手,叫回音,又有熟人认识,就打定主意在YY上给人过生日时把人叫来tiao戏一番。

回音的声音如预料中土气,说起话来偏偏又带着较真的态度,隔着耳机脑袋里就浮现出红扑扑、灰土土的脸来,所以毕加索的态度也就更加随意了,没脸没皮地围追堵截,逼着他唱歌。

反正都是混YY的,到时候QQ上打个招呼说声“哥们对不住”么,也就过去了。

然而让所有人都吃惊的是,回音还真的认真唱了一首歌,叫《狂想曲》。临时翻唱的一首歌,乡音全无,脱胎换骨,最后一句“我在天上飞”,在凌晨的黑夜里气势恢弘。

戛然而止,四处无声。人已经下了。

怎么形容头脑空白后回神的感觉呢?就好像……随手拣了块石头,孵出了个孙悟空,随手丢了个菠菜罐头,扔中了大力水手……

他毕加索第一次这么好运,随手拉来了一个临时基友,没想到请来了一尊大神。对了,这家伙好像还有个称呼,叫“门神”。

有句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于是那天晚上毕加索失眠了。

郁闷地开始数羊,羊都在天上乱飞。

接下来几天就在跟YY上的人打听这尊大神,真实姓名,电话号码,家庭住址,祖宗八代。一无所获。

搜遍了回音以前唱歌的录音,一遍一遍地在电脑里循环播放。

给人家QQ留言,问他什么时候上YY唱歌,对方回答:“不好意思,时间不一定。”

蹲守YY,不见首不见尾。

又去找熟人。“这家伙说话和唱歌怎么差这么远?”熟人回答,就是这样的,特有意思。

“那他怎么就不红起来呢?”熟人回答,人家唱歌就是个爱好,平时太低调。

“你不是认识他么?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熟人回答,那家伙聊天说的话还没有念过的RAP多。

“他还有哪首歌里有RAP?我怎么不知道?”熟人叹气:“就你听过的一首《火》……”

晚上九点和十点是他在XX频道当值的时间,任务就是咸shi地和各色人等tiao情,每天刷新下限。

有个女生和他连麦时问他,男人是不是只爱女人的胸。如果是平时他会微笑着回答,不只胸,你懂的。那天却很是认真,语重心长地说:“只知道碰你胸的男人不值得留恋。男人要是真爱你,更多的时候会看你的眼睛。”

那女生本是做好了tiao情的打算,估计是怀疑自己穿越到了知心姐姐频道,一下子说不出话来,顿时就冷场了。女搭档出来打圆场:“嗯嗯哈哈,毕加索他线路抽了。”

只有当事人才知道自己是脑抽了。

那一瞬间他竟然想的是,不知道回音长着怎样的眼睛,说话的时候会看哪里,唱歌的时候会不会闭起来。还有……男人也是有胸的,胸前lian**被揉捏的时候也是会ying的,不知道那个时候,回音的眼睛会不会是闭着的?还是半眯的?还是……?

女搭档问他:“老毕,是不是没有休息好?”

他长长地叹息,“嗯”了一声。

把绵羊换成别的动物了也没用,一样踏着狂想曲的节奏在天上乱飞。

后来他想,数自己总最安全了吧?于是……“一个毕加索,两个毕加索,三个毕加索,四个毕加索……”脑袋中有很多个自己欢快地蹦蹦跳跳着,总算不在天上飞了。但是这些小小的自己都似乎围着一座山在跳舞。

那座山巍峨耸立,走近了看,上面写着三个大字——“断背山”。

都凌晨了,他愤愤地拿起手机去吵别人。别人在那边“哈哈”笑:“我也睡不着呢,正听你那个基友录音呢哈哈哈哈……你火了啊老毕。”

是啊是啊,毕加索心想,我身上有股无名火啊无名火。谁知对方说:“你知道你那音频点击量多少了么?过十万了呀。”

果然,接下来几天他留意了下,土豆上他调戏回音的那段音频点击量节节攀升,一搜,天涯,微博,人人,豆瓣都竞相转发。不断有人慕名而来,和他说回音小受好可爱啊好可爱,你好腹黑啊好腹黑,求粉丝群啊粉丝群。

莫非这就叫做——众望所归?

这个时候他那个XX频道竟然也说,乘着这个势头应当火一把,为了提高XX视频XX图片的点击量,让他把回音拉过来做一期节目。他一嗓子的轻描淡写,对频道里认识回音的人说:“行啊,你要能请得动角儿,我就能唱得动戏。”

他自己当然也没闲着,就在回音的QQ上留言试探:“我们好像成了大众CP了,怎么办呢,宝贝儿?”

回音这回竟然同意了,回复他说:“七月三十晚上,你频道。”

上回已经拂袖而去了这回真的会来?还当着这么多要看搞基的人?

毕加索忍不住问那个同频道的熟人:“你怎么说动这尊大神的?”

熟人:“我提到了你。”

毕加索:“提到我什么?”

熟人阴险一笑:“我和他说,要是他不来,每天会有不计其数的未成年少女过来找毕加索聊天。”

毕加索:“……”

他在QQ上找回音商量战略方针。

毕加索:“你要说些什么么?”

回音:“我唱歌就好。”

毕加索:“那我说些什么呢?”

回音:“你调戏我。”

毕加索:“……”

回音顿了一会又发过来:“别太过分,别像你平时主持那样。”

毕加索:“你怎么知道我平时怎样?”

回音就没回音了。
七月三十号的时候频道人数一直节节攀升,到了晚上九点他和回音对话的时候刷屏刷得连字都看不清楚了。

回音还是一口四川普通话奇怪的腔调,土气的,搞笑的。毕加索想,他晚上是认真听回音唱过歌的,回音会模仿周杰伦,简直是惟妙惟肖。谁知道那天调戏人家的时候,人家是不是一时兴起模仿了王宝强?

回音他唱歌的时候声音是极好听的,而且音质丰富多变,吐字字正腔圆。

越是有这种巨大的反差,就越是让人震惊,让人好奇,让人忍不住要竖起耳朵,去捕捉他出口的每一字每一句,像是要bo开他声音的重重掩饰,找到他蛰伏的那条最本质的声线。然后通过声线去想象他的表情,描画他的眉眼。

毕加索自己就是靠声音赚钱的,模仿、变换,从男到女,从老到少。所以他听着回音在唱歌和说话间不停地跳动,就垂着眼皮自嘲,听着像是他在调戏回音,实际上谁玩谁还不一定。

能被看出来的黑也就不叫“腹黑”。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包着几层皮。

可是即使怀着这样的认知,“欺负”起人来还是不那么给力,还会下意识不停地说“不好意思”。与其说是他居高临下地去调戏,倒更像是他轻声细语地去哄一个别扭的恋人,对人家尖锐的反攻听而不闻,还好几次失常地放怀大笑起来。

至于在快结束十分钟的时候脱口而出的“你说两个男人在一起,在中国是不是就容不下咱们”,这样的话根本就没有出现在台词本上,不知怎么的就说了出来,还带着一种期盼一般的温柔。

该死的温柔。

而回音很郑重地用一首《好男人》回答了他。

那首歌毕加索默默听完了,包括回音带着圣光的赠言。结尾自己扯的话自己都听不懂,语无伦次,满满的无力感。

回音走了之后,同频道的人发信息给他,惊讶道:“哇塞!!!!!五分钟内散了8765个人!!!!原来有这么多人要你们俩搞基啊!!!”

是8765+1,毕加索想,还有一个……是我。

那天晚上毕加索又失眠了。

“一定是失眠太久了,”他把纸巾揉成团,自言自语道,“尼玛眼睛都拉稀了……”

微博上的粉丝一夜之间多了数千,他一页页拉下来看,其中有回音。他嘴角歪歪地去点了回音的页面,话比他还少,装饰比他还土,粉丝比他的多几千。

挺多的,也不缺我一个。转念又想,挺好的,人家有才华么。

又随手搜了百度贴吧,“回音吧”都有了,一个个标题写着“最爱回音哥的来签个到”,“真的好喜欢回音哥的歌啊一直循环啊,有和我一样的么”,“求回音哥的粉丝群号啊,妈妈说标题一定要长”。

拉到第二页,毕加索看到了一个帖子,标题是“有没有只喜欢回音哥很讨厌毕加索的”,他点进去看了,大致是说他说话猥琐xia流,下面也有人回复“+10086”,“毕加索听多了很恶心的”,“没有黑那哪里的白啊,挺老毕”,“CP王道”等等,他也笑着看完了。

再想看看自己的,搜了“毕加索贴吧”,是一个满版精品的地方,自然讨论的毕加索是一个伟大高雅的艺术家,不是他这个利用猥琐谐音取名的人。

想了想,搜了“老毕吧”,里面的人都在求zhong子。

回音是有才华的,又是正直的,让人家小姑娘少到YY上来。而自己却因为这一次意料之外的火给那个XX频道带来了很高的点击量,自己是做什么的,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逛得差不多了,晚上照旧去做他的无下限主持。频道里还是人数过万,一致地刷屏“要搞基”“要回音哥”。昨天回音澄清得挺明白了,看来网上的人都不那么容易被现实感化,即使知道本是虚假。

不过说白了,网民们也没有很把什么娱乐的事当真,都是空虚了找乐子,你想大家明知道凤姐是炒作还是会花时间去嘲笑去传播,明知道《新还珠》会雷人,还是要一边追着看一边吐槽“好雷好雷”。

真是不屑他的人,连骂他的时间精力都不会舍得。被人反对了,或者还比鲁迅的荒原呐喊,无人应答来得那么不寂寞。

频道里的人发私信提醒他,回音不来了就和别的男的搞基啊,人家要看什么你就做给他看啊,多和男的连麦啊,“麦麸”懂不懂?

连进来的男人都特别主动奔放,完全不是像他和回音一样一个追一个逃的纯情套路,干柴lie火,chi luoluo的调情。

频道里的人又私信他,叫人家“宝贝儿”呀,怎么把这个昵称忘了,平时多顺口的呀!

他把人男的踢了,又连了一个,这回是个姑娘的声音。

聊了几句,那姑娘突然说:“老毕,我是你的粉丝组组长呢!”

他笑:“噢~那我现在有多少粉丝啦?”那姑娘自豪地:“有十四个群了~”

他哈哈大笑:“可以组个战队了!”

那姑娘更自豪了:“她们直接听命于我的。”

聊了一会把这姑娘送走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他跟别的主持换了班,自己退了出来,才学着回音的川普对屏幕低语:“都少来YY,回去好好学习吧。”

那姑娘听声音还不大,说自己十七八岁,应该也不是说谎吧。十七八岁,花样年华,说不定还是很优秀的学生,当着班干部什么的。隔着网络,不知面也不知心,谁知道呢?

每次他蓬头垢面穿着松垮的衣服,钻出自己的住房去买馒头吃的时候,就会眯起眼睛打量在阳光下来来往往,光鲜亮丽的人们,邪恶地想象他们在阴暗处的模样。或许和他擦肩而过的人,晚上就会戴着耳机,进入他所在的频道,然后痴痴地dang笑,谁知道呢?

花花世界,饮食男女。

“毕加索”也只是一个网络世界的皮而已,在其中万花一叶,招蜂引蝶,走了出来也就是个不算很高,也不算很帅,单身贫困的大男孩。
这天晚上他还是失眠。

爬起来到QQ上,双击回音暗淡的头像,飞快地打道:“你在吗?我有事找你。”

谁知回音的头像竟然亮了,发来一条:“什么事?”

毕加索的呼吸有点急促了:“你等我下哈,马上,等我一下下宝贝儿……”

回音发了个“鄙视”的表情:“噢。”

毕加索飞快地给自己一个现实里恋爱经验最足的哥们拨了号码:“喂,你一般被人拒绝了,失恋了要消沉多久啊?”

那哥们儿摸不着头脑:“……嗯?啊?噢……大概一天吧,怎么了?”

“你谈了多久的才伤心一天啊?”

“唉,说长不长……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我问你认真上心的那种!!!”

那哥们被咆哮声下清醒了:“不是吧老毕,你不是射手吗,片叶不沾身啊……哎哎,跟我说说……”

嘟嘟嘟……

再点了一个频道负责人的QQ,留言:“重病卧床,请假一星期。”然后喝了一口水,打开回音的窗口,把语音请求发送了过去。

那边反应也很快,马上拒绝了,回了一条:“一点了。”

毕加索这边不打字,只不依不饶地发送语音请求。

回音终于接了,接通的那瞬间毕加索几乎是脱口而出:“宝贝儿,我想你想得睡不着,想听你唱歌。”

回音:“……网上自己搜。”

毕加索:“都听过了,不催眠。”

回音:“……”

那边传来悉悉簌簌的声音,毕加索屏息以待。一会儿伴奏就响了起来,重金属摇滚……

毕加索:“……”

回音把这个伴奏关了,带着川音认真地说道:“……对不起,开错了。”

毕加索:“你清唱吧……”

那边回音真的清清嗓子,开始哼起一首舒缓的曲子来,没有文字,只有月光流水般的声音从网络那一头慢慢地传过来,弥漫在整个暗夜里。哼曲子的时候回音的声音是低低的。

毕加索听回音胡扯过被雷击中的感觉是“全身麻醉,难以自拔”。他想这回自己才是到了度劫期,要挨这要命的九天玄雷。

毕加索:“回音我有话和你说。”

回音:“说。”

毕加索:“我的真名不叫毕加索。”

回音:“……”

毕加索:“不过我真的姓毕,不是姓鲁或者姓黄。”

回音:“……”

毕加索:“我的真名叫毕XX,我爸给我取的,他是希望我……不过我没做到,反而做了XX频道主持人,我家乡是……我现在一个人住……我今年二十二……我……”他一口气说了很多,一开口就难以停下。他现在的声音就是自己现实中的声音,既不张狂也不华丽,就像是普通的二十二的大男孩,开朗质朴,说得快了偶尔还会梗住。

回音那边只是默默地听着他的话,偶尔“嗯”一声。

毕加索:“我知道,我是一厢情愿,不能要求你礼尚往来,你可以不告诉我你名字,你家乡,你年龄,你爱好,虽然我很想知道。但是你知道吗?我真的很想听听你真实的声音,没有伪装的,哪怕就是只言片语……否则……我就是人rou搜索都要把你找出来,走遍大江南北也要把你找出来……”

喂喂喂,这算威胁吧?已经语无伦次了吧?根本是跟着小学生告白的niao性说下去了……你那些技巧呢?

回音那边有低低的回音,仿佛是在笑。

然后毕加索就听到一个大约三十岁的低沉磁性的声音:“喂……别淘气。我也没说不告诉你。”

……

所以毕XX这天晚上还是失眠了。

《失眠的毕加索》点评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