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短篇 > 生活是狗娘

生活是狗娘

整理:腐书网 作者:深宵 发布时间:2015-06-24

简介:现代,生子父子文
谢雨和黎海平最后一次相约在水吧里,
他在等待的时候曾经抛过硬币,菊花或者一字,
决定他是不是告诉他……
内容标签:不伦之恋 生子

第一乐章

  九月是南大开学的日子,人头攒动,彩旗飞舞,犹如过节,宝马奥迪什么的将一个大门围的水泄不通。黎海平是南大的讲师,这些天都很忙,他匆匆的推开一间小店的玻璃门,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里头等他的人。
  
  因为是面向学生的水吧,里面的装修以温馨为主,白天的客人不多,只有KK一人守店,她正在摆弄着手机,听着音乐聊QQ。谢雨就坐在最里面的一张桌子上,穿了件格子衬衫,戴一副黑框眼镜,默默的看着外头,直到黎海平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什么事儿啊,小雨。”身穿一件白衬衫,剪了个寸头的黎海平,笑着坐了下来,他的嗓音还是那么的磁性而富有魅力,谢雨的心跳莫名的加快起来。
  
  “平哥你累坏了吧?”然而谢雨还是从他那略略发黑的眼圈里看出他的疲劳,“喝点什么?”
  
  KK也走过来问:“喝点什么?”
  
  “绿茶吧,你呢?”黎海平始终还是不爱咖啡。
  
  “嗯,那我来杯柚子茶吧。”谢雨将菜单还给她。
  
  “稍等。”KK转身离去。
  
  “平哥……”谢雨欲言又止。
  
  “嗯,工作找的怎么样了?”黎海平向后靠去,手指无意识的敲着木头椅子。
  
  “还好吧,有几个地方让我去面试来着。”谢雨说道,可他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上也没啥笑容。
  
  “别急,好工作需要慢慢的找,生活费还够吗?”黎海平掏出皮夹子,拿出几张红票子递给他,却被谢雨推了回去,“平哥……其实我……”
  
  “到底怎么了?”黎海平看了看手机,下午两点他还有个培训班。
  
  “没什么……”
  
  两人稍微冷了下场,KK将茶端了过来,谢雨无意识的搅着杯子下面的些许沉淀,透过玻璃朝外头看,对对小情人们结伴路过。谢雨的左手拿着一张《参考消息》,刚才他一直在看,现在已经重新叠好了,黎海平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去年的报纸你还看啊?”
  
  谢雨恍惚的笑了笑,黎海平才想起来,虽然这孩子一直叫他平哥,可自己比他大十几岁呢。两人相识还是在去年的一次校庆活动上,他躲到外头去抽烟,却发现一个男孩子独自坐在楼梯的一角,看上去像在神游太空,但从那个角度看上去他修长的双腿腿紧紧闭拢,让黎海平的脑海中一下子出现“宛如处子”这四个字,于是他走了过去……
  
  可惜激情好像火花,转瞬即逝,“有事打电话给我,我先走了。”黎海平站起来付钱离去。
  
  谢雨一直看着他在街头左转消失掉,就如他刚才看着他出现一样,他的手将那份报纸捏成一团,他刚才吞吞吐吐的其实是想说:“平哥,你看看第四版下面的文章。”皱巴巴的纸上黑色的标题写着《如果男人怀孕生子》。
  
  他不敢想象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有几个人能接受,更不要说平哥了。
  
  几个月前他一心想的还是毕业找工作的事儿,后来却在校内论坛上认得了一个叫“我思故我在”的家伙,他告诉谢雨,有个地方不需要本金就能挣钱,将信将疑的他去了当初约好的地方,那是一栋穿着碧绿色玻璃幕墙的大楼,里面似乎有无数个房间,在其中一间他见到了那个一直在等他的人,不知道是改变了他的命运,还是顺从了他的命运。
  
  简直做梦一样他接过那张写着“Project 401”的打印纸,上面的文字突然让他感觉自己成了文盲,但最奇怪的是最后他居然在那张纸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谢雨。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年后的一个夏夜,A市的一处城市中心地段,川流不息的交通工具源源不断的将人们运到此处,摩天大楼上挂着巨大的LED屏,里面不停播放着这城市最新最IN的资讯,一个聚集着百货公司和超市连锁巨头的SHOPINGMALL,一个魅力无穷的吃喝玩乐之所。
  
  手提大包小包的人们,很少注意到路边,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个小小的男孩子,穿着蓝色条纹的海军服,双手捧着一个黑色的话筒,他一动也不动,话筒的线一直连到一个黑色的音响上,一个男人正在慢慢调试着,随着一段音乐缓缓流出,他很自觉的跟着音乐开始唱,“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到这里,我问燕子为啥来……”
  
  小男孩的童音又软又糯,咬字和发音不算太准,这时一个男人走了过来说了几句,原来他们唱歌的地方靠24小时银行太近,因此当爸爸的不得不牵着小孩子搬的更远些,等再次安顿下来,小孩子就开始跟着音乐唱,他完全不需要提醒,即便是似懂非懂的的串串歌词也是脱口而出,从“门前游过一群鸭……”到“我要背着重重的壳呀,一步一步往上爬。”
  
  唱了一阵子才终于有人聚拢来看,原来地上还放了张大字报,夜色太黑,谁也没有耐心去看上面都写了些啥,不过一个小小的孩子能连续的唱这么久,大家还是不断的把零钱扔向他们,每次有人扔了钱,小豆豆都会停下来,说声谢谢。
  
  连续唱了几首歌之后,他开始有点跑调了,喉咙也有点哑似的,不过他一直紧紧的靠在爸爸的身边,不停不停的唱:“世上只有妈妈好……”
  
  大概唱了一个半小时后,行人已经渐渐少了,他们才停了下来,谢雨一手抱着小豆豆,一手提着其他东西,慢慢的走回他们的住处,走着走着孩子已经不知不觉的睡着了,毕竟他今年才不到四岁,不过他的双手还是紧紧的抱着爸爸的脖子。
  
  他们住在不远处一个旧社区里,二十年前的房子,看上去比二十年前的明星还要老,不论何时楼下总是聚集着一群打麻将的人,即便是现在已经快九点了,哗啦啦的洗牌声吵醒了本来就睡的不踏实的小豆豆,他很乖的滑了下来,表示要自己爬楼梯,等到了四楼还从爸爸的口袋里掏出钥匙来,进房间后第一件事就是跑去上厕所,“慢点,别尿到裤子上。”谢雨嘱咐道。
  
  谢雨将东西放到一边,就开始冲奶粉,这一套他做来很熟练了,最后把奶瓶放在脸上试好了温度,小豆豆出来后乖巧的坐在谢雨的怀里,自己捧着奶瓶喝,他打开电视,只为了听个新闻,开始慢慢的数着今天的收入,嘴里哄着:“豆豆,先去玩会儿车车,等下爸爸给你洗澡。”
  
  大多数收到的都是一块纸币或者硬币,偶尔也有五块十块,一个晚上收入一百五十八块,很吉利的数字,孩子已经催了几回了,他才笑着说:“好了好了,咱们洗澡澡!”
  
  他猛的站起来,把豆豆往腋下一夹,“飞啦!”小宝宝咯咯的笑个不停,小小的卫生间不超过两个平方,老旧的瓷砖釉面都磨掉了,谢雨自己花钱买了个电热水器,A市的冬天特别冷,不能让孩子洗冷水澡啊。
  
  两个人脱的赤~条~条的,豆豆也拿个小毛巾,有样学样的在身上擦着,谢雨倒了些沐浴液,蹲下来先把他全身打满泡泡,“来,洗洗臭脚丫。”
  
  “洗洗臭屁屁!”豆豆指了指自己的小屁股,然后又指了指谢雨的屁股:“爸爸洗洗大臭屁屁。”
  
  “呵呵,还是先洗干净你吧!”谢雨放他先玩,自己开始冲洗起来,小豆豆却仰着头问:“为什么爸爸的这么大,我的这么小?”小小的孩子已经开始有了自己的好奇心。
  
  “呃,”谢雨尴尬了一下,“豆豆还小,长大了就和爸爸一样啦!”
  
  洗完了澡,豆豆一定要人拍才肯睡觉,而且他睡觉一定要抱着爸爸的胳膊,所以谢雨也习惯了早睡,一大一小两个人面对面侧身躺着,爸爸轻轻的拍着儿子,很快就传来了小豆豆轻轻的呼吸声。
  
  单身男人带着个小孩子,走到哪里都是引人注目的,这个一室一厅的小房子,朝北又西晒,然而当初看房的时候,房东极不耐烦,“两千四百块一季度,水电另付,这个价钱多的是人来租。”
  
  谢雨不得不躺在床上盘算着他们的生活费问题,当初他的确收到了一笔费用,然而他也牺牲了自己出去工作的机会,凶猛的通货膨胀吃掉了其中不少,小豆豆上幼儿园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积谷防饥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
  
  几年前他找了个工艺品学徒的工作,可以计件也可以拿回家做,于是他跟人学会了十字绣,他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耐心的,可以坐在那里一直绣下去,当时豆豆才几个月大,身边时时刻刻离不开人,他经常是趁着婴儿熟睡的时候才匆匆的跑去拿原材料回来,然后飞奔回来开门的时候无例外的听到宝宝惊天动地的哭声,能让他揪心的疼。
  
  小小的人儿就是那么的敏感,睡着了也能知道最亲爱的人不在身边,可是谢雨下意识的不想请保姆,他不知道该如何向人解释,也怕人来打扰了他和宝宝的二人生活。
  
  不过上个月那家公司的老板突然不干了,这边的收入没有了,就必须另外想办法,不然只能坐吃山空,而让小豆豆出去唱歌纯属是一个巧合,豆豆自小身体偏弱,三岁才上幼儿园,度过了最初的哭闹期之后,渐渐的他回来以后都会给爸爸唱新学的儿歌,如果他因为忙而没时间听,豆豆就会不高兴的耍个小性子,那不如索性让他唱个够。
 
作者有话要说:看了一部电影《爱情是狗娘》,我膜拜导演……墨西哥人……借两个字当成文的名字好了……

好多的口口,本文是我被口口的最多的文,哈哈

 


第二乐章

  “阿姨再见。”下午五点之后,小朋友们一个又一个的被爸爸妈妈接回家,小豆豆坐在小板凳上一会儿摸摸玩具,一会儿看看外头,“爸爸怎么还没来?”刘云笑着问,豆豆扁了扁嘴,“爸爸在忙,爸爸要赚钱!”他无比认真的看着阿姨,看的她很想笑,然而他自己的大眼睛里却有开闸蓄水的趋势。
  
  “怎么不见妈妈来接这孩子?”另一个阿姨问道,小孩子都离开了,她们也好打扫卫生,然后下班。
  
  “不知道,一直是他爸爸来接送的。”刘云说了一句,她们也只是个民办的幼儿园,没有详细的家长资料。
  
  十分钟后谢雨来了,小豆豆第一个冲上去,“爸爸!”他无比委屈无比幸福的扑到爸爸的怀里。
  
  “怎么了,今天淘气了?”谢雨很敏感的发现宝宝的情绪似乎比往常低落些。
  
  “没有,豆豆一直都蛮听话。”刘云回答他。
  
  “和阿姨说再见,咱们回家。”谢雨对豆豆说,然后就抱着他搭公汽去了。
  
  然而豆豆今天似乎真有点不对劲,扭股糖儿似的,不肯自己走,回到家里不肯洗手,谢雨削了苹果他也不好好吃,“到底怎么了?”谢雨着急了,孩子看起来也不像生病了呀!
  
  两个人胶着了半天,豆豆才小声的嘟囔出一句话来:“豆豆要妈妈!”
  
  原来昨天是母亲节,幼儿园里的小朋友们纷纷作了礼物送给妈妈,有的画了画,有的送了康乃馨,有几个小朋友被爸爸妈妈带着去了麦当劳,今天都拿了玩具出来炫耀呢。可怜的豆豆昨天倒是折了彩色的千纸鹤,巴巴的捧了回来,可却被谢雨疏忽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排骨——十元五角,
  
  土豆——两元,
  
  空心菜——两元,
  
  青椒——四元,
  
  鸡蛋——六元
  西瓜——十元……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生活是狗娘》点评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