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短篇 > 莫负相思意-相思非晚

莫负相思意-相思非晚

整理:腐书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7-22

简介:一次意外,换来了沉痛的代价。
他与他,终将交叉而过。
作者:相思非晚
作品类别:现代都市

chapter 1 重逢的惊疑
    晚上10点30分,林子旻透过车窗看到“蛇头”阿三走进了华盛大酒店。

    阿三是林子旻他们刑警队盯了大半年的一个有名的蛇头,他曾经多次组织人员偷渡出境,以便从中赚取巨额黑金。林子旻他们在一次偷渡中将阿三与其手下抓获,进行了数日审问,但他们经过多次盘问发现阿三只是一个小蛇头,在他背后有个外号叫“九爷”的操作者才是真正的大蛇头。“九爷”自己从来不抛头露面,甚至连阿三他们这些称得上是他心腹的手下也极少见过他的真实面目。为此,负责这起案件的林子旻小组决定放长线钓大鱼,他们释放了阿三,然后用他这个饵,钓出背后的大蛇头“九爷”。

    林子旻是这次“钓鱼行动”的总负责人,是小组的队长,在他的布局控制下,一直躲在A市乡下并不知情的阿三感觉风平浪静了,终于又开始按捺不住寂寞,在某日“九爷”的指挥下联络到了手下,准备伺机行动。而这情况恰好是林子旻他们最想看到的,一旦阿三出动,势必就会牵出他背后的大蛇头“九爷”。

    根据侦察人员提供的情报,今晚在华盛大酒店,阿三将会去见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这个人是谁?会不会是“九爷”呢?林子旻他们心中抱着一半的希望调集全部人手,一早便布控在华盛大酒店的里里外外,单等那人一出现,便来个瓮中捉鳖。

    不料,阿三他进入包房都一个多小时了,来与他会面的人还是没有出现,其间化装成酒店服务小姐的女警员曾经多次进入包房,以送酒水为名查探阿三的动静,只见阿三不急不躁,一个人惬意地喝着红酒,喝到兴处,还扯着喉咙来了一曲“爱拼才会赢”。

    又过了半个小时,时针走向12点时,一个人影出现了。他穿着黑皮大衣,衣领紧紧地竖起,遮住了大半张脸,走到华盛门口时,四处张望了一下,立即奔向三楼阿三的包房。目标终于出现了!林子旻一声令下,埋伏在四周的便衣一拥而上,在林子旻的带领下迅速踢开了包房的门,将阿三和那个黑衣人抓了个正着。

    “你们想干什么?抢劫呀!我要报警了!”阿三吓得脸色惨白,大声喊叫起来。

    “你不用喊,我们就是警察。”林子旻出示了证件,然后一把拉过与阿三街头的人,一打照面,林子旻不禁愣住了。那人也仿佛吃了一惊,愣愣地瞅着林子旻,清俊的脸上一片诧异之色。周围的警察有知道底细的也是十分纳闷,因为他们林队长抓住的那个人,正是林子旻曾经的好兄弟李岩。

    “李……李岩!怎么会是你?”林子旻的大脑“嗡”地一下,仿佛遭到了电击。

    李岩定了定神说:“子旻,你们这是干什么?我犯了什么法了,要劳驾你们这么兴师动众来抓我。”

    林子旻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精心布置的天罗地网,到头来抓住的却是昔日的好兄弟。他无法向他解释,因为阿三就在旁边,最后只好挥手让手下把李岩和阿三带回警局。第二天,局里审查李岩的警察向林子旻汇报,证据显示李岩与“九爷”之间没有丝毫的联系,与阿三也只是普通朋友。昨晚李岩见阿三,纯粹是朋友之间的普通交往,并没有其他违法情况。林子旻听罢,心头的石头落下了,同时也酸酸的,五味杂陈。他来到关押李岩的监禁室,李岩一脸冷淡:“林大队长,既然查清楚了我没犯法,什么时候放我出去啊?”

    林子旻强颜欢笑:“岩……”

    “停!”李岩摆手说,“我不是你的什么人,你以后也不必叫的这么亲热,我可不敢高攀了你这样的大人物,说不定我以后再出点差错,你再送我去蹲三年大牢。”

    李岩的话像把刀子一样扎进了林子旻的心头。林子旻想说什么,可怎么也开不了口,只好长叹一声,走出了监禁室。

    
chapter 2 沉痛的过往
    林子旻与李岩在上小学时就认识了,两人感情自小就很好,李岩的父亲很早就患病去世了,只剩下母亲一个人拉扯他长大,李岩刚上初中,母亲因常年劳累过度,一病不起,为了给母亲看病,也为了减轻家里负担,大林子旻两岁的的李岩脱下了校服,去了工地当上了建筑工,此后多年,李岩并未重拾课本,踏入校门,而林子旻从小的愿望就是成为一名警察,林子旻家境不错,虽然多次想接济李岩,可李岩有着自己的坚持和傲骨,宁可靠自己一分一分攒下血汗钱,也不愿拿别人现成的,包括自己的好兄弟。林子旻莫可奈何,只好顺了李岩的坚持。他努力学习,最终考上了A市的警官大学,毕业后,成了A市一名名副其实的警察。三年后,屡破奇案,一路平步青云,当上了刑警队的大队长,可谓是年轻有为。

    本来兄弟俩感情好得难以言表,连刑警队的那些警友们都知道他们的大队长林子旻有一个“发小”。在人人羡慕李岩攀上这么个好兄弟时,令人怎么也想不到的是,李岩在工地上与工头发生了矛盾,怒火中烧的李岩竟然抡起一根铁棍砸到了工头的头上,结果工头被砸成重伤,李岩吓傻了,连夜跑回家,向母亲磕了三个头,便要畏罪潜逃。不料这时林子旻正好在李家看望李母,他当即劝李岩去自首,在遭到李岩断然拒绝后,竟然不顾李母在场,用手枪逼着李岩进了警局自首。

    李岩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刑三年。李母一气之下生了场重病,不久便离开了人世。只是不知道,她生的究竟是儿子李岩的气还是林子旻的气?

    半年前李岩刚刚刑满释放,林子旻几次登门去见李岩,都被拒之门外,想不到今日会在华盛大酒店的行动中,以这样的出场方式重逢。李岩虽然一失足坐了牢,可他本性正直,根本不会与阿三这样的蛇头做朋友的,怎么会深更半夜去和阿三会面呢?

    为了弄清真相,林子旻一面分派人手,重新部署“钓鱼行动”,一面决定去找李岩好好谈谈。这天下了班,林子旻买了酒菜,开车来到李岩住的地方。李家本在林家附近,可是那时李岩刚入狱,加上李母去世,李家的房子就被拍卖掉了,李岩现在住的房子是一间普通民房,提着酒菜走过堆满杂物的昏暗弄堂,他心中一片心酸。李岩其实可以过的更好的,林子旻心想。这时,迎面走过两个神色慌张的男子,两个人走过林子旻的身边,林子旻猛然闻到一股怪味道。弄堂尽头就是李岩的家,林子旻正要敲门,突然发现李岩家的门虚掩着,林子旻叫了一声,没人答腔。他伸手推开门,又一股浓烈的怪味道扑鼻而来——是煤气味!林子旻暗叫不好,马上用手捂住口鼻,迅速冲进厨房,关掉煤气阀门。屋子里到处被人翻得乱七八糟。而且在房灯开关上被人做了手脚,多亏林子旻眼尖,没有按开关,不然就会引起煤气爆炸。林子旻马上想到刚才在胡同里擦身而过的那两个人,他们身上的怪味道正是煤气味。这一定是有预谋的!林子旻的心猛地一颤,李岩怎么会被人设计谋害呢?他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正在这时,李岩回来了。

    他一见林子旻,脸色马上沉了下来:“你来干什么?”

    他低头一看乱糟糟的房间,不禁怒气冲冲:“你凭什么乱翻我的家?你有搜查证吗?”

    林子旻知道李岩误会了,马上解释刚才发生的一切。当李岩听说那两个神色慌张的陌生男子,神情突然一变。

    林子旻从李岩的表情上马上断定他一定隐瞒了一些事情,便苦口婆心地说:“李岩,我知道你一直在生我的气,我也知道自己对不起你,可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最重要的人,你实话告诉我,那两个男人为什么要谋害你,而你又怎么会认识阿三这样的蛇头的?”

    李岩沉默了半天,只从牙缝里蹦出了四个字:“无可奉告!”

    林子旻急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很危险,有人想害你呀!”谁知李岩却哼了一声:“我的死活与你无关,如果你真的关心我,三年前就不会用枪逼着我去自首。”

    “你……”瞅着冷若冰霜的李岩,林子旻猛地一跺脚,踉跄而去。

    林子旻走出弄堂,快步钻进车里,车子立即风驰电掣般冲出去。李岩把窗子打开,任由冷风撕扯着他的头发。李岩啊李岩!是我害了你,可那都是为了你呀!林子旻不由得泪流满面。

    但是冷风很快使他冷静下来,他擦干眼泪,心想李岩如今的处境十分危险,他又不想说明真相,这该如何是好?就在此时,手机响了,林子旻一看是局里打来的,局里说最近阿三一伙小蛇头频繁接触,好像在筹划什么重要的行动,让他立即赶回局里。林子旻不敢怠慢,立马驱车奔向警局。

    
chapter 3 雨夜的追踪
    负责全盘行动的李局长一见到林子旻,马上招手把他叫进自己的办公室。李局长问林子旻:“你认识李岩吧?”

    林子旻点头。李局长拿出一盘录像带,放入VCD里,之后意味深长地看着林子旻说:“这是昨天晚上跟踪阿三一伙时,我们的便衣拍摄的,你好好看看。”

    林子旻目不转睛地盯着画面:在一家桑拿中心的门外,一个鬼鬼祟祟的男子在门口转悠了半天,见周围没有可疑的人,便直奔六号包房。之后的一个小时内,陆续有人走进六号包房,林子旻认出他们都是道上有名的蛇头,其中有刚被警方释放的阿三。这时,画面中又出现的一个人,在他转过头的一瞬间,摄像镜头正好抓拍住他的脸,清俊异常的脸庞一片淡漠之色,幽深的眼睛直视镜头,林子旻差点惊叫起来,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岩。眼尖李岩也走进了六号包房,林子旻呆了。

    李局长叹了口气说:“子旻,我们都希望你的朋友李岩没有参加阿三一伙,可事实摆在面前,画面上凡是进入包房的人,无一例外都是“九爷”的手下。看来你的朋友也搅进了“九爷”的犯罪团伙。”然后他拍了拍林子旻的肩膀,“经过局里决定,这次追捕“九爷”的行动,由我直接负责。你就不必参与其中了。”

    李局长的话让林子旻非常震惊,可转念一想,局里一直有侦察嫌犯亲属回避的规定,虽然李岩不是他的亲人,可是依以往两人的关系,也着实该回避的。他无言地接受了局里的决定。

    回家后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天,林子旻越想越不对,李岩可是刚从监狱里被释放出来的呀,他怎么可能立刻就与那些蛇头打得火热呢?不行!我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联想到那两个想谋害李岩的陌生男子,林子旻躺不住了。这时电话响了,林子旻拿起一听,里面传出了一个陌生的声音:“林大队长,你的朋友现在有危险,他被人绑架了,你赶快去救他。”林子旻大吃一惊,一骨碌爬起身,抓起车钥匙下楼,开车直奔李岩家而去。

    车子开到离李岩家还有几百米时,林子旻突然看到李岩被两个男人架着上了一辆黑色的桑塔纳。林子旻暗叫不好,他看清架着李岩的,正是那天想用煤气谋害李岩的那两个人。只见他们把李岩塞上车,发动油门急驰而去,林子旻什么都顾不得了,马上驱车跟上。

    黑色桑塔纳穿过市区,开上了高速公路。一上高速公路,林子旻的车速明显跟不上了,为了不跟丢黑色桑塔纳,林子旻把油门踩到底,紧紧咬住不放。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不一会儿天空竟然飘起了小雨,在雨幕中两辆车子一前一后,急驰在高速公路上。林子旻一边开车,脑子里一边急速地思考营救方案。这时黑色桑塔纳驶出了高速公路,拐上了一条乡间小路。林子旻为了防止被发现,关了车灯,只凭着感觉远远地跟着。黑色桑塔纳在曲折的小路上左拐右拐,终于开进了一座小村庄。林子旻不敢把车开进村子,只好下车,踩着泥泞的道路悄悄尾随着桑塔纳进了村。

    黑色桑塔纳开进了一所大院子,林子旻攀上院子墙头,看到那两个男人架着李岩下了车,走进了一间大仓库。他略一思索,爬过墙头,蹑手蹑脚地走到仓库门口,伸头从门缝里往里望去。只见仓库里有许多人,林子旻认识其中的大半,他们都是警方追捕多年的蛇头。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李岩一进去,遭到的不是暴打虐待,那些蛇头们反倒毕恭毕敬地站起来,点头哈腰地给李岩端椅子倒茶。

    林子旻心中暗暗吃惊。阿三走到李岩面前,满脸堆笑地说:“让九爷受苦了,条子盯得紧,为了九爷的安全,我们只好请九爷到乡下见面,请您多多见谅啊。”

    李岩沉着脸说:“既然是请我,还用的着绑架吗?”

    阿三马上尴尬地笑着说:“九爷莫见怪,我们哪敢绑架九爷啊。”

    李岩哼了一声:“上次你们派人去我那里乱翻乱找,不是我命大,早就被煤气罐炸飞了,你们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

    蛇头们见李岩发火,一个个吓得不敢说话,只有阿三连声道歉,直说那是误会。

    李岩冷笑着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把戏,今天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们有人想要我的命,然后取而代之,但是我要告诉你们,别看你们如今翅膀长硬实了,要是没有我,你们早他妈让警察一锅端了。”

    阿三尴尬地赔着笑:“九爷说哪里话,上次煤气罐的事是马六叫人干的。他小子妄图干掉九爷,自己当老大,幸好九爷您命大福大。马六那小子早就被兄弟们抓起来了,请九爷发话。”

    阿三一挥手,几个蛇头立即拖进一个五花大绑的秃头胖子。胖子一见李岩,立即垂头丧气地说:“九爷饶命,小的一时糊涂,饶小的一条狗命吧。”

    李岩让人先把马六拖下去。见此,躲在门外的林子旻惊愕不已,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那些恶贯满盈的蛇头们面对李岩的训斥,一个个心惊胆战,还一口一个九爷地叫。难道说,李岩真的与他们同流合污,是一伙的?林子旻突然间想到那个叫“九爷”的大蛇头,全身不禁打了个寒噤。

    林子旻咬着牙,摸了摸腰间的手枪,正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做,院墙外突然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他环顾左右,见到旁边有个小仓库,赶紧闪身躲了进去。

    院门开了,进来一个慌里慌张的瘦个子,他奔进仓库里慌张地大喊:“不好了,刚才在村里放哨的兄弟发现了一辆形迹可疑的车子,但是车里没有人。看样子,是跟踪九爷的车子来的。”

    林子旻暗叫不好,原来他刚才急着想救李岩,急匆匆地把车子停在路边,也没有隐蔽。林子旻直怪自己太大意,而仓库里的蛇头们一听有人跟踪进了村子,立即紧张起来,他们马上召集人手,搜索村子,并且封锁了出村的路口。林子旻几次试图偷偷溜出去,都没有成功,只好返回刚才藏身的地方。他想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那些蛇头们肯定想不到自己就躲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等他们放松了封锁再走不迟。

    果然,蛇头们在村子里搜寻了半天一无所获,加上雨越下越大,他们只好返回仓库。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凌晨时分,林子旻听到外边没了动静,小心翼翼地走出了小仓库,翻过墙头,悄悄摸出了村子。找到自己停在路旁的车子,林子旻掏出车钥匙刚要□钥匙孔,突然听到耳边一阵风声。不好,林子旻正想侧身躲过,但是太晚了,一条沉重的铁棍已经狠狠地击到了他头上。林子旻“啊”的一声,只觉得天旋地转,一头栽倒在地。但是就在他倒地前的一秒钟,他还听到了一个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声音:“子旻……怎么是你!妈的,你们这些王八蛋给我住手,他是我朋友……”

    
chapter 4 痛苦的事实
    林子旻醒来的时候,感到后脑勺上火辣辣地疼。他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自己被绑在了一张铁床上,头上的伤口已经用纱布包扎好了。林子旻环视四周,看到自己被绑的地方是一个地下室,四周堆满了杂物,一盏半明半暗的电灯吊在头顶上,由于四周没有窗户,也分不清楚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

    就在他试图挣脱绳子时,地下室的门“吱呀”一生打开,李岩与蛇头们陆续进来。李岩见林子旻醒过来了,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林子旻,我曾经告诉过你,我的事情你不要管,你为什么还要跟踪我?”

    林子旻瞪眼瞅着李岩,压抑不住心头的怒火:“如果不是担心你出危险,我才懒得跟踪你。真是万万没有想到,你竟然与这些蛇头们搅在一起。李岩啊,你知不知道,与这些人在一起是没有好结果的!”

    这时一个蛇头猛地上来抽了林子旻一巴掌:“奶奶的,臭条子,我看没有好结果的是你。”

    “住手!”李岩大吼一声,瞪了那个蛇头一眼。蛇头悻悻地退下。

    李岩指着林子旻说:“他虽然是警察,可毕竟是你们九爷我的朋友,你们以后谁都不许碰他一根指头。”接着他面向林子旻,沉吟半响才说:“林子旻,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诉你,其实我就是你们警察追捕多年的大蛇头“九爷”。”望着林子旻惊愕不已的神情,李岩叹了一口气:“你也许不相信,我蹲了三年大狱,怎么可能是“九爷”呢?其实我买通了狱警,在里面遥控我的手下。你们警察就是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我这个一号蛇头“九爷”会藏在你们的监狱里吧。”

    林子旻彻底傻了。他怎么也无法想象,看上去正直严谨,曾经是自己心中最好兄弟的李岩,曾经那个“贫贱不能移”的男人竟然是臭名昭著的大蛇头。自己多么傻呀,竟然一直相信他是清白的,还为三年前亲手送他进监狱而自责、愧疚,到如今才明白,李岩当初打伤工头进监狱,目的却是为了逃脱警方的追捕……

    不知道被关在地下室已经几天了,林子旻头上的伤口已经愈合。

    这天,他趁着看守他的蛇头出去方便,用事先吃饭时藏在袖子里的鸡骨头,慢慢地伸到手铐钥匙孔内,一点一点试探着打开手铐。十分钟过去了,手铐终于被他打开。林子旻翻身下床,活动了活动酸软的手脚,悄悄躲到了门后。

    一会儿看守吹着口哨进来,没等他发现异常,门后的林子旻已经双拳出击,一个“双风贯耳”,看守闷哼一声,便软软地瘫倒在地。林子旻迅速将他拖到床上,用手铐铐起来,然后用被子蒙住他的脸。又翻出看守的枪别在腰间,之后悄悄溜出了地下室。

    出了地下室是一条昏暗的走廊,林子旻怕惊动蛇头们,小心摸索着前进。当他走到走廊尽头的房门边时,里面传出了一阵嘈杂声,他扒开门缝一看,发现外面是一间大货仓,仓里停着几辆卡车。

    只见李岩指挥人手把卡车的车厢底部用焊枪割开,而车厢底部竟然有一个夹层,等夹层打开,林子旻吃惊地发现里面还藏着人。几辆卡车的车厢底部打开后,二十来个面色蜡黄的男男女女钻出来,他们一个个蓬头垢面,出来后一边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一边抱怨夹层里太憋气了,差点被憋死。

    阿三他们一帮蛇头提着一包东西说:“嫌憋气就不要去了,你们以为偷渡是去度蜜月呀!想要出国赚大钱,就要先吃苦。”说着把东西分发下去,“每人两个面包,一瓶矿泉水,路上谁也不许大声说话,出了问题后果自负。”

    李岩看了眼手表,一挥手:“所有人上车,马上出发。”偷渡客们一听,立即返回车厢夹层,蛇头们把车厢重新封闭好,然后又装上货物伪装了一番。趁着这会工夫,阿三悄悄与几个蛇头走到门口,商量着什么,林子旻正好听了个明白。只听到阿三说:“等他们一走,我们留一个人,去把地下室里的那个条子给宰了。”

    一个蛇头说:“那可是九爷的朋友啊,九爷知道了该怎么办?”

    另一个说:“不要紧,为了证实真假,只好冒这个险了。”

    林子旻心里一惊,心想这帮蛇头真是毒辣,竟然想瞒着李岩做了我!

    不久李岩与其他蛇头们坐上了卡车,驶出了仓库。留下的一个蛇头,悄悄溜了出来,提着匕首奔向地下室。躲在门后的林子旻急忙返回地下室,躲藏到了一堆杂物后面。不一会儿蛇头进来,看了一眼床上的“林子旻”,咬着牙小声说:“警察,你死后可别怪我。”嘴里一边嘟囔,一边举起匕首刺向床上的“林子旻”。林子旻眼见床上被自己打昏的看守就要丧命,正要出手阻拦,只听见“哐啷”一声,地下室的门被人踢开,气势汹汹的李岩闯了进来。

    
chapter 5 艰难的抉择
    正要动手的蛇头一见是李岩,吓得匕首都掉到了地上,忙吞吞吐吐地解释着。李岩见他还没有动手,不由得松了口气,然后狠狠瞪了蛇头一眼:“给我滚出去。”

    蛇头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李岩急忙伸手拉开床上的被子。当他看清床上的人不是林子旻时,一时愣住了,趁着这个空隙,躲藏在杂物后的林子旻一跃而出,用枪抵在李岩的头上:“别动,动我就开枪。”

    李岩沉默了半晌说:“林子旻,你现在想拿我怎么处置?”

    林子旻握着手枪的手有些发抖。李岩不禁重重地叹了口气:“林子旻,事到如今,你是放我,还是抓我,都由你决定,不论你做出哪种决定,我都希望你将来不要后悔。”

    林子旻的手抖得更厉害了。他盯着李岩的侧脸,回想起他俩曾经的情谊,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他不懂?年少时,李岩一直是他的守护者,学校有人喜欢欺负弱小,林子旻小时候长得比较瘦弱,如果没有李岩在他身边保护他,他的童年可能不会如此快乐。如今,他已经娶妻生子,而李岩依然孤家寡人一个,曾经的李岩对他情意比海还深啊!

    林子旻彷徨了,自己该如何做?

    他们俩默然面对良久,林子旻终于长叹一声:“李岩,我……我不能放你走。李岩,你对我的好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可是,即使我放过了你,法律也不会放过你呀。”

    林子旻的眼中滴下了热泪,可握着手枪的手却更加坚定了。他拿出手铐,慢慢伸向李岩的手腕。就在此时,突然见枪声响了!林子旻摇晃了一下,慢慢倒在了地上。

    “子旻!”李岩惨号一声,他猛地回头,看到门口握枪的阿三,一股热血直冲大脑,他不禁握起拳头冲向阿三。

    阿三被李岩的神情吓坏了,忙结结巴巴地解释:“九……九爷,你听我说,这条子既然连你这个兄弟都不认,你还顾什么兄弟情分。”

    其他蛇头赶紧拉住李岩,替阿三求情。

    李岩红着眼问他们:“你们怎么都没走?”

    蛇头们说:“请九爷原谅,其实,不瞒你说,我们一直都在怀疑你是不是真正的“九爷”,尤其是得知你有一个当警察的朋友。这次我们绑架你来这里之前,已经通知了你朋友,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们朋友想见,借此来试探你到底是不是“九爷”。九爷你要理解我们,毕竟在你露面之前,除了阿三以外,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你真正的面目。你猛地跳出来说自己是九爷,换了谁也不放心呀!如今好了,既然你朋友都要抓你,表明你的确是我们的九爷,以后兄弟们不会再怀疑你了。”

    “你……你们竟然怀疑我!”李岩愤怒地大吼。

    阿三忙说:“九爷不要生气,兄弟们也是为了安全。既然你的朋友是警察,就表示与我们势不两立。自古警匪势同水火,你不杀他,他就会杀你。”

    李岩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林子旻,强忍泪水,重重一挥手:“按照原定计划,立即出发。”

    
chapter 6 九爷的秘密
    林子旻醒来的时候,感觉浑身暖洋洋的,十分舒服,只是胸口还有阵阵刺痛。他呻吟一声,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他首先看到的是一大束鲜花,还有窗外射进的明亮阳光,然后是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有笑吟吟的李局长,有满脸关切的同事们,有哭的眼圈发红的妻子以及天真可爱的女儿,还有……李岩。

    李岩?林子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闭上眼,再次睁开,李岩的面容依然呈现在眼前。这不是幻觉,是真的!林子旻惊喜不已,可一想却不对:李岩不是大蛇头“九爷”吗?他怎么会在自己窗前?他再次打量李岩,没错,李岩一身便服,手腕上也没有戴手铐。再看和他站在一起的李局长,同样的轻松神情,两个人还仿佛握着手。林子旻糊涂了。

    这时李局长开口了:“子旻,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中的那一枪只离你的心脏半厘米啊!如果偏一点,恐怕……”

    “子旻,是我连累你到鬼门关转悠了一圈,幸好你又回来了,不然我可要后悔一辈子了。”李岩的眼圈红了。

    “李岩,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子旻急忙问。

    旁边的李局长说:“还是我来破解秘密吧。其实李岩并不是“九爷”,而是我们这次“钓鱼行动”中的一枚重要棋子。他的任务就是冒名顶替,冒充蛇头“九爷”。”

    李岩点头:“不错,可是我的演技实在是太差劲了,阿三他们一伙蛇头根本就不相信我。幸好子旻的突然出现,恰巧与我配合演了一场好戏,虽然十分惊险,但是终于夺取了胜利。”

    林子旻还是没有听明白:“那个“九爷”呢?他抓住了没有?”

    李局长说:“你放心,其实“九爷”早在半年之前就已经被我们抓获了。那个“九爷”本名赵一平,此人老奸巨猾,他为了躲避我们警方的追捕,竟然更名改姓,躲进了监狱里避难。而恰好李岩与他在同一座监狱服刑,李岩发现了他的秘密,并且即使报告给了我们。可是我们虽然抓住了赵一平,他却为了逃避罪责,在监狱里服毒自杀。赵一平一死,他那些分布在各地的小蛇头们如果得知了消息,就会眨眼做鸟兽散,于是我们灵机一动,利用只有阿三见过赵一平几次的有利因素,让与赵一平经历、相貌、声音神似的李岩冒充赵一平,把那些小蛇头召集在一起,来个一锅端。这个计划是非常机密的,如果泄露,李岩会立即被蛇头们杀害。因此经过李岩提议,局里决定冒一次险,让毫不知情的你加入其中,但又不告诉你此次计划的内幕,为的就是让你把自己的角色扮演好,真正做一次左右为难的好兄弟。因为阿三他们奸诈无比,如果你事先知道李岩的身份,一定会在某些细节上露出破绽。即使如此,阿三他们还是高度警惕,多次试探你们,幸好在关进时刻你做出里一个令我们警察骄傲的抉择,不然你与李岩都会遭到不测。”

    原来,阿三一伙从开始就不太相信李岩,尤其是发生了华盛大酒店的事情后。因为阿三他曾经见过“九爷”赵一平几次,发现李岩不论声音、相貌虽然很像“九爷”,但是总觉得有些异样,于是他多次试探李岩。而在这个关头,却又节外生枝,早就想取而代之的蛇头马六竟想用煤气罐爆炸害死李岩,以此来控制其他蛇头,幸亏林子旻及时发现险情,帮李岩逃过了劫难。阿三他们又设下陷阱,把林子旻引到仓库里,多亏了林子旻铁面无私,使阿三他们终于放心地跟随李岩一起行动,这才被早已守候的警方一网打尽,所有“九爷”赵一平的手下无一漏网。

    听完李局长的叙述,林子旻如梦初醒。他激动地握着李岩的手,哽咽着说:“李岩,我……”

    李岩笑着说:“你不用说,我都明白。三年前你送我进监狱,我心中从来没有怨恨过你。那天在地下室,你再次选择了正义,我也同样不会怪你。因为我一直坚信,你做的都是对的。我为有你这样的兄弟而骄傲。”

    “李岩!”林子旻忍不住滴下了滚烫的泪水。

    
chapter 7 最后的结局
    “李岩,谢谢你。”林子旻的妻子方岚郑重地对李岩感谢道。

    站在医院走廊的李岩望向312病房的房门,怔怔地没有接话。许久过后,才说:“不需要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事情的缘由要归根于林子旻中枪后昏迷不醒,当李局长他们把他送到医院后一度失血过多进入休克状态,林子旻的血型是B型,而当时在场的同事们并没有相配血型,只有李岩同为B型血,因此,李岩当机立断地输了5000cc的血液。事后,方岚很感谢李岩的恩情,只有李岩清楚,这是最后一次与林子旻的亲密接触了。

    “你真的要走?不打算通知一下子旻?”李局长诧异地说。

    窗前的男子一脸沉思,“迟早我都会离开这里,长痛不如短痛,子旻有他妻子照顾着,不会出什么问题。而我,也该去做我该做的事了。”

    李局长长叹一声,摇摇头离开了房间。

    3个月后,林子旻出院了,沉默了2个月的他在李岩走后,再也没有提起过李岩。

    人海茫茫,无处可寻。

    李岩只是祝福林子旻:早日康复。

    —完—

《莫负相思意-相思非晚》点评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