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会坏的,轻点 第4节

小说作者:乌蒙小燕 所属分类:现代耽美 下载:会坏的,轻点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12-31

  

  

  “什麽事?”

  

  

  “小小,非常不幸你被开除了。”

  

  

   “我被开除了?!”严小小吃了一惊。

  

  

  “昨天下午我听导师说的,是校长下的命令,亚伯尔的父亲知道你和他儿子打架的事後雷霆大怒,让学校一定要开除你。”蒋安思点头,虚伪的蓝眼睛里隐藏著幸灾乐祸的笑意。

  

  

  “安思,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你知道校长办公室在哪里?我要去找校长理论。”严小小焦急地问,在没有打败亚伯尔,逼他向黄种人道歉前,他是绝不会离开鲁肯斯的。

  

  

  “小小,你别冲动,你去找校长没用的,连理事长都怕亚伯尔的父亲三分,他们不会得罪公爵留下你的。”蒋安思微惊,劝道。在心里暗骂严小小真是疯了,竟想找校长理论,他还真以为自己是什麽了不起的大人物,就想出风头!

  

  

  “你别担心,我一定会让他们改变主意的。如果找校长谈不行,我就去找理事长理论。”严小小摇头,固执地说道,拄著拐杖背著书包辛苦地走出教室。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好友告诉自己这个消息是故意的,更没有想过昨天害自己差点丧命的罪魁祸首就是好友。

  

  

  “你等……”蒋安思本想阻止他,但随即改变了主意,反正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成功的,他一定会被退学,就让他去被人羞辱好了,这是他自找的。

  

  

  蒋安思这次并没有追在严小小後面去看好戏,他可不想被人误以为他和严小小是一夥的,害他也被开除。

  

  

  蒋安思打了个哈欠,就坐到自己的座位上,趴在桌上打瞌睡。昨天他在酒吧玩到半夜才回家,清早就急著赶来,困死了,都是严小小害的。本来他可以躺在他豪华舒适的大床上多睡一会儿,但他想早点来学校第一个告诉严小小他被开除的消息,看他惊讶痛苦的表情……

《会坏的,轻点!》27(3P高H双性生子)

  严小小找了很久才知道校长和理事长的办公室都在东校区,现在还早校长和理事长都还没有来,他只好等在东校区的校门外,他本想进去等的但保卫不准,西校区的学生是不允许随便进入东校区的。

  

  

  严小小无视东校区学生的异样眼光,一直站在东校区的校门口等著,突然装在裤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听来电铃音是爸爸打来的。

  

  

  “爸爸,有什麽事?”严小小马上拿出手机接听。

  

  

  “没事,爸爸就是问你进学校後,有没有人为难你?”严冀昊虽答应不干涉儿子的事,但他仍旧担心儿子被欺负。

  

  

  “没有人为难我,你别担心了。爸爸,快上课了,我先挂了。”严小小说完就赶紧合上手机,并未告诉父亲自己被开除的事,这件事他自己会解决。

  

  

  手机又响了,不过不是严冀昊打来的,是邵氏兄弟打来的。

  

  

  “小小,你在哪里?要不要我们来接你?”邵小虎问,他们兄弟还没有来学校。

  

  

  “不用了,我已经到学校了。”严小小说完也马上挂了,他现在没有空说话,他要紧盯著学校大门,免得校长和理事长来了却被他错过。

  

  

  皇天不负有心人,苦等的严小小又过了十多分锺,终於看到一辆黑色宾利开来,坐在驾驶座上的人是一个五十多岁,穿著考究的英国绅士。严小小在开学典礼上见过他,他就是鲁肯斯学院的校长!

  

  

  严小小马上拄著拐杖笨拙地走上前挡下校长的车,每走一步都痛得他咬牙,虽有拐杖帮忙,但他的腿伤得太重,多走一下就痛得不行,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找校长取消开除他的事,再大的痛苦他都能忍受。

  

  

  “你干什麽,你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校长突然被拦下十分生气,伸出头骂道。这个瘦小的外国学生真是大胆,他不知道自己是鲁肯斯学院的校长,可以随时开除他吗!

  

  

  “对不起,但我有急事想找你谈!”严小小拄著拐杖走上前,恭敬地行了个礼。虽然很生气他开除自己,但他毕竟是校长,该有的礼貌还是不能少。

  

  

  “看你的肤色,应该是日本人吧!你们日本人都这麽没有礼貌吗!”校长仍旧很生气。

  

  

  严小小立刻皱眉,这比骂他是黄种狗更让他生气,在爸爸的教育下,他超讨厌曾经侵略过祖国,残杀过无数中国同胞的日本鬼子。

  

  

  “我不是日本人,我是中国人!”严小小忘记了对方是校长,怒瞪著对方大声说道。

  

  

  “你这是什麽眼神,我可是校长,你竟敢用这种态度和我说话。”校长微怔,更加愤怒。他不明白中国和日本有什麽不同,不都是亚洲国家。

  

  

  很多欧美国家的人和校长一样,根本不知道中国和日本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国家,一看到黄种人他们都以为是日本人,因为日本是亚洲最先进发达的国家。

  

  

  “我并不觉得我的态度有什麽不对,我只是告诉你我是中国人,不是日本人。”严小小才不怕校长,理直气壮地道,完全没有平时的胆怯。

  

  

  原本要进入学校上课的两个校区的学生都停下来,好奇地看著严小小和校长,心想这个留学生还真能惹事,不知道这次又要干什麽。

  

  

  “你是谁?我一定要开除你这个没有礼貌的外国学生。”校长气得走下车,指著严小小骂道。从来没有人敢用这种态度对他,这个黄种人实在胆大包天,他一定要他後悔。

  

  

  “你已经开除我了!”严小小扬唇冷笑。这是什麽校长,动不动就开除人,亏自己在开学典礼上初见他时,听到别人对他的介绍,还以为他是一个了不起的教育家。

  “你是……”

  “戴纳?严,中国名字严小小。”

  “原来是那个敢打亚伯尔少爷的外国臭小子!”校长一听名字马上就知道他是谁了,更加不满严小小。

  

  

  校长也是个小贵族,对自己的贵族血统十分骄傲,一向对大贵族都很崇拜,所以对严小小敢打亚伯尔的事十分愤怒。

  

  

  “就是我!我想请问下你为什麽开除我?难道是因为我打了亚伯尔?”严小小完全没有半点害怕,又像昨天在学生餐厅面对亚伯尔时一样,个子虽小,气势却很惊人。

  

  

  “当然。你一个外国留学生竟敢打身为英国大贵族的亚伯尔少爷,你当然要被开除!”

  

  

  “英国大贵族怎麽了?是英国大贵族就能随便骂黄种人是狗,英国宪法这条规定吗!外国学生被英国学生侮辱不能反抗,反抗就要被开除,鲁肯斯的校规有这条规定吗!如果没有,你就不能开除我!”严小小气不打一处来,完全火了,不管面前的人是校长就指著对方破口大骂。

  

  

  什麽狗屁英国绅士,通通是垃圾,就会欺负他们外国人!

  

  

  “你……你……”校长被他气得全身发抖,说不出话来。

  

  

  旁观的学生通通在心里讶异严小小的大胆,心想他一定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不然怎麽敢这麽和校长说话。

  

  

  “国家和学校是没有你说的那些规定,但学校有规定不准学生打架,学生打架就要被开除,这下你没话说了吧!”校长毕竟是校长,马上就恢复了冷静,得意地笑道。

  

  

  “那请问亚伯尔被开除了吗?如果他没被开除,我就绝不会离开鲁肯斯。”严小小也笑了。

  “这个……亚伯尔少爷没有错,当然不能被开除。”校长摇头。

  

  

  “没有错?最错的人就是他,他才该被开除,他在哪里,叫他出来,我们当面对质,看昨天的事到底是谁的错。”

  

  

  “亚伯尔少爷现在正在住院,怎麽可能出来和你对质。”

  

  

  “不会吧!他根本没有受伤,怎麽会进医院,他还真能装。”严小小对亚伯尔嗤之以鼻,他还不知道亚伯尔差点被情人掐死的事,不过只是被掐了下脖子就要住院也太夸张了。

  

  

  “反正你别闹了,无论你再怎麽闹,我都不会取消开除你的决定。”校长不耐烦地骂道,想要重新回车上,他不想让这个无礼的中国小子再浪费他的时间。

  

  

  “我也绝不会离开鲁肯斯的,你开除我的理由太可笑了,打架我和亚伯尔都有份,而且我伤得比他重,为什麽只开除我,这根本不公平。”严小小见他要走,赶紧用拐杖挡住车门。

  

  

  校长没有想到严小小会这麽难缠,恼怒地威胁道:“你们是外国人,在我们国家根本就没有资格谈公平,你再无理取闹下去,小心我把你们中国人全部开除……”

  

  

  “校长,我刚才没有听错吧!你要把我们中国人全部开除!”正在此刻,後面倏地传来一道严小小超熟悉的优雅男音。

  

  

  严小小赶紧转过头,看到两个情人不知何时走到了他们身後,嘴角扬起一抹笑。太好了,帮手来了!

  

  

  “校长,你放心,我们兄弟马上退学。”邵小虎走到严小小身後,望著校长冷笑道。

  

  

  “嗯,鲁肯斯想要开除我们中国人,没有问题的,我们立刻走。”邵大虎点头附合。他们打电话给小小,小小只说了一句话就匆忙挂电话,他们很担心就立刻赶来学校,果然刚到就看到校长想开除小小。

  

  

  “不!你们别误会,我绝没有开除你们兄弟的意思,我是说开除别的中国人。”校长见到邵氏兄弟态度马上完全改变,焦急地摇头解释。

  

  

  优秀无比的邵氏兄弟可是鲁肯斯的金字招牌,而且家里超有钱,他们的父亲可是有名的金融大亨,每年都给学校捐了不少钱。所以昨天迪特公爵要求把邵氏兄弟和严小小一起开除时,理事长马上就拒绝了,只答应开除严小小,还说把他这个校长开除了,也绝不会把邵氏兄弟开除。

  

  

  “你不是说所有的中国人吗!难道我听错了!校长,我可告诉你,你开除谁我们都不管,但你敢开除他,我们马上退学。”邵大虎搂住严小小的肩膀,皮笑肉不笑地道,这死老头竟敢威胁小小,既然如此他也让他尝尝被威胁的滋味。

  

  

  “校长,我想你可能不知道昨天打亚伯尔的事我也有份,我差点把他掐死掉,如果你要开除,第一个就该开除我。”邵小虎慵懒地打了个哈欠。

  

  

  校长哪有胆子敢开除他们,没有办法只能说:“我知道了,我会撤消开除他的决定,只是公爵那里……”

  

  

  “那就是你的事了,我们可管不著!”邵大虎扶著严小小就离开,跟在後面的邵小虎对校长笑道:“如果你觉得为难,还是可以把我们全部开除的,我们很乐意随时被开除!”

  

  

  刚才还很嚣张的校长一下就像戳破了的气球,整个人都萎靡下去,这下他要为难死了,公爵让他一定要开除戴纳?严,但邵氏兄弟又不准他开除戴纳?严,他要怎麽办?这个外国新生还真是个大麻烦……

《会坏的,轻点!》28(3P高H双性生子)

  因为时间还早,严小小没有马上回西校区,而是被邵氏兄弟带进东校区,这次有邵氏兄弟在,东校区的保卫不敢再拦抯他。

  

  

  进入宽敞明亮、华丽高雅的学生会长办公室,严小小微微惊讶,好气派的办公室,情人们真是了不起。看办公室里有两张办公桌,两个情人应该都是在这里办公!

  

  

  邵氏兄弟在鲁肯斯学院的待遇比一般的老师还好,理事长特别拨了一笔经费,让他们可以按自己的意思设计装修办公室,连学生会的办公室也托他们的福搞得很气派。

  

  

  严小小坐到超柔软的意大利名牌沙发椅上,接过邵大虎帮他倒的他最喜欢的大吉岭红茶,喝了一口,抬头仰望著站在面前的两个情人,感谢道:“这次真要多谢你们,不然校长威胁我说要把全部的中国人开除,我还真不知道要怎麽办!”

  

  

  “小傻瓜,和我们客气什麽,我们可是情人,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邵大虎亲了下他贴著OK绷的小脸,看著他脸上的OK绷,心又疼了起来。

  

  

  “你别理校长那个糟老头,他若真敢开除全部的中国人,看我们怎麽整死他。”邵小虎看哥哥吃情人的豆腐,也不甘落後地赶紧亲了下情人。

  

  

  “本来我是想靠自己解决这件事的,结果还是要你们帮我,我真是太没用了,我得赶紧变强才行。”严小小有点沮丧地噘嘴说道。

  

  

  两个情人刚才超帅的,一出场马上就让那个嚣张的校长妥协,自己要何时才能变得像他们一样强大厉害。

  

  

  邵大虎摇头笑道:“你已经很强了,竟敢跑去找校长理论,还骂校长,从来没有人敢这麽做。”当然除了他们兄弟俩。

  

  

  “小小,你刚才真的很帅,我们以你为傲。”邵小虎也称赞道。

  

  

  

  “谢谢。”严小小放下手中的红茶,拉著情人们的领带让他们低下头,羞涩地各亲了他们的俊脸一下。他觉得自己还不行,不过他会加油的!

  

  

  “小小,大清早的别引诱我们好不好。”邵小虎望著可爱得不行的情人,痛苦地哀叫道。昨晚没得到满足的欲望始终在身体里潜伏著,受不得一点诱惑……

  

  

  “就是,如果不是你现在受伤了,我真想马上把你压倒,让我们好好消消火。”邵大虎也一脸欲求不满的表情。昨晚小小突然挂电话,让小兄弟都站起来的他们兄弟只能去洗手间用左手解决他们可怜的欲望。

  

  

  “色虎!”严小小害羞地骂道,原本有些苍白的小脸变得微红。

  

  

  “我们就是色虎,现在好想色色的对你。”邵氏兄弟大方地点头,露出可怕的淫笑。

  

  

  “……你们就那麽想要吗!”严小小看了他们一眼,羞赧地小声咕哝道。

  

  

  “你说什麽?”他的声音太小,邵氏兄弟都没有听清楚。

  

  

  “你们把裤子脱掉。”严小小突然红著小脸羞怯地叫道。

  

  

  “什麽?”邵氏兄弟微怔,一起错愕地望著他。

  

  

  “你们不是很想做吗!不脱裤子怎麽做!”严小小说完快羞死了,就当是对他们兄弟俩刚才帮助自己的谢礼吧!昨晚在手机里做到一半,自己突然挂电话,他们肯定痛苦死了!

  

  

  唉,虽然大清早的在学生会长办公室做这种事,好下流、好危险,不过比起前天在地铁里做爱,这根本不算什麽!

  

  

  “小小!我们爱死你了!”邵兄弟激动死了,抱住他狂亲他的小脸。带小小来他们的办公室,本来是想让小小休息一下,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好事!

  

  

  “我也爱你们!”严小小大胆地主动拉开情人们的裤链,两只小手灵活地伸进去把灼烫的肉块掏出来。

  

  

  邵氏兄弟惊讶地对视,都讶异情人今天怎会如此热情,看来今天情人很高兴,否则以情人羞涩的性格是很难如此主动的。

  

  

  “我今天只能用嘴帮你们做,你们不准为难我!”严小小根本不敢看情人们的眼睛,杏眸瞅向那两根随便有七英寸,像小铁棒一样粗硬恐怖的阳具,双颊和双手都烫得快著火了。

  

  

  他们两个竟然已经硬了,他们好色,大清早的就……看来他们真的很欲求不满,很想和自己做,真是两只名副其实的色虎!

  

  

  邵氏兄弟同时点头,并未像以往一样刁难情人,以情人现在的身体状况,确实只能用上面的小嘴帮他们,若想像以前一样进入情人下面的小嘴,起码要一个星期以後。

  

  

  严小小看了眼墙上漂亮的金色扇形石英锺,只有半个小时就要上课了,时间有限,他得抓紧时间。

《会坏的,轻点!》29(3P高H双性生子)

  严小小按以前男人们教他的,伸出红豔诱人的丁香小舌开始舔男人们的大阳具,味道还是很浓很腥,强烈刺激著他的舌蕾,但他……喜欢这个味道!

  

  

  他一边熟悉地舔吸情人们的大肉棒,一边感慨它们的威武,两个情人虽是东方人肉棒却出奇的大,一点也不比欧美人的逊色,让人一看到他们的大肉棒,就心痒难耐,经常被他们狂插的下面不知羞的蠕动……

  

  

  两根肉棒里大虎哥的要稍长一点,微白的肉棒笔直优美,形状非常好看,上面长著适量的阴毛,好像艺术品一样漂亮。而小虎哥的肉棒要粗一些,颜色很黑,形状微弯,阴毛浓密,有种粗犷凶恶的美,反正两根肉棒各有特色,他都很喜欢!

  

  

  他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他只要一闻到两个情人肉棒上特有的麝香味,他就会忍不住兴奋,不自觉地发情。糟糕,他发现下面蠕动得越来越厉害了,不行,他一定要忍住,他现在全身是伤,下面不能做,不然怕会加重伤势。

  

  

  

  “小骚货,味道怎麽样?”邵小虎被他舔得舒服呻吟,轻轻捏著他的小脸下流地问。

  

  

  “那还用说,我们兄弟的味道肯定超棒,你没有发现这小骚货已经开始发春,小脸红得快滴血了吗!”邵大虎笑道,对坐在沙发上帮他们口交的情人下命令:“小骚货,别慢吞吞的,快像以前一样把我们舔得湿淋淋的,让我们的肉棒上全部是你的口水。”

  

  

  

  “对,快把我们的大肉棒舔湿,否则等下不喂你你最爱吃的牛奶。”邵小虎激动地附合道。情人的舌头还是那麽棒,湿热的舌头像蛇信一样每碰他们兄弟的肉棒一下,就让他们爽得颤抖一下。

  

  

  “别催,我知道该怎麽做!”严小小羞窘地回道,已不是第一次帮他们口交,他很清楚要怎麽帮他们做。

  

  

  严小小把情人们的肉棒微微抬高,湿漉漉的舌头伸到最长,从根部开始慢慢向上舔舐,努力把他们长著阴毛有些粗糙的阴茎表皮每一寸都舔湿,在清晨的曙光下闪烁著淫秽的光。

  

  

  严小小故意舔得很慢很慢,已染上春色的乌黑大眼睛妩媚诱惑地向上挑,对两个情人微笑,一切只为了让情人们更有感觉,有时候他也是很坏的!

  

  

  “噢!小浪蹄子,迷死我们了!”一直紧盯著他每一个动作的邵氏兄弟亢奋得低叫,差点想不管他的伤就这麽扑倒他强奸他。

  

  

  严小小对他们笑得更甜了,舌头舔舐的速度倏地变快,尖锐的牙齿“不小心”碰到了两人的肉棒,让两兄弟倒吸一口气,同时感觉到快感和痛苦。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求你们别骂我!”不等邵氏兄弟生气,严小小已抢先道歉,可怜兮兮的眼神配上娇嗲可爱的声音,简直要邵氏兄弟的命,看来他很有小恶魔的潜质。

  

  

  

  “小妖精,我们拜托你,真的不要再诱惑我们了,不然我们控制不住自己伤害到你,我们可不管。”邵小虎觉得自己要疯了,被情人舔著的肉棒一瞬间就胀得快有马克杯粗,简直吓死人。

  

  

  

  “小妖精,你真是坏!明知道我们现在不敢干你,你还这麽挑逗我们!”邵大虎的大肉棒也激动得转眼前就变得更粗大,虽没有弟弟的粗,但也够骇人的。

  

  

  “我哪有挑逗你们,你们别诬赖人家,人家才不是你们说的坏孩子,我爸爸妈妈都说人家是好孩子!”严小小摇头,表情更加可怜,声音更加娇嗲可爱。

  

  

  最让邵氏兄弟崩溃的是严小小的舌头一直没有停下,持续乱舔他们像小蟒一样粗壮的大肉棒,把他们大肉棒的每一个地方都舔得湿淋淋的,让他们的大肉棒沾满了他的唾液。

  

  

  

  “严小小!”邵氏兄弟咬牙不约而同地叫道。

  

  

  “干嘛!想要我把你们的肉棒含进嘴里吗!”严小小迷惑地眨了眨像小扇子一样浓密弯翘的睫毛,说话时美丽的小舌各舔了一下眼前两个已兴奋得退去包皮的大龟头。

  

  

  

  两道混乱的喘息声再次一起响起,邵氏兄弟已被严小小逼到极限了,这小妖精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怎麽突然变得如此会玩弄人。

  

  

  

  “不想吗?!”严小小有些失望地嘟起腮帮,坏心地用舌尖分别刺弄一下两个大龟头中间的小孔,抬头超诱惑地瞅了邵氏兄弟一眼,“可是我好想吃它们,把它们含进嘴里……”

  

  

  “死骚货,想吃就赶紧吃进去,真是要死了!”邵小虎再也受不了,从情人手里抢回自己的大肉棒猛地一下刺进渴望已久的口腔。

  

  

  “死小虎,你好奸诈,竟然先进去。”邵大虎见状,愣了一下,随即也焦急地想要插进情人的嘴里,可是情人的小嘴被弟弟的大龟头塞得满满的,没有一丝空隙,他根本没有办法过塞进去。

  

  

  

  “谁叫你动作慢,你就等著吧,等我在小小嘴里射了,让他吃完我的‘牛奶’就换你!”邵小虎得意地笑道,龟头被像下面的小洞一样狭窄火热又稍有不同的小嘴紧紧包裹著,爽得轻轻颤栗,快感源源不绝地从龟头传向大脑。

  

  

  “我的小兄弟要炸了等不了,我是哥哥,该让我先来才对,你马上给我退出来。”一向冷静优雅的邵大虎此刻完全变了个人,变得比弟弟还要急躁。

  

  

  “作梦!等不及就自己用手解决!”邵小虎不耐烦地挥手,他是白痴也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来。

  

  

  “邵小虎,你是想打架吗!”欲火焚身的邵大虎怒气冲冲地骂道,凶恶地瞪著弟弟。这死小子都不知道要尊敬他这个哥哥,这时候先让他插进去舒服下又不会死,他非得让他知道谁才是大哥。

  

  

  “我看是你想打架,今天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邵小虎竟然肉棒还插在严小小嘴里,就和哥哥打了起来,捏紧拳头就向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俊脸用力挥去。

  

  

  幸好邵大虎躲得快,不然迷倒全校女生的脸可就要变形了,邵大虎顿时火冒三丈,马上还手,同时骂道:“臭小死子,你竟然敢打我,我今天才要让你好看,知道我的厉害。”

  

  

  “唔唔……憋……达……唔嗯……憋达……”严小小没想到他们在这种时候也能打架,想要阻止他们,可是他嘴里塞著情人的大龟头,发出的声音连他自己都听不清楚。

  

  

  真是急死人了,谁来阻止他们啊!可是如果现在真的有个人走进来看到他们的样子……好可怕!光想像一下,他就想找条地缝钻进去了!

  

  

  唉!为什麽上天要送他两个这麽爱吵架、打架的情人,难道三个人的恋爱真的太拥挤了?!

《会坏的,轻点!》高H3P双性 30

  “小小,邵氏兄弟对你真好,昨天在亚伯尔手里救了你,今早又帮你撑腰让校长不敢开除你,还送你来上课,你们真的不认识吗?”刚打下课铃,坐在严小小旁边的蒋安思就马上问他。

  

  

  本以为严小小这次一定会被退学,结果後面却听说邵氏兄弟竟然为了他威胁校长,让校长不敢开除他,实在可恶!

  

  “安思,对不起!昨天我对你说谎了,其实我和邵氏兄弟是认识的,还很熟!”严小小愧疚地道歉,安思知道自己骗他一定会很生气吧!

  

  

  “没关系,我想你会说谎肯定是有什麽不得已的苦衷,我不会怪你的。”蒋安思摇头,露出一副很理解的表情。

  

  

  “安思,谢谢你!有你做我的朋友真好!”严小小感动地望著他,能有安思这样的好朋友,真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我也是,有你做我的朋友真是太好了!”蒋安思微笑道,心里却暗骂:你这种没钱没势的穷鬼哪有资格做我的朋友,你给我提鞋都不配。

  

  

  严小小如果知道好友心里的真实想法,不知道会气成什麽样!

  

  

  坐在後面把他们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的冯凯,像昨天一样嘲讽地勾起唇角,用泰语咕哝了一句,随即转头望向窗外。

  

  

  “对了,你和邵氏兄弟是怎麽认识的?”蒋安思好奇地问,他超想知道如此平凡普通的严小小怎麽会认识那麽优秀超棒的邵氏兄弟。

  

  

  “我们是几年前上汉语补习班认识的,他们特别照顾我,时间长了我们就成了好朋友。”严小小老实回答,除了最後一句他说的都是真的。

  

  

  爸爸为了让他的汉语能学得很标准,就送他去华人办的汉语补习班上课,谁知竟在那里认识了邵氏兄弟,还和他们成了恋人。

  

  

  “原来是这样!”蒋安思悄悄观察他的表情,看他是不是在说谎。看他的样子应该说的全是真的,既然他是邵氏兄弟的好朋友,想靠他认识邵氏兄弟应该不难,自己好好巴结下他,这个计划定能成功。

  

  

  “小小,我今天带了牛奶来,我请你喝牛奶!”蒋安思从柜子里拿出两瓶牛奶,殷勤地递了一瓶给严小小。

  

  

  “谢谢。”严小小接过牛奶,又想起了邵氏兄弟,小脸微红。

  

  

  早上那两只色虎为了争干他的小嘴,射“牛奶”给他吃,竟然打了起来。结果等他们打完都快上课了,谁也没有射成“牛奶”给他吃,真是活该,谁让他们要打架!

  

  

  那两只色虎超可恶,竟然把一切的错全推到他身上,让他晚上回家後要上网和他们视频做爱,不然就不让他来上学,逼得他只好勉强答应……

  

  

  “你怎麽不喝,快点喝,这可是很高级的名牌牛奶,一瓶要十几英磅呢!”蒋安思疑惑地望著他,在心里骂道你平时喝不起的,穷鬼!

  

  

  严小小点头,打开牛奶喝了一口,其实这个牌子的牛奶他天天喝,都已经腻了。吃早餐时爸爸还逼他喝了两瓶,他现在实在不想再喝,但他又不好意思辜负安思的心意。

  

  

  蒋安思也打开手上的牛奶瓶喝了起来,故意问:“很好喝吧?这个牛奶超营养的!”

  

  

  严小小再次点头,蒋安思高兴地笑了,突然很神秘地说:“小小,我给你看些东西!”

  

  

  “什麽东西?”严小小有些好奇地问。

  

  

  “这个!”蒋安思炫耀地拿出新买的苹果手机打开给严小小看,上面有很多照片,照片的主角全是他自己,照片都是在高级娱乐场所照的,每张照片里他都打扮得很潮、很有钱,摆出各种造型炫富。

  

  

  “怎麽样?很棒吧!”蒋安思给严小小看完後得意地问。

  

  

  “嗯!”严小小心想他真喜欢照相,自己最怕照相了,一照相就觉得不好意思。

  

  

  “呵呵,我要把这些照片全部发到国内的互联网上,让国内的同学和网民们羡慕我。”

  

  

  “啊!”严小小闻言傻了,他竟想把照片放到国内的网上,让同胞们羡慕他,他在想些什麽?不能理解。

  

  

  “我来英国留学,国内的同学都忌妒死了,我要让他们更忌妒。小小,你不知道现在国内的互联网上有很多富二代、官二代炫富,个个都很出名,我也要像他们一样,让全国人民都知道我,羡慕我!”

  

  

  严小小干笑两声,对好友的想法实在不敢苟同,他觉得做人还是低调点好,而且他并不觉得这有什麽好炫耀的,而且还是和自己的同胞炫耀,感觉超不好!

  

  

  严小小本想劝阻好友,但又怕好友生气,正在犹豫不决时,後面传来一道冰冷的讥讽声:“真是有钱,不过有钱怎麽不去和外国人比富,只敢和中国人炫耀。”

  

  

  一听就知道是冯凯的声音,蒋安思立刻恼怒地转身瞪著冯凯骂道:“管你屁事!我知道你嫉妒我,但谁叫你没有投好胎,要当穷鬼!我告诉你,你就是再不爽我,我也一辈子比你有钱有势,你一辈子都只有嫉妒我的份。”

  

  

  冯凯刚要发怒骂回去,却看到严小小已开口劝蒋安思:“别这样,大家都是同胞,有什麽话好好说,千万别吵架!”

  

  

  其实他觉得冯凯说的很对,安思有钱不该去和自己的同胞炫耀,应该去和外国人比富,而且安思骂冯凯的话好难听。但无论如何安思都是他的好朋友,自己要尽量包容他!

  

  

  蒋安思不听严小小劝,继续骂道:“小小,我和你说别看到留学生都以为很有钱,其实很多留学生家里根本没钱,全靠家里东借西凑才有钱来留学,所以他们看到有钱的同胞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冯凯知道他是在挖苦自己,差点想上去揍他一拳,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和这种没素质的土暴发户吵会降低自己的水平。

  

  

  蒋安思见冯凯没有反驳,以为自己说中了更加得意,还想再挖苦冯凯,却被严小小阻止了。

  

  

  “安思,别再说了,大家都看著你们呢!别让外国人看笑话,嘲笑我们中国人不团结!”

  

  

  蒋安思看了眼周围,发现全班同学都在看他们,不甘愿地闭上嘴,又开始在心里怪严小小。

  

  

  他竟然不帮自己,一直帮那个冯凯,亏自己请他吃这麽高级昂贵的牛奶,如果不是看在他有利用价值的份上,他早连他一起骂了!

  

  

  一定要早点认识邵氏兄弟,然後赶紧和这个死穷鬼划清界线!

作家的话:

《会坏的,轻点!》和《牛魔王吃蚊子》已出版,请喜欢这两本书,又有闲钱的亲多多支持,先谢谢了!《会坏的》和《牛魔王》的购买方式,请参看首页。另外想购买小燕其他作品的亲,请写信告诉小燕,小燕的邮箱是:syg748@yahoo.cn。

《会坏的,轻点!》31 (3P高H双性生子)

  又到了中午,鲁肯斯学院的所有学生开始四处找地方用餐,东校区的学生餐厅像往常一样坐满了人,其中不缺俊男美女,但最引人注目的仍旧是整个餐厅位置最好,二楼靠窗的那桌。

  

  

  那桌像往常一样,坐著鲁肯斯最帅最优秀的邵氏兄弟,今天他们对面还多了两个人,一个是华人,一个是外国人……不,仔细看那个外国人的轮廓和肤色,原来也是个华人,金发和蓝眸全是假的,看他们的校服是西校区的。

  

  

  奇怪,西校区的学生怎麽会来东校区的学生餐厅吃饭?

  

  

  “大虎哥、小虎哥,这是我的同班同学加好朋友蒋安思!”脸上贴著OK绷好像受了伤的瘦小学生指著身旁的假洋鬼子,对双胞胎介绍道。

  

  

  “你们好!”蒋安思马上热情地向崇拜已久的邵氏兄弟打招呼。

  

  

  “你好!”邵大虎微微一笑,轻轻点头,动作十分优雅。

  

  

  “嗯!”邵小虎冷冷哼了一声。在外人面前他永远都是这副冷漠傲慢的态度,实在让人很难想像他其实是一个超小气,又爱吃醋的男人。

  

  

  严小小对他的态度有些不满,悄悄瞪了他一眼,赶紧对他们兄弟说:“安思对我可好了,一直都很照顾我。”

  

  

  “真是多谢你,我们和小小没有在一个校区没有办法照顾他,以後还要麻烦你继续多照顾小小。”邵大虎笑容可掬地对蒋安思拜托道。

  

  

  不同哥哥,邵小虎又是不冷不热地“嗯”了一声,他第一眼看到这个蒋安思就不喜欢,好好的中国人竟然打扮成假洋鬼子,真是有病!

  

  

  “不客气,小小是我的好朋友,照顾他、对他好是应该的。”蒋安思对邵大虎笑道,对邵小虎的态度并不介意,早听闻邵大虎温文尔雅、风度翩翩,邵小虎则桀骜不驯、性情古怪,传言果然不假。

  

  

  他终於和邵氏兄弟认识了,他好高兴!他和严小小说想认识邵氏兄弟,没想到这笨蛋马上就答应了,说邵氏兄弟约他中午来东校区的学生餐厅吃饭,让他一起来。

  

  

  想要认识邵氏兄弟并没有想像中的难,只是邵氏兄弟对严小小比想像中的还要好,好的感觉不像是朋友,更像是……情人!

  

  

  不,怎麽可能,他们都是男人,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你们想吃什麽尽管点,我请客。”邵大虎亲切地把学生餐厅的菜单递给严小小和蒋安思,对严小小温柔地说:“我已经和东校区的人说好,以後中午你就来东校区的学生餐厅吃饭,不会有人阻拦你。”

  

  西校区的学生餐厅不让华人进去吃饭,他就让小小来东校区的学生餐厅,这样他们可以天天在一起用餐,真幸福!

  

  

  “谢谢!”严小小轻轻点头,同时打量四周,东校区的学生餐厅虽没有西校区的学生餐厅奢华,但也很不错,环境清雅,很有格调。

  

  

  坐在他身旁的蒋安思一脸羡慕,严小小真是走狗屎运了,竟然能天天来东校区的学生餐厅用餐,他也好想天天来。

  

  

  “安思,以後你也可以随时过来用餐,我会和东校区的人打招呼的。”邵大虎对蒋安思笑道。

  

  

  “真的吗!太谢谢了!”蒋安思高兴死了,马上道谢。看来邵大虎对自己印象不错,真是太好了,严小小这个朋友他很快就不需要了。

  

  

  严小小感激地看了眼邵大虎,安思一直对他这麽好,可是他都不知道要怎麽回报安思,现在大虎哥终於帮他回报安思了。

  

  

  “这麽多好吃的,要吃哪个呢!”严小小低头看著面前的菜单,有些苦恼地嘟嘴。

  

  

  “鸡丁沙拉不错,吃这个。”邵小虎适时开口,冰冷的声音隐藏不住对严小小的温柔。

  

  

  “好,就吃这个,安思想吃什麽?”严小小点头,转头问好友。

  

  

  “我也吃这个。”蒋安思对邵小虎露出一抹友好的笑容,努力向邵氏兄弟示好:“我是学长们的忠实崇拜者,你们是鲁肯斯之光,是我们所有华人学生的偶像……”

  

  

  邵小虎置若罔闻,转头对坐在别桌用餐的学生比了个手势,表示要四份鸡丁沙拉,对方马上点头下楼帮他点餐。别的学生都是自己去点餐,只有邵氏兄弟从来不用,因为有一大群崇拜者争著当他们的跑腿。

  

  

  蒋安思有些尴尬,同时也更加崇拜邵氏兄弟,他们兄弟果然是鲁肯斯的帝王,举手投足都充满了霸气,和严小小这穷鬼完全不同。

  

  

  “安思,对不起,小虎哥这人就是这样,你别介意。”严小小不好意思地代情人向好友道歉。

  

  

  虽知道小虎哥的脾气,但他对自己的朋友如此冷漠,实在有些过份。难道他吃醋了?不会吧!安思只是他的朋友,但以他那狭小的胸襟说不定真的在乱想。

《会坏的,轻点!》32 (3P高H双性生子)

  “我不会介意的,相反我觉得小虎学长好酷。”蒋安思摇头。

  

  

  很快四份香喷喷的鸡丁沙拉送到了他们四人面前,他们开始安静地用餐,用餐期间很有教养地不再交谈。

  

  

  用完午餐後,邵氏兄弟本想再叫甜点给严小小吃,但严小小却说要走了。“我还要补写昨天没交的作业,我得赶紧回去,谢谢你们的午餐。”

  

  

  昨天中午受伤被情人们带走没上下午课的他,完全不知道昨天的作业,今天全班只有他一个人差作业,虽然他有理由,仍旧被老师骂得很惨,丢死人了!

  

  

  老师故意为难他,让他下午一定要补交所有的作业,不然就让他退学回家。还好他聪明早上上课时一边上课,一边悄悄补赶昨天的作业,现在只剩下一点了,现在回教室把剩下的写了,下午就可以准时交作业。

  

  

  邵氏兄弟脸上同时闪过一抹失望,没想到情人这麽快就要走了,他们还想多和情人相处一下,但情人赶作业要紧,他们也不好挽留他。

  

  

  “我们送你回去。”邵氏兄弟一起起身,殷勤地道。

  “不用了!安思,我们走吧!”严小小摇头,对好友说。如果让情人们送他回去,又要在西校区引起骚动了……

  

  

  蒋安思还不想走,他还想和邵氏兄弟多聊一下,可是又不好意思说要留下来,只能不甘愿地和严小小离开,临走前恋恋不舍地和邵氏兄弟慎重道谢,又说了一大堆客气讨好的话。

  

  

  把严小小和蒋安思送到学生餐厅门口,望著在蒋安思的搀扶下拄著拐杖渐渐走远的情人,邵小虎对哥哥说:“你不觉得该让小小离那个假洋鬼子远一点吗,那假洋鬼子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东西。”

  

  

  “我当然知道那假洋鬼子不是什麽好人,可是你没有发现小小很喜欢这个‘朋友’吗!我们让他别接近蒋安思,他肯定不会听,还会生我们的气。”

  

  

  邵氏兄弟和很少和人接触的严小小不同,他们阅人无数,智商又超高,是好人坏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但我怕他接近小小是不安好心,如果他伤害小小怎麽办?”邵小虎一脸担心。

  

  

  “我想他应该没有那个胆子,知道小小是我们的‘朋友’,还敢动小小,只有亚伯尔那个白痴。”邵大虎摇头笑了笑,他不知道蒋安思就有那种胆子。

  

  

  “也对。”邵小虎超酷地甩了下额前的流海,明知道他们和小小的关系不一般还敢动小小,除非不怕死。

  

  

  “对了,我们先沟通好,晚上不准再像早上一样,我们以後要和平共处,不然对谁都没好处。”邵大虎突然对弟弟正色道。早上因为他们兄弟吵架,结果白白浪费了机会,都没有和小小好好做。

  

  

  “知道了。”邵小虎也知道和哥哥为了“那种事”经常争吵打架是很愚蠢的行为,他们已经决定三个人在一起,就必须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都习惯哥哥的存在,和哥哥一起分享小小。

  

  

  “从小到大我们一向是合作无间,我相信对小小,我们也能这样,只是需要一段时间磨合,只要我们努力,三个人的爱情也会很幸福。”

  

  

  “嗯……”

  

  

  “我会允许三人行的原因不仅是因为小小很喜欢你,无法从我们之间选择,还因为你是我弟弟。”邵大虎对弟弟微笑道。

  

  

  邵小虎沈默不语,哥哥说的他都很清楚,因为他和哥哥一样。如果对方不是自己的孪生兄弟,无论小小有多喜欢对方,他都绝不会允许别人和他分享小小,他一定会想办法除了对方……

  

  

  “以後别再一个人乱想,动不动就乱吃飞醋了,笨蛋弟弟。”邵大虎伸手用力揉了揉弟弟的头发,一直都知道弟弟心里的不安,想要解开他的心结,但太感性肉麻的话他又实在说不出口,今天总算是勉强说出来了。

  

  

  他还有一句想告诉弟弟,对自己而言他这个打从娘胎就一直在一起的孪生弟弟,和小小是一样重要的。可是这句话实在太肉麻了,连他自己都觉得很恶心,还是不说出来比较好,免得影响他的形象!

  

  

  “你才是笨蛋!”邵小虎俊脸微红,有些羞窘,狠狠打开哥哥的手,长腿一伸,迈步而去。

  

  

  他知道哥哥後面还有话没说出口,还好他没说出来,不然他真不知道该有什麽反应。想到哥哥心里藏著的那句话,他就起鸡皮疙瘩,恐怖死了!虽然……他和哥哥想的是一样的……

《会坏的,轻点!》33(3P高H双性生子)

  经过中午的“努力奋斗”,严小小下午准时把昨天的作业补交到老师手里,可是老师仍旧不满意,竟罚他独自一个人打扫教室一个月,这摆明了是在故意刁难他。他现在走路都不太方便,要一个人把偌大的教室打扫干净,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严小小并不笨,他知道老师会这麽做肯定是受了校长的指使,校长因为情人们没有办法明著开除他,就暗地里想办法要赶他走。

  

  

  想让他受不了自己走人,简直是作梦!本来他差作业是该受罚,但这种含著不良目的的不公平处罚,他是绝不会接受的。

  

  

  严小小理所当然的去找老师理论,当著全班同学的面和老师激烈争论,最後把老师说得哑口无言,不得不取消对他的处罚。但因此他更成了众矢之的,让大家更讨厌他,觉得他一个外国人竟然敢在鲁肯斯如此嚣张,实在不可原谅,包括他一直视为好友的蒋安思。

  

  

  下午放学後,严小小和蒋安思一起走出教室,蒋安思望著身旁的严小小心里超不爽,下午这个穷鬼又出了一次风头。明明自己比他优秀不知道多少倍,但为什麽每次出风头的总是他,真恨不得他立刻消失。

  

  

  “小小,你现在把校长和老师都得罪了,你不怕吗?”蒋安思故意问。

  

  

  “我为什麽要怕,明明是他们不对。”严小小摇头,爸爸说过有理走遍天下,自己有理何需害怕。

  

  

  “可是校长和老师肯定恨死你了,他们一定会想尽办法刁难收拾你,虽然你有两个邵学长帮你撑腰,但他们毕竟只是学生,是斗不过校长和老师的,我觉得你还是退学算了。”蒋安思悄悄瞪了他一眼,佯装担心地道。他真的很希望严小小能马上退学,他实在不想再看见这个一直抢他风头的家夥。

  

  

  

  “谢谢你这麽关心我,但我绝不会退学的,我一定要继续呆在这里,无论他们怎麽刁难欺负我,我都绝不会屈服投降夹著尾巴逃走。”严小小感激地望著好友,以为好友是真的担心自己,完全不知好友是别有用心。

  

  

  蒋安思快气死了,他为什麽不能识相点赶紧退学,免得让所有人都不爽。不过也能理解他的想法,像他这种贫民好不容易考上鲁肯斯这种贵族学校,肯定不愿意轻易退学。

  

  

  不知不觉严小小和蒋安思已经走到了学校大门,蒋家的司机早已等在学校门口,心里有气的蒋安思随便和严小小说声再见就坐车离去,也不说要送一下严小小。

  

  

  严小小丝毫没有察觉到好友不悦,还想好友对他这麽好,以後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回报好友。

  

  

  裤包里的手机倏地响了一声,代表有新短信,严小小马上拿出手机看,是邵氏兄弟发来的。因为他早上告诉他们爸爸昨晚说在他伤好之前都会接送他,今天下午只有两节课的他们已经回家了,他们发短信来特别提醒他别忘了晚上上网做爱的约定。

  

  

  严小小赶紧把手机重新装回裤包里,生怕被人看见,那种事怎麽可能会忘记,不过他还真有点想忘记,再怎麽说在电脑里做爱也太下流变态了……

  

  

  抬眸看了看四周,严小小微微皱了皱眉头,爸爸怎麽还没有来接他,难道是塞车了?

  

  

  严小小只好站在学校门口等,可是等了快半个小时,腿都站麻了仍旧不见严冀昊。难道爸爸有事不来了?但爸爸如果不能来,应该会打电话告诉他一声的。

  

  

  严小小拿出手机打给父亲,可是父亲的手机竟关机了,好看的眉头拧紧,爸爸从不关机的,今天怎麽关机了?真是奇怪!

  

  

  严小小还想再等等,但他发现学校里的人已经差不多走光,天逐渐开始变暗,气温也下降了,让他不禁打了个哆嗦。不能再等了,爸爸说过天黑以後的伦敦很危险,外国人很容易被攻击……

《会坏的,轻点!》34(3P高H双性生子)

  严小小拄著拐杖慢慢向前面走去,双眼注意街上有没有空的计程车驶过,他现在的情况没办法去挤地铁或公车,只能坐计程车。虽然爸爸交待过一个人不要乱坐计程车,免得遇到坏人,可是现在管不了这麽多了,反正他有枪可以保护自己。

  

  

  其实可以打电话叫邵氏兄弟来接自己,但他不想老是依靠他们……

  

  

  严小小的运气不错,他很快就拦到了一辆空著的计程车,开车的是一个很健谈的白人老伯,他一上车就找他聊了一大堆,热情得让人有些受不了。最让人郁闷的是对方和校长一样,以为他是日本人,还在他面前晒了几句日语,真是让他超火大。

  

  

  不过还好白人老伯并不是什麽坏人,安全把他送到了家门口,虽然车费有些贵,让他付完车费身上一毛钱都不剩。

  

  

  严小小拿出钥匙打开家里的大门,心想也不知道爸爸和妈妈在不在家,却听到屋里传出一阵阵火辣淫乱的呻吟声。

  

  

  

  “啊哈……噢噢……爸爸操死我了,求你让二爸……饶了我……哈啊啊……好二爸别操儿子了……啊啊啊……噢噢噢噢噢……”

  

  

  严小小愣住了,小脸瞬间变得通红无比,这声音是从父母卧室里传出的,爸爸和妈妈正在做爱爱的事。难怪爸爸会失约没来接自己,肯定是和妈妈做得太投入忘记了……

  

  

  “骚儿子,你真的要二爸饶了你吗?你下面的骚穴可不是这麽说的,它把二爸缠得好紧,一直拼命吸吮二爸,好像在哀求二爸永远不要离开……”微喘的沈稳男音紧跟著响起,淫邪下流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严冀昊的。

  

  

  “呜嗯……爸爸,真的求你让二爸放我休息下……儿子……啊啊……一直做儿子我真的……呀呀……儿子真的……啊啊啊……”妖媚性感的声音可怜又诱人,和田雨默平时的声音差了很多,很难想像是同一个人发出的。

  

  

  没想到一回来就会遇到这种情况的严小小,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傻傻地站在原地。

  

  

  “骚儿子你真的被二爸操得很爽对不对,你二爸知道,二爸会努力操死你的,会把你这个惹人疼的骚儿子操得更爱你二爸的,你快说爱不爱你二爸?”和让人脸红的淫语同时响起的,还有清!可闻的下体撞击声。

  

  

  严小小微微皱眉,父母口中的“二爸”是谁?难道屋里除了爸爸还有别的男人,父母和自己一样玩3P?

  

  

  不会吧!爸爸那麽爱妈妈,怎麽会允许自己以外的男人碰妈妈,这个“二爸”……可能不是人,应该是爸爸的小兄弟,因为一直没有听到别的男人的声音!

  

  

  严小小有时候很傻很天真,但有时候又无比聪明,他真的猜对了,父母口中的“二爸”正是父亲的大阴茎。严冀昊最喜欢在做爱时,变态地让妻子叫自己的大阴茎“二爸”……

  

  

  “呜呜……爱……骚儿子最爱爸爸和二爸了,你们是我的一切……呀呀呀……我受不住了,小骚穴要坏了……啊啊……我受不了……啊啊……要死了……要死了……呀呀呀呀呀……”

  

  

  激烈得想要崩坏的尖叫声让人血脉贲张,严小小再也听不下去,决定赶紧上楼,免得让爸爸妈妈发现他,到时大家不知会有多尴尬……

  

  

  严小小从书包里拿出纸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然後放到很明显的地方,让父亲一出来就可以看到,知道自己回来了不用担心自己。

  

  

  严小小悄悄走上楼,为了不发出声音,他把鞋脱了,还暂时舍弃拐杖的帮助,这样每走一步都很难很痛……

  

  

  楼下仍旧做得热火朝天,严冀昊夫妻完全不知道儿子回来了,继续激烈地纠缠在一起,发出无比淫乱的交欢声……

《会坏的,轻点!》35(3P高H双性生子)

  邵氏兄弟要喷鼻血了!

  

  

  两双狼眼紧盯著电脑里浑身赤裸地坐在床上,淫荡地打开双腿,让自己最私密的下体门户大开,完全暴露在屏幕里的情人,邵氏兄弟兴奋至极,全身血脉沸腾。

  

  

  邵氏兄弟觉得那是世上最美的画面,原本两种截然不同根本不可能生长在一起的生殖器,奇妙地连在一起,却没有一点怪异恶心的感觉,只有一种妖异惊人的美。

  

  

  已经一柱擎天的雄蕊光溜溜、粉嫩嫩的,可爱得让人好想马上舔一口,藏满花蜜的两个小肉蛋也粉嫩嫩的,下面是让人直吞口水的美景。女性最美的雌花正热情地绽放,平时总是紧紧闭合把整朵雌花隐藏起来的肥美花唇已全部张开,让男人们可以看清整朵雌花的构造。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11页 当前第4页

首页 上一页 ← 4/11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会坏的,轻点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