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屌神传奇 第9节

小说作者:年不少 所属分类:现代耽美 下载:屌神传奇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01-06

  

  门外进来了两人,众人纷纷望过去,秦峰和那小子同时站了起来。

  那小子三两步就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陈正,抱到半空之中:“小骚,我喝多了……”

  秦峰笑了笑,估计那小子确实喝多了。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的真性情才流露出来。

  

  陈正和那小子接了一个吻,然后走到秦峰面前,小黑也顺势递上了两份礼物:“这是少爷送的”

  秦峰接过一个知名奢侈品品牌的钱包,陈正在旁边微笑地说了一句:“发财。”

  

  “这是我送的。”小黑递又递上另一份礼物,“哥们,下半身最重要。”

  秦峰一看那礼物,是一条男士皮带。哈哈大笑地接下来。

  

  众人这才入位就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小宇已经把那小子旁边的座位让了出来,坐到其它地方去了。

  在这个长条形的桌子上。秦峰,熬念,陈正、小黑坐一排。他们对面坐的是曾齐航,Leo,Daivd。左边一头坐着阿乐和阿超,右边一头坐着小君和小宇。

  

  刚一坐下,秦峰又收到了短信。

  曾齐航发来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以前说的话都忘了吗?”“我没忘,但你们俩毕竟在一起六年了。我们就做好朋友吧。”

  

  发完,秦峰和小航君对视了一眼。一脸的忧伤。

  

  曾齐航偷偷看了秦峰的回信之后,在身旁的Leo耳边,轻声道:“David是你介绍给秦峰的?”

  

  “嗯。”

  “他们在交往?”

  “不知道。”

  那小子也收到了一条短信,他躲过陈正的目光,悄悄地看了一眼,不知道谁发来的:“我这一个礼拜,天天用假鸡巴操自己。我应该准备好了。”

  

  看完之后,他用余光朝桌子那一头瞟过去,一脸的坏笑。

  欢声笑语的表面下,实则暗流涌动。

  小宇又提议到玩真心话的游戏。秦峰以太老土为由,坚定地表达了对这个游戏的抗议。

  

  但真实原因是,在这样一个错综复杂的局,实在不应该玩这样的游戏。

  尤其是,当他想到那些问题,比如“你和在座的几个人做过爱?”

  

  仅此一题,足可以让他恨不得翻桌子走人。

  他心里在想,除开小宇和David,在场半数人的菊花他进去过,所有人的裸体他都看到过。他知道每一个人皮肤的颜色,肌肉的粗细,臀部的大小,鸡巴的长短。

  

  他不禁在感叹,即将过去的这个夏天,我到底做了什么?

  

  不仅仅是秦峰表达了抗议,几乎所有人都表达了对这个游戏的抗议,尤其是以那小子,陈正,曾齐航为首。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最怕的题目。比如曾齐航,他最害怕别人问他,有没有做过0。

  

  小宇见众人不同意,马上又换了一个游戏,“好好好,继续来搞笑一点的游戏。这个游戏呢,叫抢名字。规则是这样的,抢数字大家都玩过吧?”

  

  大部分都点头。抢数字是一个酒吧内常见的游戏。一人喊“开始”之后,其它人就从1开始,按1、2、3、4、5的顺序抢着往上叫,每个人只能叫一个数字。现在是11个人,最后叫到10和11的那两个人,就要喝酒。当然,大家为了不让自己最后,中间往往在某个数字的时候,就会发生两个人同时抢叫一个数的情况,那么,这两个人就要喝酒。再重新开始。

  小宇又说话了:“我们今天玩的,是升级版,叫抢名字。每个人给自己想一个名字,先还是抢数字,抢到最后两个数字的人,或者中间抢叫的两个人,要互相叫出对方的名字,谁慢了,谁就喝酒。每次三杯。”

  

  “什么名字啊?”小黑插话在问。

  “每轮一个主题,比如这一轮,大家都叫帝都的一个桥的名字。我叫长虹桥。”

  “我叫马甸桥”“我叫东直门桥”“我叫国贸桥”“我叫十八里铺桥”大家纷纷给自己取了一个新名字。

  

  秦峰也想了一个:“我叫奶子坊”

  众人纷纷对秦峰发出鄙夷之声,“奶子坊是个地名!不是桥的名字!”,“419路公交车直达,你去过吧?”

  大家在一阵哄笑中,开始了这个游戏。大家也立刻发现了这个无脑游戏的乐趣所在,你往往会看到两个同时抢到数字的人,互相指着对方的鼻子:“你,你,你,你,你叫……”两个人都面红耳赤,就是想不起对方的名字。

  

  几轮过后,大家都熟悉对方名字的时候。小宇提出,要换名字了。名字的种类也五花八门,比如,每个人叫中国的一个城市,每个人叫一种香烟的品牌,到后来题目越来越奇怪,每个人叫一道菜的名字:“你,你,你,你,你是红烧肉……”

  

  或者,叫每个人叫人体身上的一个器官:“你,你,你,你,你是鸡巴”

  “我才不是鸡巴。秦峰是鸡巴,我是前列腺,你喝酒吧你。”

  

  最后,到了小君出题。不愧是学表演的,他出的题目和他的专业完全相关:“每个人叫一个明星的名字,必须是女明星。我叫范冰冰。”

  众人一阵哈哈大笑。

  游戏嘛,图的就是开心。没人去计较所谓的形象了。纷纷给自己取了名字。不过大家都知道,这个游戏的精髓就在于,你取的名字要让别人记不住。

  

  坐在小君旁边的小宇开口道:“我叫小S。”

  小黑想好了,开口道:“我叫郭兰英。”

  “我靠,你什么年代的啊。”陈正坐在旁边,笑得嘴都合不拢。边笑边说,“我叫赵雅芝。”

  

  这下到那小子笑了,那小子笑得前仰后合,抱着陈正亲了一口:“娘子。”

  “笑毛啊,到你了。”陈正一脸的害羞。

  “想不出啊……”那小子撑着下巴,想了很久,“我叫小燕子吧。”

  “哈哈哈哈,你还真是卖萌啊。”秦峰一把搂住那小子,笑过之后,他才想起来,现在到他了,“我真的想不出来,小航先说吧。”

  曾齐航瞪了一下秦峰,要让自己叫一个女明星的名字,他实在难为情,他支支吾吾犹豫了很久,才道:“那……那……我叫苍井空吧。”

  Leo笑得差点掀了桌子:“哈哈哈哈哈,好啊好啊。反正你不是Gv男优,就是Av女优。”

  

  最后大家纷纷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剩下的,有才旦卓玛,小野丽莎,席琳迪翁,宋祖英……大家极尽恶搞。当然,秦峰最后也给自己想了个名字,蔡依林。

  

  “好了,开始。”小宇发了命令。

  “1”秦峰立刻喊了,他暗自庆幸一下,没有人跟他抢。

  

  “2”

  

  “3”

  

  “4”

  

  “5” “5”

  现场有两个人抢到了5,一看是那小子和陈正。

  

  两个人互相发现是对方,噗的一下笑了出来。

  

  可这一下,谁都想不起对方的名字了,互相指着对方的鼻子“你,你,你,你”,到后来,那小子急得都站了起来,脸红得像个关公:“你,你,你,……,你,你叫白素贞!”

  “我叫赵雅芝,傻X。”陈正得意地笑了一下,虽然他也没想起对方的名字,但至少自己没叫错,“喝吧你。”

  

  那小子吐了吐舌头,看着桌上已经倒好的三杯酒:“谁帮我喝两杯嘛。”说着,他递了一杯酒给秦峰,嘟了嘟嘴:“是兄弟就帮我喝一杯嘛。”

  “不帮!”秦峰斩钉截铁,“我今天喝得比你多多了。”

  

  那小子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又将酒递给小黑:“是兄弟就帮我喝一杯嘛。”

  

  小黑愣了一下。我和秦峰是兄弟,你和秦峰也是兄弟。难道咱俩就变兄弟了?不过小黑也没计较,笑嘻嘻地接过酒杯,喝了。

  那小子又拿起一杯,找一个能帮他喝酒的。他目光一直扫啊扫,最后停在篮球运动员阿超身上:“是男人就帮我喝一杯嘛。”

  阿超微微皱了皱眉,然后端起酒一饮而尽。

  

  在场其他人都不会发现,连他男友阿乐都没有觉得异常,反正出来玩,大家互相帮喝喝酒也正常。但是,秦峰发现了这个细节。当下摇了摇头。

  

  秦峰的手机又响了,还是曾齐航发来的:“你好不坚定,一天一个变。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

  

  秦峰偷偷跟他对视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复。他总不可能告诉小航君,Leo来找过自己,并且自己已经决定退出了。

  过了一会,秦峰的手机又想了:“我刚刚跟你说的那两个字,听到了么?”

  秦峰立刻回了过去,“没有。我很想知道。”

  

  秦峰看着手机,一直没有回复。台面上,大家又觥筹交错地喝着。

  

  时间已经到了11点半。陈正提出必须要回去了。秦峰点了点,和那小子一起,将他们送到门口。

  “谢谢你今天赶过来。”秦峰跟陈正又互相拥抱了一下。他知道,陈正要出来一趟,绝对不容易。

  

  “不客气,你们玩得开心。生日快乐哦。”陈正挥了挥手,和小黑离开了酒吧。"

  在秦峰的示意下,那小子也跟着出门,直到将他俩送上车才返回来。

  

  聚会还在继续,桌子上的空酒瓶已经越来越多,秦峰数了一下,众人已经喝了七瓶洋酒了。

  

  酒精上头了,情绪也嗨了起来。也连小宇这样的夜场咖,也喝多了。他知道,时机已成熟,可以玩今天的压轴游戏了。

  演戏。

  规则很简单。

  

  一副扑克,1张大王,2张A,1张K,其余的都是无关紧要的小牌。

  抽到大王的是导演,负责出剧本。

  抽到A的两个人是演员。

  抽到K的一个人,面临两个选择,要不加入到演戏中,要不甘愿喝3杯纯酒。

  其余的小牌,是观众。

  

  剧本随便导演编。演员按照剧本演,目的就是要让观众笑,一旦有观众笑了,就可以停止。

  

  而观众必须忍着笑,第一个笑的人,在下一轮不抽牌,自动变成K。

  大家都懂了。

  

  于是开始抽牌。小宇提出,为了让大家深入理解这个游戏的精髓。第一轮他当导演,剧本由他出,大家纷纷表示赞同。

  第一轮抽到当演员的两个人,是Leo和David,秦峰不幸抽中了K。

  

  小宇开始出题了:“Leo和David饰演两个在国贸桥下站街的小姐,这时来了一个男嫖客,两个人开始抢生意。”

  

  大家一听这个题目就开始哄堂大笑。难怪小宇提出要先出题,他这一题出来,基本上就奠定了这个游戏的风格,也画了一条起点。往后的题目,肯定不能比这个好演。

  

  秦峰想了很久,决定不参演,他甘愿喝酒。

  但是,那是三杯,纯的啊。

  所有人都很诧异他的选择。

  

  但或许秦峰还有一丝清醒,他觉得难为情。但是当他把三瓶纯酒喝下肚以后,立马后悔了。那种翻江倒海,像火一样在肚子里燃烧。

  尤其是,当他看到Leo和David,很自然的开始演戏。两个人挤眉弄眼,争奇斗艳,推推搡搡互相抢客的时候,那种滑稽和搞笑。没几下就有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更加后悔自己喝酒了,真该去演一下。

  

  大家也都发现,为什么这个游戏要放到最后。因为这么荒诞的游戏,实在是需要人在不清醒的时候,才好意思玩的。

  所有人,都不清醒了。

  不同程度的醉了。

  题目也越来越恶搞,什么捉奸在床,婆媳大战,家庭乱伦……有幸抽到大王的人,穷尽自己的想象力,创造出一些狗血剧情,就是想看其它人出洋相。

  

  那小子早就醉得不像话了,他完全没有以前那副在别人面前的冷漠,仿佛一下子和在场的所有人都熟了。要他演什么,他就演什么。

  

  他还演得特认真,完全不当喜剧演。

  到最后,曾齐航和Leo抽到了当演员,秦峰因为上一轮忍不住先笑,拿着K。那小子好不容易抽到了一次大王,他大叫着,开心得跳了起来。总算可以整人,总算不用自己演戏了。

  “我来,我来,你们三个听好了。”那小子东倒西歪地站着,“你们俩呢,就演一对BF。小峰子是第三者插足,抢走了0号。1号去找小峰子打架。哈哈。”

  “切……不好笑啊,这个题目。”小宇立即表示了不屑。

  

  那小子自认为得意的题目结果被打击了,十分不满意,又一口酒气地说道:“那这样,小峰子是0,抢走了1号。0号去找小峰子打架。哈哈,这下好玩了,小峰子,你是0哦。”

  

  按理说,这小子出的题目,和前面那些淫乱不堪的题目比起来,实在是小儿科。但此时,三个人站在原地,竟然觉得万分尴尬。

  你小子,就学着他们淫乱一点也好啊。

  

  要不要这么写实?

  

  在以那小子和David为首的一帮人起哄下,三个人终于踉踉跄跄站在众人面前开始演起来。

  幸好喝醉了。

  那就醉吧。

  

  秦峰冲上前,一把拉住小航君的手:“跟我走。”

  

  Leo连忙将他们分开:“不准带走他。”

  

  秦峰和Leo面对面站着,互相看着对方。

  在音乐声中,就酒吧忽明忽暗的灯光照耀下。

  此情此景,两个人都觉得那么眼熟。

  Leo开口道:“峰哥。”

  你要开始求我了是吗?我知道下一句的台词,你不是跟我说过吗?

  

  “我求你,不要抢走他,好吗?”

  

  果然

  

  一模,一样

  曾齐航站在一旁,眉头紧皱。尽管他不知道有那么一个夜晚,也发生过同样的剧目。但在他眼里,Leo此时,就是演给自己看的。

  接下来的戏份,按理说,应该是秦峰暴怒地吼了一声,然后一脚踢坏了旁边的小木马,对Leo说了一句:“对不起。祝你们幸福。”

  

  如果参照现实,应该这么演下去。

  

  但是,一定不会有人笑。

  秦峰心想,尽快结束这个操蛋的戏份吧。

  他决定逗大家笑,他无比娇媚地说了一句:“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啊。”

  

  观众爆发出一阵哄笑。

  那小子差点没笑到地上去。

  但是,围观的众人,谁都不知道,在这满场的笑容中,其实是三个人心中,锥心的痛。

  终于结束了。

  

  回到座位上,秦峰看了一下手机。

  

  一条短信

  两个字

  等我

74、小峰子的第一次

  

  人在开心和伤心的时候,最容易喝醉。

  在秦峰生日聚会的这一天。

  所有人,都醉了。

  

  有的人是因为开心。比如那小子。

  

  有的人是因为伤心。比如曾齐航

  有的人是既开心,又伤心。比如秦峰

  有的人醉倒在沙发上,睡了过去。比如小君。

  有的人跑到洗手间,狂吐不止。比如Leo。

  

  总之,一群帅哥猛男,变成了一群烂醉如泥的酒鬼。在酒吧疯闹着。

  

  酒吧的老板或许是有意,或许是无意。在众人离场的时候,放了一首轻柔的情歌。

  

  (我们就站在落地窗的两边

  

  就算触碰也有了界限

  

  如果跨越过,彼此那道边界

  是靠近,还是更遥远)

 

  曲终,人该散了。

  

  很多人都不知道怎么回的家。

  

  包括秦峰,他记忆中的最后一个镜头,就是在众人的起哄下,和小兄弟喝了一个大交杯。然后,等他感到一阵头疼的时候,他已经到了家里的床上。

  

  旁边还躺着一个呼呼大睡的人——老念。

  两个人四肢交叉,衣服都没脱。

  满屋子都是酒气。 ~

  除开头疼,秦峰还感到口渴,嗓子像着火了一样难受。此时此刻,若喝不到水,他宁愿死去。

  那小子翻了个身,一脸痛苦的神色:“水……我要喝水……”

  

  黑暗中,秦峰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抓着自己的头发,一步一步晃到了厨房。

  在摸摸索索中,倒出一杯水,一口而尽,又倒了一杯,回到房间。

  

  叫老念起来喝水,不应。

  

  推他,不动。

  

  那小子像死了一般躺在床上,微微张开嘴:“啊……”

  

  秦峰试着扶起他,喂他,但没有成功。一个没力气,一个起不来。

  连秦峰这么好酒量的人都倒下了,何况那小子。

  老念脸上的痛苦和难受,看着真叫人心疼。

  

  秦峰没有过多的思考,本能告诉他,或许应该这么做。

  

  他抬起头

  含了满满的一口水

  慢慢的

  

  又低下了头

  

  他躺在床上,如同嗷嗷待哺的雏鸟,张开嘴

  双唇,终于靠在一起

  

  一丝,一丝,清凉的水,从他的口中,流入了他的口中。

  

  一丝,一丝,沁人的甘泉,从他的舌尖,滑过他的舌尖

  一个人小心翼翼地控制着水的流速

  

  另一个人,像婴儿吸允妈妈的乳头一样,嘴唇吧嗒吧嗒响着,喉咙咕隆咕隆起伏着

  生命之水,在唇边传递

  极为缓慢

  当最后一滴水,终于传递完成时

  喂水的人,悄悄伸出了舌头

  

  喝水的人,继续吸允

  一切那么自然而然

  水到渠成

  他们都不记得吻了多久

  也都不记得翻了多少个身

  

  先是他在上面,然后是他在上面

  两个人从床的这一头,翻到了床的那一头

  酒精虚无了意识,抽空了灵魂,模糊掉了伦理关系,一切都是出自本能。

  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经过了什么样的过程。反正,两个人翻着翻着,就全身都光了。

  肉体彼此碰撞,两根完全坚硬的大鸟互相摩擦。

  

  嗯……嗯……

  

  呼吸越来越沉重。

  

  终于,在某个时候,两个嘴唇分开了。

  

  那小子压在上面,慢慢地,身体往下滑。舌尖滑过秦峰的脖子,滑过他的锁骨,滑过他厚实的胸部,停留在他敏感凸起的乳头上。

  

  一挑

  

  一绕

  

  一含

  

  一声浪叫

  舌尖继续往下游走,经过腹肌、肚脐,然后,就是小峰子的大龟头

  一圈

  两圈

  三圈

  

  圈圈酥麻

  

  “嗯……嗯……嗯……”

  

  含进去。含进去。秦峰心里在喊。

  

  那小子似乎没含,他或许是口渴了,拿起床头剩下的半杯水,喝了下去。

  秦峰感觉到自己滚烫坚硬的大鸟,突然被一阵清凉包裹着。

  

  “啊……”$

  

  他再也忍不住了,发出一声大叫。那小子口中含着的一口水,如同北冰洋的寒流,在他的口腔中旋转,在自己大屌周围旋转。

  

  上上下下,起起落落。

  

  有几滴水,从口里掉了出来,滴在肚子上,有几滴顺着大屌往下,流到了睾丸之上,然后再滑过他的菊花

  

  秦峰双手死死地抓住床单:“念……”

  

  念慢慢吐出了大屌,吞下了口中的水。继续往下游走,舌尖挑动着睾丸,一上一下。

  

  继续,往下。

  

  你真的要继续往下吗?

  

  看来他是真的。

  那小子抬起秦峰的双腿,当他还在思考是该拒绝,还是该拒绝,还是该拒绝的时候。

  

  他已经将冰凉的舌尖,轻轻抵到了他的菊花口。

  一个26年从未有人触碰过的男人禁地。

  混蛋!

  

  混蛋!

  

  为什么这么痒,为什么这么舒服……冰冰凉凉,酥酥麻麻

  我醉了,你也醉了,我们明天都不记得了好吗?

  

  你以后不准拿这件事取笑我好吗?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是吗?

  那你舔吧,更用力一点好吗?

  

  老念或许接受到了小峰子的心里讯息,舌尖在粗壮的双腿之中,那一条狭窄的缝隙中来回游走。

  第一次。

  

  好敏感。

  

  每一下舌尖的挑动,都换来身体的一阵抽动。

  

  第一次

  

  好惊喜。

  每一下挑动了菊花,也挑动了内心。

  渐渐的,那一朵紧紧关闭的菊花,慢慢开始松弛下来。

  

  舌尖也开始用力,往前,往前,再往前。

  

  一点一点,终于,突破了褶皱的菊花口,触碰到了光滑的内壁。

  菊花处传来的感觉,那么细微,那么酥麻,和体内的酒精一起,燃烧了秦峰的全身。他双手紧握床单,身体一阵一阵抖动,脑袋不断地摇晃着:“念……”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丝一丝的淫液,从他的马眼出流了出来,滴在他的肚子上。

  

  很久很久,直到秦峰感觉到全身软绵绵的,淫液源源不断地流出来,整个肚子上满满一滩。那小子才终于,将深埋在他胯下的脑袋抬起来。

  

  慢慢地,靠在秦峰的耳边,轻声说:“小峰子,我想要你。”

75、老念的第一次

  菊花初次被触碰,被柔软冰冷的舌尖触碰。

  

  好奇妙。

  心内莫名的害羞,体下悄然的快感,被掩埋在这个寂静的夜晚和燃烧的酒精之中。

  

  但愿没有人知道,但愿没有人记得。

  

  耳边一声极其轻微,极其温柔的声音:“小峰子,我想要你。”

  

  秦峰没有回答,没有睁眼,轻轻地说了一句:“好。”

  

  但是,他突然翻过了身子,将那小子压在身下,整个人压在他的背上。那根22cm的大屌,抵住了那小子的菊花口。

  

  一瞬间,角色错位。

  

  是他误会了?还是故意误会了?不知道。

  

  再也没有前戏,秦峰从床头柜中摸出润滑油,直接涂抹在自己的大屌和那小子的菊花之上。

  “不要……”

  那小子感受到秦峰的意图,艰难的发出了一声抗议。

  秦峰没有给他反抗的机会,双手抓住他的双手,整个人死死地压在他后背,大龟头已经和菊花口紧紧地顶在一起,随时将要破门而入。

  

  “不要啊……小峰子……”那小子拼尽全身力气,试图反抗。

  

  反抗无效。

  本来就不胜酒力,再加上刚刚长时间的舌尖漫游,和现在后背85公斤的庞大身躯,他一丝反抗的力气都没了。

  “我给你。”这是在大屌进入之前,秦峰说的最后一句话。

  

  然后,大龟头,一点,一点往前进。

  

  “不要……不要啊……求你了……小峰子……不要啊……”

  

  那小子的哀求,如此真切和诚恳,若在清醒状态下,一定不忍心再继续往前。

  但此时,体内的酒精就像一位魔术师,在将理智熄灭的同时,还把所有的哀求转化成美妙刺激的旋律。

  那一朵紧致无比的菊花,仿佛有无穷的吸力。

  离不开,抽不走,挪不动,停不下。

  

  只能陷进去。

  随着粗大的龟头,终于突破菊花口。随之而来的,是那小子一连串痛苦的哀嚎:“啊……啊……好痛……好痛……小峰子……好痛啊……不要……不要……好痛啊……”

  秦峰没有理他,他只认为,所有的小0都有这个过程。

  他继续挺进,他能感觉到那小子死死抓住自己的双手,抓得深深作痛。被自己压住的那个身体,也开始因为痛苦,全身发抖。

  

  哀嚎已经带着哭腔:“小峰子……哥……哥哥……峰哥……好痛……求你了……不要……真的好痛……求你停下来……哥哥……”

  

  秦峰能感觉到,那一朵菊花异常难破,和当天小航君处男的雏菊一样,将自己的大屌夹得隐隐作痛。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峰已经开始微微出汗了,那小子的哀嚎也转为了抽泣。终于,他才感觉到,龟头已经抵达了花心。

  

  秦峰重重地趴在他身上,大口地呼吸着。

  

  他伸出嘴,想去吻一下身下被自己破身的人。尽管灯光黑暗,但他分明发现,那小子满脸的泪水,肆意地流淌在他痛苦的脸庞上,湿透了床单。

  秦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泪水,咸咸的。他或许是觉得味道很妙,或许是安慰那小子不要哭,他竟然用他厚实的舌头,不断舔着那小子的脸颊。

  

  到最后,他脸上的泪水被舔干,但全换成了他的口水。

  

  秦峰开始动。

  

  一下,

  一下

  一下!

  

  抽泣又变成了哭声,越来越大,最后竟然开始嚎啕大哭。

  

  我好心疼你,可为什么,我就是停不下来。

  

  我要你,我要你,我要你。

  

  他趴在底下,他趴在他背上,机械般的抽动着大屌,很久很久,两个人都没有换过姿势。

  有快感吗?不知道

  嚎啕大哭过后,就是声嘶力竭,然后,就是永无止境的抽泣。

  这个夜晚,只剩眼泪。

  

  他完成了射精,毫无保留地射在他的体内。

  

  那小子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说了最后一句话,然后昏迷过去。

  秦峰拔出大屌,脑子一片空白。他站起身,踉踉跄跄地来到浴室。

  

  他没有开灯。

  

  他把水流打开最大,站在黑暗中。任凭水流冲洗着自己的身体。

  热水冲着他紧闭的双眼,冲着他的大脑,慢慢地,冲散了浓得化不开的酒精。

  我刚刚做了什么?

  我刚刚对他做了什么?

  他是老念,是我的兄弟啊。

  

  是不开心的时候陪着我,生病的时候照顾我。和我同欢笑,共苦乐的结拜兄弟啊。

  我为什么要对他下手。

  为什么他一直在求我,我就是不肯停下来。

  

  这是我们说好的底线,不是吗?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你会恨我吗?

  我们会连兄弟都做不了吗?

  你恨我吧,你恨我吧,你恨我吧……

  

  黑暗的浴室中,一个雄性的赤裸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浴室冰冷的地板上,水流毫不留情地冲刷着他的全身。

  从头,到脚。

  第二天。

  秦峰一觉睡到中午才起床。昨晚喝太多了,他感觉全身骨头像要散架了一样,十分难受。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床边空无一人。

  

  那小子不见了。连同地上的衣服和裤子。

  

  床单上,一片凝固了的深红色,格外刺眼。 _

  

  秦峰紧皱起眉头,连忙起身,快步跑到那小子卧室。

  

  没人。

  

  厕所,没人。阳台,没人。

  

  找遍了整个屋子,都没有那小子的影子。

  

  看着床上遗留的痕迹,秦峰内心悔恨交加,无比自责。

  他又跑到那小子的卧室,确认他的行李和衣服是否还在。

  

  所幸都在。

  

  他拿起手机,拨打了那小子的电话,电话铃声在自己的卧室里响起。

  

  那小子没带电话出门。

  

  秦峰心下暗自舒了口气。

  

  看来,他没有不辞而别。

  但是,他去哪了?他平时从来不会起来这么早的。

  他如果回来,我该怎么面对他?

76、靠近,还是更遥远

  

  处女座的第一天。

  

  秦峰靠坐在客厅里的大沙发上,独自一人。

  他在回想,过去的24小时,多么神奇的一天。

  

  先是1000条莫名其妙的生日祝福短信,谜团至今未解。

  

  晚上又和好朋友疯闹着度过了一个终生难忘的生日,酒局上,曾齐航最后的那条短信,那两个字深深敲打着他的心。

  然而,更让人纠结的,是酒后那一场疯狂的乱性。竟然毫无理智地连自己的好兄弟都上了。

  

  好兄弟,还会回来吗?

  

  秦峰瘫软地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就连肚子饿得呱呱叫了,都没有心思起来弄点吃的。自责和悔恨充斥着他的内心。

  如果时光可以倒回,他一定不会那么冲动。再倒回一点,他一定不会喝那么多酒。

  

  可是,生活是一个无法存档和读档的游戏。

  

  屋内安静得能听到墙上挂钟滴答滴答的响声。

  

  然后,就是钥匙开门的声音。

  是他回了?

  秦峰连忙站起身子,朝门口期待地看过去。

  

  果然门外有动静,就是他,除开他,再也没有人有这个房间的钥匙。

  在房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秦峰突然坐了下来。

  他不敢再看,不敢和他对视。

  

  眼角的余光告诉他,老念的身影,从门外进来,一下也没有犹豫,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砰!”一声重重的关门声。

  

  那小子自从搬进来,就几乎没有进过自己的屋子。

  看来他还在生我的气。

  

  是啊,哪有那么容易放得下。

  

  秦峰呆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是应该走进去,跟他面对面?还是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如果进去的话,我是应该向他道歉,还是向他解释。

  

  是男人,就应该面对。想到这里,秦峰迈开了步子,但是,马上又收了回来。

  

  他不是拉不下脸道歉,也不是害怕面对他。他没想好台词,他害怕给他造成二次伤害,他希望能把这件事情的影响,降到最小。

  在无数次的反反复复,起身和坐下之后。

  秦峰终于鼓起勇气,走到了他的房门。

  咚,咚,咚

  秦峰轻轻地敲了三下房门:“老念。”

  他没答应。

  卧室的门无法反锁,只要一拉把手,就可以进去。但是秦峰依旧站在门口,又喊了一声:“老念……”

  “干嘛?”屋内传来那小子熟悉的声音。

  “对不起。”秦峰想过无数的台词,这是他认为最合适的一句话。

  

  屋内又没了声音。

  

  秦峰在门口站了很久,那小子始终没有回音。

  

  好吧,不管他怎么想,不管他是否会恨我,但至少我要当面跟他道个歉。这是秦峰此刻做出的决定,于是,他轻轻拉下门把手:“老念,我就想当面跟你……”

  “啊……不要进来,不要进来。”屋内传来那小子惊慌失措的叫声。

  

  呼叫和制止已经来不及阻挡秦峰迈出的脚步。

  他进到屋子之后,只见那小子躺在床上,双腿从半空之上猛地放下来,一阵慌乱地穿上裤子,把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塞到了背后。

  “你在干嘛?”秦峰看着那小子慌慌张张的神色。

  “这个门锁不上的吗?”

  

  “锁不上的。”秦峰耸了耸肩,“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就想当面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那小子将双手放在背后,急急地催促道:“你出去啊。”

  看那小子的样子,似乎没有愤怒,秦峰心里暗自舒了口气:“哦,你会恨我吗?”

  “哎呀,你快出去吧。”那小子皱着眉头。

  秦峰无奈地退出了房间,凭借对刚刚那小子的表情和语气的判断,以及对他性格的了解,秦峰认为,似乎老念没有自己想得那么愤怒。于是,他没有走远,而是站在门口。

  “我操啊,糟了,糟了。”屋内传来那小子的惊叫声。

  

  秦峰很想知道那小子慌慌张张在里面搞什么鬼,他决定再打扰他一下,又轻轻地拉下门把手。

  

  只见那小子侧躺在床上,看着床单中间一大滩白色的黏糊糊的东西,一脸的焦虑。

  

  秦峰瞬间明白了,他强忍住笑声:“念哥,要帮忙吗?”

  那小子没想到秦峰会杀一个回马枪,但目前的情况都被他发现了,也瞒不住了。再加上他还叫了一声念哥,似乎一下心情好多了,瞪着眼睛怪罪到:“都怪你啊。”

  “是,是,是。怪我,怪我。”秦峰边说边往前走,走到床边,拿起旁边一支已经被压扁了软膏,“所以,你刚刚是去医院了?”

  “药店。”7

  “你怎么跟医生说的?”

  

  “我就说肛裂了啊,要买这个。”那小子撅了撅嘴,狠狠地说,“难道我会说被人强奸了吗?”

  

  “我没有……”秦峰心情一下好了很多,“好吧,对不起。我帮你擦药吧。”

  秦峰从那一支压扁的软膏中,挤出了一点:“还够用一次的。”

  “我自己可以的。”那小子脱掉自己的上衣,上衣的后背也黏了一大团软膏,“我的床也被你害得不能睡了。”

  “你在这个床上睡过吗?”秦峰终于忍不住,笑了一声,他没有理会那小子脸上复杂的表情,一把将他横抱了起来,“走啊,抱你回自己床上去擦药。”

  

  那小子尽管也不轻,但秦峰抱着他走个十几米还是不费力的。

  

  秦峰将老念轻轻放在自己床上,那小子看着身边一滩凝固了的血渍:“你的床也不能睡了啊。”

  

  秦峰站在床边,心想,一会儿换个床单就好了,多大的事儿啊。但跟那小子朝夕相处了那么久,似乎已经学会了他说话的语气,故意打趣道:“那晚上咱俩就睡地上啊。”

  那小子看着秦峰,一脸的不屑:“切,换个床单就好了,用得着睡地上吗?”

  秦峰噗地一下笑了出来:“好吧,好吧。我2b。把裤子脱了,我帮你擦药。”

  

  那小子犹豫了一下,脸上似乎闪过一丝从未见过的害羞,然后缓缓脱掉裤子,转过身体,趴在床上:“你轻点啊。”

  

  “嗯。”秦峰跪在床上,从剩余的药膏中挤出一点在食指上,然后慢慢伏下身子,将那小子的双腿分开,小心翼翼地将药膏均匀地涂抹在那一朵受伤的菊花上。

  “哎呀,你轻点。”

  “我已经很轻了。”

  

  “我以后不叫你小峰子了。”

  “总算知道叫峰哥了?”

  

  “呸,你姓秦啊,姓对了。”

  

  “什么意思?”

  

  “我以后叫你禽兽。”

  “你敢在我帮你擦药的时候骂我啊?”

  “啊啊啊啊,轻点啊。那我等下再骂你吧。”

  

  “哈哈。老念,我昨晚真的是喝多了,你不会恨了我吧?”

  “你都已经道歉了啊。”

  “我很诚恳地跟你说一声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你的。”

  “嗯。不过真的很疼啊。我也好害怕。”

  

  “让你想到了你小时候?”

  

  “你怎么知道?”

  

  “在叁亚海边的时候,你说你小时候做过0?我想肯定是一次不愉快的经历。”

  

  “哦,我都忘了我说过。看来你没喝多啊。”

  

  “没有没有,我事后想起来的。”

  

  “嗯,就那一次。邻居一个比我大几岁的人,和他同学一起。”

  “算了,别说细节了。我不忍心听。”

  “我恨了他一辈子。”

  

  “………………好吧,你趴着休息下吧,药擦好了。我出去再帮你买一支回来。”

77、大战前夕

  

  秦峰从药店走了出来,将买好的药膏塞进了裤子口袋。

  

  在回家的路上,他一直在想。尽管那小子说没有恨他,让他总算松了一口气,也让他心存感激,感谢那小子的宽容和豁达,兄弟情分看来是守住了。不过话说回来,终究是自己不对,虽然理由可以归结到酒精上,但自己的行为就如同那小子所说,禽兽了。

  

  自己对那小子,确实有好感,不管他在别人面前如何伪装,但至少在我面前,单纯、可爱、没有心计、喜怒哀乐挂在脸上,随时能猜到他心中想什么,完全不像圈子中的大多数人那么复杂。所以,我会和他结拜,会邀请他合租,也是出于这份好感。

  再者,我对他仅仅是兄弟的好感,我也从来没想过要和他以恋人的关系交往,不是吗?做兄弟那小子没得话说,够哥们,够义气,也绝对不会在背后捅你一刀。但做恋人,并不见得合适。一来两人的角色使然,性生活首先就不会和谐。二来,那小子太过于单纯和直白,没有情调,不懂浪漫。三,更重要的一点,兄弟的关系,在我看来,比恋人更长久。正是因为,没有那么多期待,没有那么都要求,没有那么多计较,两个人可以始终就这样,简简单单,轻轻松松地在一起生活。互相照顾,互相逗乐,这不是更好吗?

  所以,我为什么要忍不住上了他呢?要让这原本简单的兄弟关系,复杂化呢?

  昨天那小子在昏迷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那么的撕心裂肺,是他真的那样想?还是一时的气话?

  哎,过去了,就让一切慢慢地过去吧。

  但愿时间能抚平他心头的伤痕。

  就让我在以后的日子里,慢慢弥补对他造成的伤害吧。

  快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秦峰看到路边的水果摊,当下转了一个身,选了一把最好的香蕉。然后又走进旁边的超市,买了一瓶上好的蜂蜜。

  打开房门的时候,那小子已经从卧室出来了,趴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手中不断地旋转着遥控器。

  

  “老念,我刚刚买药的时候,总觉得那个售货员看我的眼神怪怪的……”秦峰边说边走进屋子。

  “啊,你还买了香蕉啊。”那小子回过头,脸上露出了喜悦。

  “对啊,还有蜂蜜。”秦峰将蜂蜜放在桌上,提着香蕉走过去,“都是润肠通便的,你下次便便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疼了。”

  那小子没接他的话题,仿佛只对香蕉感兴趣:“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香蕉,我从来不吃水果的,香蕉除外。”

  说着,那小子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我从小到大,吃了几万根香蕉了。”

  

  秦峰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小子要不就是吹牛,要不就是对‘万’这个单位没概念,他也懒得纠正,只道:“那以后我每天下班的时候,都帮你带一点回来。”

  “嗯嗯嗯,过来过来。”

  秦峰扯下一根香蕉递到那小子手中,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们来比谁吃得快吧。”那小子手中举着一根香蕉道。

  秦峰顿时无语:“这有什么好比的啊!?你弱智吧。”

  “你不敢比吗?”那小子扯下一根香蕉塞到秦峰手中,“输的叫赢的哥。”

  “哥,你赢了,好吗?”秦峰一想到两个人狼吞虎咽吃香蕉的样子,觉得实在是又难看又无聊,实属吃多了没事干,“那你敢跟我比跑步吗?输的叫赢的哥。”

  

  “哥。”那小子脱口而出,“那你敢跟我比谁的鸡巴大吗?输的叫赢的哥。”

  “哥。”秦峰也学着他,在这个问题上,他自甘认输,“那你敢跟我比谁举哑铃重吗?”

  “哥。”那小子毫不犹豫,“那你敢跟我比倒立谁久吗?”

  “哥。”

  两兄弟像较上了劲。嬉笑之中,纷纷拿出自己的长项互相攀比着。

  

  直到后来,那小子说了一句:“那你敢跟我比谁先把小0操射吗?”

  

  秦峰习惯性地差点叫出口了,话到嘴边,连忙改口道:“敢啊,有什么不敢的。”

  

  那小子忽地一下坐直身子,像来了兴趣一样:“好,就比这个。输的怎么办?”

  “叫哥呗。”秦峰随口道。

  

  “没劲。”那小子不屑地说了一句。

  

  “叫老公,敢不敢?”秦峰笑了一下。

  

  “好!就这个!”那小子铿锵有声。

  “我操。”秦峰本来只是开一句玩笑,他并没有真想赌注这么大。他连忙心中在思索,如果只是比鸡巴大小,或者比让小0的痛苦程度,那他肯定没胜算。但他并不认为那小子那样的巨炮,就能比自己更快操射小0。床上这摊事,尺寸不是唯一,技巧才是王道。想他种马男,至今还保持着三分钟让小0缴枪的闪电记录。他当下涌出一股男儿热血,开口道,“好,就跟你比。”

  

  “好。”其实那小子心里也没底,他的巨炮干爽小0没问题,但是前面都有一个长时间的痛啊,也许小0还在痛的时候,小峰子就把小0给操射了。但凭着年轻人不服输的冲劲,他十分期待这次比赛。

  “叫一次,还是几次?”秦峰转过身,面对那小子坐着,“不过说好了,叫老公只是以示认输,咱俩永远都是兄弟。”

  

  那小子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都不见了,十分严肃:“好。在外人面前不叫,但只要在我们两个人的时候,输的就必须叫赢的老公。”

  

  “一直叫?”秦峰心里开始忐忑起来。

  

  “对。叫一辈子!”那小子也开始紧张起来。

  

  两兄弟都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本来两个人开玩笑,开着开着就动真格了。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场比赛,胜算还真说不准,也许是一半一半。

  

  秦峰此刻,确确实实想反悔了,他不敢想象万一自己真输了,要一直叫那小子老公,他没那个勇气。但现在的气氛,两兄弟就像拔出剑的勇士互相对视着,剑已出鞘,哪能那么轻易收回来。

  

  况且,这个赌注,还是自己提出来的。

  

  秦峰不得不硬着头皮,接下这场事关男人尊严的战斗。他心里在盘算着,如果赢了,挫挫那小子的锐气太好不过,万一自己真输了,到时候也能耍赖呢,于是开口道:“你说规则吧。”

  

  那小子一脸认真:“我们一人找一个小0,同时开始,用同一个姿势。”

  

  如果是这样,那这场比赛的胜负就不仅仅只和两个人有关了,还取决于小0。秦峰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

  两兄弟认可了规则了之后,马上陷入长时间的沉默。各自在脑海中寻找能帮助自己获胜的最佳搭档。

  

  秦峰脑海中像电影胶片一样,不断快闪着和自己上过床的0号,三分钟被他干射的那个0号是一次419认识的,早就没了联系。他要寻找的人,肯定不是像小航君那样没什么做0经验的人,因为会痛很久。也不能是小君那样的耐0,那样时间过长。到底谁最合适?

  

  那小子也不断在思考,他的选择更少。他心中的最佳人选是陈正,陈正已经完完全全习惯了他的大鸟,痛苦的过程极短。并且他也熟知陈正的最佳体位,能以最快的速度让他缴枪。但陈大少爷不仅不会同意出战,而且万一他知道自己参加这么荒淫的比赛,大发雷霆还说不定。那么除开他,还有谁?

  或许,两兄弟在事后会进行道德反省,但此刻,他们都只想,赢。

78、倒数三天

  兄弟二人因为一个玩笑,逐渐发展成一次剑拔弩张的男人战争。

  

  秦峰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老念,咱俩这样会不会不好啊?”

  “你怕输了?”那小子取笑道。

  “不是。”秦峰端起一杯水,“我在想,如果小0知道,咱们跟他们做爱,是为了比赛。会不会很伤心?”

  

  “哎,你老是这样想问题。”那小子抢过秦峰手中的水杯,先喝了一口,“就算他们知道了,也不会怎么样啊,他巴不得你卖力呢。”

  秦峰想了一想,似乎有点道理。虽然自己带有目的,但毕竟只是做个爱而已。做爱嘛,谁不希望激情一点。况且,在床上,1都希望0骚一点,0都希望1更猛一点,所谓各取所需,谁也不欠谁。

  

  那就这样吧,卸下了思想包袱的秦峰开始认真地思考起比赛来。

  或许是出自于男人好斗的天性,或许是此前无数次被那小子打击。总之,秦峰特别重视这场比赛,视之为力挽狂澜、证明自己的最佳机会。一旦赢了,那自己可是比所谓的“屌神”还厉害的人物。

  “老念,那咱们就定在这个礼拜六晚上?”秦峰看着那小子点头表示同意,又道,“我来定酒店吧。”

  “好。”

  今天是周三,到周六还有三天。但是战斗的氛围已提前来临。

  

  整整一个下午,两兄弟双双坐在沙发上,独自思考。互相都没说话。

  秦峰之所以提出定在周六,是考虑到平时要上班,多少对状态有影响。地点他准备挑选以前去过的一家主题酒店,一来酒店环境暧昧,容易激发性欲。更主要的是,他熟悉环境,不会有陌生感。这是他为比赛做的第一个准备。

  , k+ j1 F* M! V$ A

  秦峰为比赛做的第二个准备,就是决定从今天开始禁欲,不做爱,不手淫,争取到周六拿出最佳的状态。

  

  坐在沙发上的他,开始仔细思考第三件事,也是最重要的,那就是自己的搭档。他首先排除了小君和曾齐航,因为一个太耐,一个经验太少。接着,他又排除掉了Leo,毕竟两个人的关系还有点尴尬。然后,他又否定了重新去找个陌生人的想法,别说培养感觉,就连找到G点都是需要时间的。

  

  沙发的另一头,那小子一直盘腿坐着,双手撑着下巴,也在不停地思考。

  

  他对这场比赛并没有十分的把握,尤其是当他的最佳搭档陈正还不能出场的时候,他心里更打鼓了。但是,我想赢啊,我比小峰子还想赢啊。

  

  “哈哈哈哈。”秦峰突然大笑起来。

  

  那小子侧过头,一脸疑惑地看着秦峰:“你笑什么?”

  

  秦峰得意洋洋地站起身:“老念,你输定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向卧室。

  秦峰拿起床上的手机,翻到了一个号码。

  就是他。

  最合适的非他莫属。

  阿乐,自己的初恋男友,从大二到大四,两个人在一起整整三年。

  秦峰对阿乐太熟悉不过了。他熟悉他的菊花、G点和最喜欢的体位,或许是两个人经常野战的关系,阿乐最喜欢的姿势,就是站着从背后操他。

  

  并且,对于操射阿乐,秦峰有个绝招。

  

  那就是,每次在渐入高潮的时候,突然拔出大屌,然后伸进去两根手指,飞速地按压他的G点一会儿,此时,阿乐会浪叫连连,淫水横飞,全身发抖。然后再将大屌放进去继续操,不出5分钟,必射无疑,屡试不爽。

  

  一想到此,秦峰得意万分,看来这场比赛已经胜券在握了。他拿着手机回到客厅,正准备给阿乐发一条短信过去。

  突然,那小子也大笑起来,“哈哈哈,小峰子,你也输定了。”

  秦峰没料到,刚刚还愁眉苦脸的那小子,转个身回来就眉开眼笑了,当下寻思,莫非是故意诈我,于是开口问道:“你找的谁?”

  那小子一脸的坏笑:“嘿嘿,你想不到的人。”

  秦峰没再回沙发,在餐桌旁边坐了下来。一脸疑惑地看着那小子,仔细地思考。

  

  他既然这么说,肯定是我认识的人。认识的又想不到的,难道……

  

  难道就是昨天晚上在酒吧,偷偷交换眼神,偷偷帮他喝酒的,阿超?

  阿乐的现任BF?

  

  我靠。如果他真的叫阿超,那我怎么可能再叫阿乐。让他们一对BF面对面?不可能,我做不出这种事情。

  秦峰当下道:“老念,要不你换个人吧。”

  那小子摇了摇头,做了个鬼脸:“不换,不换。”

  秦峰气得咬牙切齿。好啊。你小子是猜到了我会叫阿乐是吗?你是吃准了我不敢让他们面对面是吗?

  以秦峰对那小子的了解,他就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好吧,既然你不肯换,那就我换吧。我还怕找不出第二人?

  再说,你小子,如果真的叫阿超,你就输了。

  

  窗外,夜色已经降临。

  临比赛还有三天的时候,两兄弟抱在一起,睡了过去。

  

  第二天,周四。秦峰下班的时候没有直接回家,他去见了一个人。

  既然阿乐不行,那就试试和他沟通一下。

  

  秦峰约了David一起吃晚饭,餐桌上的前半个小时,两个人聊着风月,到饭局接近尾声的时候,秦峰才将话题慢慢地朝实质内容方向引导过去。

  两人在谈笑间,聊了一些非常私密的话题,比如有没有被干射过,一般要多久被干射之类的。

  通过饭局,秦峰了解到,David既有做0的丰富经验,又不是欲求不满的耐0,这种最合适。更重要的是,两个人已经将关系挑得很明,一致认为就算只是做炮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于是,在饭局的最后,秦峰跟David约定了周六的时间。

  

  你小子使坏,难不倒我。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12页 当前第9页

首页 上一页 ← 9/1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屌神传奇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