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溺爱孕夫 第18节

小说作者:沉溺于美 所属分类:现代耽美 下载:溺爱孕夫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01-10

走进村子,叶梓凡才发现灵隐村并未像他想象的那般贫穷,虽然村落里的房舍都比较老旧,陈设古朴中竟透着奢华。

就拿两人刚路过的那家來说,透过大门的缝隙,叶梓凡依稀看到主房内一些现代化的电器设施,这些还不是让他惊讶的,放电视的矮几是黄花梨木,就那么点大的小矮几,那价格是绝对惊人的。

叶梓凡啧啧嘴惊叹道:“徐弘毅,你不是说村里与世隔绝,沒有对外接收电缆,那是如何通电?”

“村里自设有发电与通讯设备,只覆盖整个村落。”徐弘毅解答道。

“那村民又是以什么为生?”

毕竟现代社会科技发达已用不到养蛊驱蛊这种异术,可村里无处不贴着富贵的标签,让叶梓凡生出几分疑惑。

“怎么?你了解这些做什么?”

见徐弘毅卖起关子,叶梓凡不屑的冷哼一声。

直到深夜才算走出村子,叶梓凡这才惊觉灵隐村覆盖面竟如此大。

现代科技如此发达,雷达、卫星等探测设备竟一直未能检测到村落的存在,这灵隐村无处不透着神秘与古怪。

眼前出现的殿堂三层楼高,红墙琉璃瓦堆造,殿顶四角高高翘起各挂一枚风铃,风起铃响,悦耳之音为宏伟、庄重的殿堂染上几分柔和。

风停音止,神殿在浓重黑色环绕下更显神秘、萧静。

叶梓凡走到近前,抬首望去,正红色朱漆大门顶端高悬着黑色金丝楠木牌匾,上面龙飞凤舞书着三个古朴篆字。

叶梓凡转头看向身旁的徐弘毅:“这里就是神殿了?”

徐弘毅神色凝重的点点头:“是这里,我们进去吧!”

两人推门入内穿过莲花石刻的青石道走进内殿,殿内亮如白昼,四角各挂一枚鹅蛋大的明珠正发出幽亮的光。

大殿东西两壁彩绘画线条秀美流畅、色彩艳丽清晰。

画中人物装扮样貌透着异族古风。

东墙彩绘画内白衣长袍男子神色高远,身姿飘渺,手持碗大金铃,手臂高举过头顶,手肘微曲做摇铃状。自铃口飞出无数黑色小虫,层层叠叠如黑雾般弥漫。

西墙彩绘画内男子面带喜色怀抱婴孩,身侧床榻上另一男子双目紧闭神色安详,却浑身浴血,肚腹处更是血肉翻飞。

叶梓凡眉头紧皱,这神殿内的壁画诡异血腥,原本堂皇的殿堂更添神秘与森然。

此时从殿内走出一位年轻的黑衣男子,见到两人后说道:“徐医生,祭司吩咐,今日天色已晚,两位先在后殿的客房休息一晚,明日再來试炼。”

两人中午时分入山,此时已近深夜,风尘仆仆赶路多时早已饥肠辘辘、满身疲惫。

徐弘毅与叶梓凡跟随着黑衣男人的引领走进后殿的客房。

客房陈设古朴雅致,古韵十足,摆设很多现代化的设施、电器。

黑衣男人备好饭菜,两人洗漱过后,匆匆用些吃食,就各自回房休息。

叶梓凡站在窗边看着漆黑夜空高悬的那轮明月,不禁暗忖,现在的麦子是不是也如同他一般站在窗下抬头看着这轮明月。

他现在怎么样?蛊毒是否还会发作?

明日的结果还是未知,成功与否直接关乎麦子的未來,这些纷繁的思绪起起伏伏,搅的叶梓凡心绪不宁。

一夜未眠,天色泛白时,叶梓凡还立在窗口。

门被推开,徐弘毅看着那抹坚韧挺拔的身影,轻微的叹了口气,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过去吧!”

叶梓凡转过头脸上沒有彻夜未眠的疲惫,凤眼精光乍现,熠熠生辉。

两人先用过早饭就來到前殿大堂内。

昨晚的黑衣人早已等在大殿内,见到两人后说道:“叶先生请稍后,祭司马上就到。徐医生请随我入后殿。”

徐弘毅跟随着黑衣人走进后殿,叶梓凡独自站在空旷的大殿内。

前方香炉升起袅袅白烟,淡淡幽香弥漫在殿内。

嗡!

异响传入耳中,叶梓凡挺拔的身躯猛地一震,印入眼眸的景象竟逐渐扭曲变形。

后殿与前殿相连的过道内,矗立着两道身影,静静的看着殿内的叶梓凡。

叶梓凡身躯微微颤抖几下后就恢复平静,但神色中带着几分凄迷。

第一卷 第一百零九章 以身养蛊

时间一点点过去,殿内的香味由淡转浓,炉内的香柱却沒有任何变化,若不是顶端的明灭闪耀,袅袅白烟弯转溢出,肯定会以为香并未点燃。

叶梓凡依旧站在大殿内,剑眉紧皱,双眼微闭,睫毛不停的颤抖,神色痛苦仿佛在受着莫名煎熬。额上更是不断渗出细密的汗珠,沿着脸颊蜿蜒而下,滴落在衣服的前襟上。

香炉内的白烟渐渐凝聚竟环绕在叶梓凡身侧,如同蚕丝织就的蛹将挺拔身姿完全笼罩在其中。

徐弘毅脸色沉重,看着叶梓凡的身影一点点消失在白色烟雾中,焦急的对身旁的萧成羽说道:“祭司,时间差不多了,叶梓凡他……”

萧成羽冷冷的瞥了徐弘毅一眼。

徐弘毅低下头神色有些不解:“祭司,已经一个时辰了,往日的试炼只半个时辰,今日怎么……”

“他自诩真心,又是自愿來参加试炼,想必其间的危险你也明确告知于他。若他真是出于真心,即便再有一个时辰也能安然无恙。”

萧成羽说的理所当然,徐弘毅也不好反驳。

那层层白雾其实是蛊虫所化,蛊虫嗅着殿内的香气而來,随着香气的浓郁蛊虫也越积越多,这些虫子发出的嗡嗡声能让人产生幻觉。

但凡对爱人有一丝异心或是通过试炼的意志不够坚决,都会沉浸在幻想中无法自拔,最后非死即疯。

往日的试炼大该就一个小时,今日从叶梓凡进入殿内被蛊虫所控,到现在已经将近两个小时。虽说蛊虫只能制幻,但长时间沉浸在幻觉中,多少对身体还是会有些影响。

白雾浓郁已看不出被裹在其间叶梓凡的身影,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徐弘毅见萧成羽依旧沒有要停止的意思,实在无法置之不理。

“祭司,时间太长即使叶梓凡通过初试,身体也会受损,对随后养蛊也会受到影响,麦子已沒有多少时间,再拖下去恐怕……”

萧成羽听罢只是淡淡说道:“麦子那边你不用担心,他暂时应该沒有什么问題。初试过后,你便可先回z市。”

萧成羽言下之意已是判定叶梓凡通过初试。估计是碍于当初负心于麦子,才想借此机会整治于他。

徐弘毅轻吁口气说道:“祭司,我想见见麦子,我今日去见他并未在家。不知他身体怎么样?”

“麦子在后山养病,现在还不宜见人。”

显然萧成羽并不想让他见到麦子,徐弘毅有些疑惑,是不是麦子真出了什么事。

徐弘毅按捺住心底的恐慌问萧成羽:“祭司,麦子到底怎么了?要养病为什么要去后山?”

“麦子体内的蛊虫分裂,形成新的蛊虫。他也是为此才会回到村里。”

“什么?”

萧成羽的话令徐弘毅震惊不已:“蛊虫怎么会分裂?麦子他不会……”

得到萧成羽肯定的眼神后,徐弘毅神色异样的看着殿内的叶梓凡,惊道:“祭司,叶梓凡不能有事,若沒有他的精血做药引,麦子绝挺不过去!”

萧成羽冷哼一声,手掌翻转已多出一个金铃,如壁画所绘的铃铛一般模样。

他举起金铃,轻轻摇晃几下后,白雾得令般纷纷往萧成羽所在的方向飘來。

随着白雾的到來,渐渐响起嗡嗡虫鸣之声,金铃犹如紫金葫芦般将蛊虫全部吸入。

片刻功夫,殿内已恢复如初,叶梓凡的身影也显现而出。

视线扭曲如黑洞般将神智全部吸入,叶梓凡感觉好似身处异世,眼前不断有影像闪过,辛酸苦楚、甜蜜温馨、种种情绪纠结其中。

迷雾中的他找不到任何出路,只有不断前行,潜意识下的坚强不屈让他不断突破阻碍。

灰蒙的天空一道裂纹划过,竟如镜面般龟裂成块,轰然倒塌。

叶梓凡猛地睁开双眼,发现竟还身处在大殿之内。

他一霎间竟有些茫然,刚刚所遭之事究竟是否真实存在。

轻吁口气,那些纷繁复杂的景象渐渐从脑中褪去,但后背却已湿漉一片,衣服因汗水的踏湿紧贴在脊背上,周身冰冷异常。

许是占的时间太久,叶梓凡只感觉双腿麻木,活动几下筋骨后,就感觉身后异样目光的注视,转身回望发现不知何时殿内竟多出一个人。

此人身着白色长袍,绣有金丝梵文图案。年纪很轻,容貌艳丽无双,脸庞不带丝毫情绪。一头秀丽的黑发飘散在脑后,装扮完全是古风。

此人容貌绝色无双,如高山流水般高雅不可攀附,又如冰封般冷艳不敢亲近。

但叶梓凡却觉得此人的心定如表象一般冰冷不近人情。

若他沒料错这人一定就是徐弘毅口中那个神秘的祭司,灵隐村现任的仗势人。

传闻里的祭司神乎其神,但在叶梓凡眼中再神终究也是个人,是人就沒有什么可怕的。

叶梓凡整理好因汗水打湿的衣服,接着不卑不亢的对萧成羽说道:“我的试炼应该已经通过了!什么时候让我见麦子!”

萧成羽神色依旧淡然:“刚才只是小试牛刀,真正的试炼才开始!”

“跟我來吧!”萧成羽说罢就朝后殿走去。

这人就是个面瘫脸,表情冷漠还惜字如金。

叶梓凡摸摸鼻子无奈跟上。

萧成羽引着叶梓凡穿过内殿,神殿后竟矗立着一间青瓦小石屋。

推开石屋的门,萧成羽说道:“这几日你就住这里!每日的吃穿用度我会派人送來。”

说完就要离开,叶梓凡拦住他的去路:“祭司,我是为了麦子而來,你到底什么时候让我见他?”

萧成羽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近期你都无法见到麦子!”

“为什么?”叶梓凡沉声问道。

“你别高兴的太早,今日只是初试,要救麦子就要以身养蛊,其间的痛苦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若你现在反悔还來得及!”萧成羽说道。

叶梓凡凤眼微眯,笑的踌躇满志:“我一人來,必定两人归,麦子我救定了!”

“希望你不是只会逞口舌之快!”萧成羽言罢拂袖步出石屋。

果然晚些时间就有人送來被褥等一些日常用品,用餐时间也会有人送上吃食。

殿前的初试着实耗费了很多体力,加之前一晚彻夜未眠,叶梓凡疲惫的倒在床上,一夜无梦。

第二日晨间,萧成羽就來了。

叶梓凡一直很好奇被传的神乎其神的蛊虫到底是什么形态。

萧成羽也沒让他失望,从药箱内掏出一个巴掌大的锦盒,打开盖子,里面是个如水蛭般大小的虫子,身上长着根根利刺。

虫身干瘪好似标本,萧成羽自药瓶中取出浸泡着的银针轻轻一扎,原本干尸般瘪软的虫子,竟如吹气球般鼓起,接着慢慢蠕动起來。

一想到身体将成为这蛊虫的容器,叶梓凡就感觉根根汗毛倒立,有什么东西从脊背爬过,浑身麻痒难耐,身体下意识就抖了抖。

萧成羽见蛊虫越來越活跃,蠕动着身子想要从盒内爬出,从药箱内拿出一柄银色小刀,对叶梓凡示意:“伸出手!”

叶梓凡咬牙伸出手掌,眼前银光一闪,还未看清萧成羽的动作,腕部已多出一个口子。

汩汩艳红的血液从肌肤下翻出,叶梓凡小小的心疼了一下。

老子可是熊猫血,流了这么多以后可怎么补回來。

虽是这么想,却沒有任何反抗的动作。

萧成羽用镊子将蛊虫夹起放在叶梓凡割开的手腕处,蛊虫闻到血腥味十分活跃,爬在叶梓凡腕部疯狂的吸食着流出的血液,白色的虫身逐渐变成赤红,腕部流出的血液吸食完毕后,竟沿着割开肌肤的缝隙拼命往肌肉内钻。

初时叶梓凡只感觉麻麻痒痒,并不太疼。到后來,蛊虫挤进肌肉时却如利刃穿透搅疼难忍。

叶梓凡咬牙强忍,待到蛊虫完全钻入肌肉时,已满头大汗,脸色惨白。

萧成羽将他受伤的腕部包好,说道:“你好好休息,这几日身体会有些不适。”

叶梓凡一想到身体内多出这么大个虫子,胃里就跟着翻江倒海。

“祭司,这虫子得养多久?”

“头七天蛊虫要和身体融合,待完全融合后就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到时用你的血可为麦子祛除诞子蛊的毒素。”

叶梓凡脸都绿了,头七天要融合,那么大个的虫子在身体里怎么融合,想起來都恶心反胃。

“你好好休息,若有不适可找人通知我!”

萧成羽将器皿收回药箱就离开石屋。

起先叶梓凡并沒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只感觉身体有些虚脱,头有些眩晕。

可到深夜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皮下啃咬着肌理纤维,痛楚顺着整条手臂蔓延直四肢百骸。每个毛孔都好似万针刺入,叶梓凡紧紧咬着被褥强忍着体内的疼痛。

不知过了多久,不知疼了多久,直到天空泛白痛楚才慢慢褪去。

叶梓凡蜷曲着身体,身下的被褥已被汗水打湿。

俊颜上满是疲惫,但那双眸子却依旧璀璨夺目,闪动着不屈不挠的光泽。

每到深夜绞痛如期而至,就这般一直持续了七日,叶梓凡也咬牙强挺了七日。

第一卷 第一百一十章 一炮就响

萧成羽走进后山的竹屋,缓缓走到庭院内静坐的身影旁,说道:“风大,怎么不进屋去!”

麦子转过头笑看着身旁的萧成羽:“萧大哥怎么过來了?”

“今日无事,來看看你!在这里还住的习惯吗?”

“这里挺好的,清清静静!”

麦子给萧成羽倒了一杯茶,两人相对坐在石凳上。

“药有按时喝吗?”

麦子轻抚着小腹笑着说道:“有,即使为了他我也会乖乖喝药!”

萧成羽轻叹道:“你为何执意要留下这个孩子!”

“我不在的日子里有麦宝和这孩子与他相伴,我也放心!”

麦子眼带乞求的看着萧成羽:“萧大哥,请你务必要保住这个孩子。离半年之限还有两月,我怕……”

“沒事,你放心吧!这次的药不但能压制住你体内的蛊毒,还有安胎之效!”

“萧大哥,近几次的药怎么有些血腥味,不会对孩子不好吧!”

“不会,是药材的缘故,你在这里安心养胎,切不可思虑过多!”

麦子点头应下,手掌轻轻抚摸着依旧平坦的小腹。

只要一想到这里孕育着的小生命,麦子唇边就忍不住溢出幸福的微笑。

麦子脸庞的笑意,依旧无法掩盖眉宇间的忧色与伤怀,萧成羽知他心底还在挂念那个男人。

当日麦子急匆匆的回到村里,称他身体出现异常反应。那时萧成羽才知道蛊虫不知什么原因竟分裂出新的蛊虫,导致麦子再次受孕。

那时的麦子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但体内的蛊毒还未清除,实在不适合受孕产子。

萧成羽视图劝麦子打掉孩子,他却执意不肯,一意孤行非要留下这个孩子,萧成羽百般劝阻无果,也只能随着他。

麦子害怕克制蛊毒的药对胎儿有影响,无论萧成羽怎么劝解,都决定不再服药。停药后蛊毒果然频繁发作,有愈演愈烈之效,全靠萧成羽每日针灸治疗才勉强扛到现在。

萧成羽一直担心麦子挺不到生产之时,好在叶梓凡及时赶到。

将初试从一个小时增加到两个小时,萧成羽也是因为叶梓凡曾经背叛麦子而怒气难平,对他只是小惩大诫。驱出的制幻蛊虫却比平日里少了很多,私心里还是怕叶梓凡无法顺利通过初试。

叶梓凡终究沒让他失望,通过初试后更是顺利植入蛊虫。

但以血养蛊危险重重,若蛊虫无法融合,反噬之下必将暴毙而亡。

萧成羽考虑到当时麦子胎象并不稳固,就沒有将叶梓凡的事告诉他,若麦子知道叶梓凡为救他以身犯险一定不会同意,焦急担忧之下,蛊毒反噬会更加严重。

麦子住在后山本就消息闭塞,他完全沒料到叶梓凡会找到这里,萧成羽又有心隐瞒,叶梓凡的事麦子也就一直被蒙在鼓里,毫不知情。

七日后体内的蛊虫顺利融合,此后每日叶梓凡都会割开腕部放出一碗鲜血用來做麦子安胎药的药引。

有时候割开手腕后,血未流够量就已自动凝结,通常要割开好几条口子才能够量,日积月累健硕的手臂布满狰狞恐怖的伤疤。

虽有萧成羽每日送來的补血汤药与药膳滋补着,叶梓凡身体还是日渐虚弱,毕竟每日放出大量的鲜血,再强壮的人也承受不了。

好在两月后,萧成羽來到石屋通知叶梓凡此后不用再放血做药引。

叶梓凡惶急的问道:“祭司,麦子的病怎么样了?”

萧成羽说道:“沒事,麦子挺好的!等你养好身体就去看看他吧!”

叶梓凡强制按捺住心底的喜悦说道:“我现在这幅样子见了他,只怕会让他内疚难过,等过几日身体养好了再去吧!”

萧成羽点点头:“好,你好生休息。”

萧成羽走后,叶梓凡躺在床榻上,忍不住就勾起嘴角。

麦子啊麦子,为了你我可是吃尽苦头,现在你体内有我的鲜血,你注定是我叶梓凡的媳妇,此生此世也休想逃出我的身边。

叶梓凡想着想着脸上的笑意更甚,两月來所受之苦竟也觉得甘之如饴。

几日后,叶梓凡感觉身体大好,就迫不及待的找到萧成羽。

萧成羽告知他麦子的住所,叶梓凡就找了过去。

后山景色秀丽多姿,一座精巧的竹屋矗立在葱葱绿意之间,雅致幽静。

叶梓凡慢慢靠近竹屋,远远就看到葱翠竹林空地间躺椅上那抹熟悉的身影。

叶梓凡唇间的笑意慢慢加大,多日担忧思念的人就在眼前,心底的狂喜涌上的同时竟还带出些许紧张,踌躇着竟不敢走上前。

叶梓凡自嘲的笑了笑,又不是初涉情场的毛头小子,怎么还紧张起來。

想罢就加快脚步朝麦子方向走去。

叶梓凡走进才发现,麦子身着一身白衣,微眯着双眼半靠在躺椅上,原本瘦削的脸庞明显丰润很多,光斑从竹林的缝隙间投射而下,镀在俏脸上形成淡淡光晕。配上一身白衣,飘渺灵动如林间精灵般让叶梓凡一霎间移不开双目。

叶梓凡就那么痴痴的看着,再沒有任何动作。

眼前的光亮被一片阴影遮盖,麦子茫然的睁开双眼。

待看清身前站着的男人后,竟惶急的从躺椅上站起,踉跄着就要冲进竹屋。

叶梓凡完全沒料到麦子竟是这般反应。

吴侬软语,情谊绵绵沒出现。

幻想中的深情拥抱、泪眼摩挲更是沒有。

这麦子的反应怎么和见鬼似的,叶梓凡來不及多想一个跨步追上,扯住险些就要逃进屋内的麦子。

麦子背对着叶梓凡,显然是不愿面对他。

叶梓凡哭笑不得:“我说媳妇,你跑什么?”

麦子急的面红耳赤,支吾半天才说道:“你……你怎么來了?”

叶梓凡扳过麦子的身体,捏了捏他的脸颊,笑道:“媳妇跑了,我自然要追,怎么,你这是不打算要我们爷俩了?”

见叶梓凡提到孩子,麦子有些不自在的别过脸。

叶梓凡的突然到來让麦子措手不及,他现在这幅样子,不男不女,叶梓凡能否坦然接受?麦子还在纠结无措时,叶梓凡却在细细的打量他。

麦子身上的衣袍宽大,虽极力掩饰,但叶梓凡还是发现他微微隆起的小腹。

叶梓凡有一霎间的迷茫,但很快他就瞪大双眼,惊异的看着麦子。

“麦子,你这是……”

灼灼目光紧紧盯着腹部,麦子更不自在,心底惶恐不安。他用手护住腹部,逃避似的转过身,却被叶梓凡一把揽在怀中。

“麦子,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我沒想到你会……真的,谢谢你!我……”

强烈的喜悦让叶梓凡有些语无伦次,他完全沒想到麦子瘦弱的身体内竟孕育着他与他血脉相连的孩子。

麦子头抵在叶梓凡坚实的胸膛内,眼圈微红,颤声道:“我这幅样子,真的……”

“你这样子很美很可爱,我看着就冲动!”

“哎呦,我说媳妇你掐我干吗?”

叶梓凡捂着胳膊哀怨的看着一脸羞赧的麦子。

麦子瞪了他一眼:“不正经。”

叶梓凡嘿嘿笑着,抬手想去摸麦子的肚子,又怕拿捏不好力度,手掌横在空中迟疑不下。

麦子见状红着脸拉过他的手轻轻敷在隆起的小腹上,温热厚柔的触感传來,一股奇妙的思绪在心底蔓延,叶梓凡忍不住就轻轻抚摸起來。

“麦子,几个月了?”

“五个月了!”

叶梓凡惊异道:“那是我们第一次就……还真是一炮就响啊!”

麦子见叶梓凡越说越下流,嗔了他一眼:“你胡说什么呢?越说越沒正经!”

叶梓凡怕麦子站着太累,拉过他走进竹屋坐到软榻上。

“这什么时候的事啊?怎么我都不知道,萧成羽那个面瘫男竟然也不通知我!”叶梓凡忿恨的直瞪眼。

“对了,你什么时候來的?”麦子问道。

“沒來多久!”叶梓凡含糊其辞。

“你去参加试炼了,你……”

麦子惊叫着扯过叶梓凡的手臂,撩开衣袖,象牙色肌肤上褐色伤疤纵横交错,狰狞恐怖。

麦子心疼的顿时就红了眼圈,眼泪更是从眼眶内不断溢出。

叶梓凡将手臂收回,温柔的为他擦干眼泪,笑道:“小傻瓜,你哭什么?”

“我每日喝的药里竟都是你的血,我怎么这么笨,竟一直沒有觉察到!”

村中试炼是何等危险,以血养蛊所受之苦又岂是常人能够忍受的。

只要一想到叶梓凡为他以身犯险、受尽苦楚,麦子忍不住就自责起來。

叶梓凡两指轻拧麦子的脸颊:“你为我逆天生子、多年來更是深受蛊毒之痛。我为你放些血又能怎样?现在你体内有我的血,你肚子里装着我的骨肉,你注定就是我叶梓凡的媳妇,想跑都不行了!”

麦子破涕为笑,瞥了叶梓凡一眼:“谁要做你媳妇!”

“麦子,你什么意思?你还打算带着我儿子落跑?”叶梓凡故作惊讶。

“谁说这是儿子?”

“咦,两个男人能生女儿吗?”

麦子翻个白眼:“无知!”

“女孩好,女孩是贴心小棉袄。”

“那要是男孩你就不喜欢吗?”

“怎么不喜欢?都是我叶梓凡的孩子,男孩女孩我都喜欢。”

叶梓凡握着麦子的手认真的说道:“麦子,老天真是眷顾与我,让我可以遇到你。谢谢你给了我麦宝这么优秀的孩子,还有这未出世的小家伙。有时候我就在想,若我那日沒有去旧城区,是不是就会永远错失遇到你与麦宝的机会。”

麦子唇边挂着浅浅的笑意回应道:“沒有那么多如果,有些事命里已经注定。”

“是啊!五年的分离换來日后长久的相守,怎么想这五年的相思还是值得的!”叶梓凡有些得意的说道。

麦子俏脸沉下佯装愠怒的瞪了叶梓凡一眼:“你叶总裁五年來可是享尽齐人之福,身旁美人环绕络绎不绝,哪里还会受相思之苦。”

叶梓凡一听,暗道不妙,这醋坛子是又打翻了。

嬉皮笑脸的努着嘴就贴上麦子的脸颊:“媳妇啊,这三个月可把我想死了,萧成羽那个面瘫男根本就不让我见你!把我安排在又冷又暗的石屋里,你不知道我每天都是想着你才能渡过这漫漫黑夜。”

“來,媳妇让我亲一个!”

叶梓凡说着就朝麦子唇瓣上吻去,麦子躲不开被亲个正着。

熟悉的气息,强健的怀抱,让麦子迷乱不已,顿时就瘫软在叶梓凡怀中。

阳光从半开的窗内投入,翠青色的地板上,印出两道相依偎的身影。

靠拢、交错,带出淡淡暖意、莫名缠绵。

第一卷 大结局 此生此世,相携相伴

竹屋离村落本就遥远,平日里更是无人來访,叶梓凡与麦子两人住在这里倒也清净。

三五日间就有萧成羽派人送來一些食材与日用品,原本都是麦子自己下厨做吃食,叶梓凡來后见他身体不便更是不忍麦子劳累,下厨做饭、洗衣清洁这些杂事全部包揽。

麦子除去吃饭就是睡觉,也不知是春天人本就困乏还是因为怀孕的缘故,每天都懒洋洋的不愿动弹。

一月下來麦子原本瘦削的身材逐渐丰润起來。

初期麦子还在喝控制蛊毒的安胎药,有叶梓凡的血做药引暂时压制住体内的蛊毒,只待胎儿瓜熟落地时用叶梓凡体内所养的蛊虫祛除麦子体内的诞子蛊。

麦子的病情稳定后,怕药物对胎儿不好,经萧成羽同意也就沒再服药。

萧成羽每隔半月就会來后山给麦子诊脉。

这天又到诊脉的日子,萧成羽如期前來,看到脸颊丰满,懒洋洋靠在椅背上吃水果的麦子。

咋舌道:“麦子,你该运动运动了!你一天吃几餐啊?”

叶梓凡生怕麦子营养不均衡,每天是变着花样的做吃食,怀孕本來食量就会增大,吃的难免就多了一些。

麦子不好意思回话,一旁殷勤服侍的叶梓凡截过话:“麦子胖点多好啊,原本太瘦了!”

萧成羽冷脸看叶梓凡:“你以为这是对他好!怀孕后期若是肥胖最容易导致妊娠高血压与糖尿病,要讲究科学,每日可多餐但一定要少食,还有记得多运动。虽说是刨腹产,为了胎儿健康,每日的运动还是少不了的!”

叶梓凡撇撇嘴,小声嘀咕道:“讲究科学,你还装神弄鬼扮古人。”

萧成羽冰冻般的面颊上冷了几分,麦子拽了拽叶梓凡的衣袖,提醒他闭嘴。

叶梓凡摸摸鼻子无语望天。

麦子应道:“萧大哥我以后会注意的,麻烦你了!”

萧成羽走后,麦子对叶梓凡说道:“萧大哥帮了我很多,他这人外冷内热,以后你对他客气些!”

叶梓凡不屑的撇撇嘴:“我对他已经很客气了,难道我说错了吗?他不是装神弄鬼是什么?”

“我说麦子,灵隐村怎么神神秘秘,奇奇怪怪的啊!”

叶梓凡将來时的奇异景象讲给麦子。

麦子笑着解释道:“我们隐居这里就是为了避世,村外森林里的白雾其实是蛊虫所化,有毒且制幻,若沒有解药与村中人引领根本无法走到村口。你看到的那些黑衣面具人是守护村的黑羽,保护村民的安全。”

叶梓凡听的是瞠目结舌,惊道:“这……太奇异了吧!來时路上问徐弘毅,他神神秘秘的也不解释!”

麦子诡秘笑道:“我告诉你也沒用,反正你也记不住!”

“媳妇,你说什么?”叶梓凡茫然问道。

麦子只是笑的一脸诡异,再不答话。

麦子撑着腰站起身,一手轻抚小腹说道:“宝贝儿,走咱们散步去!”

“媳妇,你等等我啊!”叶梓凡追上前与麦子并肩走在翠竹林间。

叶梓凡虽对萧成羽的说法嗤之以鼻,但为了麦子与孩子的健康着想,还是每日督促麦子运动,饮食上也严格控制。

天气逐渐炎热,麦子身体也越來越重,晚间散过步回到屋内,麦子已是香汗淋漓,浑身黏腻。

竹屋虽简陋,却有独立的卫生间。

每晚都是叶梓凡服侍麦子沐浴,怕麦子行动不变,又怕特意准备了一个大型木桶。

晚间为麦子洗过澡,叶梓凡将他抱到卧室的床上,

湿润黝黑的头发有几缕黏在面上,更显肤色白皙,麦子怀孕后脸颊丰润,柔化了脸部的线条,或许是洗过澡身上舒爽,麦子微眯着眼睛靠在床头的软垫上,眉宇间淡淡的慵懒,有股说不出惑人夺魄的味道,直看的叶梓凡春心大动。

翻身上床倚在麦子身旁,大手钻入麦子的衣摆,沿着腿部一路摸索至鼓起的腹部。

麦子难耐的挣动:“热死了,别靠我这么近!”

叶梓凡顺势就抱住他低声道:“媳妇,我想要你!”

“什么!”麦子吓了一跳,朝床内挪了挪。

“媳妇,我都好久沒碰你了,难道你都不想我吗?”叶梓凡火热的身躯再次黏上,说着就去解麦子的衣扣。

自从知道麦子怀孕后,叶梓凡怕伤到胎儿,已经好几个月沒碰过他了。

每日看的到吃不到,叶梓凡体内的邪火是越积越多,今日见麦子精神很好,沐浴过后的模样撩人夺魄,身上淡淡的沐浴露香气钻入鼻中,撩拨着叶梓凡压抑已久的欲/望。

“你放手啊,会伤到孩子的!”麦子红着脸挣扎。

“放心,沒事的!我轻轻的!不会伤到孩子的!”

叶梓凡快手快脚的解开麦子的衣衫扔到床上,夏天本就穿的不多,顷刻间麦子的衣服已被剥的差不多。

叶梓凡将麦子轻轻压在床上,侧身抱住。

双手顺着他的胸线一路向下,停在隆起的小腹上,反复摩挲。

边摸边用商量的语气说道:“小灯泡,快睡觉,不要偷听爹地和爸爸做有意义的事。”

掌下肌肤起伏滚动好似回应一般。

叶梓凡顿时眉开眼笑:“媳妇,商量妥了,快点快点,春宵一刻值千金。”

麦子哭笑不得,他并非无欲无求,只是自己身材怪异,又怕伤到孩子,平时也就沒有多少欲/望。

多月未与叶梓凡亲近,今日被他如此撩拨,原本就浑身燥热这下子更是无法收拾。

叶梓凡见麦子默许,手上动作也变得急切,手掌一路下滑停在麦子两腿之间。

轻轻握住挺立的玉柱上下搓弄,时不时用指尖轻刮铃口,不时有玉露溢出染上指尖。

叶梓凡贴近麦子耳畔,邪魅笑道:“媳妇,好多水啊!”

麦子咬着唇瓣强忍着即将破口而出的**,脸色带着几分红晕,更显艳丽动人。

“媳妇,我忍不住了!”

叶梓凡粗喘口气,手上动作不由加快,沒多久一股股湿热的白浊喷薄而出。

麦子身体轻颤无力地侧靠在床上,感觉到叶梓凡就着手中的液体,手指慢慢侵入花穴内,轻哼一声,不放心的叮嘱道:“你轻一些,不要伤了孩子!”

“媳妇,放心吧!我小心着呢!”

叶梓凡压抑着欲/望,小心翼翼的做好准备工作,拿起床头厚厚的靠枕垫在麦子的腰下,将他两腿分开架在腰侧,缓缓的挺进那柔嫩的花穴内。

叶梓凡初时不敢太过用力,起初麦子的那里还有些干燥紧致,随着摩擦律动,分泌大量液体,滋润的同时也大大增加了两人的快/感。

叶梓凡渐渐忍耐不住,加快动作,双手还不时抚摸着麦子鼓起的腹部。

嘴上更是叹道:“媳妇,好舒服啊!”

麦子羞赧难耐,初时还不太适应,随着叶梓凡的动作的加快,也渐渐有了感觉,低低的**不断自唇边溢出。

突然腹内晃动一下,麦子惊叫一声。

叶梓凡一惊,停下动作,紧张地问道:“媳妇,怎么了?弄痛你了?”

麦子抬手轻抚腹部,撇嘴苦笑:“连他也欺负我!”

叶梓凡见是小家伙趁机捣蛋,抚摸着麦子的肚皮,笑道:“小东西,赶紧睡觉,不准偷听!”

“你轻一些,把他吵醒又该闹腾了!”麦子轻声嘱咐道。

叶梓凡嬉笑着应下,动作明显轻缓温柔很多。

麦子渐渐兴奋起來,难掩的奇妙快感让他慢慢沉迷其中。

缠/绵过后,麦子无力的靠在叶梓凡怀中,感觉腰部有些酸痛,后面也黏黏湿湿,有些难受。

挣扎着想起身去沐浴,被叶梓凡抱住道:“我抱你去吧!”

麦子无奈嗔了叶梓凡一眼:“都是你,还要再洗一次!”

叶梓凡给麦子仔细清理过身体后,换上干净的床单,两人依偎着躺在一起。

麦子靠在叶梓凡怀中,嗅着男人身上独有的味道,感觉淡淡的安心与幸福。

想起多年之前,自己一个人带着麦宝,看着旁人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身旁却无人陪伴,何等孤寂凄凉。

可是现在,深爱的人就在身边,与他一起分享孩子的成长,期待孩子的出世,让他心中涌出无法言喻的满足感。

转眼又过去一个多月。

麦子的肚子在这一月内增大不少,夜间时常抽筋惊醒,叶梓凡心疼的要命,按摩揉捏殷勤备至。

此时离预产期也不过月余。

叶梓凡成日里兴奋莫名,时常爬在麦子腹部与即将出世的孩子交流,期盼着孩子的到來。

又过了半月,麦子夜间时常感觉腹部坠痛,依上次生产的经验,估计孩子沒多久就要出世。

果然这天,麦子从傍晚就时不时的腹部坠痛,平时也就是几小波的疼痛,此次却持续了两个小时,麦子有些慌乱的唤过叶梓凡:“梓凡,我肚子不舒服!”

叶梓凡顿时就慌了:“不会是要生了吧,怎么这么快,不是还有半个月吗?”

麦子抚着肚子艰难道:“预产期也会提前的,我们现在去药司局,那里有产房。”

“好,我去拿东西!”叶梓凡从屋内拿出准备好的婴儿用品,搀扶着麦子朝药司局走去。

萧成羽接到通知赶來时,麦子已疼的脸色泛白。

看了麦子的情况,果然是要临盆的先兆。

萧成羽沉声吩咐道:“先把麦子扶进产房。”

药司局的护士将麦子扶进产房,叶梓凡想跟进去却被拦在门外。

“喂,拦我干吗?我也要进去!”叶梓凡抗议道。

萧成羽冷冷道:“你会接生吗?给我在外面待着!”

叶梓凡讪讪的摸摸鼻子,随后高声对屋内的麦子喊道:“媳妇,你别怕,我在外面呢,等那小东西出來,我替你打他屁股。”

众人顿时无语望天,屋内的麦子恨的要死,都什么时候这人还这么不正经。

时间一点点过去,屋内却静寂无声,叶梓凡怔怔的立在走廊的窗前,透过敞开的窗口看着夜空那轮皎洁的明月,俊颜上虽是波澜不惊,但紧攥成拳泛白的指节还是揭示着他内心的汹涌澎湃。

往事霎那间涌入脑中,一幕幕在眼前掠过。

圆月静谧小路上无意救下那个清秀的少年时,已预示着两人此生此世,纠缠不清。

天明之际,一阵婴儿响亮的啼哭声响起,叶梓凡奔到产房门外时已热泪盈眶。

叶梓凡见萧成羽从产房走出,焦急问道:“麦子怎么样了?”

萧成羽取下口罩说道:“大小平安,是个男孩!”

“只要麦子沒事,男孩女孩无所谓!”

“怎么麦子还沒出來!孩子呢?”叶梓凡有些急切想见到麦子与刚出世的孩子。

“麦子还在缝针,孩子要清洗一下污垢才能抱出來。”萧成羽满脸疲惫的解释道。

沒多久,药司局医护人员手中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孩走出产房。

叶梓凡拿捏着力度小心接过婴儿抱在怀中:“怎么这么小,这么软,这……”

身旁的女护士被他紧张的模样逗的呵呵直笑:“初生的婴儿就是这么小,慢慢就会长大了!”

襁褓内的婴儿眼睛还未睁开,眉宇像极了麦子,但嘴巴却和他如出一辙,叶梓凡暗暗感叹生命的神奇。

“这孩子长的可真漂亮!”身旁的女护士围过來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

叶梓凡凤眼微眯,嘴角弯出的弧度都带着幸福的味道。

正闲谈间麦子就被推出产房,叶梓凡奔过去轻轻拂去他凌乱汗湿的发丝,凝视着他毫无生气的苍白脸庞,紧紧握住麦子的手微微颤抖。

麦子扯开一丝微笑,安慰眼前紧张的男人:“我沒事,你别紧张。”

叶梓凡喃喃道:“你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七天后麦子刀口痊愈就回到后山竹屋。

萧成羽将叶梓凡体内养着的蛊虫引出,作为药引制成祛除诞子蛊的解药。

萧成羽收回搭在麦子腕部的手掌说道:“你体内的诞子蛊毒素已全部解除。”

麦子想起诞子蛊分裂而出的新蛊虫,不由担忧道:“萧大哥,诞子蛊分裂出的新蛊虫是否也一并解除?”

萧成羽皱眉道:“我为你接生时发现新生蛊虫并未在你体内。”

“什么?”麦子与叶梓凡震惊不已。

蛊虫怎会莫名消失?日后会不会复发?

叶梓凡紧张问道:“祭司,究竟怎么回事?”

“这种情况百年來都很少见,根据文献记载诞子蛊分裂而出的蛊虫若并未在受孕者体内,应该就是随着胎儿的成型而进入到他的体内。”

“什么?”

萧成羽话音未落,两人已惊呼出声。

“萧大哥,你的意思是蛊虫在宝宝体内!”麦子焦急的问道。

“现在孩子太小还诊断不出。依你脉象來看,你体内确实已沒有诞子蛊。”萧成羽对此也是疑惑不解,特意翻看历届祭司留下的文献。

新生婴儿继承了母体的诞子蛊,百年前确实有过这种情况。

“那蛊虫在宝宝体内会有影响吗?”麦子担忧的问道。

“据文献记载新分裂出的蛊虫不会含有毒素,只是单纯孕育子嗣的效用。”

“祭司,你是说我儿子以后能生孩子?”叶梓凡从震惊中反应过來后,才想起这个最重要的问題。

萧成羽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叶梓凡听罢脸都绿了,怒吼道:

“谁要敢让我儿子为他生儿育女,老子砍死他!”

尾声

“嗖!”

一颗流星滑过,在漆黑夜空中划出美丽的弧度。

两个依偎身影静静坐在竹屋外的石凳上。

麦子靠在叶梓凡宽阔的胸膛间,怀中襁褓内的儿子睡得正香。

“过几天,我们就回z市吧!我好想麦宝,不知道这孩子怎么样了?”麦子将语气放轻,生怕吵到怀中熟睡的小人。

叶梓凡双手环着麦子的腰身笑道:“我已经叫徐弘毅往叶家传了讯息,麦宝知道自己有个弟弟高兴坏了,我父母也很开心,催着让我们回去呢?”

听叶梓凡提到他父母,麦子有些别扭:“怎么你父母也知道了?”

“麦子,你在害羞吗?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

“可我是男人,你父母能接受吗?”

“是我娶你又不是我父母娶你,我爱你,就要你做我媳妇!”

麦子将脸埋在叶梓凡胸口,叶家名门望族,虽说他为叶梓凡生下两个儿子,但毕竟是男人,怎会那么容易就被叶梓凡的父母接受。

感觉到麦子的担忧与不安,叶梓凡揉了揉他的头发说道:“麦子,你别担心,我不会做叶家的当家,自然就沒有那么多的责任与义务束缚着我。此生我已认定了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不会再放开你的手。原來我的求婚你拒绝了,这次你会答应吗?”

“麦子,和我结婚好吗?”

麦子昂起头贴上叶梓凡炙热的唇瓣,眼角泪滴轻轻滑落。

从几年前的陌路到熟悉,从熟悉到伤害,从伤害到相知,从相知到相爱……漫漫长路,此时此刻得以圆满。

正如当年的承诺,此生此世,相携相伴!

(全文完)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18页 当前第18页

首页 上一页 ← 18/18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溺爱孕夫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