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大神!来战! 第2节

小说作者:莫青雨 所属分类:现代耽美 下载:大神!来战!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01-11

“先送我回去!”他的车还在凯宾酒店下头呢。

陈世少乐了,“我一个人怎么开车回来?我喝了酒。”

兰俊啧一声,“管你那么多,自己打车。”

……

第二日陈世少在自己屋里醒来时,听到外头客厅里电视声音开得超级大。

他以为是经纪人艾丽来了,踩着拖鞋从屋里出来,一眼看到兰俊那颗脑袋在沙发上晃来晃去。

“你怎么在这里?”陈世少刚问完,自个儿就想起来了。

昨晚上为了怎么回家的问题二人意见十分不统一,最后兰俊死皮赖脸跟着他回了屋。

“哟,你醒啦。”兰俊盘腿坐在沙发上,海绵宝宝的袜子和陈世少打招呼。

陈世少一脸黑线,“我有洁癖。”

兰俊眨眨眼,“哦。”然后整个人趟到沙发上,滚了一圈。

陈世少对他无赖样子无语透顶,“要不要地上也滚一圈?”

“我怕我滚了,你就不敢下地走路了。”兰俊坐起来,冷哼,“比起某人,我还是善良很多的。”

陈世少:“……”

5Chapter 05

等陈世少吃完早饭,终于愿意回答兰俊的问题了,可他的回答分外简洁。

“我没做过。”

说完,起身,开门,动作潇洒利落干净。

兰俊看着站在门前无声做着“送客”眼神的陈世少,英气的眉头缓缓挑起。

“你说没有就没有?那你为什么刚好在酒店里!”

“我在哪里,没有必要向你报告。”陈世少开着大门,微微眯起眼,“出去。”

兰俊咬牙,耍赖一样的往沙发上一趟,身体瘫得笔直,眼观鼻,鼻观嘴,嘴观心地道:“不解释清楚,我是不会走的!”

这回陈世少却没回答。

兰俊正纳闷,斜眼,就见一团黑影罩了下来。

陈世少霸道的五官突然出现在视野里,并且有逐渐挨近的趋势。

“喂!”兰俊一下伸手撑住男人肩头,“你想干嘛?”

陈世少不搭理他,伸手一把将兰俊拉了起来。兰俊还未回神,整个人被陈世少扛起来了。

“啊!”兰俊头朝下的大叫,“放我下来!”

陈世少快步走到门口,微微弓身。

兰俊心里泛起强烈的不好预感,伸手抓住陈世少的衣服,颤声道:“你敢?!”

他当然敢。

陈世少一挑嘴角,把兰俊扔了出去。

好在这里是酒店式公寓,走廊铺着厚厚的地毯。

但就这么摔下去屁、股也很痛,兰俊坐起来呲牙咧嘴,还没骂出声,又有东西迎头飞来。

砰、砰。

两只鞋子一前一后在兰俊的额头上砸出印子来,兰俊呆滞地看着陈世少拍了拍手,然后面无表情关上了大门。

“……”陈世少你个混蛋!王八蛋!

兰俊捂着额头,伸手拿起鞋子扔了过去。砰地一下,鞋子砸在门上,他还没解气,又拿起另外一只,只是刚做好扔的动作,那边门一下开了。

陈世少面无表情道:“我会叫保安的。”

他看了一眼白色门板上黑色的印记,又补充,“砸坏了,我会记在你的账上。”

兰俊一口血梗在喉咙,可陈世少没给他吐的机会,因为他又面无表情地把门甩上了。

“……”

先打车去凯宾酒店,开了自己的车回家。

偷偷摸摸在楼下的小报摊上买了份最新的娱乐报,又拿了几份杂志,这才冲进大楼里。

一进家门,他就一屁股坐在玄关上看起了报纸。

头版还是完美犯罪的介绍,陈世少的脸占了大半,英俊帅气,带着浅浅的招牌笑容。

兰俊伸手对着那张照片左右开弓扇了几个耳光,心里头稍稍舒服了,这才接着翻。

第二版果然有自己的新闻!

兰俊头皮一麻,一个字一个字的往下看。

“屡教不改,小天王夜会嫩模乐不思蜀。”整篇报道就是指责兰俊毫无反省之意,居然还打上了新人的主意,美女香槟,好不快活。

兰俊看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狠狠扔了报纸,在地上喘粗气。

电话适时的响起,兰俊看了一眼屏幕——钟华。

“喂……”

“看报纸了?”

“……嗯。”

“什么感想?”

“……”他能说这是个天大的误会么。

钟华在那头冷冷道:“前头的屁股还没擦干净,你拉屎怎么就这么勤呢?干脆坐在马桶上不要动了好不好?”

兰俊内心震动了。

他第一次听见那个沉稳的钟华说这么没有……水准的话。

这表示BOSS很愤怒,自己很糟糕。

“这是误会。”兰俊看着飘在脚边的报纸,上头还有一张小图片,是自己的背影。

看起来简直像被捉、奸、在床然后逃跑……

“哦?”钟华语带嘲讽,“你的误会还少么?每次你都不是故意的,对吧?”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他总算明白了。

“钟哥你听我说。”

“叫钟馗也不行了。你给我马上过来,具体的公司里说。”说完,啪,电话挂了。

听着手机里嘟嘟地占线声,就像是看到自己事业的末日来临。

兰俊瘪着嘴,磨磨蹭蹭从地上起来,也懒得收拾地上的杂志报纸,进屋换了身衣服,匆匆洗漱了一下,下楼出门去公司——领罪。

钟华的办公室其实挺大的,但人一多了,还是显得很挤。

秘书吴真垂手站在一边,桌前站了三人,一个是华星经济公司的雇佣律师,一个是白芷人,一个是兰俊。

办公室里安安静静,像是所有人屏住了呼吸。钟华难得生气,但一生气,那不是一般的吓人。

华星公司最初建立的资金听说就来得不明不白,钟华黑白两道都有人,所以旗下艺人一般也没什么人敢欺负,媒体报刊也从来不会说得太过,可现在不一样了。

商业这种东西就靠盈利二字,别说报刊媒体,钟华自己就是把利益算得清清楚楚的人。

以前是没出事,现在出事了,大众喜欢看八卦喜欢看神展开,媒体也爱噱头,钟华就算再想让人阻拦,谁能挡得住发财路啊?

别说挡不挡得住,挡人发财被驴踢啊。钟华也不能把人都得罪完了不是?

再说了各种名不见经传的小杂志比谁都更喜欢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几元钱一本的小利润,买的人多了,那就是大利润。

兰俊这事,钟华是想挡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了,眼睁睁看着各种抹黑和旧新闻被翻老账的翻上来,这边还没解决干净呢,好啊,又来一个。

还是最新出炉的。

钟华将报纸往桌上轻轻一放,一声轻响,却吓得顾问律师冷汗满头。

“违约金怎么赔,当初签的合同呢?”

“在这里在这里。”律师赶紧掏资料,将两份复印件一份原件摆得整整齐齐,“签的是十年,违约金按合同人每年正常赚的里头再加40%。”

钟华眉头一皱,顾问律师立刻加快语速,“但这次是因为合同人自己造成了无法弥补的错误,甚至为公司带来了一定的损失,所以减到20%。”

钟华的眉头微微舒展,抬眸看向不吭声的兰俊。

“还有话说吗?”

兰俊:“我是被人陷害的。”

“谁?”

“……不知道。”

“证据呢?”

“有短信为证。”兰俊将手机摸出来,往桌上一放。

钟华看了一眼,转头看吴真。

吴真伸手将手机拿过来,翻了翻短信,又按照上头的号码打了过去。

“您好,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吴真一挑眉,俊秀的面容抬起来,薄唇轻启,声音朗润好听,“一次性卡,用完就扔。”

兰俊脸色更难看。

钟华的手指在椅子扶手上轻轻敲了敲,“何思思怎么说?”

白芷人赶紧道:“我一早就跟她的经纪人通过电话了,她们……不打算澄清。”

吴真冷笑一声,“那是当然的,这件事对她有想不到的好处。”

白芷人抿唇,疲惫道:“是我的错。”

作为经纪人,她居然不知道自己的艺人私自和人约定见面,以至于出了这种无法收拾的大篓子。

“我说你怎么就这么多幺蛾子呢?”钟华看着兰俊,不解道:“做了这么多年明星,你还当自己是十九岁美少年吗?”

兰俊温怒,“我也不想啊!”

“别人说什么你都信。”钟华冷哼一声,拿过兰俊的手机看了看,气乐了,“陈世少?他有陈世少诋毁你的证据?这种话你也相信?”

兰俊不甘心道:“我也是……气糊涂了。”

“你还有资格生气?”钟华把手机往桌上一扔,身子微微坐直,“你和四少有得比吗?你们甚至不在一个圈子里,他赶走你有什么好处?”

兰俊扭头,手指在身侧握成拳头。

“一天到晚不想点有用的事,尽想些怎么整人家的。”钟华摇头,“我看不是四少要拉你下马,是你非要拉人家下马。”

还偷鸡不成蚀把米。

兰俊转回头来,英气的眉宇间满是怒意。

“是!他什么都好,什么都强,我什么都不行!”他往前走了几步,拿起合同就撕,“那你当初签我干什么?!我看今天是正好合了你的心意了!”

白芷人脸色乍变,伸手去抢他手里的合同。

“兰俊!你疯了!”

吴真眼疾手快地抢过合同原件,藏到身后。

兰俊胸口剧烈起伏,鼻子微微发酸,狠狠瞪了屋子里所有的人,转身摔门而去。

“兰俊!”白芷人追了出去。

顾问律师战战兢兢,“老板……?”

钟华看着桌面,隔了会儿淡淡道:“吴真,你去找帮里的人,虽然有点难度,但还是找找吧。”

吴真将合同原件还给律师,“是找陷害兰俊的人吗?”

“嗯。”钟华扯出一个狰狞地笑,在阳光正好的办公室里也显出几分鬼气来,“动我公司的人,不想活了。”

“是。”吴真点头,领着一直战战兢兢的律师出去了。

白芷人在停车场拦住了兰俊。

一句话没说,先甩了一巴掌。

兰俊被打得歪过头去,愣了半响后,眼眶一下红了。

白芷人咬牙道:“钟哥只是想给你个警告!不到最后一刻,他不会放弃你的!”

兰俊不吭声,细碎的刘海挡住眉眼,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签你的时候我说过什么,你还记得不记得?”

“……”

——人和人之间是有区别的,如果你想证明你自己,就好好努力。

见兰俊不说话,白芷人恨铁不成钢地道:“我从来没觉得我选错了人,就算你这些年总是我行我素,恣意妄为,可你的实力也是众所周知……”

兰俊一下笑了出来。

白芷人诧异地停住了,“怎么?”

“我现在觉得‘实力’这两个字就是对我活生生的嘲讽。”兰俊抬头,舌头顶了顶隐隐作痛的左侧脸颊,“十九岁出道,二十岁出尽风头,二十一岁新专辑发布突破五千万张销售量,二十二岁单曲稳坐金榜单曲NO.1半年之久。”

白芷人看着兰俊眼底渐渐燃起一团火来。

兰俊提高了音调:“今年我二十四岁,我不相信我的一切只是昙花一现。我会用事实告诉所有人,我兰俊,是当之无愧的大神!”

6Chapter 06

发愤图强的第一步,是洗刷冤情。

兰俊约了何思思,在一家地下酒吧见面。

这家酒吧的老板和兰俊认识,帮他找了角落里的包厢,也答应随时有问题就跟他通风报信。

兰俊准时守约,何思思姗姗来迟。

她穿着一身银色亮片贴身鱼尾裙,踩着高跟,像从云端那头飘来的白云,翩然而至。

不过兰俊可没功夫欣赏,他将墨镜一摘,眉头微蹙。

“我们开门见山的说吧,我希望你能帮我澄清这件事。”

“哪件事?”何思思手指卷着酒红色的大波浪,画着浓妆的眼角因为笑意微微上挑,红唇轻启,“我倒是很惊讶,这个时候你还敢约我出来见面。”

兰俊眯起眼,“找你的人是谁?”

“谁找我?”何思思眨眨眼,长长的假睫毛像挂在眼帘下的羽毛,“不是你找我吗?”

“我没找过你。”话音刚落,包厢门口咚咚两声。

“二位要点东西吗?”酒吧老板探进头来,“喝点东西慢慢说吧。”

兰俊心头正烦,随口道:“啤酒。”

“这位呢?”

何思思想了想,“pink lady。”

“马上来。”老板一点头,将门轻轻关上。

“我没找过你。”兰俊接着刚才的话道:“你不想澄清就算了,至少告诉我找你的人是谁。”

“……”何思思一手托腮,不答反道:“我出道前,也曾经是你的粉丝。”

曾经二字,将二人目前的关系划分得清清楚楚。

兰俊不作声地看着她,等着她的后话。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一句话,那句话我记得非常清楚。”何思思在‘非常’二字上加重读音,“那是娱乐周刊当天的封面语,用白色的大字在左下角清晰地写了出来。”何思思伸手,在半空虚写,“兰俊:娱乐界就是成王败寇,优胜劣汰。”

兰俊微微拉下脸来,“你的意思是?”

何思思无辜地眨眼,表情就和前一日在酒店房间时的那样,楚楚动人。

“那是你二十二岁时,单曲销量一直保持第一名的获奖感言。现在又过去了两年,你却应验了你自己的话,我想问问,你现在是什么心情?”

“心情?”兰俊原本焦躁的内心,在何思思的一番话下,反而慢慢平和了下来。

他看了一会儿何思思,手指轻轻捏着墨镜脚,道:“大概是风水轮流转吧。”

何思思好奇道:“从高高在上变成万夫所指是什么感觉?”

兰俊扬起下颚,眼眉处还是他那特色的自负自傲,仿佛没有什么可以让他觉得挫败。

“自作自受。”他耸耸肩,反问,“我记得你是一年前出道。”

何思思点头,“我本来是艺术系的学生。”

“我知道。”兰俊挑了挑嘴角,“03届的,表演系,后来转了模特系。”

何思思有些惊讶,“没错,但我最喜欢的还是表演,而不是一只衣服架子。”

兰俊呵呵了两声,“但你签的就是模特公司。”

“因为对方开了很好的条件。”

话正说着,那头门又被敲开了,一个服务生端着盘子走了进来。

“先生您的扎啤。”服务生放下一大扎啤酒,拿下一只方口玻璃杯,又转头道:“小姐您的pink lady。”

单手托着鸡尾酒杯下方,轻轻放在何思思面前,服务生收起盘子轻声道了句“请慢用”便出去了。

门再次关上,何思思道:“就算出发点稍微不同,现在我也争取到演戏的机会了。”

兰俊挑眉看他,女人显然很愉悦,端起酒杯轻轻啜了一口,“蒙峰你认识吧?歌坛界出了名的怪咖。我接到了出演他新作MV的机会。”

女人的愉悦止不住的往上翻,从嘴角,眼角,眼神里一刻不停地流泻出来。

兰俊点头,“是个好机会。”

“所以。”何思思微笑道:“成王败寇优胜劣汰,果然是至理名言。”

“不。”兰俊可惜的摇头,英气的面容在昏暗的灯光下仿佛魔鬼的诱惑,“成王败寇不是这么用的。”

他掏出手机,快速地按下几个键,然后将屏幕给何思思看。

“这是什么号码,知道吗?”

何思思皱起眉,除了自己的号码,她谁的号码也不记得。交友联系等都是由经纪人管理的。

兰俊再次可惜的摇了摇头。

“这是‘我是大明星’的编辑电话。”

何思思脸色咋变。

兰俊心想:就这表情丰富的,去演戏倒也不错。可他此时也没什么心思开玩笑,何思思的手迅速伸了过来,涂着艳红色的指甲差点抢到电话。

兰俊往后一退,手背被何思思的指甲花出两道血痕来。

“嘶……”兰俊蹙眉,一边道:“你今天如果不告诉我谁找的你,我就告诉编辑,你转系的真正原因。”

何思思抖着嘴唇,“你……你胡说什么?”

“了解自己的同行是基本,不过很可惜,我这个人还好点八卦。”兰俊拿着手机轻轻晃了晃,“‘大明星’这本杂志,你应该不陌生吧?他们家剑走偏锋,最喜欢的就是挖八卦找噱头,网上的‘星光台社区’传闻就是他们旗下的网站。”

星光台社区。只要是娱乐圈的人,不管你红不红,你都会知道的网站。

这是国内最大型的娱乐网站,上头有各个明星的粉丝后援会,八卦贴和信息资料。

就拿兰俊这事说吧,最先放出他酒驾袭警的监控视频的地方就是星光台,而之后他和何思思的报道,也在八卦区里闹得沸沸扬扬。

最喜欢收集八卦小道消息的大型娱乐杂志……这简直就是娱乐圈的核弹。

“你知道什么?”何思思惨白了一张脸,“不,就算你知道什么,也是假的!”

兰俊摇摇头,“真假还重要吗?我明明是被冤枉的,可谁听我说话?”他一摊手,做了个无能为力的样子,“我想‘大明星’的编辑会非常高兴得到这份资料的。毕竟当事人现在正迈上‘成王’的路啊。”

何思思双眼几乎瞪出眼眶,之前还单纯无辜的脸,此时变得格外狰狞。

“你无耻!”何思思站起来,颤手指着兰俊鼻子,“怪不得你一下马就有这么多人开心!恶有恶报!”

兰俊笑眯眯,“我突然发现,我挺适合当反派的。”

“你……”何思思原地跺脚,高跟鞋咚咚的闷响却让兰俊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这才叫成王败寇呢。”他道:“学到了吗?”

何思思不敢置信地看了他一会儿,终于道:“我不知道。”

“什么不知道?”

“找我的人。”何思思抿唇,“我不知道是谁找的我,只是收到匿名短信而已。”

“短信呢?”兰俊伸手,“让我看看。”

“我删了,经纪人知道之后立刻就让我删掉了。”

兰俊郁闷,“上头说了什么?”

“让我到1102号房等你,里头那些花,酒,都是一早就备好的。”

何思思一开始也真以为是兰俊做的,直到兰俊出现时那惊讶的反应,她才隐约猜到了不对劲。

可事实的发展却是促成了她的前途,无辜新人被潜规则,多么好的名头!

“那人为什么要整你我不清楚。”何思思伸手提起沙发上的小包,道:“但现在我觉得我明白了。”

她狠狠瞪了兰俊一眼,转身开门出去。

兰俊将手机收起来,按下录音保存键,若有所思。

只是他还没沉思到半分钟,外头的门突然又打开了。

何思思疾步走了回来,一手抓过桌上的鸡尾酒,不等兰俊反应过来,迎头就给他泼了上去。

“恶心!”

何思思放下酒杯,一甩波浪卷发,走了。

……

自作自受啊。

兰俊在洗手间擦着头上的鸡尾酒,米色的休闲西装外套上也都是点点粉红。

擦了一会儿,兰俊抬头看镜子里的自己。短发被酒精粘在一起,看起来好不狼狈。

“啧。”扔了纸,兰俊掏出手机将刚才的录音发给了钟华。

钟华很快打了回来。

“要发布吗?”言简意赅。

兰俊抿唇,双眼一动不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你觉得呢?”

“这对你有好处。”

“她呢?”

“本来就是新人,消息出去后基本就不会再有人愿意跟她合作了。”

“但被陷害的是我吧。”兰俊试图说服镜子里的自己,“对吧?”

钟华无所谓,“反正不是我们公司的人。”顿了顿,他又道:“娱乐圈就是这样,你最清楚不过,不是吗?”

兰俊慢慢敛起眉,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张了张嘴,随后又闭上。

“嗯。”他听到自己发出一个单音。

挂了电话,兰俊手指在手机边缘轻轻摩挲。

——但我更喜欢表演。

何思思愉悦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回响。

——那人为什么要整你我不清楚。但现在我觉得我明白了。

——怪不得你一下马就有这么多人开心!恶有恶报!

烦躁地揉了一把头发。

个人走个人的路,他没有任何理由帮别人背黑锅,帮别人揽烂摊子。

他还有自己的路要走,绝对不能在这里放弃!

吱呀。

身后隔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男人面无表情走了出来。

兰俊起先还没注意,直到对方站到他身后,冷冷道:“让一让。”

兰俊下意识往旁边让开,却在看到对方侧脸时脑子里一炸。

“……你怎么在这里?”

“怎么我不能在这里吗?”陈世少洗了手,又走到一边的烘手机前烘手。

兰俊吞了唾沫,他想问:你听到了?

却又不知道会不会此地无银三百两。

犹豫良久,直到男人对着镜子理了理领带,开门出去。

兰俊正想着:算了还是别问了。

男人却在门关上前道:“恭喜你洗脱嫌疑。”

7Chapter 07

陈世少的一声恭喜,却让兰俊像是吞了只苍蝇那么恶心。

倒不是恶心陈世少,而是恶心今天的这整件事情。

他出道顺利,从新人开始就备受关注青睐,工作合约源源不断,从来不用靠什么踩着别人上位这种下三流的做法。

这件事无论怎么看,自己也不过自保,可为什么心口里就是这么不舒服呢?

尤其被陈世少这么一说,更不舒服了。

他追出去,跟着陈世少在狭小的酒吧走廊里走动。

迎面不断有服务生端着盘子从二人之间挤过,兰俊一边让,一边道:“你等一下!”

陈世少头也不回,“我觉得我好像没有话要和你说。”

“我有话对你说!”

男人微微侧脸,昏暗的光束刚好从他下颚处挤过,他的每个角度都那么完美,这么一个随便的动作也做得像是在摄像头前拍海报。

陈世少:“我不是聋子。”

兰俊:“……这里不方便说话。”

“为了避免麻烦,我还是不听了。”

兰俊心口本来就堵了一口气,顿时被激了出来。

他一把拉住陈世少的衣袖,“走这边!”

他拖着陈世少拐进了自己定的那个包厢里。

酒吧老板好奇探头,“有新客人?要点酒吗?”

兰俊甩门,“啤酒还没喝完!”

屋外的喧闹一被隔离,屋内的尴尬更加升温。

陈世少看了一眼桌上还放着的空鸡尾酒杯,又看了一眼对面位置上的啤酒。

联系刚才在隔间里听到的说话,真相什么的,不怎么难猜。

兰俊道:“我和何思思不是那种关系。”

陈世少干脆坐下来,抱起手臂,“嗯,她和我也没关系,你也跟我没关系。”

兰俊怒道:“我是被人陷害的,那个人可能和她有联系,我只是来问清楚!”

陈世少理解地点头,“很显然你问到了。”

兰俊:“……”

为什么他明明在解释,却越抹越黑的错觉?

陈世少见他瞪着眼睛不说话,起身弹了弹衣摆,“没事了?那我走了。”

兰俊往前一侧身,挡住门口,“……你……”

陈世少无声地看他。

兰俊张口,闭嘴,闭嘴,张口,反复数次,终于闭起眼一横心。

“你觉得我做得对还是错?”

陈世少看了他半响,“我不记得有当你的私人顾问。”

兰俊睁开眼皱眉,“作为一个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你好歹给点想法。”

“……”陈世少想了想,“你是被人陷害的,你澄清你自己,没有错。”

兰俊心里一松,开心道:“我也觉得……”

可陈世少紧接着道:“何思思是刚出道的新人,被人利用了,也不算错。”

兰俊:“……”

“你现在要澄清你自己,而那个被利用的只能被丢弃。”陈世少耸肩,“就是这么回事。”

兰俊却是豁然开朗了,瞪大眼,一把抱住陈世少,“我懂了!”

陈世少:“……”他有说了什么人生哲理吗?

“你的意思是连环计!”兰俊拍着陈世少的肩,“果然旁观者清!我差点就再上一当!”

陈世少:“……”什么计?他怎么不知道自己说了这个?

“有道理有道理。”兰俊连连点头,“我一澄清,何思思的前途就完了。一定会有人说,我一个大男人为了自己牺牲了一个女人,那我的名声就更糟糕了!”

陈世少:“……”虽然他没有这个意思,相信陷害兰俊的人也没有这个意思,但怎么听起来,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该夸奖兰俊想得真多吗?

陈世少定定看着对面男人笑得灿烂的脸:英气的眉头挑起,凤目略眯,嘴角边露出一颗小虎牙。

他头发还因为酒精纠结在一起,西服看起来也脏脏的。

“……”陈世少决定还是保持沉默。

兰俊立刻掏出手机给钟华打电话,将这事一说,那头钟华闷了半天。

“你确定陷害你的人认真研读了孙子兵法?”

“不管他看没看,总之,那段录音就算了吧。”

钟华的手机按的免提,他抬眼,看了身边吴真一眼。

吴真耸肩,表示无法提供任何意见。

钟华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痛,伸手揉了揉,道:“算了,反正你的情况已经糟得不能再糟了,随便你。”

说完,挂了电话。

兰俊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大事,好像人生无憾了似的,心头那种窒闷感也没有了。

他精神奕奕地回头,却发现屋里只剩自己一个了。

“咦?”他探出脑袋去,刚巧碰到酒吧老板,“四少呢?”

“谁?”

“刚才和我一起的男人。”

“走啦。”老板指了指身后,突然一惊,“你说什么?他是四少?”

兰俊无语,“你居然没认出来?”

老板哇哇大叫着冲了出去,“大神别走!求签名!求合影!求抱大腿!”

兰俊:“……”

第二天白芷人找了过来。

她这几天忙着带公司新人,今天好不容易才觑了个空。

“给你带了炖牛肉。”她提了提手中的食盒,又无语地扫视了一圈被弄得像猪圈一般的客厅,“兰俊?”

“姐?”兰俊从卧室里探出头来,气喘吁吁,“我在打扫房间。”

“……”眼前的成果真是让人惨不忍睹。

“先吃饭吧。”白芷人将食盒里的碗拿出来,一份份摆在桌上,又摸了摸盘子,“有点凉,我热一下。”

“不用不用。”兰俊放了鸡毛掸子跑出来,头上包了张白色巾帕,看起来比平日更显精神。

他拿了碗就开始吃,狼吞虎咽地,好像没吃过饭似的。

白芷人笑了笑,拉开椅子坐下来,“听钟哥说你本来有何思思的录音,但是没用?”

“嗯。”兰俊耸肩,“没抓到罪魁祸首,说什么都是狡辩。何必再给自己惹麻烦。”

白芷人有些担心,但也没多说什么,想了想,从包里摸出份请帖。

“这个。”她像是送宝贝一样道:“跟工作没关系,我帮你以私人名义接的活。”

兰俊咬着筷子差点跳起来,“哪个倒霉蛋还敢请我?”

白芷人一个白眼,兰俊嘿嘿笑,“开玩笑的,这是什么?”

“我一个朋友的服装品牌后天剪彩开张,想请点明星有点面子。”

兰俊翻着那张请帖,靛色的请帖上是一个大大的HZ英文标志,翻开里头,大大的“兰俊”二字写得明明白白。

“你确定他们愿意请我?”兰俊有些犹豫,“万一闹出什么事来……”

“我说你是免费接。”白芷人道:“就算现在都是负面新闻,好歹也是大明星嘛。”

兰俊嘴角抽了抽,心里长叹一气,“要做些什么?”

“唱首歌就行了。”白芷人说完又抱歉道:“我现在陪不了你,你得自己去。”

“大明星身边居然没有经纪人!”兰俊瞪大眼,又扁起嘴一副可怜兮兮样,“姐,你舍得啊,我从来没离开过你……”

白芷人叹气,“你现在是被取消所有工作合约的,我帮你私人接活已经算违反规矩了。”

兰俊无精打采吃炖肉,“我知道,你暂时被调去当新人的代理经纪人了。”

白芷人看他这样子,突然想起之前‘星光台社区’里的一个投票排名。

星光台社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投票。投票标题那是千奇百怪,什么都有。

像之前丁知已大导演就得过‘最想包养的导演’第一名,陈世少上过‘最想和他演情侣戏的男艺人’第一名。

而兰俊……

白芷人想起最新的投票,‘最适合被M的男艺人’第一名:兰俊稳居第一。

还有人因为这投票做了张恶搞的图,是一只写着“兰俊”二字的金毛猎犬,被剃光了毛,原本威风凛凛的样子变成在冷风里颤抖的小瘦干,那可怜的样子哟……

想笑又觉得不该笑。

白芷人看着兰俊低着的脑袋,好不容易忍住了伸手摸对方后脑勺的冲动。

被邀请的地点离家不算远,为了以防万一,兰俊没开他那辆显眼的极光而是打车去了现场。

那家老板显然财大气粗,邀请了大批认识的不认识的,媒体记者也塞钱请来不少。

闪光灯在前头一亮,兰俊就下意识往上拉衣领子遮脸。

这几个动作现在几乎成了习惯:拉帽子,竖衣领,推墨镜。

兰俊双手插兜,从人群后悄悄绕过去,到了后门的位置,给一个保安看了请帖,被请了进去。

前头热闹的一塌糊涂,兰俊不太想惹麻烦,径直拐弯朝写着化妆室的门走去。

门一推开,里头更乱了。

三面镜子,十几个被请来的表演人员抢来抢去。香水脂粉味混杂在一起,地上还有一片赤橙黄绿青蓝紫的粉末,估计是谁的化妆盒打翻了。

兰俊皱起眉,有点想退出。

他向来是用专门的VIP室的,只有二三线的小明星才和人共用化妆间呢。

可脚步刚往后退了一点,陈世少的脸不合时宜的出现了。

——你努力过什么?

男人冷冷的带着嘲讽的音调仿佛还在耳边。

兰俊脚下一顿,再抬头看了看乱七八糟的化妆室——不就是努力嘛!努力给你看!

他进屋关门,忙碌的人们压根没注意到新加入一个成员。

他从几排服装架里挤过去,寻了个没人的角落,然后悲剧的发现——他没有镜子和化妆的工具。

以前不管走到哪里,他身边都带着至少三个造型师。自从工作被取消后,造型师也跟了别人。

这没办法,谁都要养家糊口不是。

完全忘记这茬,兰俊郁闷地在四周转了一圈。

“那个……”他压低声音跟一个正拼命往脸上抹粉的女人道:“能借只镜子吗?”

“什么?”化妆室里很闹,女人回头,涂抹得艳红的大嘴张开,扯着嗓门道:“你说什么?!”

兰俊被这气氛影响得不自觉也吼起来,“我说!借只镜子!”

“这里不是有吗?!”女人吼回去,脸上的粉唰唰往下掉,“你要借什么镜子?!”

兰俊看着她的脸,只觉得她是去拍恐怖片的,吞了吞唾沫,道:“不用这么大!小镜子就成!”

女人回头,四周看了看,随手从桌子上摸过一只黑色印着蝴蝶的小镜子塞给他。

“拿去!”

兰俊拿过镜子,又四周看看,挤到一个正画眉的长得十分女气的男人身边。

“哥们儿……能借点东西吗?”

男人转头,另一侧的眉毛还没画,剃得光溜溜的,看起来有些渗人得慌。

“你说什么?”

兰俊又开始吼:“借点化妆工具!”

男人瞪了他一眼,“化妆的东西怎么好随便借人的!”

他说话音拐啊拐,尾音还翘,听得人鸡皮疙瘩一直冒。

“我就用点粉……”兰俊看了看他的桌子,“唇彩,其他就算了。”

他的化妆工具向来是私人的好吗,谁想共用了!

兰俊在心里翻白眼。

男人啧一声,翘起兰花指塞了只粉饼给他,又选了只唇彩,“去去,别挡着我!”

兰俊接过来看一眼,粉又硬颜色也奇怪,不知道什么牌子的……

翻来翻去,没认出来。

唇彩……地摊上几元一只的便宜货。

想起男人的样子,兰俊突然觉得,算了,唇彩还是不要共用了……

8Chapter 08

兰俊出场是剪彩前的最后一个节目,也算是压轴。

在场众人里有听到消息说兰俊会出现的,但也不知是真是假。这活因为是白芷人以私人名义接下来,本身并没有对外宣传。

但服装店的老板显然是知情的,满脸欢喜的等待着在场嘉宾被惊到的表情。为了这一刻的噱头,他也专门邀请了‘娱乐周刊’和‘我是大明星’的记者。

两边并没有接到正式的通知,不知真假,但也派了人混在人群里看看情况。

兰俊知道这是自己难得的机会,其他的就算被陈世少说得再不行,唱歌却是他擅长的。

以前有位作曲家评价过,他最喜欢的两个年轻一代的男性歌手,一个是创作型才子蒙峰,另一个就是兰俊。

蒙峰向来是自己写词自己作曲,他对歌曲的热爱像是对待情人,对歌唱界以外的事向来不搭理,十足的怪咖一个。

而兰俊是有一副天生的好嗓子,他的音域很广,歌喉嘹亮,就像雾蒙蒙的雨后照射出的第一束阳光,让人为之一振,并从心底升起一种愉悦和享受感。

他要展现自己的实力,他也必须展现自己的实力。

在那一片不断嘘声的报道中,哪怕一点点,绽放自己应有的光芒。

取下墨镜,拉开高高竖起的衣领。他将那巴掌大小的镜子打开,立靠在桌角上。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27页 当前第2页

首页 上一页 ← 2/2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大神!来战!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