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大神!来战! 第22节

小说作者:莫青雨 所属分类:现代耽美 下载:大神!来战!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01-11

三人转头,就见是宁淳和白芷人从车上下来。白芷人一眼看到了记者,顿时眉头竖起,语气不善,“你们两位,这里只有公司员工才可以进出。”

那记者顿时去看兰俊,兰俊心想着自己还有事没做完呢,可不能这时候被打了水漂。自己这几个问题不是白回答了,不成不成。

于是他往前走了一步,笑了笑,“姐,没事,我放他们进来的。”

白芷人霎时睁大眼,还没开口,宁淳拉了拉白芷人的衣服。

“姐,我们先上去吧,师兄可能有事要做。”他说着,看了眼兰俊。

兰俊朝他挤挤眼,那意思——干得好啊小子!

宁淳腼腆地笑了笑,又拉了拉白芷人。白芷人皱眉,但见兰俊一脸放心放心的神情,搞不清楚他搞什么鬼,也只能暂且退让一步。

“要是让其他记者看到了可不好,有事的话,快点说完吧。”

两位记者赶紧点头,兰俊目送他们进了电梯间,才松了口气。

转头道:“好了,速战速决,最后一个问题。然后该我问你们了。”

那记者看出来了,兰俊显然是真的有事要他们帮忙。他想了想,一笑:“我最后一个问题还没想到,不如,兰先生你先问。”

兰俊便道:“我听说了红桃A的事。”

这话一出,两个记者都愣了愣。狗仔小报的记者是新来的,知道的可能不多,不过查尔新刊就不一定了。”

想当初报道他事件的媒体报纸可是多得很,既然有可能都是从同一个消息来源获得的信息,他率先说出来,算是自己已经知道□。他们就不算是出卖消息来源,也就没有问题了。

不过兰俊显然想得简单了一点,查尔新刊的记者笑了笑,“红桃A是什么?兰先生想让我们猜谜语?”

那狗仔小报的记者似乎想起了什么,略一转眼珠,“难道是那个……”

他话音未落,被旁边记者掐了一把。

兰俊扫了他们两眼,从包里摸出烟来,递过去。

“先生们,这就是你们不对了。我们事先不就说好了?我回答你们的问题,你们也要回答我。我已经老老实实接受访问了,还帮你们挡了经纪人,你们这样……是不是有点过河拆桥?”

狗仔小报的记者还是新人,这里头的水有多深显然不怎么知情。而且他一副热血模样,显然是想干大事的。

诚信是很重要的守则,做人是,做事自然也是。于是他不顾旁边同僚的阻拦,勇敢道:“我知道的不多,你想问什么?”

查尔新刊的记者顿时扶额,暗地里骂这个蠢货。又想着今日一定黄历不对,怎的好不容易溜进停车场阻拦兰俊,又偏生碰到这么个粗神经。

“既然你知道的不多,那我就问,你都知道什么。”

粗神经记者答:“他给许多媒体都透过你的消息,消息真假各有不一,但真假参半反而是记者最喜欢的。他还透露过许多你在外地拍摄MV时的相片,包括法国的那家同志酒吧。不过最近他没消息了,有师兄尝试联系过,但没有收到回音。他的邮箱是通过特殊处理屏蔽掉的,无法定位他身处的位置。”

兰俊叼着烟,也没点,就这么思索起来,“他发过的所有信息,你们都报道了吗?”

“有的有,有的没有。”

“照片有多少?”

“很多。”那记者想了想,“报道出来的可能只有十分之一。毕竟有些东西太多了,反而也让读者起疑,而且媒体杂志并不是抱着将你拉下水的心态,只是适当的丢出一些东西,以创造噱头和舆论反映得到媒体该有的利润而已。如果报道得太狠,很容易让人怀疑是与你有仇怨。”

兰俊抬眸,“这么说来,他给的信息都是要把我往死里整的?”

“呃……可以这么说吧。”

“照片你手里有么?”兰俊道:“我花钱买都行,全部给我,我要看看。”

“这……”那记者犹豫了,“这恐怕不成吧,把这些资料给你了,记者做什么啊?”

兰俊皱眉,还要再说,查尔新刊的记者突然插话打断了,“兰先生,你恐怕问了不止三个问题了。”

兰俊从容道:“你们一人三个,我得翻倍啊。”

那记者眉头抽了抽,拦住蠢货同僚,道:“咱们要公平公正,这话也是你说的对吧?我可以再回答你两个问题,其他的无可奉告。兰先生,这是我们的行业机密。”

兰俊只得点头,但心里早已活络开了。这新记者看起来人挺不错,是非观念其实挺强的,只要之后再联系他游说一下……

他知道从查尔新刊记者这里是问不出什么的,于是只问了很侧面的问题:“他是从什么时候消失的?”

“前不久。”记者想了想,道:“你的正面消息开始流出,接了公益活动,其他的舆论被网站人员故意打压下去的时候。”

兰俊算了算,大概就在沈祯发现那个调酒师的时候吧。

果然是怕被逮住尾巴,所以消失了吗。

“那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和你们联系的?”

“真要说起来,其实早在两年前他就和许多杂志有内部来往了。起先只是说了一些无伤大雅的事,后来取得了大部分人的信任,逐渐开始透露关于你的许多事情,但那时你还如日中天,这些资料内部只是保存,并没有拿出来使用。直到你自己酒驾超速又袭警,那些消息自然成了资源。”

所以那人一直在等待时机,等待自己闯祸的时机。

兰俊眯了眯眼,有一种和钟华相同的预感。这人是和自己认识的,并且一定还很熟悉。为什么这么确定?因为只有太过熟悉自己的人,才知道自己的性格,迟早会害了自己。

对方并不用做太多的事,只需要等待自己自取灭亡罢了。

被这个消息一震,兰俊突然觉得嘴里很苦。他认识的人不多,十分熟悉的就更少了,两只手就能数的过来。

脑子里划过那些人的身影,一想到或许被他们其中一人落井下石,这种感觉真的太糟糕。

他握了握拳头,点头,“我知道了,谢谢。”

那记者看他有些失神,转了转眼珠,“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现在可以问了吗?”

“哦,请。”兰俊伸手摸打火机,心不在焉。

那记者道:“我们内部曾猜测过,可能是一个与你有仇怨的人想打压你。也有可能是敌对的经纪公司等等,这可能性虽然多,但若假设这人是你熟悉的人,你会怎么样?”

兰俊眉头一皱,抬眼,“这问题有意义么?就算问了,你也不能报道出去吧?”

记者摇头,“我只管问,这是说好的,不是么?”

兰俊定了定神,“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

“那如果假定这个人是四少呢?”记者饶有兴趣看着兰俊的表情,“内部都传你和四少原来的关系并不好,现在却突然好起来,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

兰俊取下嘴上的烟,冲他笑了笑,“若真的是他,只能说明我太笨,除了认输还有其他什么吗?”

说完,也不等那人回答,转身走了。

电梯叮一声到了楼顶,门一开,吴真还没开口先挑眉,“怎么了这是?”

兰俊脸色有些白,闻言抹了把脸,摇头,“可能晕电梯。”

吴真:“……”当他三岁小孩儿么?

一进钟华办公室,钟华翘着二郎腿逗吉娃娃。

吉娃娃一见有人进来就汪汪叫,吴真站在门口,“你们聊,我还有事。”

钟华张了张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门已经关上了。

他郁闷地叹气,将吉娃娃抱起来,“你说,要是用吃掉你做威胁,吴真会不会就消气了?”

吉娃娃无辜地望着它,疯狂地摆动尾巴,舔着鼻子。

兰俊坐进沙发里,随口问:“吴真怎么了?”

钟华斜眼看他,“上回我找你商量的事,记得吗?我那时候说的是吴真,唉……都这么久了,他还是不打算理我,我姐又一天到晚在屋里横着……”

这边抱怨没完,兰俊傻兮兮道:“你说你劈腿的人是吴真?”

“……”钟华差点把吉娃娃砸兰俊脸上,“谁告诉你我劈腿!”

“你不是还有个未婚妻吗?”

“我又没答应!”

兰俊消化了半天这可怕的事实,终于清醒了一点,问:“你告诉他也不会怎么样啊。”

“我不想他遇到危险。”钟华皱眉,坐在老板桌后头的侧脸居然显得格外迷人。

兰俊不由有些呆,脑子里反复回响记者的提问——如果是四少,如果是四少……

其实他心里一直有个疙瘩没解开。

为什么当初约自己去酒店提得是四少的名字,为什么恰好四少就在同一个楼层另一个房间。为什么他一直不告诉自己当初见的是谁。

他后来问过艾丽,连艾丽也不知道四少那日的行程是去了哪里。听说,总有那么些时候,四少会一个人离开一下,具体是做什么,只有他自己清楚。

想起前几日四少接电话的神秘感,今日又不回来吃午饭和晚饭。明明是休假……

他双手在膝盖上拽紧了。他当然不会蠢得去相信四少真的陷害自己,但他却在意,对方隐瞒了自己什么。

而被这个记者这么一提醒,这原本一直被自己故意忽视的问题,突然就浮了起来。

未婚妻?

他看向钟华,思绪像脱缰野马般疯癫了。不会陈世少也有个早就定好的人吧?

另一边,正踏进某高档住宅区的四少陡然打了个喷嚏。

=========================================================

作者有话要说:有童鞋问我肉肉啥时候能放,这个问题咩……因为JJ现在是严打期,有肉的都会被锁掉。咱只能说找机会,或者大结局的时候弄个传送门啥的(虽然传送门也会被锁!!)总之我尽力啊QAQ

84Chapter 84

高档社区的保安显然是认识陈世少的,一见人进门,便礼貌道:“陈先生下午好。”

四少点了点头,单手插在裤兜里,目光所及处,一个男人刚巧从小区里出来。他一手拿着车钥匙,一手握着手机,一抬眼看见四少正往自己的方向走来,愣了愣。

“我晚点打给你,先就这样。”他收了电话,面上扬起笑容,“稀客!怎么不先打个电话过来?”

四少没什么表情,只道:“不方便?那我今天先回去。”

“诶!”男人赶紧拉住他,见四少皱眉,又恰到好处的将手收了回去,笑了笑,“就是天塌下来,也没有你的事重要。行了,赶紧进去吧,你妈早上还念叨你呢。”

四少不置可否,对男人的欢迎和热情也毫无回应。他步上楼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正抱着篮球往外走。

门里的说话声清晰传入两人耳里。

“我和同学约好了!”

“不行,晚上一定要回来吃饭!”女人的声音责怪中又带着些宠溺,“晚上妈妈给你做你喜欢的糖醋排骨。”

少年在女人看不到的地方做了个鬼脸,撇撇嘴,懒洋洋道:“那我要晚点回来。”

正说着抬头,就见一个男人沉默地站在面前。

“呃……”他一愣,随即认出了来人。

“大哥!”少年立刻丢了球扑过来,“你怎么来了!”

女人从客厅走出来,疑惑道:“你在和谁说……”

话音戛然而止。

四少揉了揉少年的头,抬眼对着许久不见的母亲道:“好久不见。”

女人有一瞬的怔愣,但很快恢复,颇有些严肃道:“你回来啦。”

她说着又看了眼小儿子,“你不是要出门吗,迟到是不好的。”

少年拉拉四少的手,“晚上回来还能看到你吗?”

“能。”旁边男人抢先回答,“你大哥今天会留在家里。”

四少看了男人一眼,当着同母异父的弟弟,他说不出拒绝的话。只得点头,“恩。”

少年一下开心了,抱起篮球就跑出了门。男人将门关上,见四少还杵在门口不动,笑道:“许久不回来,不认识家了?来来,快进来。”

相比起亲生母亲,这个继父反而慈祥热情得多。四少心里其实十分清楚,这个男人并没有什么错,他既不是父母之间的第三者,也从未待母亲不好。

可心里的抵触从一开始便有,到如今,说是看对方不顺眼,倒不如说这种抵触已经变成一种习惯和理所当然。

他漠然地走进屋内,环视了一下四周。最后一次进这门大概还是前年的时候。年纪越大,越能掌控自己的生活,他回来的次数便越少。

母亲有了新的孩子,对于自己来说,这个家有没有自己都不重要。

他在沙发上坐下来,母亲去泡了茶端来。她的习惯依然保留着,哪怕是现在已经成为一家大公司的负责人,有手腕有能力有钱,家里的事她却从不要外人插手,除了每周来两次打扫卫生的阿姨,其他事都是她自己做。

男人也在一旁坐下,笑呵呵道:“休假感觉怎么样?会不会不习惯?”

“还好……”

“听说你之后还有一个电影要拍,档期安排好了?”

“恩。”

“我记得是部爱情戏。”男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漫不经心道:“你很少拍爱情戏。”

“这是之前的经纪人在外调之前就定好的,剧情不错,是难得的好片。”

“这种戏票房都不会太高。”男人道:“我倒是看好你上半年拍的青花记,革命战争片吧?丁导人是年轻了点,但绝对是天赋极高的,怎么样,有可能获奖吗?”

“这得看评委。”

两人一来一往,一个问,一个就答,十分被动。气氛略显僵硬,仿佛不是在家里,而是在谈什么公事。

男人说了一会儿,电话又打了过来。料想他本来就是要出门的,半路遇上四少又折返了回来,他看了看屏幕,走到一边去接电话,女人这时候才终于开了口。

“晚上想吃什么?”

四少一顿,莫名脑子里就回响起兰俊嬉笑的声音——烤肉!

他嘴角勾了勾,面容总算是缓和了些,慢慢道:“随便,都可以。”

女人打量他,隔了会儿道:“之前的电话……是妈说重了些。我只是担心他会拖累你。”

女人的脾气算坦率,喜欢和不喜欢分得挺清楚。对外还好,对自己人,她就藏不住心思。这大概也是曾经父亲喜欢她的原因,但即便是这样的性格,一牵扯起金钱来,也一样……

四少阻止自己再想下去。他并不想责怪谁,婚姻不是过家家,贫贱夫妻百事哀,这是很现实的问题。一个男人不怕没钱,怕的却是没有承担家庭责任的能力。

两个人可以共同努力,可以共同承担,可是他的父亲太过固执,并没有给母亲一起去努力的机会。

要散,是迟早的事。

可对于母亲轻易将自己丢下这件事,他却始终无法释怀。

女人此时这般说话,明显是被继父劝解过了。他也不想故意将事情闹得很僵,于是也就顺着台阶下来,“他不会拖累我,他有这个实力。是有人故意陷害他。”

女人没吭声,优雅地端起茶杯喝起来。午后的阳光从落地窗一路泼洒,屋内有一瞬突然的寂静。

那头男人打完电话过来,抱歉道:“不好意思,我这里还有事,得先出去一趟。”

女人问:“晚上回来吃饭吗?”

“应该会回来,不过说不准。”男人顿了顿,道:“公司那边接了个人……哦对了,小陈一定也认识,对方从台湾过来出差。”

四少愣了愣,下意识想到一个人,“邵华?”

“果然认识啊,好歹以前也混过娱乐圈,虽然一直是三线小明星。”

“他人不错。”四少简单道。

男人点了点头,拍了拍四少肩,“那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

等到男人一走,屋里又安静了下来。女人按开电视,又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四少看她,“不用去上班?”

“这几天没什么事。”女人将手机又放回去,将电视声音调小,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交女朋友了吗?”

“没有。”

“有喜欢的吗?妈安排你们认识认识。”

四少敷衍道:“没时间认识。”

女人打量他,“是不想去认识吧?”

四少不说话了,女人也就不说话,隔了会儿嘀咕道:“你们父子俩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有话都放心底里,就是不说出来。不说出来别人能知道吗?谁都不是谁肚子里的虫。”

四少抬眼看她,“爸的忌日,你还记得吗?”

“……怎么不记得。”

“我今年回去,遇到大伯他们,堂哥好像要来A市做生意。”

“就他?不是我说,他没那个本事。”女人嘲道:“以前和你爸结婚时回去见过几次,他们一家人都势力,那时候知道我家在电视台有点关系,就跟我借钱。”

女人说到这顿了顿,突然道:“不会来A市也想找我吧?”

四少耸肩,表示自己不清楚,“我借了钱给他们,应该不会再麻烦你。”

女人眼睛一下瞪起来,“你又给他们钱?我说了几次……”

四少却打断她,似乎不想听这些,原本只是想找个彼此都知道的话题当做闲聊,结果又扯歪了。

“小敏最近如何?”他只得将话题转到弟弟身上去。

“就那样子,崇拜你得很。只要有你的节目,一定守在电视前头,只要是你的电影上映,一定邀一大群朋友去看。”说着,女人笑了笑,“没办法,从小时候开始就拿你当偶像来着。”

“今年该高考了吧。”

“成绩一般……随他吧,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四少恩了一声,接下来又是长时间的找不到话题。他脑子里东想西想,不经意就转到了邵华那处去,他知道兰俊和邵华的关系不错,只是那人后来去了台湾做生意,退出了娱乐圈。

之前就听他们聊电话时亲昵得很,还让自己有些不是滋味。好在对方早已结婚,又有个宝宝,看样子那人也是个直的,这才算安慰自己。

想起兰俊说他晚上也不回去吃饭,说是要见个朋友。心里一下悟了,定然是去见邵华了。

“今天有人跟我说,公司里有人看到兰俊和两个记者在停车场里说什么。”女人看着电视,随意道:“别又出言不逊把自己坑了。”

四少抬眸,“什么时候的事?”

“下午的时候。”

女人经营的公司和娱乐界也有关系,旗下有广告,有赞助,有娱乐杂志也有自己的网站。

规模不算大,但也不算小。因为本身手里有电视台的关系和人脉,做起来倒也顺风顺水。

之前这家公司就和最大的娱乐杂志龙头娱乐周刊合作过,女人的丈夫,也就是四少的继父,原本是做房地产生意的,和女人结婚后便向其他区域发展,娱乐这一部分就交给了女人来做。

要说娱乐界的消息,女人肯定是清楚得很。而那继父就更了不得,因为在各个领域都有人脉关系,基本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

外头有传言说,他和钟华是对头,似乎黑道也有沾边,不过没有钟华那么神秘,算是大家都知道的不是秘密的秘密。

四少从不喜欢跟他们打听这些事,哪怕是近水楼台,但心里的坎儿过不去,如果问了,就是欠了人情,所以没和这边联系过。

不过如今为了查兰俊的事,他早就在很多地方都欠下了人情,也不差这点了。

“兰俊的消息,你知道多少?”

女人闻言看他,“怎么?帮得还不够,还打算还他清白?娱乐界这里头,哪里有真正的清白可言?”

“他确实是被陷害的。”四少道:“如果有线索能抓到那个幕后人……”

女人看了他一会儿,将电视机关了,道:“多的我帮不了什么,我不是在前线的记者,有些事,是行业机密,只有他们清楚。不过有一件事,我倒是能告诉你。”

“什么?”

“你蒋叔叔的前一个合作人,因为公司逃税被查处了。后来发现他还有大部分资金存在国外一个户头里,据他说,那是用来缴纳保护费的。”

四少疑惑,“保护费?”

“国外的一些黑势力,和中国的商人勾结,走私贩卖一些东西。不过这些东西大部分风险要中国人自己买单,为了自己不出事,就要多缴纳一笔保护费用。”女人说着,看他,“之前兰俊被栽赃过吸毒吧?那毒粉从哪儿来的,你就没想过?”

“这事后来钟华去处理了,我只知道重案组暗中参与了,好像是和他们要查的一个黑帮组织有关系。”

“钟华自己本身身份也不明朗,不能和警察太过密切。”女人笑了笑,“我敢打赌这案子已经完全交由警察处理了。”

“你的意思是?”

“这两个事看起来没关系,其实背后的黑帮是同一个组织。”女人道:“你若能查出对方是谁,也许就能跟他们打商量,让他们告诉你,当初给毒粉的人是谁。只是……对方就算是黑道,也有不会出卖合作人的协议,再者说,对方也没义务帮你。”

也许陷害兰俊的幕后人就是因为这一点,才敢于这么做。因为没人能从黑帮嘴里问出什么。

……

晚饭时间,一家时尚的法国餐厅里,雅间内已坐了几个人。

门外响起敲门声,随即服务员打开门,礼貌道:“兰先生到了。”

门内一人抬起脸,面容十分温和,浓眉大眼,穿着白衬衫,挽着袖子,看起来很随意休闲。

他看着兰俊进门,抬手招呼,“嘿,好久不见。”

===============================================================

作者有话要说:JJ抽了,吞掉好多收藏QAQ 哭死了,打滚打滚打滚,我的收藏嗷嗷嗷QAQ

85Chapter 85

时隔一年多再见,邵华并没有变多少,只是似乎眼角皱纹多了些,但却显得更成熟稳重了。

只是他还是那么温柔的笑着,和兰俊之间似乎完全没有许久不见的隔阂。兰俊一眼看到屋里坐得几个人,有些吃惊。但他很快恢复镇定,开起玩笑来。

“邵华,这是你不厚道。你都没跟我提还有这几位先生在,不然我一定第一个到啊。”

邵华瞪他,“所以跟我吃饭就总是厚着脸皮迟到?”

兰俊挑眉,“你那不一样。”说着他已经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坐了下来,“几位大导演,还有……蒋先生,稀客啊。”

蒋霖笑道:“打扰二位聚餐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邵华摆手,“是我请各位来的,要怪也是怪我。不过,兰先生,你真的要怪我?”

听邵华的“兰先生”三个字出口,兰俊抖了抖肩膀,表示自己很受不了。

“邵大老板请客,我怎么敢有意见。况且这几位可是名人啊名人!”兰俊笑嘻嘻的,颇有些吊儿郎当的味道。

要说这几位导演是谁,都是目前国内专拍电影的几位名导演,这其中就蒋霖是商人,是投资赞助者,他跟在这里,定然是有什么事。

兰俊心思一转就知道了个大概,邵华去台湾做的本来也是投资的生意,投资的项目挺杂,台湾的偶像市场向来很景气,大概是小有所成,过来扩大事业也不是没可能。

邵华的婆家原本就是做生意的,具体是干什么的虽不清楚,但可能也有些人脉关系。否则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把业务扩展到内地来了。

兰俊对生意不是很懂,想了个大概,也就没再深想。他现在已经想得很清楚了,好好唱自己的歌,演戏本身不过图个新鲜,本身就不专业,何必苦了自己。

所以他压根没想到这些人来的目的是为了自己,还以为他们只是趁这个时间谈事情。

前菜刚上了一些,就有导演道:“兰俊啊,咱们这里有部筹备中的新戏,你看你有没有兴趣?”

兰俊差点一口茶喷出来,抬头,表情茫然,“什么?”

“这是剧本,你先看看。”那人将剧本放在玻璃盘上,转到兰俊身前。其他几个导演也开了口,竟然都是说有角色适合他的。

这是……要世界末日了吗?

兰俊看着突然放在自己面前的剧本,完全反应不过来。想当年他一部偶像剧演完,表演技能被吐槽得体无完肤,连他自己都不忍直视。

那部戏之后,虽然还有一些小成本的电视剧想找他,但他清楚,那和演戏好不好没关系,图得就是他的名气博个噱头。

他很有自知之明的都没接,而那些有眼光的导演,编剧,更是从没找过他。

青花记试镜时,也是因为钟华跟丁导的公司有些业务来往,不过让别人卖个人情。很显然,就算近水楼台,他也一样没被选上。

而现在……

他实在搞不懂,这是出了什么问题。

“呃……”他礼貌的将那些剧本都仔细翻了翻,发现从现代到古代都有,灿灿道:“几位不是在耍我吧?今天是愚人节?不是啊……”

邵华笑起来,“怎么的?几天没在娱乐圈混,怎么想个新出炉的雏儿?”

“不是我不给几位脸面啊。”兰俊意识到事情真的有点超出常识范围,道:“我兰俊演戏有几斤几两我自己清楚得很,你们这突然……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回事。”

那几个导演互相看看,倒是笑起来,“以前就听说兰俊心直口快,没接触也不了解,如今看来还真是这么回事。这样也好,大家都把话说明了,免得以后误会。”

其中一个导演就道:“我们这戏有请很多大角,说实话是因为这个角色真的适合你,虽然你演技不怎样,但因为只是个酱油角色,所以也无所谓。”

另一个道:“我这一部是爱情片,角色其实年前就都定好了,但中途因为编剧和一个演员起了冲突,解了合约,所以突然差了人……这拍戏和其他不能比啊,这马上就开拍了,几个主演的钱要结算,工作人员的钱要给着,拖一天,我就是在自己掏荷包,赞助商也不高兴。”

蒋霖道:“我这次是要投资这几部片子里的其中一部,大家都把话说开了,我也坦诚点。兰俊,你选哪一部,我就投资哪一部。”

“……”尼玛这什么情况啊!自己什么时候有影帝的待遇了啊!他不会还在睡觉吗?

啊……难道是开车的时候睡着了其实已经出车祸了?现在的一切都是幻觉?

他捏了一把自己的手背,嗷,痛的。

脸色更加茫然,气势几乎是小心翼翼了,“几位……你们这样,我慌得很,我真的慌,我……”

他看向蒋霖,一脸的莫名,“蒋先生,你这投资是错误的选择啊。”

蒋霖笑起来,掏出手机滴滴按了几个键,然后将屏幕递给他看。其他人都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只得好奇看着。

兰俊一眼看到屏幕上写的字,就傻了。蒋霖在上头写得是:我是看在四少的面子上,想帮你一把而已。

四少?这怎么有和四少扯上关系了?这人和四少什么关系?

兰俊一下觉得自己混乱了,可目前事情摆在眼前,又不能不解决。他只得道:“几位,让我考虑一下如何?现在就做决定,对我对大家都不负责,是吧?”

其他人点头,“那行,你考虑吧。不过最好别考虑太久。”

兰俊点头。

于是几人就放开这事吃喝起来,一顿饭,兰俊吃得七上八下,时不时又去看瞪邵华,心里想:这人到底给自己惹了什么麻烦来!

等到一顿饭终于吃完,有几个导演喝高了,晃着就往外头走。

邵华道:“酒店楼上我开了房间,大家可以就住这里。”

其中一个导演一笑,意味不明道:“邵华就是懂事,以前懂事,现在比以前更懂事了。”

于是有人婉拒了,有人接受了,蒋霖也婉拒了好意,说自己没喝多,回去不碍事。说完又看了兰俊一眼,道了句再联系,转身走了。

等人都走了,兰俊一关包间门就道:“你在搞什么鬼?”

“我想帮你啊。”邵华无辜道:“我现在做的生意和娱乐圈也有点关系,体谅一下我们这些要背负家庭重责的男人吧,生活不容易啊。”

兰俊抱起手臂,“少来这套,你新婚老婆家不是做生意的吗?你不是说你继承了你老婆那份?”

说起这事兰俊还有怨念,这人偷偷摸摸就又结了婚,竟是身边一个人都没说。他都是后来才收到一包迟到寄来的喜糖。

“是啊,但她家上头还有几个兄弟呢,分到得也不多。你以为跟内地似的都独生子女吗?”邵华转着酒杯,郁闷道:“我可有一大家子要养啊,老婆要生一个自己的孩子,加上我和前妻的宝宝,你知道现在养一个孩子得花多少钱吗?”

兰俊嘴巴撇了撇,他知道邵华之前在和前妻打抚养权的官司。邵华嘴上说不容易,却特别爱孩子,一点也不想将孩子让给前妻。

可是邵华没有主动和他提起这件事,他只能装作暂时不知,缓和了脸色问:“然后呢?”

“这几位导演和蒋先生是我在台湾就已经联系很久的,好不容易才说定了这事。我和蒋先生会一起赞助一部电影,这样我的成本也会降低很多。”

兰俊觉得哪里不对,“你等等,你选我就算了,蒋霖为什么也愿意配合你?”

“咦你不知道?”邵华愣了愣,放下酒杯,“蒋霖是陈世少的继父啊。”

……

晚上到家时,陈世少已经在屋里了。他一个人倒了杯红酒,一边喝着一边看着电视。客厅没开灯,一片漆黑里电视的光投影在男人脸上,带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寂寞。

兰俊换了脱鞋,一边将外套脱掉,一边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九点左右。”四少放了酒杯,转头扭开旁边落地灯,暖色的光驱散了那层寂寥,兰俊这才发现客厅的窗帘拉着。

“我听说有记者看到我从你家出去。”男人站起身走向兰俊,伸手习惯性的搂过他吻了吻,“抱歉,我给你惹麻烦了。”

“没事,反正没证据。”兰俊笑眯眯道。

“说不定就会有记者埋伏到附近来,我今晚还是住我那边。”

兰俊一愣,有些失落,但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伸手揪着男人衣服,隔了半天才点头,“好吧……”

这么显而易见的失望,意外的取悦了男人。四少舔了舔嘴角,眼里透出笑意,伸手捏着兰俊的下颚让他抬起头来,道:“这么舍不得我?”

兰俊还没回答,四少已经吻了下去,两人早已有了绝佳的默契,兰俊张口,两人舌尖相缠,立刻带起了层层快、感。

来不及吞咽的银丝顺着嘴角滑落,兰俊舒服地哼哼一声,四少一把将他抱起来,就往卧房走去。

电视孤零零放着却没人再看,卧房门一关,黑暗里之余衣服摩擦悉索声。兰俊等身上传来男人的重量,才突然伸手阻在他肩膀上,道:“我有事问你。”

四少一愣,“什么?”

“蒋霖……你认识吗?”

四少一顿,很快想明白了其中联系,翻身坐了起来,扭开床头灯,道:“你今天和他见面了?”

86Chapter 86

兰俊伸手将枕头靠在背后,坐起来一些,将晚上的事说了一遍。

四少有些错愕,“找你拍戏?”

兰俊差点呼他一嘴巴子,“你这是什么表情!”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很渣,虽然自己知道,但也不用这样啊!

四少赶紧拉住他的手,道:“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兰俊一脸‘你要是不说清楚你今天就赶紧滚蛋’的表情。

四少无奈道:“先让我看看你的剧本如何?”

兰俊想想也是,便翻身起来,跑去客厅把剧本拿了进来。

四少起先就看到他手里拿着什么,但只以为是第二天的日程安排表或者要对的节目台词,没想到居然是剧本。

他伸手接过来,翻看得比兰俊认真多了。

“这两部戏没什么意义,就是让你去打酱油的。”四少将两本剧本放到一边,“看起来恐怕是有人跟他们说过什么,他们只能临时让编辑加了个无足轻重的角色进来而已。”

兰俊点头,这方面四少肯定比自己有经验多了。

他坐在一旁,也凑过去看,伸手指着四少手里那份,道:“这个呢?是古装片诶。”

“一共就三句台词,而且有武打镜头……”四少翻到最后,看了看时间,“已经开机了,你现在加入根本来不及。”

兰俊眉头抽了抽,“这个呢?”

四少看了看手里的剧本,表情有些复杂,他没回答,又将其他几份看了,最后整理出两份来。

“这两份是认真的。”

“……”兰俊看着被丢在一边的五六本剧本,咬牙道:“不想找我就直说,何必呢这是。”

“恐怕是钟华说过什么,又或者是蒋霖,沈祯,都有可能。”四少安慰他,“投资赞助商是很重要的,他们不想得罪人,所以只有来装装门面,走个过场。”

“那这两份……”

“这两份的角色很合适,看起来他们是花了心思想找个适合你的角色。”四少说到这里一顿,将其中一本拿起来,“这是现代爱情剧,讲的是一群男女在都市奋斗中情投意合的故事,我是主演。”

兰俊一下愣住了,“你是……主演?”

“我不知道是蒋霖故意的,还是其他什么人。”四少道:“你如果不想接的话,直说就行。”

兰俊抿了抿唇,“所以蒋霖果然是你……”

“是我继父。”四少将剧本放下,坦然承认,“我想找机会告诉你,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机。”

兰俊看他,“这种事需要找时机吗?”

“不找吗?”四少道:“难道在我们吃饭的时候,我突然说,我妈后来结婚的人是原来A市的大房地产商……你不觉得话题很奇怪?”

“我不觉得。”兰俊将剧本都收拾起来,放到一边床头柜上,转身坐到他身边,“你要说愿意说,我随时都能做一个好听众。”

四少愣了愣,居然有些尴尬起来,想了想才叹气,“可能是我太在意了。”

兰俊挑起眉头,伸手揉他脑袋,“那你现在想说了吗?我今天可是云里雾里啊。”

四少苦笑了一下,“大概是他想帮你一把,恰好又和邵华一拍即合。蒋霖为人不错,人缘也好,我估计这里头好些剧本也是他找来的,只是拍戏这事,实在勉强不得。”

“是啊。”兰俊斜眼看他,“尤其像我这样的。”

四少被噎了一下,伸手搂过他,“都说了不是那意思,我只是奇怪他们为何突然都找你。我是担心你啊,万一又遇到什么事……”

“那我明天去跟钟华商量一下吧。”

四少想了想,“我陪你一起。”

兰俊眨巴眼,“你今天不是要回去了吗?”

四少捏着他下巴吻过去,“我改变主意了,明天再搬回去住。”

第二天到了钟华处,好像蒋霖提前说过了,钟华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吴真道:“这事你有自己选择的权利,要我说,在哪里跌倒就该在哪里爬起来。你这一次如果改变很大,对你的声誉巩固也是件好事。”

“我记得我下半年的行程很满。”兰俊道:“我是打算回来好好唱歌的。”

“那也随你。”吴真耸肩。

钟华却是一直没吭声,见几人都朝自己看过来,才慢吞吞道:“我听沈祯说,邵华回来是有关于他和前妻争抚养权的事?”

兰俊愣了愣,觉得他牛头不对马嘴,但既然问了,只得回答道:“他是来出差办事的,不过可能也有这个原因。”

“你不知道?”钟华看他。

“他不说,我不好问……”

钟华沉思了一下,“你之前说的红桃A的事,我已经联系了新娱的负责人。他们已经接下了这个活,说是会把这个事情的真相挖出来。”

新娱?

兰俊一愣,随即想起了采访四少的那个杂志社。那是新起的杂志,里头的人大多是富二代或者官二代,也有新贵里的佼佼者,手里头的资源广,又不依靠谁,不依附谁,确实是个好选择。

“他们社长的野心很大,打算重新洗牌现在的娱乐界媒体杂志,现在的年轻人,不做就不做,一做就让人惊艳。”钟华往椅后一靠,道:“你有什么线索,以后就联系他们。”

兰俊点头,又想起之前碰到的狗仔小报的那个新记者。那人的性格在狗仔小报里一定很失望吧,说不定埋没了一个好人才。

他想了想,突然道:“有个人,我想推荐给新娱,如果能说动他,他也许能成为暗地里一颗很有用的棋子。”

钟华音调一扬,哦了一声,“你还学会算计了?”

四少也似笑非笑看他,兰俊尴尬,“这是……这都是生活逼的!”

从华星出来,兰俊坐进车里想啊想。

“你说,如果我是那个幕后人,我现在在等什么?”

四少系上安全带,准备送他去工作,一边道:“等你露把柄?”

“或者制造把柄……”

四少看他一眼,“在想什么?”

“我在想,目前的环境里,有什么事情是能制造出把柄的。”

“你小心点不就行了?”四少皱眉,一边注意来往车辆,边道:“虽说要注意,但因为他妨碍了你的正常生活也不值得。”

“话是这么说……”

兰俊抿了抿唇,“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比如说?”

“……不知道。”

兰俊摇头,“我觉得这戏我不能接。”

“那就不接。”

四少将方向盘一转,两人上了高架,一路往电视台的方向过去。

兰俊缩在椅子里东想西想,最后觉得烦了,下定决心道:“虽然对不起邵华和蒋先生的好意,但这戏我不接了!”

他说着就拿手机想打电话,结果电话还没拨出去,先有人打了过来。

“宁淳?”

兰俊愣了愣,将电话接了起来。

“喂?”

“师兄!”宁淳的声音难得的失去了平日的安静从容,带了点无措,道:“我,我,你能不能帮帮我。”

兰俊有些怔,看了四少一眼,四少不知道电话里说了什么,见兰俊表情奇怪,便皱起眉,轻声问:“怎么了?”

兰俊摇头,对电话那头道:“怎么了?你在哪里?芷人姐呢?”

“芷人姐……芷人姐我也不知道……”宁淳声音压得很低,兰俊这时候才听出来,电话那头似乎安静过头了,透过宁淳压低的嗓音透出一种诡异感。

宁淳道:“我,我被绑架了,我不知道我在哪里,手机好像也被摔坏了,我……”

话没说完,电话突然发出刺耳的噪音,宁淳慌道:“师兄?师兄?你记得不能报警,不能报……”

嘟嘟的占线音突然响起,兰俊呆了半响,掏了掏耳朵,又看了看屏幕,陡然回神,慌道:“宁淳被绑架了!”

四少一愣,心里浮现的首先是怀疑。

好好的人,怎么能说绑架就绑架了?他虽不知道宁淳今天的安排是什么,但未免也太蹊跷。

他张了张口,见兰俊傻眼,只得把怀疑吞回肚子里,道:“给钟华打电话。”

此时他们下了高架,四少的电话也响了起来,屏幕显得是一个经纪人的名字。他找了个停车的地方将车靠边,这才接了电话。

“喂?”

“四少!”那头经纪人尖叫,“兰俊呢?你说你会把他送来的,人呢!”

其实电视台就在前方了,可看兰俊这样子,显然慌了。

他皱眉道:“你拖一会儿,我们马上就到了。”

“啊?!”女人还没尖叫完,电话被四少挂了。

兰俊放下电话,茫然道:“吴真说芷人和宁淳的行程是外景综艺节目,就是那个冒险类节目。”

“那个地方……”四少皱了皱眉,“若是走散了,确实很容易出事。”

但电视台为了以防万一,一定是有人守在出入口的。再者说很多地方都很可疑,比如说为什么他能打电话?

“怎么办?他说不能报警……为什么?”

“兰俊,兰俊,你听我说。”四少按住他肩膀,道:“这件事让我去处理,你现在去工作,你得工作,这是你的职责。你不能放电视台鸽子,你的声誉刚刚才有点起色,你要坚持。”

“这种时候我怎么能……”

“越是这种时候,才越能体现你的职业精神!”四少难得对他吼,“不要忘记我说的话,这是你的职责!你如果自己不努力,没有人能帮你!”

兰俊抿起唇,好半天,才道:“要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去录节目吗?我怎么笑得出来?”

“你是个艺人,无论遇到什么事,哪怕天塌下来,在公司要求将事情曝光大众之前,你永远不能表现出自己的负面情绪。”四少道:“放心,有我,钟华和吴真一定也开始追查了。”

兰俊努力说服自己,就算自己去公司里等着,也帮不了任何忙。

他只得挣扎着点头,四少很快将车开到电视台下,经纪人一见他们的车马上冲了过来。

“快快!导演脸都要黑了!”

兰俊深吸一口气,打开车门冲了出去。

四少皱眉,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后头,这才重新调转车头,往回开去。半路上,他按下手机,拨了个号码。

“喂?”那头响起一把懒洋洋的男声。

“沈祯。”四少道:“有件事想让你帮忙查查。”

“哦?”沈祯饶有兴趣道:“关于什么的?是八卦的话,我就帮你。”

“绝对是八卦。”四少道:“我记得宁淳当初进公司的时候,对外虽说得是吴真看上了他,但内部一直有传言说他是被一个大人物塞进来的。那个大人物,是谁?”

===============================================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完成~~(^o^)/~~

87Chapter 87

在开始怀疑宁淳的时候,四少就尝试过调查他的背景。可那背景如同迷雾,怎么都看不清,哪怕他让人在暗地里打听华星高层那些股东,也什么都没有找到。

宁淳的背景抹得很干净,但这种干净和蒙峰完全不同,让人总觉得有一种违和感。

他知道去问钟华是没用的,反而如果让钟华知道自己在查宁淳,说不定会坏了事——如果真是什么大人物塞进公司来的,钟华一定知情,而他一定会阻拦自己调查。

但换个角度想想,钟华不可能害兰俊。

可如果连钟华自己也不确定呢?那个人在调查什么的时候,不到有结果,是不会告诉任何人自己在做什么的。

他之前就跟钟华说过了,他受不了这样等着,所以宁愿自己去查。

车拐过一个路口,在红绿灯前慢慢停了下来。前头似乎发生了车祸,车队排着只能慢慢通过,有交警正在前头处理。

喇叭声在车窗外不绝于耳,四少嫌吵,将玻璃窗升起来,街头的声音变得有些闷和遥远。

四少皱了皱眉,意识到沈祯一直没有回复自己。

“喂?”他以为是耳机要没电了信号不好,干脆换了耳麦,开了车内的蓝牙。

沈祯在那头犹豫了一下,“你是说你要查宁淳?”

“是。”四少听他声音不对,狐疑,“怎么了?”

“这事也许你亲自去问钟华比较好。”沈祯在那头点了根烟,双腿架在办公桌上,道:“由我来说可能不太好。”

四少这才意识到,这人是知道什么的。

“你知道什么?”

沈祯晃着脚踝,“我不知道你想问什么,但就我知道的事来说,如果你私底下要查宁淳是查不了什么的。还不如问你家老大来得直接。”

“他会说吗?”

“那要看你怎么问。”

四少沉默了一会儿,“我现在只问你一件事,宁淳有没有可能对兰俊做什么?”

沈祯显然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他指的是什么,“怎么可能?”男人的声音提高了八度,“他有什么理由针对兰俊?”

“如果我知道那个理由,就不用问你了。”四少冷道。

前头的车队开始缓慢前行,有拖车来将相撞的车子拖开,路面通畅起来。

四少的车随着车队慢慢往前,结果还没过去,红灯又亮了。有些司机烦躁的按了几下喇叭当泄愤,前头的交警正和一人站在路边说着什么。

四少只随意地看了一眼,便发现那人有些眼熟。他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对沈祯道:“我会去问钟华的,如果你知道什么,希望你能告诉我。”

沈祯还没来得及开口,电话已经挂断了。

四少等绿灯亮时,将车开到了右转弯道上,他在小路上找了个停车的位置,开门下车往回走。

男人正和警察不依不饶,“是他先撞上来的,你们齐警官呢?我要见你们齐警官。”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27页 当前第22页

首页 上一页 ← 22/2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大神!来战!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