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大神!来战! 第23节

小说作者:莫青雨 所属分类:现代耽美 下载:大神!来战!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01-11

四少走到两人身边,“商先生你好。”

男人抬头看过来,一见是陈世少,愣了愣,“诶,好巧。”

那警察也转过脸来,不耐烦道:“熟人?要叙旧先等等……诶?你长得很眼熟。”

四少将鼻梁上的墨镜推了推,“常有人这么说,警察先生,我和他是朋友,他出了什么事?”

“违反交通规则,造成两辆车相撞……”他说着努努嘴,“喏,另一位车主在那头接受调查。”

说着他又看向男人,“商先生是吧?刚才是我执勤,我是亲眼看见你突然调转车头逆向行驶才造成和另一辆车相撞,等视频调出来就是证据。你现在最好配合一点。”

所谓的商先生不依不饶,“我要见你们齐警官。”

那警察简直要崩溃了,用力捏着笔道:“齐警官不在!就算在,这事也不归他管!别以为你有熟人就可以瞒混过去!”

四少赶紧道:“我们会配合调查的,你让我跟他说说。”

那警察狐疑看他,四少给男人使了个眼色,“跟我过来。”

男人慢条斯理走过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眸子里是惯有的打量,“好端端的找我,有什么事想找我帮忙?”

四少笑了笑,“不愧是做生意的人。”

男人无所谓道:“我现在有点事要做,有什么事你可以来咖啡店找我。”

四少看了他一眼,“你想找齐警官?”

“怎么?你认识他?”

“不认识,不过,我有件事可以帮你理所当然的见他。”

男人总算来了点兴趣,转了转眼珠,问:“收费的吗?”

四少摇头,“不收。”

“好,你说吧。”

“我想让警察暗地里帮我查一个人,但是一定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四少压低声音,“你说的那个齐警官,能办到吗?”

男人想了想,“他是负责刑事案件的,不过不是重案组的人,出外勤的时候比较多。查人的话,应该能行。”

“那你就用这个理由去见他。”

男人皱眉,“你是查谁?”

“华星上层的股东,他们的背景来历。”四少留了个心眼,并没有直接将宁淳搬出去。

“我查他们做什么?”

四少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就看你怎么编理由了。”

男人扬起眉头,“万一他把我当神经病轰出来呢?”

“那就是你和他没缘分啊。”四少耸肩。

男人高深莫测地看他,“你知道了?”

“大概猜到一点。”四少笑了笑,“比起故意出车祸什么的引那人出来,不如用这种理由去会不会更体面一点?”

男人嘴角一挑,从衣兜里摸出一张优惠劵来,“给你个优惠,下次可以带三到四个人来喝咖啡,不收你钱。”

四少笑道:“对商先生来说,真是难得。”

这人是谁,自然是抠门经理商先生。

四少也不确定他的名字,只知道之前收的名片里,他写的是姓商。

之前因为商先生“纠缠”齐警官,无意中碰到了去警察局采访的记者,所以才知道了有记者又想查当初兰俊袭警的事,也给兰俊提了个醒。

这事后来四少也知道了,所以听他此时说起齐警官,联系起前后,他便大胆的进行了猜测。

没想到,蒙中了。

四少在警察局里并没有关系,之前的重案组也不好联系,一是怕打草惊蛇,二是对他们的能力不太有概念,说白了就是不怎么信任。

钟华因为身份原因,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但和警察向来是不会走得太近,所以四少也不好让钟华知道这件事。

这么巧了,在这里碰到商先生,让他寻到了一丝机会。

不管有用没用,先试试再说。而依商先生这么精打细算,善于设计的人,必然会将事情隐藏得很好。

四少转身回了自己的车,一路又行回华星公司。他要做两手打算和准备,于是他乘电梯去了顶楼,吴真刚好从办公室出来,头发有些乱,衣服纽扣被扯掉好几颗,脖颈间隐隐能看到青紫吻痕,模样有些狼狈。

四少当自己没看见,吴真见他来了,抬手将衣领子往上拉了拉,面无表情道:“找钟华?”

“恩。”

“他在里头,自己去吧。”说完,头也不回进了电梯。

四少在办公室门口站了一会儿,想着里头的人差不多该平静了,才抬手敲门。

钟华的声音带着点阴邪和危险,“进来。”

四少推开门,见里头乱得好像刚被抢劫过。办公桌都移了几寸位置,花盆到了,装饰的画框砸在地板上,玻璃杯摔碎了两只,地毯上一片湿痕。

四少挑眉,“来硬的了?”

钟华扯开领带,怒气冲冲,“把门关上,别让其他人瞧见。”

四少便关门进来,也没功夫问他发生了什么,只道:“我想问你一件事,你会不会如实告诉我?”

钟华看他,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些,冷静下来,“什么?”

“宁淳,到底是什么人?”

钟华眯了眯眼,“快餐店里一个服务生,吴真见他长得不错带了回来,你们不都知道吗?”

“这是假的吧?”

钟华点了根烟,“我为什么要说假话?”

“……”四少见他没有想说的打算,心里大概有了底,这人果然是清楚的。于是他换了个说法,“今天的事,你打算怎么做?”

“我已经派了人去查,他不会有事的。”

四少冷冷道:“说得这么肯定,意思是你知道他在哪里?或者你知道他有可能在哪里?”

“这和你没关系。”钟华吐出烟气,“你管好自己的事,管好兰俊的事就行了。”

四少一下站了起来,几步走到他桌前,双手撑在办公桌上道:“实话说了吧,我怀疑宁淳。”

“怀疑他做什么?”

“我怀疑他就是那个幕后黑手,想陷害兰俊。”

钟华捏着烟看了他半响,“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果我知道理由,就不会来问你!”这是他今天第二次说这个话了。四少表示十分烦躁!

“他没有这么做的理由。”钟华将烟掐灭,转过椅子来正脸看他,“他和兰俊的事业没有冲突,也不需要踩着他上位。你误会了。”

“可是太巧合了。”四少一连串将自己的怀疑都说了出来,“目前和兰俊关系最好的人就是他,了解兰俊日程安排的也是他。他前半年还不红的时候,多得是闲暇时间,后来兰俊一出事,他就得了益,还记得我和兰俊去参加郭琳琳开的宴会吗?他和白芷人也去了,半路上却突然遇到车祸,虽然不严重,但有不下两个记者跟着他们,那么巧,车就在我们前头。如果发生什么事,记者到底是想拍谁?会不会是他让记者跟着的?想借此设计兰俊?兰俊沉寂这些时间,他已经逐渐在华星有了地位,难道这些不是他的理由?”

钟华听他一连串的说话,总算知道了这个男人一早就将宁淳列为了头号嫌疑犯。

“不……”钟华皱眉,“他……”

“还有沈祯查到的酒保,那么巧,他出现在宁淳身边过!”

“但他同时也出现在白芷人和其他人身边过。”钟华见他已经在心里笃定了,叹口气,“你真的误会了。”

四少拉开办公桌前的椅子坐下来,“那你给我一个不误会的理由。”

钟华皱眉,“这件事是公司上层机密。”

“那我就会用自己的办法查出他的背景。”

钟华摇头,“你怎么不想想,我怎么可能害兰俊?”

“若是你也不知道呢?”

“没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钟华手指敲了敲办公桌,“显然对自己被质疑很不满,这个公司里的任何事,我都清清楚楚。”

正说着,电话突然响起来,秘书的声音在那头柔软道:“董事长,徐老找您。”

钟华扬眉,“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四少不解地看他,钟华对着电话道:“让他进来吧。”

“是。”

钟华:“你既然要问个清楚,不如问问真正的当事人。”

=============================================================

作者有话要说:商先生:“……至少有了个姓。”

作者:“……”

88Chapter 88

徐老是个尊称,他的全名是徐刚志,典型四十年代的取名方式:刚强有意志,一切为了新中国奋斗而奋斗。

徐刚志如今快七十了,不过老头身体健康,小毛病虽有,大毛病却甚少。一双眼睛神采奕奕,连老花眼都没有。

他一进门,四少为表尊重,站起身点了点头道:“徐老。”

徐刚志嗯了一声,眉头却皱着,目光只在四少身上一扫就挪开了,对着钟华道:“你什么意思?”

对于老头的责问,钟华显得很淡定,“徐老在说什么?”

“你心里清楚得很!”徐刚志直接拉开四少刚才坐的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阴冷道:“宁淳有事应该先通知我!”

“通知你,然后呢?”钟华似笑非笑,“让你带着人去大闹一场?”

徐刚志冷哼,“不然呢?”

“我已经派了人去了,你放心,一定将人平平安安给你带回来。”

“钟华!”徐刚志一拍桌子,那力气还不小,恨道:“你别以为我们当初答应协助你,你就能任意妄为!我们自家事自家了,用不着你在中间干涉!”

“我是为了所有股东好。”钟华微微往前倾身,老板椅发出轻微的皮质摩擦声,在寂静的屋里生出一丝危险感,“徐老,股东有事,就是我的责任。当初协议上写得清清楚楚,不是吗?”

徐刚志气得瞪大眼,胸口不断起伏,但偏生没找到话来反驳,脸色慢慢涨得通红。

四少终于找到机会开口,“徐老,我有一个问题刚好想请教你。”

徐刚志冷哼,“我有义务回答你吗?”

“可能有。”四少也不瞒他,直接道:“我已经让一位朋友去警察局调查了,如果你不回答我的问题,恐怕我那位朋友询问警方时,分寸拿捏不好。”

钟华和徐刚志都齐齐看他,只是前者微微皱眉,显然不满,后者则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情。

钟华道:“你报警了?”

“没有。”四少摇头,“我只是让朋友去问问,也没有直说宁淳的事。”

钟华靠近椅背里不出声了,徐刚志显然意识到什么,眯起眼,“你想问宁淳的事?”

“是。”四少点头,“他到底是什么人?”

徐刚志转开头,“那和你没关系。”

“恐怕有关系。”四少道:“我现在怀疑他暗害兰俊。”

“你说什么?”徐刚志拍桌而起,脸色铁青,“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有什么理由?”

……这是今天第三次遇到这个问题了。四少干脆不回答了。

徐刚志气得不清,“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怀疑他,你都是错的!”他气得直敲桌子,“兰俊有什么好害的?他那种性格,走到这一步都是咎由自取!没有人害他,他也一样变成今天这幅样子!宁淳需要害他吗?需要吗!”

四少摇头,“在没看到完全无关的证据前,我是不会打消这个念头的。”

“混账!”老头一口气没顺,剧烈咳嗽出声。

钟华终于开口,摆了摆手,漫不经心道:“诶,徐老别那么激动。我看这事告诉四少也没关系,不如你就说说。”

“凭什么!”徐刚志手和脸都在抖,眼皮子也直跳,“我们家的事,凭什么由一个外人来随便怀疑!凭什么他要我说我就要说!”

钟华摊手,对着四少,“你看,不是我不告诉你。”

四少见他们这样子,倒是冷静下来了。他想了想,给老头倒了杯水,道:“若我说话不妥,徐老别往心里去。我也是一时心急。”

徐老推开他的手,重新坐回椅子里,闭上眼顺气。

四少将水杯放在他面前,拉了另一只椅子,坐下道:“我也不想怀疑自家师兄弟,再者说我也不想兰俊伤心。他和宁淳的关系一向很好……”

“哼!”老头重重哼了一声,显然对兰俊没什么好感。

四少自然不知道其中缘由,看了看他,道:“这样吧,让徐老向我说出一切,好像是没理由了一些。不如我来问,徐老勉为其难指教一下。也当帮帮无知小辈。”

钟华转过脸,嘴角抽了一下。

四少待人一向有礼绅士,说话礼貌很正常,但低声下气到这份上……还真是看得人稀奇。

徐老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些,但他依然闭着眼,道:“我不保证,你问的所有问题,我都要回答。”

“可以。”四少点头,看了一眼钟华。

钟华接收到眼色,只得帮忙道:“徐老愿意尽一点力,也是爱护幼小。公司最注重团结嘛,能把这误会解开也是好事。”

徐老又哼了一声,显然对这种程度的马屁完全不往心里去。

四少想了想,打算迂回一点,“宁淳是被什么人带走了?会有危险吗?”

徐刚志冷嘲,“他们还不敢伤宁淳,带宁淳走只是为了要挟我们。”徐老顿了顿,道:“主要是要挟我。”

四少心里大概有了点底,他知道钟华在黑道上有点背景,虽然不知道厉害到什么程度,但最开始合作的这些股东,恐怕背景也都不简单。否则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成立起一个大公司。

“徐老和……道上人有点关系?”

徐刚志漫不经心,“和你们老板差不多吧。”

这么说就和钟华一样,都有黑道背景了。

“抓宁淳是来要挟你……宁淳和徐老难道有什么关系?”

徐刚志睁开眼,“我只能告诉你,有我徐刚志在,宁淳想要什么,我就能给他什么。至于要对付兰俊,根本是没有任何必要的事。”

四少见他根本不想说,便问:“宁淳知道吗?”

徐刚志难得的沉默了一会儿,随即站起身,对钟华道:“我先走了,晚饭之前我要看到他平安无事,否则……”

钟华点头,“若晚饭时候还没回来,你就按你的想法行事吧。”

徐刚志这才转身离开。

等到门一关上,四少转回脸,神情很是严肃。

他已经串联出一个大概,就是不知道有多少是正确的。

“宁淳不知道徐老的事?”

“不知道。”钟华回答得倒是爽快。

“他和徐老到底是什么关系。”

“嗯……”钟华转了转椅子,“你猜呢?”

“父子……不像。”四少觉得徐刚志年纪太大了些,而且暗地里关照宁淳的态度也不太像是父子,他脑子里灵光一闪,脱口而出,“爷孙?”

钟华慢吞吞道:“是你自己猜的,我可什么也没说。”

四少心里吃惊,既然真的是爷孙?

如果徐老和黑道真有什么关系,宁淳的背景岂不是很大?可为什么宁淳却毫不知情?这个爷爷看上去也没打算认亲的样子……

但这么说来,难道真的和兰俊的事没关系?

可是黑道……之前的事不也扯上黑道了吗?

钟华见他一个冥思苦想,道:“你之前说有人跟着宁淳,但你们也恰好在那里,所以你怀疑他。其实这一点可能真的是巧合,也许是黑道上的人装扮成记者的样子在跟着他。”

这么一想,倒是解释得通了。为什么当时会出车祸,就算是记者想拦人,恐怕也没有这种暴力拦法。换成是道上的人别有用心,那还真有可能。

所以当时自己和兰俊刚好出现,是打断了那群人的设计?自己从后视镜里看到跑走的假记者,说不定本来是会做其他事的,而自己的出现却让他们临时改变了主意。

四少猛然有些脱力,如果不是兰俊……那是谁?

好像一直以来的目标突然消失了,让他有一阵挫败感。

钟华的电话突然响起来,四少见他说了一阵神色就轻松下来。

“救出来了?”

“嗯。”钟华点头,“那群人原本就没打算伤他,他们想跟徐老讨一笔钱,由我们这边去解决劝和,其实要比他们两边起冲突更好。”

四少也无心问到底是什么事,再者问了钟华也不会回答自己。

这些事,钟华一向不会提。

他只得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刚下电梯就收到兰俊的短信:“怎么样了?”

他回复过去,“已经没事了。”

在中途休息的兰俊一下松了大口气,转而给宁淳打电话,发现电话关机。

既然四少说没事了,那一定是没事了。一直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竟然觉得脑袋有点隐隐作痛。他抬手拍了拍,那头导演喝了口水道:“各单位注意,嘉宾注意,二十秒倒计时。”

于是兰俊很快调整了状态,全心投入到工作中。

等到下了节目,他刚出电视台大门,就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子正停在门口。

“嘿。”吴真跟他打了个招呼,“一起吃饭?”

兰俊眼皮跳了跳,觉得自己有可能被牵连进这对“夫夫”的情感恩怨中。

可人家皮笑肉不笑等着自己,兰俊又实在没胆子拒绝。只好对经纪人说,“你们先走吧,我坐吴秘书的车。”

那经纪人点头,这便和司机一起走了。

兰俊慢吞吞下了楼梯,凑到窗口前看了看,试探道:“就我们俩啊?”

吴真帮他拉开车门,道:“不然呢?你想叫上四少?”

不是啊!是你相公我的大BOSS钟华啊!

不过这话他也没胆子说,只好跟着吴真上了车,任由他开去任何一个地方。

中途四少打来一个电话,说他要回家一趟,晚饭可能不能一起吃。兰俊心里暗骂:关键时候掉链子的家伙!一点都不给力!

但只能回了句“注意安全”之类的。

吴真看了眼后视镜,“南边新开了一家法国餐厅,我们去试试。”

“……”兰俊呵呵笑,“好啊。”

结果等他们找到餐厅时,刚进门,就遇到了熟人。

白烨正带着蒙峰也往里走,两只队伍在大门口不期而遇。

“好巧。”吴真道:“一起吃?”

白烨内心不满——好不容易的二人约会!

蒙峰许久没见着兰俊了,倒是淡定而高兴的应了。

白烨:……他这呆萌迟钝的小情人,真是太不给力了。

========================================================

作者有话要说:依然是给力双更~~(^o^)/~~第一更~~

89Chapter 89

四人找了个较为偏僻的位置坐下来,前头刚好有盆栽挡住了,圈出一片私密地来。

服务生上了柠檬水,又拿来菜单。这家店刚开业不久,来往的客人很是多。

兰俊不怎么吃法国菜,用他的话来说他就是个带着偶像面具,但行为一点都不够高端,不够“偶像”的人。

路边摊大排档,烤肉,火锅,怎么好吃怎么来,怎么随意怎么来。法国菜若不是有人邀请,他不会特意去吃。

主要问题还是在于——等得太久,吃得太少,吃多了呢又价格太高。

倒是白烨和吴真,这两人才是真高端人士。吴真别看平日一身西服,不怎么说话,笑眯眯温和的样子,实际上肚子里黑水多得是,人有轻微洁癖,对事物的要求其实还蛮严格的。

白烨那是吃高端吃习惯了,更没得说。

不过吴真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只随意点了些东西,蒙峰看上了优惠折扣期间送小孩子的玩具小吉他模型,于是白烨很贴心的给他点了儿童套餐。

——儿童套餐应该是这家法国餐厅自创的,一小盘碳烤牛排+野菌汤+芒果沙拉和一杯双色球冰激凌。

兰俊看着那菜单就一额头的汗,麻蛋“儿童套餐”感情都是水为主么?

于是他只要了普通的牛排加一份小甜点。

白烨也要得很简单,吴真见他们都不怎么点,干脆大手笔的要了松露,鹅肝和一盘龙虾。

末了他合上菜单道:“酒你们有固定搭配吗?”

“有推荐。”服务生道:“海鲜推荐白葡萄,肉类推荐红葡萄……”

“算了。”吴真似乎没心情精心筛选,道:“一瓶白兰地。”

兰俊吃惊一瞪眼:这是要醉酒的节奏?

蒙峰完全不在状态,白烨看了一眼兰俊,眼神里透出询问。

兰俊只好耸肩,表示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但显然吴真心情不是很好,他和白烨严肃认真地讨论了一会儿工作上的事,后来似乎才后知后觉不应该把工作强行带到这里来。

白烨和蒙峰很显然是来放松的,自己这样不太好。于是他很快收敛了情绪,换上了轻松的话题。

白烨倒是无所谓,因为蒙峰从头到尾也没有感受到任何负面情绪,很呆萌的坐在那里安静地听着餐厅里悠扬的小提琴曲。

兰俊和蒙峰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儿,吴真道:“接戏的事考虑得如何?”

白烨也道:“我听说有剧组找你?”

“恩……”兰俊想了想,觉得和这两人商量一下说不定能听到不错的建议,便道:“我不是很想接,正想这个机会拒绝。我现在的时机,会不会不太合适。”

白烨转着杯子,漫不经心道:“我倒不这么想,华星里全才的明星比较少,就连四少都只专注影视类。你如果能做华星的第一个全才艺人,前途自然无量。”

“但我的演技……”

“这是后天可以学的。”白烨喝了口水,道:“四少总得后继有人,以后他若不干了,华星还能找出第二个和他一样的来吗?”

吴真看向他,“怎么白先生的口吻好似知道他一定会不做一样?”

白烨当然另外有算盘,道:“就这么一比喻,你看景枫当年不也是如日中天的时候走了,去了美国发展。很难说四少会不会也这样啊。像他们这些专注于演艺事业的人,为了追求自身价值,钱和名利都只是虚名。”

兰俊被他这么一提醒,突然想起了还有这茬。

四少还没说到底要不要去美国啊!看白烨这意思,难不成是有可能的?

兰俊很清楚,自己目前是不可能放弃事业和他一起离开的。若他真的没有翻身可能,做一辈子经纪人了还有可能跟着四少,但如今自己也算是好不容易回到这个圈子来,冤情没洗净,曾经的不甘心还没得到验证,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

若是分开……

听说异地恋很难维系啊。兰俊觉得有点小小担心,吴真却突然开口道:“他们俩的情况有些不同。”

“哦?”白烨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景枫离开,是因为他在国内已经没有敌手,没有更高的台阶了。他连续三届得了影帝,再待下去,也不过如此,最后在年纪慢慢变大后开始走下坡路,逐渐退出人们实现改为幕后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他离开了。但陈世少如今不同,他在国内还有巨大潜力没被开发出来。”

听他这么说,白烨也没反驳,“这也有可能。”

蒙峰突然插话,“这首曲子抄袭了。”

众人顿时:“……”

感觉突然链接上了异次元是肿么个情况。兰俊汗道:“你说什么?”

“这首曲子,现在在放的这首。”蒙峰指了指天花板。

小广播里放着一首流行曲,曲调挺轻柔的,唱的人是个女声,音调婉转柔和。

兰俊一下听了出来,“这不是萧晓的新曲嘛。”

“恩。”蒙峰脸色有些严肃,“这首曲子抄袭了98年一首老曲,旋律基本一样,只是□部分改动了一点。”

兰俊和吴真,白烨互相看了看,这情况……会不会有点严重?情歌天后抄袭?

“你别拿出去说。”兰俊道:“一下就能听出来的,应该也只有你吧。”

况且98年的老歌……说不准大家不会注意。

蒙峰对音乐有十分严重的偏执和固执,白烨知道他强迫症要犯了,赶紧岔开话题,“东西怎么还不上来,都饿了。”

吴真也道:“是啊。”

兰俊点头,“好饿好饿。”

三人说完之后,一时间没了语言接下面的。于是三人大眼瞪小眼,蒙峰还在皱眉头。

兰俊:“……”这都什么事啊。

等到吃完了饭,兰俊没喝酒,便开车要送吴真回去。

吴真摇头,“我要住你那里。”

兰俊一下囧了,“你住我那里做什么?”等着钟华来拆房吗?

“我不回去。”吴真掏出手机,啪叽把机关了,电池卸了,还阴测测道:“我要消失几天。”

兰俊一下更囧了,赶忙把车停到一边,“祖宗,别闹,你一消失钟华还不得翻天覆地啊。”

吴真轻描淡写,“那就让他翻天覆地好了,我倒要看看翻出个什么天来。”说着又顿了顿,冷道:“最好把他家里人逼急了,直接让他和那女人结婚拉倒。”

兰俊脑子里迅速转起来,道:“我觉得,这里头有误会。”

就算钟华不想说,但为了自己不在钟华找来后被拆掉,他只得在心里默默道:老板,我也是为了你的幸福着想啊。

吴真看他,“有什么误会?你知道什么?”

“其实吧,有一天晚上,钟华打电话问我来着。”兰俊觉得这事一定要说清楚了,干脆熄了火,认真道:“他问我该怎么哄你。”

吴真哼一声。

“我问他出了什么事啊,他就跟我说了,说他姐逼他结婚。那女人他从来就没承认过。”

吴真冷笑:“这样说你也信?你未免太好骗了。”

兰俊囧道:“你等我说完。”

“我一开始啊,也批判他来着。我说你这样不行啊,怎么好一脚踏两船的?他说不是那么回事情,我就说既然不是那么回事,就该跟你说清楚,该怎么去跟家里人说,也要说对吧?丑媳妇总得见公婆啊……”

吴真斜眼看他,“丑媳妇?”

兰俊咳嗽一声,“说顺溜了,你别当真。然后啊,他就说这事很复杂,如果跟家里人说了,你就会有危险。我说那也太夸张了,难不成还暗杀你?钟华他就说真有可能啊。”

吴真脸色终于好了些,想了想,“那他也该跟我说清楚啊。”

“是啊,我也这么说了。”兰俊猛点头,“但他说啊,如果跟你说了,依你的性子,肯定就和他家杠上了。他更不想你有危险啊,所以要等他把家里人摆平了,再跟你好好说清楚。”

“所以现在就任由我这么误会着?”吴真眼神一下又暗下来,“他当我是什么?”

“伴侣啊!一辈子的!”兰俊道:“所以才想保护你嘛。”

“谁需要他保护了?”吴真有些感动,但又来气,哼了一声道:“既然他这么想保护,让他保护去,我这几天请假,就住你那里。不准告诉任何人!”

兰俊:“……”

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的!为什么越来越糟糕!

等回了家,四少已经搬走了。这是他们之前就说好的,为了不让记者发现,只能暂时分开。

灯一开,房间收拾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柜子上一点灰层都没有。

吴真进门,吓了一跳:“这是你家?”

兰俊囧道:“别一副见鬼的样子谢谢。”

吴真眨巴眼,突然问:“四少给你收拾的?”

兰俊的脸迅速红了一下,又迅速退掉,淡定道:“呃……大概,嗯,他比较喜欢做家务,嗯。”

吴真看他一眼,脱了鞋子拿了客人用脱鞋,一边扯领带一边道:“我去洗澡,客房有被褥吗?”

“有是有……”

兰俊还想再劝,人已经关门进浴室了。他叹气,只得去客房老老实实铺床,等到一头汗的弄好,吴真已经冲完澡出来了。

他拉开冰箱自动自发的开了灌啤酒。

兰俊看他,“又喝,你刚喝完。”

吴真也不搭理,裸着上半身,下半身围着浴巾,往沙发上一坐,看电视了。

兰俊只得去看自己明天的日程表,顺便跟经纪人核对一下时间,弄好这些,他又跟四少打了个电话。

陈世少似乎在外头,话筒音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兰俊好奇问。

“在和商先生喝东西,顺便聊一点事情。”四少声音温柔,站起身走到窗边,一边看夜色里来往的车流,一边道:“累吗?”

“还好。”兰俊笑起来,仿佛一天的疲惫一下就消失干净了。

“抱歉,本来休假是想陪你,结果一连几天都有事……”四少声音里带了些内疚,仿佛又有点无奈。

兰俊赶紧劝,“没关系,有事嘛……也没办法。”

他想到四少可能还瞒着自己许多事,心里有些稍微的堵。但此时又不是问的好时候,一下就没了话题说。

气氛难得有些尴尬僵硬。

四少敏锐感觉到了,将手机换到另一边,道:“怎么了?有心事?”

“没……”兰俊手指敲了敲手边的夜视灯,道:“就是有点事……一直很好奇。”

“什么事?”

“……”兰俊想来想去,越觉得自己要憋着,越是没办法控制,干脆道:“我一直想问,那次酒店的事……为什么你当时在那里……”

四少一愣。

兰俊话一出口,反而停不下来了。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比如你父亲,你继父,都是事到临头了,我才知道。你还有什么事没说的吗?”

四少沉默了一会儿,转头看到商先生低头玩手机,两人面前放着茶,还有一些小糕点。这显然是一副有事要说的样子。

现在说这些不是时候。

四少只好道:“我现在有点事,这件事我们改天说吧。”

兰俊一愣,那边已经说了拜拜,挂了电话。

“……”麻蛋这难道是要出轨的节奏?!

=============================================

作者有话要说:作为纯屌丝真心对高端餐没有概念,写个法国餐查百度查死我了(躺倒露肚皮……

据说红葡萄酒是配肉的,白葡萄酒是配海鲜的。如果两种一起的话,加上柠檬水,换什么吃的时候,要簌簌口,这样才不影响味觉。

……要不要这么麻烦!打滚……总之第二更完成(^o^)/~~

90Chapter 90

四少回到桌边,将手机放进口袋。商先生抬头,桌上小台灯照出的光反射在他一边的眼镜上,带出一种平日没有的诡异感。

“你说你问出来了。”四少道:“这么快就问出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重案组在后头搞了什么鬼。”商先生耸耸肩,靠进椅背里,翘起腿,一副鄙睨苍生的意味道:“我进去随意编了个理由,他居然就愿意帮我。”

看商先生的表情,不知道到底是愉快还是不愉快。表情挺复杂的。

四少挪揄,“他不是出自真心想帮你,你觉得很不爽?”

“那必须不爽。”商先生哼了一声,但好在是找到个借口接近,所以也只好安慰一下自己,道:“你知道不知道,你们华星上层,就是A市一整个体系的黑帮集团?”

四少挑眉,“大概猜到一点。”

毕竟老板是那样的人啊。手下自然也……

商先生道:“听起来像小说一样不真实。”

四少点头,“有多不真实?说来我听听?给你参考参考。”

商先生一笑,“告诉你可以,不过我们再换个条件。”

就知道和生意人打交道没什么好事,但为了兰俊,四少还是点了头。

商先生道:“这事里头牵连的还挺广,你把暗地里调查这事都交给我,让我去跟警局那边接头,这样的话,我就告诉你。”

四少自然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而且从某个角度来说,其实这样也倒是正好合了自己心意。

于是他点头,“行啊。”

商先生拍了拍沙发,“够意思。”

四少伸手,做了个请的意思,商先生也就不藏着掖着了,道:“华星的黑帮势力,警局都有他们的备份资料。现在的黑道大多转行为商人了,只要不做犯法的事,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依然是合法公民,享受国家法律保护。但因为暗地里还是有警察会随时注意他们的动向,多少也知道一些事。”

原来股东上那几人,大多有黑道关系。只是占据比分多少而已,比如之前那个说话嗲声嗲气的女子,是东南边势力的大姐头。这人江湖外号火凤,与西南边徐刚志的势力一直是对头,并且一直纷争不断。

两边在抢地盘,收租金这件事上常起冲突,后来还是钟华办了公司,邀请他们一起加入,关系才算逐渐和缓。

钟华的公司可谓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里头包含了A市东南西北四边大势力的黑帮。有钱大家一起赚,中和了大家的冲突,又起了双赢的局面,可为是一箭N雕。

这其中带来多少好处,不是当警察的人不会知道。

就打平日里小打小闹的事来说,黑道都安分做生意去了,闹事的几率起码降低了80%,也算是解决了一个治安问题。

事实上,若是人人都能养活自己,有一份光鲜体面的工作,正常人谁会去做违反乱纪的事呢?

但上头还是嘱咐过要小心监视,万一是挂着羊头卖狗肉,大家都得不偿失。所以无间道这种事,还是在黑帮里继续上演着。

而根据那个无间道定时传回的资料,除了各家的一些私事,大事倒是没什么。而这私事里,其中有一件,就是徐家的事。

据说几年前,徐刚志突然神神秘秘,早出晚归,没几个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后来华星就在不收任何新人的情况下,出现了一个新人——宁淳。

宁淳的来历很干净,普通大学毕业,艺术生,画得一手好画,但因为父母早亡,一直是一个人生活,没有钱交学费,所以经常出去打工做兼职等等。按照吴真所说,他是在快餐店里无意中看到宁淳,觉得这人长得干净灵透,于是起了招揽的心。

事实上也确实是吴真将他从快餐店带回去的,只是吴真去的时候,却不是巧合。

“你猜怎么着?”商先生摇摇头,“生活就是一出狗血剧,这宁淳其实是徐刚志的亲孙子。”

四少一愣,其实他隐约有猜到亲戚关系上来,却没想到,居然这么亲。

“据说徐刚志有个女儿,成年后爱上一个姓宁的男人,那男人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徐刚志原本不答应,结果女儿就和那男人私奔了,一跑就是N年无影无踪。徐刚志找了他们很久,直到最近几年才收到消息,说是女儿女婿早已经过世了,前些年国家有几个区域闹流感,你也记得吧?好几个城甚至戒严了,死了无数人。特效药也是之后才终于研发出来,但那特效药其实副作用很大,现在很多人都开始有了副作用的征兆。骨头坏死,内脏器官提前衰老等等……”

四少猜测,“他父母是当时就死了,还是药物作用?”

“是药物副作用死的,全身性骨头坏死,没救了。”商先生摇头,“在病床上坚持了一年,钱全部花尽了,两人一起走了。就留下宁淳一个人。”

“宁淳没事?”

“听说当年流感开始的时候,他在外地读书,幸免于难。”商先生道:“他父母死的时候,他大学二年级了,大笔的学费交不上,只好到处打工。他母亲临时也没告诉他外公的事,大概怕孩子接受不了,或者害怕他加入到黑道里吧。总之宁淳什么都不知道,直到被他外公,也就是徐刚志找到。徐刚志可能也有顾虑,没有认亲,而是暗地里想办法让他过得好起来。”

四少这才恍然大悟。

商先生继续道:“但有些事,你看,比如我都知道了,别人也会有人知道。于是想拉徐刚志下马的人,或者别有用心的人,就想抓宁淳做威胁。”他顿了顿,道:“我听说下午已经救出来了?”

“嗯。”四少点头,钟华既然说过,晚餐之前把人带回来,那一定会做到。

“还有你们那个老板,钟华。”商先生喝了口茶,道:“他的身份更了不得,应该是A市最大的黑帮势力了。家族也大,但听说家里人常年生活在国外,不怎么回来,都是他一个人在打理事情。”

四少想起钟华最近遇到的麻烦——他姐回来,还给他带了一未婚妻。

“怪不得所有公司里,就华星的绯闻最少见。原来是因为后台硬啊。”商先生掏出几张名片,“帮我发给你们公司的人呗,有空就和兄弟们一起来喝茶。”

“……”四少有些无语,不过对方既然帮了自己的忙,也该回应一下。

送几张名片嘛,小意思。

宁淳的事既然搞清楚了,四少又觉得茫然起来。他一直笃定认为是嫌疑犯的人,现在一下干干净净成了白莲花,自己倒有些小人之心了。

接下来又该怎么办?红桃A的事没后续,对方现在也不出手。难道就这么等着?坐以待毙?

“哦对了。”商先生突然道:“我还帮你问了之前要采访被袭警警察的记者,听说是狗仔小报的,叫什么崔……”

“崔计!”

“哦,是他。”

四少皱眉,站起来在绕着房间转了个圈,“除了这个还有打听到什么吗?”

“别的就没了。”商先生端着茶慢慢道。

四少站到窗边,皱眉想了一会儿,干脆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那头是个慵懒的女声,显然这会儿正睡的稀里糊涂。

“你好,我是陈世少。”四少的声音很温柔,道:“抱歉这么晚打扰你,我有点事想请你帮忙。”

这是之前采访四少的新娱杂志编辑,职业操守让她瞬间就精神起来。坐起身扭开床头灯,点了根细长的烟,揉了揉头发道:“什么事,您说。”

四少道:“之前我跟你们推荐过一个人,狗仔小报里的一个新来的记者……”

“他啊。”女人道:“我已经找过他了,他似乎很犹豫。但我给他开出了很好的条件,诚心希望他来新娱。说实话,我个人也认为这人很有潜力,不该埋没在那种小报社里。”

四少听他这么说,也放心了。他虽然想对方帮自己,但也没有想给人家无故增加负担的想法。如果这个人不适合他们的杂志,他本也不想勉强。

毕竟新娱也不是自己开的,自己说了算就算。

好在对方也看上了那人的品质,这么说起来倒容易了。

“我想崔计手里可能知道点什么,如果能早日说服他帮忙,我们就能早日知道真相。”

“是吗?崔计知道?”女人一下兴奋起来,点头,“我会加快速度的,一有消息就通知你。”

“谢谢。”这句话四少是发自内心的。

“不客气。”女人倒也坦然,“做这行的,就是个双赢。你有你想要的,我们也有我们想要的。合作罢了。”

说着她笑道:“合作愉快。”

四少勾了勾嘴角,“合作愉快。”

等到两人散了,四少开车回去。刚到门口,就见一熟悉身影靠在门边。

走廊的灯熄着,尽头的玻璃窗外洒下明灭的光影,让那人的身影有些模糊。

可四少直觉的感受到了熟悉气息,他走过热度感应位置,走廊的灯唰地亮起来。

兰俊似乎已经在打瞌睡了,一听到声音,才朦胧张开眼。

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先被对方抱进了怀中。

“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我这里来做什么?”四少责备道:“感冒了怎么办?”

兰俊终于清醒过来,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了。

“这么晚,去哪里了?”

“跟人谈事情。”四少打开门,让他进屋,只觉牵着的手冰凉刺骨,赶紧给他倒了杯热水,又关窗关门,打开空调。

温度慢慢升起来,兰俊僵硬的四肢好受了一些,喝了水,瘫在沙发上打了个喷嚏。

四少伸手摸他脑袋,“别真的着凉了。”

“不会不会。”兰俊吸吸鼻子,拍开他的手,不满道:“你去哪里了?见了谁?你不是休假嘛?谈什么事情?”

四少挂了电话之后,兰俊就一直坐立不安。他也不想脑补过度,但心里始终觉得放不下。

索性等吴真睡了之后,自己一个人就溜出了门。大半夜的,他带了口罩带了帽子,一直走到繁华街头,才拦了辆计程车,到了四少这里。

“你给我打电话就好了啊。”四少无奈,伸手抱着他,“何必自己跑一趟。我只是……个人谈公事。”

兰俊眯起眼,“我给你打电话,你一定敷衍我。你这几天很不对劲。”

他说着直起身就去摸四少电话,四少被摸了个措手不及,等反应过来,兰俊已经盯着屏幕,脸色惨白。

“你果然果然……”屏幕上最后的通话记录是个女人!名字还很熟!

兰俊也没细想,拿起抱枕就拍到四少脸上。四少无语道:“你又在想什么?不管你想的是什么,你都误会……噗……”

话没说完,又被一个抱枕砸中。

“我走了!”兰俊起身就走。

四少被弄得莫名其妙,又觉得心里毛躁恼火。一下坐起来,抱了兰俊就翻身压进了沙发里。

“你混蛋……唔……”

纠缠激烈地吻瞬间侵袭了两人感官,升高的房间温度让人觉得燥热。

四少几下扒光了兰俊的衣服,伸手去拽裤子时,兰俊抵死不从。

“你别想这么就瞒混过去,我不是傻子,你……嗯……混蛋住手,唔……啊……”

脆弱的敏感被人抓住,四少手下使力,兰俊几乎瞬间就被快、感刺中。

四少的喘息也变得有些不稳,扒了兰俊的裤子,解开皮带就挤进了对方双腿间。

兰俊被一边亲吻一边爱抚,还没说几句悲伤凌乱的话,就感觉股间一凉。

“……”我擦擦擦,这混蛋居然随身带着润滑的东西?

只是不由他多想,手指已经顺着冰凉的润滑进了体内,兰俊腰身一颤,被那人熟练的找到敏感处,几乎没怎么挣扎就没骨气的缴械投降。

两人其实也好几天没好好温存过,这一下是天雷勾动地火,加上四少心情略复杂。这一下竟就没能控制力道。

兰俊趴在沙发上恩恩啊啊,脑子里一团混乱,想骂人,偏生出口的都是破碎呻、吟,听着那声音简直不像是自己发出的,比起反抗,更像在竭尽全力的邀请。

一通混乱持续到天明,等兰俊困倦不堪地被闹钟吵醒,一看时间,早上六点。

可他不过刚刚睡了可能还不到一个小时。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27页 当前第23页

首页 上一页 ← 23/2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大神!来战!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