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大神!来战! 第24节

小说作者:莫青雨 所属分类:现代耽美 下载:大神!来战!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01-11

忍着浑身酸痛起身,四少也一下就醒了。

“……”看着心爱的人难受得样子,想起他还要去工作,自己却一时没能控制。心里负疚感汹涌而起。

“抱歉。”他坐起身,“我去给你买早餐。”

兰俊叹气,慢吞吞穿衣服,“算了,让人看到不好。我偷偷从后门走。”

四少更加内疚,拉过他吻了吻,“我不是故意的,别生我的气。”

兰俊扁嘴巴,“不生你的气可以,你告诉我你最近到底怎么回事。还有当时酒店的事。”

四少见他一副不问清楚就不罢休的样子,只好道:“那日我去酒店,是去见我妈。”

兰俊一愣,“见你妈为什么要偷偷摸摸?”

“外界本来就没多少人知道这件事。”四少道:“我去她公司的话容易招人怀疑,又不想特意回家,才会约在了外头。结果那日我妈找我,竟是想给我介绍女朋友。”

自己和她没说几句话就出来了,根本不想多谈。结果一出门,被这人撞了个正着。

===============================================================================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今天也想双更滴,但是因为有事,只好在字数上弥补一下了~╭(╯3╰)╮下回继续双更么么哒!

91Chapter 91

“你去见的是……伯母?”兰俊有点小小愣住,他虽知道四少对家里似乎不怎么提起,但也没想过,会隐晦到这种程度。

不过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其他地方,“介绍女朋友?”

四少揉他脑袋,“我没答应。”

“对方是……谁啊?漂亮……吗?”

四少有些恶劣地扬起嘴角,“这个嘛……还挺漂亮的,家里条件不错,和我妈有生意上的往来合作。”

哦,白富美。

兰俊扁了个嘴巴,慢吞吞理了理衣服。

四少顺势搂上去,“吃醋啊?”

“呸。”兰俊哼唧,“谁吃醋?我才不会吃醋,我也有钱,我也长得很帅!”

这个“也”字用的地方似乎略奇葩微妙。

四少看了他半响,猛地笑了起来。

一晚上的恼怒似乎突然就没了,心里的焦躁也化为一种无奈。

他从后头抱住某人,将下颚放在对方肩膀上,轻轻叹了口气。

兰俊没作声,清晨灰蒙的光线透过纱帘像谁懒洋洋在本子上画的素描,他顿了一会儿问:“有心事啊?”

四少安静了一会儿,轻轻将这几天他知道的一些事和他的想法说了出来。

兰俊听得一愣一愣的,猛地转身,盯着四少的脸不可思议道:“你一直在……操心这件事?”

“没抓到那人,我怎么能放心?”四少轻轻吻了吻他的唇。

兰俊又感动又温暖,两人就这么缠绵一会儿,兰俊轻轻道:“我相信宁淳。”

四少嗯了一声,“看来是我错了,可这样一来,线索又断了啊。”

兰俊想了一会儿,“那人如果是想拉我下水,总还会出手的。”

“你想等?”

“嗯。”

“你现在经不起这种波折再来第二次了。”

“那也没关系。”兰俊信心满满道:“这一次一定抓到他!连上次的账一次算清!”

四少的手往下滑,捏了捏他的腰身,低笑:“心态倒是好。”

于是夫夫二人温馨的去吃早餐,兰俊想自己偷溜,怕被人看见。四少却坚持开车送他离开,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很微妙的,无法言说的感觉。

——不想这么偷偷摸摸下去。

等到了兰俊楼下,萌妹子经纪人也刚好坐车过来。一见二人在一起,她前身的记者八卦开启,好奇道:“你们去哪儿了?”

“吃早饭。”兰俊从容道。

萌妹子翻个白眼,当自己白痴么?大清早开着车去吃早餐?这是去隔壁市吃么?

不过兰俊显然不打算多说,四少送了他就打着哈欠回去继续补眠了。

这一天兰俊的行程还算简单,新专辑因为是单曲,卖得十分畅销,大家准备趁热打铁,继续出下一张专辑,顺便拍个气势磅礴的MV。

因为之前很顺利,所以这一次赞助商又陆续回来了。录了新歌,下午去参加一个开幕典礼,然后就可以回家了。

不知道是不是钟华故意,兰俊发现自己的安排比起以往少了许多。

不过按照兰俊的性格,他是不会想太多事的。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执着的相信人贱自有天收,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夜路走得多了,总会碰见鬼。他不急,说不定,那个人比他还急。只要自己过得好,就是最好的激将法。

所以他只是努力工作,忙着充实自己。还勤快了微博更新,一天到晚都是满满的治愈正能量。

想着那幕后某人此时可能就看着电脑咬牙切齿,他就觉得内心无比清爽。

因为心情不错,录歌的时候状态也十分好。他提前做完了上午的工作,于是准备去商先生的咖啡店喝点东西,洗刷一下心灵。

——虽然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去找虐的。

只是到了咖啡厅,却碰见了蒙峰。

白烨不在,这倒是稀奇。兰俊走过去,就见蒙峰一个人带着耳机坐在靠窗边的位置,手里唰唰地写着什么。

见他咬着笔皱眉头,兰俊好笑地走过去,抬手敲了敲桌子。

蒙峰抬头,看见是他,摘下耳机来。

“你怎么来了?”他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将自己桌面上的本子收了收,“坐。”

兰俊坐下来,跟服务生要了一杯咖啡,顺便问:“你们经理在吗?”

“经理这几天都不在。”服务生脸红红地回答。

兰俊点头,松了口气。

蒙峰狐疑看他,“你欠经理钱吗?”

“啊?”兰俊转头,“为什么这么说?”

“你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

兰俊哈哈笑起来,压低了声音跟他讲这个奇葩经理的事。蒙峰听得一惊一乍,“真有这么抠门的人?”

“超级抠门!”

蒙峰眨巴眼,清冷的脸上露出极不匹配的茫然。兰俊差点忍不住伸手掐他脸,有些感触白烨对着他是怎么忍住的。

——这人就是个绝对的天然呆啊。

不自觉散发的诱人气息简直让人受不鸟!

“白烨呢?”兰俊左右看看,压低声音问,“你们……那个啥了吗?”

“那个啥?”

“就是……”兰俊有些尴尬,对着蒙峰那张气质王子的脸实在说不出XXOO的话。

“你们在交往吧?”兰俊八卦道:“做到第几步了?”

蒙峰像个复读机,“第几步?”

兰俊:“……算了,当我没问。”

蒙峰再一次莫名,但似乎被触发了某种机关,眼睛一亮,低头唰唰写起来。

见他似乎一下找到灵感了,兰俊也不打扰,兀自喝起咖啡来。

等蒙峰一口气写完,反复看了看,觉得很满意。

“谢谢你。”蒙峰扬起眉头,没什么表情的脸在这时候居然能让看出所谓的“喜悦”来。

兰俊失笑,“我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好谢的。”

蒙峰摇头,“你总是给我很多灵感。”

兰俊挤眼睛,“那做我的御用谱曲写词搭档呗!”

兰俊是半开玩笑,这种事还是要白烨说了算。而依照白烨的生意人头脑,利益自然是头条。

不过蒙峰倒是点头,十分坚定道:“好。”

兰俊瞪大眼,“你不用问问你家那位?”

蒙峰奇怪,“为什么要问他?”

兰俊:“……”

他发现自己每次和蒙峰说话,不管怎么样,都会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无语感。

蒙峰见他不说话,也低头喝东西,一边收拾桌上凌乱的笔纸,然后突然道:“对了,我去法院的时候,看到邵华了。你们认识的,对吧?”

兰俊愣了愣,“认识是认识……你去法院干什么?”

“前公司的合同案子,私了不成,只能上法庭解决了。”蒙峰耸肩,然后道:“邵华什么时候回来的?”

“才回来。”兰俊知道邵华去法院应该是和前妻的离婚案子,但这种事邵华自己没说,他自然也不会说,于是道:“你也认识他?”

“以前有过交道。”蒙峰想了想,“我不知道他居然是这样的人,你……和他一起不要紧吗?”

兰俊以为他说得是离婚的事,无奈道:“这种事,没办法吧。我和他是好哥们儿这点,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影响的。”

蒙峰点头,“你果然是个好人。”

兰俊失笑,“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他欠的那些钱,是你帮忙垫上的吗?”

“?”兰俊觉得似乎哪里不对,放下杯子,“什么钱?”

蒙峰并没发现兰俊神情不对,直接道:“他欠的赌债啊,还有前妻的赡养费,听说加起来有六十万。”

六十万?!

兰俊傻眼了。在邵华离开娱乐圈之前,他很清楚邵华有多少家产。房子是妻子陪嫁过来的,他自己只是个三线小星,每个月养活自己足够,养家却是不够。

他还要去其他地方打工兼职,妻子不过是普通上班族,家产绝对不可能有那么多。

而且最重要的是……

“什么赌债?”他从没听说过这件事。

“你不知道?”蒙峰愣了愣,“那你刚才在说什么?”

“什么赌债?你在说什么?你怎么知道的?”兰俊脑子里嗡了一下,有一种诡异地感觉蔓延全身。

“他的案子不是公开审理,就在隔壁的小房间,我出来接水喝的时候,刚好站在门口,听到的。”蒙峰十分无辜地说了出十分重要的话。

见兰俊还是愣愣的,蒙峰就继续道:“外头有长凳,我是无意坐在那里发呆而已。结果就听到了他们说话,听说邵华在和妻子离婚前,沉迷赌博,借了高利贷,离婚是女方提起的,他们还在争执关于邵华欠下的债,女方应不应该共同承担的问题。”

兰俊仿佛一下不认识蒙峰了,盯了他半天,“你说真的?”

蒙峰皱眉,“是啊。”

兰俊低下头,看着面前桌子,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邵华对自己说,去台湾是因为新女友,之后他们在那边结婚,继承了女方家的企业。

他对自己说,和妻子离婚只是因为感情不和。

他对自己说,退出娱乐圈是因为自己确实不擅长,不想在浪费时间。他对娱乐圈曾抱有最大的期望,为了不让这点美好的梦想最后因为现实的差距变成梦魇,他及时的退出,是为了保全这份梦。

自己曾经被他的这段说辞深深感动过,他离开的时候,兰俊怕他身上没什么钱,在外地人生地不熟被欺负,还给了他一张卡,里头有二十万的存款。

可现在,他发现自己居然被欺骗了。

六十万的赌债?他真的不是因为逃债才离开内地的吗?

为什么这件事不对自己说?为什么沉迷赌博……不,他什么时候沉迷的赌博?为什么自己一点都没看出来?

兰俊突然震惊地发现了一件事,原来他自以为最好的朋友,自己其实根本不了解!

===============================================================================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o^)/~~祝大家儿童节快乐!童心不泯!

92Chapter 92

扪心自问,兰俊觉得是自己出了问题。

邵华在三线上挣扎不是一天两天了,可因为他一直很温和,待人也很真诚,所以他一直以为,邵华是坦然而接受现状的。

可他忘记了,有哪个男人,在正是奋斗的时候,甘愿屈服于人下?

邵华比自己混娱乐圈要久,自己红极一时时,邵华已经被遮挡了所有的光芒。他那时候忙着宣传,忙着出歌,忙着上节目,忙着接代言采访。

邵华在想什么,在做什么,自己真的了解吗?

不过是一个公司的师兄,对自己很温柔,自己就真的以为,对方是这样的人。

其实仔细想想,从芷人口里听到的传闻并不是没有。比如邵华的工作逐渐变少,因为后来宁淳的加入,他一点点连三线也算不上了。

家有孩子和妻子,没钱只会让生活变得寸步难行。打工和兼职逐渐变多,其实在公司里已经很少碰到他了,可那时候忙得团团转的兰俊,从来就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他曾在半夜接到过邵华的电话,大概是和人出去喝酒,醉了,满嘴都是为什么。

可那时候他知道,邵华和他妻子已经开始闹不合了,所以以为是感情所伤。虽然自己安慰了,可显然,并没有真正理解到他的痛楚。

兰俊抹了把脸,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失败过。

做明星失败,做朋友失败,还好……他至少还算个称职的情人。否则,他做人未免也太失败了一些。

蒙峰见他有些走神,伸手晃了晃,“没事吧?”

兰俊觉得嘴里很苦,“我该用什么面去见他呢?他甚至还为我找了导演吃饭,帮我重回娱乐圈。”

蒙峰问:“你在说邵华?”

“嗯。”

“他找导演?”

兰俊抬头看他,将接不接戏的这件事说了一遍。

蒙峰闻言便道:“那就不要辜负他的好意吧。”

兰俊也觉得是这么个道理,“那我要不要说,我知道这件事了?”

蒙峰对这些事也不在行,只好道:“他既然没主动提起,不如……别说吧。”

“嗯。那就不说!”兰俊说风就是雨,立刻掏出手机给邵华打了个电话。

邵华的声音微微有点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兰俊这下多了注意,问:“你声音怎么了?”

邵华道:“昨晚吹了冷风,感冒了。”说着,还剧烈咳嗽了起来。

兰俊有些担心,“你在酒店吗?吃药了吗?我去给你买点……”

“不用了。”邵华笑了笑,依然是那么的温柔,让人打心眼里都暖了起来,“你忙你的工作,管我这些做什么。这么点小感冒,睡一觉就好了。”

“那……”兰俊只好道:“那你多注意休息。”

“恩。”邵华问:“你打电话有事?”

“哦,对。”兰俊赶紧道:“那个戏的事,我接了。我选那本爱情剧,你刚我跟导演说说。时间我会配合的。”

“真的?太好了。”邵华高兴起来,又咳嗽了几声,“男子汉大丈夫,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站起来!”

“嗯!”兰俊点头,“那你好好休息,实在不行一定要去医院,有事给我打电话!”

邵华笑着应了,这才挂了电话。

咖啡店外有一辆黑色的大奔靠近,白烨按下车窗,对着窗户口招了招手。

蒙峰起身背起包,“我要先走了,要送你一程吗?”

“不用,谢谢。”兰俊有些心不在焉,“我在待一会儿,下午还有工作。”

蒙峰便点头,看得出兰俊不开心,但他并不擅长安慰人,只好拍了拍他的肩膀。

等蒙峰上了车,白烨往窗口的方向看了一眼,“他怎么在这里?”

“来喝咖啡啊。”蒙峰说得理所当然。

白烨无奈,伸手捏他脸,“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刚才在安慰他?怎么,和四少吵架了?”

蒙峰眨巴眼,不开口。

白烨看他,“还是秘密?对我也不能说?”

蒙峰仰头思索片刻,认真道:“朋友的倾述包含在情人义务里吗?我需要转述吗?”

白烨失笑,摇摇头,叹气,“你若是不愿意说,就算是情人义务,你也可以无视。”

蒙峰似乎惊讶,“还可以这样?”

白烨却狡诈道:“同理,我也不会跟你讲很多事。”

蒙峰一愣,“什么事都不跟我说?”

“恩。”

蒙峰莫名觉得很不爽,白烨有事瞒着他?怎么光想想都觉得无法忍受?

粉红色的灵感泡泡似乎突然开始远离自己,取而代之的是黑色的毛球包裹上自己,有点呼吸困难。

在蒙峰的视觉里,他甚至能看到那些黑色的小球奸诈地笑着,吐出红色的舌头,嘲讽自己。

那和粉色的快乐截然相反,而是完全的悲伤。

他心里一慌,脱口而出,“不行!”

白烨眼里喜悦一闪而过,沉稳道:“哦?为什么?”

“……你,你不能什么都瞒着我。”蒙峰摇头,坚决道:“情人应该,无所不谈!”

白烨得逞地笑起来,一只手移过去握住蒙峰的手,“你说得对。”

蒙峰松了口气,黑色的小球尖叫着被红色的灵感泡泡打跑。

“其实,是兰俊朋友的事……”

蒙峰这便把事情经过都说了出来。

白烨听完没吭声,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蒙峰看他,“怎么了?”

“恩?”白烨漫不经心笑了笑,“你不觉得,有点微妙吗?”

“微妙?”蒙峰不理解。

“……”白烨摇头,并没有多说,想了想,给钟华打了个电话。

钟华的手机响了很久也没人接,白烨皱眉,只好又打给沈祯。结果沈祯的电话也没人接。

大白天的,这两人在搞什么鬼?

白烨脑补出“白日宣淫”四个字,只好转而打给四少。

其实他是想在确定一切后再打给四少。因为钟华和沈祯好歹还能冷静分析和调查,而四少,绝对冷静不了。

可意外的是,四少在听说之后,反而冷静了下来。

白烨诧异道:“你想怎么做?”

四少低低笑了起来,“如果他真的是都算好了,你猜,让兰俊的所有剧本里混有我主演的剧本,是意外,巧合,还是……故意?”

白烨一扬眉头,“你的意思是?”

“他大概已经知道我和兰俊的关系,所以其他的剧本都显得很无关紧要,我看过兰俊带回来的剧本,只有两三本比较有混头。而兰俊会选择哪一本,不言而喻。”

“所以?”

“他要么是想连我一起拉下水,要么,是想把我和他的事闹大。”

白烨了解了,“那你打算怎么办?”

“他既然自动送上门来,当然要好好迎接。”四少道:“这事我心里有数了,谢了。”

白烨挑眉,“不客气,互利罢了。”

四少一笑,挂了电话。他在房间里坐了很久,眼睛瞄到兰俊放在茶几上的烟盒。里头只剩三根烟了。

他已经戒烟很多年了,可此时,他却抽出了一根。

烟雾升腾起来的一瞬,四少咳嗽了一声。青烟包裹住他的脸庞,也遮挡了眼底那一瞬的狠戾颜色。

兰俊可能觉得自己只是没能了解朋友,作为朋友很失职。

而四少却不这么想,这太巧合了,一切都透着浓浓的阴谋味道。

接戏的事很快就商定了下来,兰俊的定妆照出来的很快,网络上又掀起了狂热的讨论大潮。

网友A表示:兰俊演电视剧已经渣得没一点技术含量了,演电影?这电影该有多毁啊?

网友B表示:在哪里跌倒在哪里爬起,兰俊是纯爷们儿。

网友C表示:一定是沾了四少的光,作为师兄,四少真的做得够多了。

于是CP大潮里默默出现了一个新CP,师兄弟四少X兰俊,师兄为了拯救兰俊用尽了一切办法,可惜渣受兰俊却一点不给力云云。

兰俊在开机现场刷微博,看着评论一脸恶惨不忍睹。他当然做好了被喷的准备,但素!他没想到竟然因为这件事,将CP榜单给刷新了!

国民CP里,默默萌着丁导和女神乔傲的腐女子们,又瞄上了他们两人。同人画和同人小说层出不穷,自己的性格一而再的被颠覆。

“这是神马!!!”他指着其中一段大叫,就见上头写着:‘兰俊呻、吟一声,被按摩/器蹂/躏的湿淋不堪的小/穴无法忍耐的收缩着,好像期待什么人来狠狠插/入,兰俊泪眼婆娑,扭着腰身妖媚道:快给我。”

四少从一旁凑过来看,下面一段是:大神邪魅一笑,伸手弹了弹兰俊的分/身,说道:“你不是很得意吗?再得意一个看看?上头这张小嘴这么能说,下头这张一定也很棒吧?”

四少忍笑的肚子痛,“下回我试试这台词?”

“滚!!”兰俊瞬间踹人。

档期定好后,兰俊开始加入到剧组里。

这个角色是编剧临时加出来的,当然不是看在邵华的面子上,而是看在四少的继父——蒋霖的面子上。

兰俊有些紧张,难得这一场有他和四少的对手戏,对比起四少认真起来时的表情,自己真是弱爆了……想不承认都不行!!

======================================================================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完成!~(^o^)/~今天更得很早呢!=3=

作者:“钟华先生,不要在关键时候掉链子啊。打电话怎么能不接呢!”

钟华:“……老子在追老婆!你要是有点良心就赶紧解决这件事!”

作者:“(望天)幼儿园老师说了,自己的事要自己做。”

钟华:暴躁指数MAX!!!

作者:“沈祯先生,关键时刻你怎么也掉链子呢?为什么不接电话!”

沈祯:“(剧烈喘息中)恩啊……啊……唔嗯……好棒……再重一点!啊啊……!”

作者:“……对不起,打扰了!!”>///<

沈祯:“啊啊……好棒唔嗯~~~~”

93Chapter 93

这部爱情电影的名字是《爱无饮水饱》,导演是国内最擅长拍唯美写实电影的甑悠。他的题材向来弥漫着浓浓的小清新风格,但内容很实在,抓住了现代社会人的心理,将社会复杂化关系完全的融入了题材之中。

陈世少很少拍爱情戏,这次也被剧本打动,答应了下来。

男主角陈世少演出的角色叫“夏怀生”,十分符合甑悠导演的小清新浪漫风格。女主角是目前很红的青春偶像女明星覃佳,戏里的角色名也是十分唯美,叫“田海漫”。

虽然兰俊在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时,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海鳗”,然后就肚子饿了。

兰俊在戏里的角色很酱油,演的是一个跟着黑道大哥混的小弟“余津”,一天到晚没事瞎转悠,威胁这个勒索那个,被警察抓过好几次。有一回骑着机车载着兄弟,结果差点撞倒女主角,站起身本想破口大骂,却被“田海漫”森林系的气质迷倒,自此恋爱萌芽,一发不可收拾。其实“余津”这个角色的存在不过为了衬托男主角的帅气正直,和“余津”的性格正相反“夏怀生”温柔善良,做事规矩敬业,内心又怀抱着奋斗出一片自己天空的理想——只可惜,他的理想永远都只能挂在看不见的地方,每天朝九晚五,时常加班,被社会人际,金钱等等所困惑,无法挣开这个牢笼。

夏怀生是个现实的正直的社会人,存钱买房娶媳妇是终极目标;余津是个小混混,脾气暴躁毫不讲理,只存在于自己理想的脑内世界里。

他们两人都因不同的缘由爱上田海漫,追求方式各有不同,烦恼也各自不一。

不过余津的戏份并不多,他的故事只是引出大方向和故事线索的作用,甚至全剧里,他的台词还不超过十句。

“田小姐……我叫余津。”兰俊拿着剧本摇头晃脑,陈世少帮他递过水,顺口道:“语气不对,要别扭一点,害羞一点。”

“……害羞?”兰俊指着剧本,“他不是混混吗?打架斗殴都做过了,还害羞?”

“对于喜欢的女人,他会害羞。而且你看,他从来没有过恋爱经验,本身混混的头衔在他心里还是有一定障碍,这种潜意识会让他自卑,为了掩饰自卑,外向性格反而会更自大嚣张一些。”

“……”兰俊无语,“你们演戏还学心理学吗?”

“据我所知,影帝景枫是真的有学心理学。”四少笑道:“系统的了解一下人类的心理对演戏还是有帮助的。”

兰俊撇嘴,清了清喉咙,用一种结结巴巴的语气道:”田、田小姐,我叫余、余津。”

“害羞不是结巴。”四少干脆将自己的剧本放下来,拿过他的,只一瞬,他的表情变得仿佛第一次恋爱的少年,唇角微微下垂,眼睛四下乱看,又时不时瞄兰俊一眼,“田小姐,我……咳,我叫余津。”

前半截的语气有些犹豫,后半截又提高了一点音调,似乎暗自鼓励着自己一样。

兰俊哇的一声,“好厉害。”

四少恢复笑容,朝他挤眼,“谢谢。”

兰俊哼唧一声,将剧本抢过来,学着四少的样子模仿了几遍,觉得差不多了,又去看下面的。

四少见他认真,也不多打扰。此时饰演“田海漫”的覃佳走过来,羞答答道:“四少,可以和我对一下台词吗?”

“没问题。”四少点头,怕扰乱兰俊的思路,带着覃佳走远了一点,才开始对戏。

覃佳演过不少偶像剧,但电影还是第一次。电影的拍摄和电视剧在很多地方都不同,电视剧的剧本是跟着一集一集的来,而电影很可能今天拍开头,明天拍结尾。

情绪表达在这里特别重要,一点都不能马虎。

今天要拍的部分,是覃佳在知道夏怀生被调去外地工作,而自己在放弃眼下的工作跟随他一起离开,还是坚持自己的梦想上头挣扎痛苦。

可事实上,他们昨天才刚拍了两人刚认识的镜头。

突然跳跃太大,覃佳有点难以捕捉情绪。好在四少很乐意为人解忧,帮她理了一下大概,对戏的时候,因为四少的引导,她的情绪感终于被带出来了一点。

按照四少的拍戏习惯,在彻底理解了剧本人物后,他的代入感会逐渐加强,整个人都会投入到戏里去。

兰俊抬头时,看到的就是四少眼里无法分辨真假的执着和迷恋,看着覃佳,仿佛恨不得将对方揉进怀中,再不放开,又恨不得直接将她带离这个地方,容不得对方拒绝。

可夏怀生本质是善良而体贴的,所以那些疯狂即使在眼里闪烁,他的面容依然很克制。微微颤抖的嘴角,握紧的拳头垂在身侧,对比着覃佳痛苦的表情,仿佛他们真的是一对即将分道扬镳的情人。

兰俊顿时内心复杂,又不停强调这是拍戏,四少是有严格的职业操守的!这和私情无关,这是公事!

在心里默念无数遍,他才努力将心头满溢的酸醋吞下去,然后逼迫自己也要敬业起来。

等到四少和田海漫的戏份拍完,轮到兰俊了,田海漫转换了一下心情,站在街角,手里的提包被余津扯住一头,自己拉住另一头,脸上微有怒色,“你放手!”

“田……小姐,我,咳咳,我叫余津。”兰俊努力让自己代入到中学时曾经喜欢的女孩,在街角看见她时,几次想要上去搭话却被自己忍了下来。

此时他努力将这种忍耐完全放开,心里默念着:我喜欢她我喜欢她我喜欢她我喜欢她!

大概是被四少的演技刺激到,兰俊的表情竟不再呆板,执着地道:“我想和你交个朋友!”

田海漫一愣,深呼吸了几下,将因拉扯而微乱的发丝拂到耳后,“我,我知道了,你先放手。”

余津犹豫着慢慢放手,又怕她跑了,拦在侧面的位置,道:“我送你回去。”

“不用!”田海漫显然被惊了一下,余津露出有些受伤的表情,田海漫道:“我家离这里不远,我自己可以回去,谢谢你。”

余津想再所,却见田海漫往后退了一步。

他低头看看自己的穿着,染得乱七八糟的头发,穿的流里流气的衣服,终于让开了一些路,道:“那你……小心一点,还有,我叫余津。”

“余先生,我记住了。”田海漫赶紧点头,随即绕过他匆匆离开。

女人披散的长发被风吹起来一点,擦过余津的脸侧。她有一种很好闻的气味,不是香水的浓郁,像初春的花瓣,有一点湿润一点朦胧。

余津闭起眼,深深吸了口气。

“卡!”导演摸了摸下巴,“兰俊今天表现不错,行了,这段过了。”

兰俊几乎虚脱,整个人背后全是冷汗。天知道就这么几句话,几个表情,让他几乎用尽了所有能想到的一切。

四少休息够了,继续拍摄。他和兰俊擦肩而过,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兰俊虚脱地走到休息区,萌妹纸经纪人给他递过水,道:“不错啊,有进步!我觉得就算是小混混,也特别帅!”

“真的?”兰俊勾了勾嘴角,内心获得了巨大的满足。

再抬眼,是四少和其他人的对手戏。他看了一会儿,还会觉得四少的程度自己就算再怎么努力可能也追不上。

兜里手机响起来,他拿起来看,是邵华。

“喂?”

“兰俊?在忙吗?”

“哦,在拍戏。”兰俊坐直身子,“不过这会儿在休息,有事吗?”

“有点事……”邵华顿了顿,“生意上有点事,想找你帮忙。”

兰俊左右看了看,从椅子上起来,走到无人处,道:“怎么了?”

邵华的声音略有尴尬,“台湾那边一部分资金被冻结了,资金链周转不过来,你能不能……借我点钱。”

兰俊一皱眉,“怎么会被冻结了?”

“生意上的事,没什么大不了。只要把规定的合同补上就行,但现在我有急用……”

邵华的声音突然加快了一些,背景音里有许多嘈杂的听不清的喧闹。

“你在哪儿?”兰俊多了个心眼,“怎么这么吵?”

“在KTV。”邵华道:“是有点吵,在谈生意。我现在急需用钱,你能救个急吗?”

“我手里也没有太多,你先说,要多少?实在不行,我去帮你借点。”

“不多,就三十万,实在不成,二十五万也行。”

兰俊想了想,自己存折里三十万还是有的,于是他答应下来,“怎么给你?现在就要?”

“现在就要,我给你一个卡号,你转过来。”

“好。”兰俊道:“你发短信给我吧。”

“我现在不是很方便,我直接告诉你,你找张纸笔记下来?”

“也成。”兰俊左右看看,伸手拉住一个剧务,小声道:“有纸笔吗?借来用用。”

对方便撕了张便利贴给他。

“你说。”兰俊趴在墙上,夹着电话开始记。

“好了,我这就去给你转。你等等啊。”兰俊挂了电话,走到经纪人身边去打了个招呼,“我去办点事,一会儿就过来。”

“我去帮你就成啊。”经纪人道:“一会儿导演找你找不到……”

“没事,很快就回来。五分钟!”兰俊说着,已经将鸭舌帽往头上一戴,急匆匆跑出去了。

好在拍戏的地方就在A市街道上,ATM机倒是不难找。

兰俊将三十万全数转到了邵华指定的卡号里,随后打电话过去,但是没人接。

于是他一边打电话一边往回走,回到剧组,依然没人接。

大概是忙着办事去了……

兰俊这么想着,也就没再打。刚巧轮到他上场,于是很快,他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今天的戏份结束,四少被导演一群人吆喝着一起去吃东西。兰俊本来也要去,却被吴真的电话打断了。

吴真道:“我们晚上一起去吃饭。”

兰俊汗了一下,“祖宗,你还不回自己家啊?钟华都快烧办公室了。”

吴真眼睛一眯,“去不去?不去我就告诉钟华,是你窝藏我。”

“……”尼玛过河拆桥要不要这么直接!

兰俊只好垂泪,“好,我陪你去吃……吃什么?”

“干锅,你开车来接我。”

“好……”遇到一祖宗,还能说什么呢?

兰俊只好跟导演组请假,反正主角不是他,导演组对他也不是很有所谓,不一起吃就算了吧。不勉强。

于是兰俊又跟四少发了条消息,这才让经纪人开车离开。

兰俊是先让经纪人下班回家,自己再开车回来。吴真在自己家的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自己越安全——免得被钟华扒皮。

所以当他到楼下时,吴真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兰俊开车门让他进来,边道:“我到的时候会给你发消息,你这么早下来做什么?”

“从片场到这里又不远。”吴真显然不满,“谁知道你绕这么久?”

“我先送了经纪人回去……”兰俊擦汗,艾玛,祖宗果然惹不起啊惹不起。

于是事情就发生在这一瞬间。

吴真刚系好安全带,兰俊刚转动方向盘,就从后视镜里看到一辆车飞驰了过来。

他一愣,手里已经下意识将方向盘往反方向转动,可那辆黑色的轿车还是狠狠撞在了侧后方的位置。

兰俊被撞得一下扑在了方向盘上,虽然有安全带,胸口还是狠狠撞在了方向盘上,生痛一片。

吴真的反应最快,他一把摸出手机就要报警。

=================================================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依然是双更~不过不确定第二更什么时候发,一会儿要出门,总之十二点之前我会贴滴~~等不到的各位可以明天在看么么哒╭(╯3╰)╮

94Chapter 94

电话还没接通,后面的车上陆续下来了三五个人高马大的男人。

他们动作十分迅速,一走近就迅速拉动车门。好在兰俊有一个优秀的好习惯,上车就锁门,于是那些人有一瞬的迟疑,很快又将车子包围了起来。

兰俊和吴真瞬间目瞪口呆——这天还没完全黑呢!这些人是要做什么!!

就见一个被围在里头的人,直接从怀里摸出一把消音枪来,明明白白对准了玻璃。

兰俊当机立断,举起手大喊:“好汉饶命!”

那人道:“开门。”

兰俊点头,一边转身解安全带,趁着这个机会将放在手边的手机按开,直接快捷拨号到了四少手机上。

此时四少正在和导演、编剧互相敬酒,包场的大厅里有些闹,手机在桌上震动起来,却没被发现。

兰俊心里暗骂,一边将手机按了静音,偷偷塞进衣袖里。好在天气已经越发冷,兰俊外头罩着外套,手机塞在袖子里也看不怎么出来。

他继续举手,从这边的座位下车,外头的人拿枪口指着吴真,动了动——那意思,下车!

吴真眼底弥漫着危险,但面容上还是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他下了车,很快被那些人掏出手机扔进车里,兰俊的钱包等证件也被摸出来扔进车里,好在手机尚且没被发现。

那些人推着他们往后面的车走,拿枪那人已经将枪收了起来,道:“你的手机呢!”

兰俊道:“忘在经纪人那里了。”

大汉这才放过他,将他和吴真直接推上车,一关门,挥手,“你们先走。”

车子立刻往后退去,无视那被撞的凹陷的车头,掉头迅速从小路离开。

兰俊心里郁闷得不行,这条路上的天网前些天才被取下来,准备重新安的,这下可好,让这些人钻了空子。

也不知道四少什么时候才会发现自己被绑架了。

话说……为什么自己会被绑架?

他侧头想去看吴真,大汉却已用两条黑色的布条将他们的眼睛蒙了起来,又将双手绑在了后头。

吴真冷静道:“你们是谁?想做什么?”

“我们是谁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大汉冷笑,随即兰俊听到耳边有打火机响的声音,那人大约是点了烟,烟气缭绕,又没开窗,登时把人呛得不行。

前头的司机道:“洪哥,送去哪儿?”

“之前定好的地方。”

“不是说计划有变吗?”

“又改回来了,还是原计划不变。”

“……一天一个样,到底要怎么做啊?”司机郁闷。

洪哥道:“你管那么多,让你做你就做!”

“是是……”司机只得不吭声了。

吴真想了想又道:“你们想做什么?想要钱?还是我们和你们有仇怨?”

“我们什么都不要。”洪哥呼出烟气,道:“上头怎么吩咐,我们就怎么做。要怪也只能怪你们惹到不该惹的人,若是上头要放了你们,我们自然会放了你们。”

兰俊听他这么一说,就知道现在求情什么的都没用了。

上头……?什么上头?他实在想不起来自己得罪过什么上头。

而吴真倒是想到了一件事——该不会和钟华有关?

等四少终于喝完一轮,他坐下来,看了看手机。发现兰俊打来过电话,便跟旁边人说了声去洗手间,拿着手机出了大厅。

走廊上没什么人,他靠在墙边,呼了口酒气,一边将电话拨了回去。

兰俊感觉到袖口里在震动,但他此刻蒙着眼,也不知道对方会不会看到自己的动作,心里忐忑不安,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道:“那个……大哥,我背后有点……痒……”

洪哥没好气道:“自己抓!”

“我……我不太好抓……”兰俊捏着袖口,双手因为被绑在后头,往后做了个动作,“有点够不到啊……”

身子一侧,他迅速用左手摸到衣袖上,隔着衣服按下了接听键。

——好在因为兰俊不喜欢触屏的滑动接听,所以设置的是按下home键接听。否则这时候可是只能干着急了。

接听键一按下去,兰俊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虚脱了。可他没法说话,只好尽力将手不动声色抬起来一些,道:“大哥,真够不到。”

洪哥烦躁道:“行了行了,我帮你!在哪儿?”

“啊谢谢谢谢,左边诶左边……恩恩,对就那儿。”

兰俊抬起手用比划的动作掩饰自己努力侧耳倾听衣袖里的手机。

微弱的声音从那头传来,是四少疑惑的喂声。

喂毛线啊!兰俊心里着急:好好听我这边啊!喂什么啊喂!该不会喝醉了吧?

四少有一点晕,但还没到醉倒的地步。他听那头兰俊在说话,声音闷闷的,不由觉得奇怪。

难道是不小心按到拨号键?

四少这么想着,倒没给人直接挂掉,而是起了点恶趣味,想听兰俊在和谁说话。

可听了一会儿,他就觉得不对劲。

和兰俊说话的人粗声粗气,语气还很凶恶。兰俊声音带着几分示好的意思,还很小心翼翼。

难道遇到麻烦了?四少皱眉,又看了看手机屏幕的时间。

才八点过,还不算太晚。这时候应该是在吃饭?难道是遇到邵华?可邵华的声音不是这样……

四少耐心用尽,又对着话筒提高了一点音调:“兰俊?喂?听得到吗?”

兰俊几乎要蹦起来,生怕洪哥听到声音,赶紧哎哟一声大叫。

他这一叫,洪哥愣住了,四少也愣了愣。

“鬼叫什么!!”洪哥差点糊他一巴掌,瞪着铜铃眼道:“你再叫信不信我在这儿收拾了你!”

兰俊心里一下高兴了,对对对!继续说!继续这么说!

果然四少清清楚楚听到了这句话,脸色一下沉了下来。

兰俊趁热打铁,“洪哥?洪哥是吧?我不是故意想叫啊,我好像压到什么东西了,你蒙着我眼睛,我也看不到啊,啊,难道是压到吴真了?”

他说着,还扯起嗓门叫:“吴秘书?吴秘书你没事吧?”

吴真心里一转,就知道他在这儿闹什么鬼,沉着道:“你是撞到我了,别那么马马虎虎的,万一惹怒了车上这群人,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他二人这么一来一去,四少却是整个人都坠入了冰窖。

兰俊传达的信息十分明确:有一群人控制了他们,被绑住了眼睛,吴真和他在一起,他们在被运往某地。

四少只觉得脑子陡然清醒过来,酒劲全没了。他不知道自己说话兰俊听不听得到,但是为了不让他被发现,只好保持着通话,他冲进门里,向自己的经纪人要手机。

经纪人莫名其妙,四少已经匆匆请了个假说有急事,拿了外套就跑。

他一边给钟华打去电话,一边坐电梯下楼,开了自己的车就朝公司冲,一路差点连闯两个红灯。

“你说吴真和兰俊被绑架了?”钟华拍桌而起,他现在还在公司,家里没有吴真,他这几天基本就在公司吃睡。

按照他的想法,吴真是有意要躲自己,自己找不到他的信息,吴真却一定能知道自己的。只要让他心疼,他一定会出现!

所以他就在公司守株待兔!

结果没想到,居然等来这么一只黑兔子!!

钟华怒道:“是什么人做的!”

四少也怒,若不是看在钟华是自己老板的份上,他一定已经骂过去了。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27页 当前第24页

首页 上一页 ← 24/2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大神!来战!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