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大神!来战! 第25节

小说作者:莫青雨 所属分类:现代耽美 下载:大神!来战!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01-11

“道上的事你来问我??我问谁!!兰俊一定是被你们连累的!”

钟华这才回过神,一着急脑子都不好使了。

他立刻道:“我有数了,你直接去我家,不是我平时住的地方,郊区的金色南岸,知道那个地方吗?”

“知道,去年才交房的楼盘。”四少点头,“我现在就去!”

钟华也立刻冲出门去,一边打电话给几个手下,让他们马上发动人在内部调查,今儿个兄弟里有什么问题。

……

兰俊感觉到车子停了下来,随后车门被拉开,清晰的空气灌了进来。

被烟味闷得不行的肺部一下畅快起来,他跌跌撞撞下车,被人在后头推了一把,“直走!”

兰俊感觉到有人撞了一下自己,料想是吴真也被推着往前。两人挨着慢吞吞往前挪步,走了没几步,就感觉脚下踩到什么东西。

兰俊用脚蹭了蹭,好像是很大的裂口。

好好的地上有裂口?怎么可能……随即,鼻端下涌入浓厚的水泥味,还有一些说不清的杂物的味道。

洪哥他们说话的声音突然带了一些回音,很是空旷。

吴真小声道:“我猜这里是什么仓库。”

兰俊这才了然,地上的裂口一定是仓库大门的滑轮接口。

“暂时就待在这里,你们几个去买点快餐来。”洪哥吩咐着,感觉仓库里似乎还有不少的人,有人应了声,匆匆走了出去。

“这人就是……”有人议论纷纷,说话声时有时无。

兰俊心里着急,也不知道四少现在在做什么。

他捏着袖口,就像是捏着保命符。

很快洪哥似乎就出门去了,仓库大门被关上,轰隆一声,四周寂静下来。

兰俊侧耳听了半天,没听到其他人说话。

他道:“有人吗?喂?还有人在吗?”

没人回答,但是兰俊不敢马虎,万一有人就站在自己面前,自己以为没人了把电话拿出来,可不是自寻死路么?

于是他只好又问了几声,想了想,道:“其实我有一个大秘密!关于你们洪哥的!”

依然没人回答。

吴真道:“可能只剩下我们了。”

兰俊道:“真的?那你赶紧帮我把鞋子里的存折卡拿出来,里头有一百万呢!”

吴真:“……”傻子才会上这种当。

果然没人说话,也没人靠近过来。

兰俊松了口气,“看来是真没人啊。”

吴真:“……”

==============================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o^)/~

95Chapter 95

兰俊抖了抖袖子,手机啪嗒掉了出来。他又满地乱摸,确定了手机的方向后,整个人干脆侧倒下去,蹭到了电话边上。

“喂?”他有些鬼鬼祟祟地对着话筒那头道。

四少一直保持着通话,一听到兰俊的声音,立刻紧张起来,“兰俊?没事吗?有没有哪里受伤?知道你们的位置大概在哪里吗?”

面对四少一连串的问题,兰俊又感动又无奈,“我是在家楼下和吴真一起被绑的,上车就被绑了眼罩,什么都看不到。不过你放心,我没事。他们看样子不会伤害我们。”

吴真在内心默默补了一句:是暂时还不会伤害吧。

四少悬着的心终于松了松,随即又疑惑,“你现在能打电话了?”

“这个说来话长……”兰俊还没能再说,就感觉身子突然被人踹动了。

一只手伸过来,十分淡定地收走了电话。

“咦?”兰俊傻眼,随即发现事情好像……糟糕了。

吴真看不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侧过头做出下意识听的动作,问:“怎么了?”

兰俊张了张口,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

而四少那边的感觉更直接,因为电话突然就断了。

“喂?喂??”四少刚落回一点的心又唰地升了起来,这回简直要跳出喉咙。被发现了?会不会出事?

他一把摘了耳朵上挂着的耳机扔到旁边座椅上,脸色阴沉,狠狠捶了一把方向盘怒骂出声。

兰俊感觉自己被扶了起来,随即一个声音道:“居然藏着电话……这样做很不对啊,如果被洪哥知道,小心他抽你。”

那声音听着还挺温厚的,兰俊动了动喉咙,尴尬道:“呵呵,那个……被绑架了嘛,肯定会想办法啊,人之常情,大哥通融通融。”

“……”那人不再说话,将他扶起来就走开了。

吴真侧耳听了半天,都没听到他的脚步声和其他任何气息,只觉得骨子里发寒。这是什么人?一点行动的生息也没有……

兰俊心里更苦逼,自己还以为没人,结果说不定那人就一直坐在面前看着自己发傻。自己的一世英名啊……

就这样又不知道等了多久,仓库大门哗啦被打开。有风卷起空气流动的气息,扑鼻而来一股湿润的泥土味。

一群人说话的声音夹杂着雨水声进门,看样子外头下起大雨了。

兰俊和吴真很快被架起来,洪哥的声音道:“两个都带走,这一个去大小姐房里,这一个先丢在一楼。”

“是。”有人回应,随即就推着二人朝前。

兰俊自然不知道他指的是谁去房里,谁在一楼,他和吴真又被塞进了一辆车中,因为看不到路面,兰俊还感觉自己踩到了一处水洼。

这一次车并没有开太久就停了下来,兰俊率先被拉出去,拉他的人略有些粗鲁,嘴里抱怨:“这群人做事只能拖后腿!把一个不相干的抓来节外生枝!”

洪哥对着那人时完全没了之前的气焰,道:“是是,回去我好好罚他们。”

那人冷哼一声,兰俊闻到他身上有一股烟草和古龙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让人觉得不舒服。

他皱了皱眉头,又被那人一路拉进了某个地方,随着关门声响起,雨声小了许多。

他被打发在客厅里坐着等,随后几人的脚步往楼上去了。

兰俊直觉到吴真被带走了,他在沙发里坐着,心里蹦蹦跳,这么看来,这群人似乎是冲着吴真来的?正想着,有什么东西啪地摔在自己面前。

“换鞋!别脏了小姐家的地板!”洪哥粗声粗气,将脱鞋往兰俊脚面踹了踹。

兰俊无语:“大哥,我被绑着呢……”

“难不成你还想我给你换?!”洪哥道:“自己拿脚踹开!”

“……”兰俊只觉自己这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心头愤愤但又毫无办法,只好两只脚踝蹭啊蹭,把鞋子蹭下来,晃悠悠踩进面前的拖鞋里。

做完这些,似乎就没人搭理他了。客厅里放着电视,声音不大,有人站在自己身后说着话的样子,声音很小,模糊只能听到什么“大哥知道了……”“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一类的词。

另一边吴真确实被带上了楼上的屋子,他在门口的时候就被人按着换了鞋,又把他蒙眼睛和绑手的绳子都解开了,和兰俊的待遇完全不一样。

他踩着一次性拖鞋被推搡着走上楼,这屋子很大,楼上楼下加起来有三层还不算天台屋顶。

从二楼尽头的落地窗口看去,外头似乎是很大的花园,雨水越来越大,灰蒙蒙的天和地面就好似被雨水连成了一片。

二楼中间的房门大开着,高级的大理石地板倒影着人影,廊柱边缘刻着精致的雕案,整体装修偏欧式,但却很大气简约,并不复杂。

吴真走到房间门口,还没看清里头的人,先被房间装饰震了一下。

满屋子的动物标本头像,大的小的挂在墙上,床头对着的柜子上摆着硕大的象牙,仔细看才发现是全白玉雕刻的,特别栩栩如生。

屋子的风格和外头截然不同,浓厚的复古森林气息,圆木柱的KING SIZE大床,上头罩着白纱,墙面带着点灰色,窗帘全是大片的绿叶子,木质的地板上铺着花纹兽皮样式的地毯。

吴真目光在屋里扫了一圈,才缓缓落到坐在屋子中间藏青色软皮沙发里的人。

那是个穿着深V包裙的女人,绿色和栗色的搭配恰到好处,裙摆底微微收角,修身又显得典雅万分。她的头发然是栗色的大波浪卷,慵懒散在深浅,隐隐遮住领口雪白的弧线起伏,格外吸引人的目光。

吴真在打量她,她也在打量吴真。长身玉立,面如冠玉,眉宇温润,嘴角不笑似乎也是笑的,瞳色浓黑。

真是好相貌,不愧是他看上的人。

女人心里暗暗打了个分,站起来,优雅道:“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钟。”

果然。

吴真心里反而松了口气,比起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人,钟家人显然要好得多。哪怕他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等着自己。

看来照兰俊之前说的,钟华怕给自己带来危险是真的。这人还当真找上了门来。

他记得钟华模糊说过自己有一位姐姐,不过常年不在国内。事实上据吴真所知,钟华最亲的家人,大多都常年在国外,国内的生意都是钟华自己在打理。

他多少知道一些钟华的背景,可他并不关心。不管这个人出身名门旺族还是放不上台面的黑道世家,他爱的是钟华这个人,而不是他背后的势力。

所以只要钟华自己不提,他也就从来不问。好在因为家人都在国外,管不了钟华,所以两人发展至今,倒是顺风顺水。

可显然,这种顺利在今天要遇到一次大风浪了。

“你好,我叫吴真。”吴真很快整理了思绪,摆出招牌的温柔笑容,“钟小姐和我的老板一个姓,真巧。”

钟莉莉笑了笑,“我看吴先生是个聪明人,应当知道我和你老板的关系了吧?”

吴真礼貌道:“我不敢乱揣测,万一惹怒小姐……我现在可是在你的地盘上。”

钟莉莉挑挑眉,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让吴真进来。后头的手下随即将房门掩上,守在了门口的位置。

“听说吴秘书是看起来温柔,却绝对不好惹的人。听这口气,果然不假。”钟莉莉轻轻抱起手臂,歪头看他,“既然你装傻,不如我坦诚,我是钟华的姐姐。”

吴真点头,脸上没有任何惊讶或者错愕或者诧异,“原来是钟老板的姐姐,在楼下突然被拦,还以为是遇到了绑匪。”

钟莉莉皮笑肉不笑,“吴秘书,你心里不满我能理解,不过……我找你来可不是和你聊天,更不是为了被你质问。”

吴真自顾自在沙发另一头坐下来,绅士无比道:“钟小姐,你大概在国外待太久了,所以不清楚。在中国,没有谁会高兴突然在自家楼下被人绑架,而且完全不知道理由。”

钟莉莉眯眼看他,“你是真傻还是假装?我可是十分清楚你和钟华的关系,我带你过来,是为了让你们分开!”

钟莉莉想过无数种两人见面会说的话,却万万没想到现实却是这样。

她自认是钟华的姐姐,退一万步,甚至还是吴真未来的姐姐。两人见面,难道不应该是吴真小心翼翼对待自己?百般讨好?

怎么可能会是一副油盐不进,甚至反过来冷嘲自己的模样?!

她却不知,吴真原本对钟华就还有气,这世上有几个人见男友的家人居然是被绑起来威胁恐吓的?自己若不知情也就算了,可偏偏自己还是知道一星半点的。

若是钟华自己早早说了,带着自己上门求原谅求理解,自己还能为了两人未来忍一忍,而现在……

哼。

吴真眼底弥漫起危险,绑自己就算了,还连累了兰俊。这事若是就这么平安算了最好,若算不了,钟华……你洗干净脖子等着瞧!!

于是,正将车开进别墅区的钟华狠狠打了个喷嚏。

而后头,四少的车紧跟着也到了。

=========================================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状态不好,只能一更了嘤嘤嘤。改明儿三更补上来么么哒!╭(╯3╰)╮ 再祝要高考的同志们加油!

(我在努力的完结啊完结!看我奋斗的小眼神儿!)

96Chapter 96

兰俊心里担心吴真,坐如针毡站如……好吧他站不起来。

背后的沙发很软,坐下后就深深陷入进去,想要完全靠进沙发背,又担心绑匪觉得自己太过悠哉给自己找事,可不靠又背好痛,腰好酸……

正在兰俊坐得万分焦虑时,客厅里似乎发生了异样。原本低声说着话的人们突然静了声,门口有开门的声音,外头有谁在恭敬的说话,紧接着就有惨叫响起。

“大哥嗷……!!!”洪哥的声音特别明显,叫得跟杀猪有得一比。

“大哥!我们不是……哎哟!”

“大哥饶命!嗷嗷嗷疼!!!!”

“手!手要断了!”

“救命……”

“哇呀呀呀!!!”

兰俊莫名其妙,又有些毛骨悚然,这是……发什么什么事?

楼梯口有小弟快速奔跑,兰俊听到他们说:“大哥发飙了!赶紧去叫大小姐!”

又有人怒道:“我就说你们节外生枝!不然大哥不会这么快找来!”

“噢?”门口突然响起一把阴狠的声音,冰冷似铁,“胆子不小嘛,还想瞒着我多久?恩?”

那人一下静了音,整个客厅里除了时不时发出一些低低的吃痛呻、吟,其他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兰俊有些慌,这是……黑老大到了?可这声音听着似乎有些耳熟……

“兰俊!”一把更加耳熟的声音在门口响起,随即来人匆匆奔了过来,一把拉开了眼前的眼罩。

光线猛然穿透眼皮,兰俊下意识皱眉才慢慢睁开眼。

“四少?”兰俊有些惊讶,随即紧张,“你也被绑来了!”

钟华叼着烟,在后头冷哼,“也就只有你这么蠢,居然会有这种想法。”

兰俊转头,这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但随后他就怒了:“我要精神赔偿费!”

钟华一脚踹开面前的人,伸手拍了拍西装下摆,冷酷道:“等我心情好了,你再来说这个事。”

兰俊顿时委屈,转过头看四少:“我要辞职!!”

谁家的公司员工还带被绑架属性的?太危险了!

四少将他抱进怀里,此时他的心才彻底放了下来,长长松了口气,“你吓死我了……”

兰俊心里有些小小甜蜜,干脆赖在男人怀里不动身了,反正自己的神经经受了无比残酷的摧残!

钟华站在客厅,雨水将他的肩膀打湿,身后的门没有关,风从后头裹起他的衣摆,居然帅得有点像在拍电影。

“这主意是谁出的。”他冷冷道:“我这个大哥在你们眼里屁都不是了?恩?!”

“不不不敢……”小弟抖成一片,就差没抱团取暖,洪哥硬着头皮道:“是……是大小姐吩咐……”

“这是老子的地盘!”钟华一脚踹飞了玻璃茶几,乓地巨响,兰俊都被吓了一跳,“她只不过是从国外回来逛逛,就这么轻易把你们调动了?!真他妈给老子丢脸!!”

“……”下头小弟一个都不敢吭声了,上一次老大发飙的样子已经成了回忆里模糊的景象——

那时候钟华还没认识吴真,还没创建公司,和A市一些势力争地盘的时候那表情狰狞得仿佛一夜未捕到食的饿狼。那时候他的光彩吸引了许多人的跟随,而之后他开始创建公司,用这种方法统一了地盘争夺,又认识了吴真,已经很久没有动过真格的了。

“参与这件事的所有上层干部,自己知道该怎么做。”钟华掐灭烟头,恨恨道:“既然有本事挑战我的底线,就有本事自己吃苦果。”

包括那个擦着古龙水的男人,洪哥,还有其他几位看上去有些地位的大哥,都狠狠一抖。可他们终究没能说出求饶的话。

到了这个地步,也找不了任何借口求饶了。

四少一皱眉,下意识捂住了兰俊的眼睛。兰俊一惊,心里卧槽了一声。不可能吧?难道要出人命?不会吧?!!!

于是各种电影里的黑道情节在脑子里纷纷上演,什么断手指,断腿,吞枪自尽脑袋开花,血流成河……

兰俊脸一下白了,虽然看过无数电视电影,包括四少自己还演过这一类的戏,可那跟真实毕竟有差别。遇到真枪实弹,谁会不胆战心惊?

他伸手拉住四少的衣袖,嘴里结巴,“老、老板……你冷静点……”

他想起自己曾经还跟钟华咆哮过,耍赖过,两人互相顶嘴抬杠,相互嘲讽取笑,在记忆里,这个老板身份虽一直神秘,脾气一直不太好,但对下属员工却一直很不错。

该做的事他都会做,而且会做得很好,自己这次的事如果没有他帮忙,也很难再回头。

换成其他公司,自己的艺人变成这样,早已被放弃了。而钟华却一直没有放弃过自己。

兰俊瞬间觉得眼眶一热,这样狰狞的钟华好陌生,好可怕。

四少也很犹豫,想要劝阻,可看钟华血丝弥漫的眼睛,又说不出劝阻的话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楼梯上方传来一把清朗女声。

“事情是我吩咐下去的,要罚就来罚我。”

四少抬头,兰俊趁他力道减轻,干净将他捂住自己眼睛的手拉了下来。上方栏杆前,站了两人。

一个是穿着深V包裙的女人,风情万种,眉眼间却含了点怒意;另一个则是吴真。

钟华一眼便和吴真对上了,吴真看着下头被钟华揍倒一片的小弟,眼神有些复杂。

“真,有受伤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钟华直接忽略自家大姐,对着吴真询问。

小弟们眼睁睁看着刚才还一副要杀人模样的老大突然柔和起来,神情也缓和了许多,像被驯服的大狗,声音温柔。

吴真看了他一会儿,摇了摇头。

钟莉莉眯起眼,“怎么?你还怕我把他分尸了不成?”

兰俊顿时吸了口凉气,心想:在黑社会里混的女人说话就是霸气万分啊,真是重口味。

钟华这才看向姐姐,神情难得有一丝恼怒,“你现在别跟我说话。”

他声音低沉,衬着那阴沉的脸色,让钟莉莉也忍不住有些心颤。

她不由气道:“为了个男人,连姐姐也不认了?!”

钟华毫不客气地反驳:“你若真把我当弟弟,就不会做出让我失望的事来!”

钟莉莉气得胸口起伏,那汹涌波涛仿佛随时都会漫出来。

她踩着高跟蹬蹬下了楼梯,吴真犹豫了一下,也跟着慢慢走了下来。

“都滚出去!”钟莉莉迁怒其他人,小弟们赶紧你扶我,我搀你的跑了出去。

客厅大门被关上,外头雨水更大了,噼里啪啦砸在落地窗户上。

阴沉的天下,隐隐有闪电亮起,随后便是沉闷的雷声。

钟华一把将吴真搂了过去,上下检查果然是没有哪里受伤,才将人紧紧抱住,不愿意松手。

事实上,钟华心里还存了些侥幸。就算是顾念自己,家里人要收拾吴真,也不会如此明目张胆。怕就怕他们来暗的,到时候找不到证据,自己岂非眼睁睁看着他受伤害?

所以绑架得这么理所当然,他找来的路上,反而隐隐松了口气。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这些人绝对不会做太过分的事。

可有些委屈,总是避免不了的。比如来的路上被粗鲁对待,被钟莉莉恶言相向等等。

好在吴真还算镇定,也没让钟莉莉捡去什么便宜。

他被钟华抱了一会儿,终于叹气一声,抬手拍了拍男人的背,权当安慰。

钟华低低道:“这次是我错了,别生我的气。”

吴真抿了抿唇,心里压抑的委屈终于弥漫上眼角。

钟华抬头,见他眼眶微微发红,心里更是疼得难受,紧紧握着他的手道:“我发誓,不会有第二次了,我发誓,你要打我骂我都可以!”

让自家媳妇儿受了这么大委屈,钟华心里内疚得不行,对自家小弟们的愤怒又上升到一个新高度。

这可是未来的大姐头啊!没有红毯相迎,彩炮乱放就算了,居然像对待什么似的……

于是他又严肃道:“外头那群人,谁碰过你,你想怎么处罚都行!我可以剁了他们的手!”

吴真一愣,皱眉,“你到底是黑社会,还是生意人?”

钟华:“……”说都是行不行?

可看吴真不赞同的脸色,钟华只好老实道:“……生意人。”

“生意人就不会动不动说杀。”吴真叹口气,道:“这事就这么算了。但我绝对不会想要第二次。”

钟华赶紧点头,“绝对没有第二次!”

“要是有了呢?”吴真不经意地看向一旁钟莉莉。

被晾了许久的女人已经气得说不出话了。

“再有第二次,你想怎么罚我都可以。”钟华闭了闭眼,豁出去道:“你想分居,想一年不理我,都可以!”

吴真呵呵一笑,眼底泛过冰冷,“若有第二次,你就别想再找到我。”

钟华倒抽一口冷气,“……老婆……”

这也太狠了嘤嘤嘤。

吴真耳朵一红,怒道:“住嘴!”

钟华叹气,只得道:“好,我答应你,绝对绝对,不会有第二次。”

钟莉莉插、了进来,“这话你说得倒是轻巧,你就不想想怎么跟家里人交代?”

钟华安慰完自家夫人,终于有心情跟姐姐说话了。

“我需要交代什么?”

“难道不需要交代吗?我们家向来是长子继承!你忍心看着祖宗的心血就这么没了?!”

钟华看他,“不是还有你吗?你生一个,不就是长子?”

钟莉莉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父亲会打死你!”

“他要是舍得,就让他打。”钟华让吴真坐下来,摸出根烟,叼上,道:“我这些年哪里对不起老祖宗了?地盘扩大了,钱也成倍的赚,父亲要啥我给啥,姐,你倒是乐得轻松,女儿家不用继承家业,想去哪儿旅游就去哪儿旅游,想开服装店就开,想开酒吧就开,你想过我承受了多少没有?”

钟莉莉不等他话音落,啪地甩过去一耳光。

钟华被打得偏过头,眼神暗了暗。

“混蛋!”钟莉莉气得全身发抖,“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混账东西!”

吴真和兰俊都被这一幕弄傻了,兰俊张着嘴,有点像在看黄金八点档的狗血剧。

四少无奈,将他的下巴轻轻合上。

============================================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o^)/~~~

97Chapter 97

就听钟莉莉抖着声音道:“有了情人忘了娘,说得就是你这种人!我小时候这么对你的?怎么对你的!!”

然后,众人就看见了一副特别惊悚的画面。女人不顾在场陌生人,直接将深V领口往侧边一拉,丰满的白皙胸脯让兰俊脸一红,下意识转开头。

吴真却是看得清清楚楚,那接近心口的位置,有狰狞的疤痕,看起来很像是枪伤。

“这是你六岁的时候被暗杀!我为了保护你差点死掉!”

钟华嘴唇有些抖,没说出话来。

钟莉莉一把甩掉拖鞋,将裙摆往上翻,大腿上,也有一道很长的狰狞的伤疤。刻在那白皙的肌肤上,简直让人觉得可惜。

“这是你十四岁生日宴,有人在公寓里安了炸弹,若不是我将你推出窗外,你还能活到今天?!”而代价,则是因为她自己没能跑掉,被砸下来的玻璃差点切断腿。

“要我一条条数给你听吗?需要吗?”钟莉莉恨道:“我身上的每一处伤,哪条不是为了你!啊?!”

钟华终于冷静下来,脸色有些白,看着钟莉莉发红的眼眶,道:“……姐……”

“你别叫我姐!”钟莉莉将头发往后拨了拨,慢慢喘匀这口气,道:“以后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再也不会管你。”

她满面疲惫,转身就朝楼上走去,开始收拾行李。

钟华有些无措,拳头在身侧捏紧了,就是开不了口。

吴真叹气,就如同钟华舍不得让自己受半点委屈,他又如何舍得钟华和家人反目成仇?

他站起身,拍了拍钟华的肩,“让我去跟她谈谈,你别太担心。”

钟华抬眸看他,沾满了血丝的眼睛让吴真心里一疼。

兰俊道:“需要我帮忙吗?”

吴真摇头,“你和四少都是被连累的,真是抱歉。”

兰俊摇头,又担心看了钟华一眼。四少拍拍他,“他们的家事,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吴真几步上了楼梯,到了钟莉莉的房间门口。

钟莉莉正在将衣服鞋子包包甚至是墙上的画都在往里塞。

感觉到门口有人,她回头看了一眼,随即直起身子,将行李箱拉链拉上,然后拿过手机打了个电话。

“老钟,是我。你明天派人来一趟南岸,对,郊区的那栋房子。我的房间知道吧?二楼中间那个,恩,对,帮我把所有的装饰都打包收拾好,一个都不能少,也不能弄坏,这些都是我好不容易收集来的……恩,我知道,恩?没什么,想把东西都运回美国去。恩……以后就不回国了,恩。”

吴真听着她说话,无奈的觉得,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钟莉莉的脾气看起来也不太好,比钟华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敲了敲门,示意自己的存在。

钟莉莉原本不想搭理他,见他一直站着不走,往沙发里一坐,道:“破坏人家家庭的始作俑者,怎么,来看笑话?”

“……”破坏人家家庭这种话不能说的啊。

吴真内心囧了一下,随即道:“我想跟你好好谈谈。”

钟莉莉眯眼,“没什么好谈的。”

“那是你弟弟。”吴真皱眉,“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非要闹成这样?”

“你如果现在放手,我就马上和他和好。”钟莉莉冷笑,“怎么样?做得到吗?你若真是爱他,就不该让他和家人反目。”

“我没那么白莲花,我也没那么伟大。”吴真摇头,“我爱他,是要给他幸福。如果我把他还给你们,他不会幸福。”

钟莉莉有些恼,“你倒是挺自信!”

“你也看到他今天的所作所为了,难道你不信?”

钟莉莉没吭声。

吴真也不顾她的意愿,干脆走了进来,在沙发另一头坐下,道:“我和他认识的时候,他就是这个爆脾气,动不动就要剁了谁,宰了谁。”

“呵。”钟莉莉摸出一根女士烟,眯起眼叼着,道:“后悔了?现在走还拉得及。”

“当然不后悔。”吴真道:“这话我谁也没说过,其实那样的钟华,我很喜欢。”

一见钟情什么的,他才不会承认。

那时候钟华威风凛凛,眼里看不到任何人。只有地盘,赚钱,成为A市绝对的老大等等。

他就像出门巡视自己领地的狮子,每一句话每一个命令,干练利落,冷酷残忍。

吴真在刚应聘成为他的秘书时,就深深被他吸引住了。

说来也好笑,他原本只是来应聘公司的总裁秘书,哪里知道却和黑道扯上了关系。钟华为了以后方便工作,大概透露了一星半点,虽然模糊不清,但吴真当时就猜到了七八分。

虽然一开始挺震惊的,可联系到钟华做事的雷厉风行,倒也觉得合情合理了。

之后的发展,可以说顺风顺水,因为他的聪明机灵,办事效率高,很是合了钟华的心意。于是钟华终于停止了频繁换秘书的行为,开始信任他。

吴真一开始并没有想到,两人会发展成这样的关系。他对钟华十分有好感没错,可人家是黑社会,又是公司老大,他将小心思收藏得非常好,甚至有意疏离。

他们只谈公司,下了班,就没有私人交情。

可也是因为这样,反而引起了钟华的兴趣。这个看起来总是笑眯眯的温和人儿,他知道他肚子里有多少黑水,也知道他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好招惹。

为何他和公司里所有人关系都不错,偏生却和自己一下了班就形同路人?

于是钟华开始故意堵截他。下了班就有意无意的“巧合”碰见,然后各种约吃饭,看电影。

美其名曰,增加信赖关系。

吴真坳不过他,只得跟着,而到了后来,到底是如何糊里糊涂滚上了床,糊里糊涂变成了这样的关系,他自己都觉得好笑。

钟莉莉看着吴真温和的笑容,眼底的情义是真真切切的,和之前跟自己冷嘲热讽时完全不同。

“他是要继承家业的人。”

“据我所知,他已经继承了不是吗?”

钟莉莉抿唇,“老爷子不会答应的,说白了,他歧视同性恋。”

吴真笑了笑,“能理解。”

威风凛凛的儿子,做了这么多事,如此的让人骄傲,却偏生是个gay?谁也受不了。

钟莉莉道:“你真的不介意?也许有一天,他熬不过老爷子,还是得结婚。到时候,你愿意当他的情人?”

“不愿意。”吴真抬眸,眼睛直直看着她,“相信我,如果有一天他这样做了,只当我吴真瞎了眼。我再也不会在你们面前出现。”

钟莉莉突然觉得这个办法挺好,于是劝道:“做情人也没什么不好,他如果爱的还是你,婚姻也不过是对家人的交代而已。你一样能拥有一切。”

“我不稀罕这些。”吴真推了推眼镜,“虽然比不上钟家,但我自己照样能养活我自己。扪心自问一下钟小姐,若你的丈夫和你不过一纸婚书,没有半点爱情,他在外头还有一个真爱,你怎么想?”

钟莉莉沉了沉脸色,“我不会笨到嫁给这种人。”

吴真笑了,“你不会,难道别人就会?”

钟莉莉皱眉,吴真慢慢道:“不管是异性恋,还是同性恋,这种感情是相等的。爱情是贪心的,不会允许有其他人和你一起分担。”

钟莉莉吐出烟气,将最后一点烟头掐灭在烟灰缸。她理了理头发,站起身,“算了,我也懒得管这些事了。你们自己跟老爷子说去吧。”

她将行李箱抬下床,经过吴真身边时,道:“若你们真能克服一切在一起,就当我今天做错了。到那时候,我会亲自跟你道歉。”

说完,她高傲地走了出去,像个不可一世的女王。

吴真看着她的背影,心里道:果然是姐弟啊,这种自傲的神情也如此相像。

吴真理了理思绪,起身往外走。他听到客厅大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声音,随即有汽车发动的声音,他想着那女人大概走了,不知道钟华会怎么想。

结果刚出房间门口,就被人狠狠抱进了怀里。

吴真一僵,不自然道:“你偷听。”

钟华嘿嘿笑,“要不是偷听,还不知道原来是你先喜欢上我。”

吴真耳朵红了一片,眼底有些不甘,“那又如何?现在是你追着我跑。”

“是是。”钟华侧头,亲亲他的脸颊,“对不起,这次委屈你了。”

“……算了……迟早有一天还是得面对。”

钟华扳过他的肩膀,“我会亲自对老爷子说的,不管他说什么,我都不会和你分开。”

吴真抬眸看他,“别像今天似的,脾气那么冲,那好歹也是你家人。”

钟华尴尬,“我也是气急了……”

“找个时间跟你姐姐道歉。”

吴真想到钟莉莉身上那些伤,就觉得心惊。同时也终于了解了,钟华曾经生活的地方,有多么的可怕。

钟华抱紧他,在耳边轻轻恩了一声,随即道:“现在愿意跟我回去了?没有你的家,我一点都不想住。”

吴真心果然软了,慢吞吞道:“听说你这些天一直住公司里?”

钟华心里一喜:兔子终于要撞上树了吗!!

“是啊。”他立马道:“我一点都不想回去,回去心里难受,你又不理我。”

吴真撇撇嘴,“……嗯。”

钟华惊喜道:“嗯是什么?愿意跟我回去了?”

吴真点头,伸手摸摸他带着淡淡黑眼圈的眼睛,心里一动,轻轻吻了上去。

钟华呼吸一紧,立刻转身将他压在了墙上。

四少拉着在楼梯口探头探脑的兰俊下楼,道:“非礼无视。”

“哎呀。”兰俊跟着他下楼,嘴边荡着笑道:“不是亲眼看到,还真难想象他们真的搞在一起了。”

四少黑线,伸手捏他鼻子,“什么叫搞在一起。”

兰俊嘿嘿嘿,心里又松口气,“还好没把事情闹大。”

正说着,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兰俊接起来一听,脸色唰地白了。

四少一见他这样子就紧张起来,“出什么事了?”

兰俊握着话筒,觉得自己幻听。

“经纪人说……记者把我家围了,现在网络媒体上到处都是我被绑架的消息,还有……”

四少皱眉,“还有什么?”

“还有……说我和黑道有毒品交易……”

==================================================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o^)/~~之后还有第三更嗷嗷~~广告之后,马上回来(眨眼)

98Chapter 98

这一晚注定不会平静。

为了让兰俊不会被记者围堵,钟华干脆让四少和兰俊都暂且住在别墅里。

吴真在一旁用电脑上网,边道:“网络上消息已经铺天盖地了,大多是假新闻,传得太夸张了。”

兰俊没精打采道:“我需要用微博声明一下吗?”

“没搞清怎么回事,暂时别乱说话,免得以后被人逮着话柄。”

兰俊只得点头,懒懒缩在沙发上看电视。

电视里综艺节目照常放着,有的地方台在放当日新闻,平静祥和的世界,一点都看不出和自己的混乱有任何关系的预兆。

四少坐在他身边陪他,一边拿手机看着网络消息。

钟华在窗户边打电话,大概是在让人查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

兰俊见四少一直愁眉不展,忍不住伸手拉他,“算了,已成事实,再去烦也没用。清者自清。”

四少手一顿,叹口气,将手机收了起来,伸手拉过他抱住,道:“你知道艺人沾染毒品,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再也无法翻身,甚至比拍色、情片,艳照门,还要更加过分。

这是社会影响问题,再往上,甚至是违法乱纪的问题。弄不好,还要坐牢。

兰俊沉默了一会儿,“外界有说原因吗?”

“没有,只说你疑似和黑道有瓜葛,可能欠了大笔欠款,所以被道上人绑架了。”四少说起这个都觉得窝火,人民的联想力总是宽广的。因为这个事,甚至将兰俊明明已经被雪藏,却又翻身再来的事,说成是因为欠债太多,吸毒上瘾,没办法只得回来再赚钱。

他们当经纪公司都是傻子吗?如果真有这样的艺人,哪家经纪公司敢要?

吴真还在一旁刷着网页,眼见舆论的导向越来越严重。甚至有人猜测,之前四少力挺兰俊,是否是知道实情的,也许他也有沾染毒品。

这事有一个人说,自然就有人跟风乱猜测,四少的粉丝顿时群情激奋,开始在网上和各种人士展开了口水战。也有粉丝认为,四少一定是被骗了,这次完全被兰俊拖下水,兰俊就是个害人精云云。

吴真揉揉鼻梁,疲惫地关了电脑,躺进椅子里看着天花板发呆。

钟华足足打了两个小时电话,直到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他才从阳台外进来。

外头的大雨依然倾盆,仿佛雪上加霜,让人心头郁闷烦躁。

钟华扯了扯领带,在酒柜里拿了瓶酒,坐回客厅里道:“消息似乎是从某个记者处传出去的,具体是哪家还不清楚。”

兰俊想起那个红桃A,道:“是不是红桃A给的消息?”

钟华倒了上酒,狠狠灌了一口,显然也气得不轻,道:“那你倒是跟我说说,红桃A先生又是怎么知道你被绑架的?难不成你身上有跟踪器?”

兰俊抽了抽嘴角,“怎么可能……”

钟华摇头,又灌下一杯。

吴真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一边喝一边整理思绪,“我们从头想想,一开始,对方的目标就是兰俊,他的那些资料,消息,都是从哪里得到的?”

“还有我在法国拍MV时的照片。”兰俊摇头,“他有□术吗?还是一直就跟着我?”

四少脸色一沉,一想到有人成天跟着兰俊,不分白天黑夜,就觉得想找人狠狠揍一顿出气。

钟华靠进沙发里,想了一会儿,随即起身走到门外,吩咐小弟去酒吧带一个人来。那人自然就是沈祯查到的,可能和幕后黑手有关系的酒保。

小弟自然不敢怠慢,生怕一会儿钟华发怒又要剁人,赶紧用最快的速度去找人。出人意料的是,那人居然完全没躲没藏,很容易就被逮住了。

对方被带进别墅,神情倒是还算淡定。一进门就道:“我知道你们要问什么,我都说。”

钟华挑眉,“那倒是省了我不少心,你来说说看。”

那人便坐在客厅地板上,被绑着手,坦诚道:“我只是收了人的钱,在酒吧打听关于兰俊的消息。那家酒吧很多明星常来,所以探听消息十分方便。”

钟华道:“给你钱的人是谁?”

“这个我不知道。”男人摇头,“他一直是用短信跟我联系,我从来没见过真人。”

钟华面色不变,“外头的,进来个人。”

有小弟立刻进门,低头顺目,“老大?”

“道上规矩,剁他一只手指。从小手指开始。”那人立刻答应,从腰后取下一串钥匙来。

兰俊被唬得一愣一愣的,见那小弟摸出的钥匙圈上有一个看起来和开瓶器好类似的东西。只是它不是扁的,而是一个圆圈的样子。

那酒保脸色惨白,大叫:“我真的不知道!!”

钟华面色不改,两个小弟便一个架住人人,一个将他的手拉了出来。

“左手开始吧。”钟华慢条斯理抿了口酒,“也算给个机会。”

那酒保使劲挣扎,却架不住道上混的力气大。眼看小手指被放进那个眼色的圈里,手柄处仿佛夹子的两侧,可以捏下去。

那小弟看了眼钟华,钟华眼睛都没朝这边瞄一眼。

“我、我真的不知道,我说得都是真的,你们不能这样……你们……啊啊啊啊!!!”

兰俊在他手指断的一瞬间,就别开了头。四少皱起眉头,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吴真皱眉,转头看向钟华,那意思——你居然是来真的?

包括兰俊,四少在内,都以为钟华只是要吓人。

那断掉的手指落在地上,看起来异常吓人。

小弟面色不变,又拿起无名指套了进去。

那酒保嘴唇全白了,不敢置信地瞪大眼,“你们会有报应的,我要告你们,我……”

钟华眼都不眨地看他,“你为那个人做事,立场就是和我对立的。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我的身份,有这个胆子挑衅我,没胆子付出代价吗?世上没有那么好赚的钱给你拿。”

他说着,挥挥手,小弟咔嚓一下,无名指也随即而落。

一眨眼时间就没了两根手指,血流如注,酒保完全傻了。

那个人跟他保证过,钟华虽是道上人,但不会给自己找不愉快。他现在是商人,不会惹事。

骗子!!骗子啊啊!!!

酒保眼见自己的中指也被放进银色圈子里,立刻大叫,“我说我说我说!!!”

钟华这才扬起一点阴森的笑意,伸手挥了挥,那两个小弟立刻站到了后头。

“早点说,就不会吃这些苦了。你一定以为,我不敢做什么吧?”钟华吐出烟气,笑容阴狠,“在做商人之前,我是黑道。不论我洗白多久,这都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你给我记住了,别那你的天真无邪来试探我的底线,我没有底线给你试探!”

那酒保抖成一团,连连点头,捂着手指说话都结结巴巴,“他叫,他叫红桃A。他让我探听兰俊身边最好的几个人,走漏了消息也无妨,他说没有人会动我,顶多来问我一些事。我想怎么说都可以。”

吴真算是明白了,扬起眉头道:“这人算计到清楚,大概猜到我们会怀疑兰俊身边的人,所以酒保出现在谁的身边,谁反而有嫌疑。还真是随他怎么说都行,因为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又探听了消息,又嫁祸给了别人。”

钟华冷笑,“他算计再清楚又怎样,天网恢恢,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吴真点头,看向那酒保,“你都跟谁打听了什么事?又是怎么跟红桃A联系的?”

“他有个……手机号。”酒保用右手抖抖索索将手机掏出来,“有什么消息我就发给他,但他不会回我消息。”

吴真将手机拿过来,里头果然有个存号是“红桃A”。

酒保接着道:“我就打听一些兰俊平日的事,去哪里工作,有什么后续安排,最近和什么人在一起,做一些什么事,只是这些而已。”

兰俊看他,“真能打听到?”

“有些是假的。”酒保道:“我若是无意中问起,有些人想要炫耀自己无所不知,或者显摆和你关系不错,就会乱说一些话。反正真假都没人清楚。”

“那真话呢?”兰俊觉得这个世界太神奇了,明明圈中人大多讨厌自己,居然还会显摆和自己关系好?

四少倒觉得这个事很正常,因为兰俊很红,就算有些人心里不喜欢,表面和人说起来,又要显得自己好像知道那么一些,这种虚荣心是人类永远摆脱不了的。

酒保道:“真话也有,但说得也不是很重要的事。倒是有一件……”

酒保想起什么,哽咽着道:“有一次宁淳在店里喝醉了,说起一些事情。我当时看左右无人,便借着扶他去里头房间休息的借口,问了他一些你的事。因为感觉你们关系挺好……”

兰俊一皱眉头,“问出什么了?”

“他说你最近和四少走得特别近,有一次他去参加晚宴,喝醉了,你和四少扶他进房间休息。他迷迷糊糊,有听到你们说话……”

兰俊冥思苦想是什么时候的事,四少却已经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

他转头看向同样疑惑的吴真和钟华,道:“当时我对兰俊说,我不清楚自己对他的感情,还说……”

他看了兰俊一眼,兰俊显然也想起这茬了,脸腾地一红。

“还说什么?”吴真好奇起来。

“还说可以上、床试试……”

吴真瞬间表情复杂地看着四少,“虽然一直知道你里外两个性格挺不同的,没想到……不同到这份上了。”

谁能想象绅士有礼,彬彬尔雅的四少居然会说出这么流氓一样的话?

兰俊打断他们,“说正事!”

四少也从无奈中回神,看向酒保,“这话你告诉红桃A了?”

“嗯……”

钟华表情高深莫测,“你们说,他是不是知道你们的关系了?”

“我估计是……”四少想起邵华,不管是不是他多想,但有些事,却对上号了。

这种时候必须把话说清楚,若是误会了,他之后道歉都行。

于是他道:“兰俊,我有话跟你说,你不要太激动。”

兰俊叹气,“到这份上,我已经完全能处变不惊,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了。”

钟华笑了笑,端起酒杯,“那倒是不错,比起以前你遇到个什么事就咆哮不听,这倒是个好历练。”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27页 当前第25页

首页 上一页 ← 25/2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大神!来战!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