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大神!来战! 第3节

小说作者:莫青雨 所属分类:现代耽美 下载:大神!来战!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01-11

转头四望,从众人挤来挤去的腿之间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后,深吸一口气,自己给自己化上简单的妆,稍微用水理了理头发。

他对着那张镜子静静等着,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不断有一队一队的人马被叫出去,穿着鲜艳的表演装束,顶着在白天看来实在过浓了一点的妆和奇怪的发型只为了在台上露脸那么十几分钟。

有人回来卸妆离开,有人换了衣服玩着手机等后面的朋友一起走。

墙上的挂钟滴滴答,直到大门又一次被打开,带着无框眼镜的助理脸上有努力想要掩饰的兴奋,他缓缓扫视人群道:“兰俊,到了吗?”

喧闹的化妆室好像突然被抽干了声音,猛地一下寂静下来。

“兰俊?”助力有些紧张地又喊了一声。

“我到了。”兰俊应了一声。

清朗好听的声音,带着微微笑意。

所有人僵硬地回头,见一个穿着白色休闲西装的男人从角落里站了起来。

站得离他近的人后知后觉地发出一声尖叫。

兰俊露出招牌笑容,眼睛弯成月牙,眉头微挑,嘴角邪气地勾起看起来有些不正不经。

“抱歉,让让。”

他对挡在自己面前的人群道。

刷拉——

人群骤然分开,惊愕地看着他从容走出大门。

“啊!是兰俊啊!”

“真的是他!”

“我靠我刚才跟他只有三点三厘米的距离!!”

人群后知后觉的骚动起来,好些人掏出手机追上了走廊。

咔嚓声不断在背后响起,还有人尖叫,“兰俊!签个名!”

兰俊头也不回,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抬起来,挥了挥。

“啊!!!”

尖叫声更喧嚣了。

就算过了气,就算被雪藏,就算负面新闻不断。他也是兰俊。

兰俊勾起嘴角,将墨镜插在左胸口的衣兜上跟着助理绕到了舞台侧面。

这是一个大型的露天舞台,下头坐了很多被邀请来的嘉宾。

有一个cosplay的团队刚刚走秀完毕从左面撤了下去,下头的人吃着点心聊着天,压根没仔细看表演。

上头的主持人在收到暗示后,突然抬高了音调。

“下面出场的这一位!那可是惊天动地泣鬼神!”

台下的人哈哈笑了起来,正按手机的人也抬起了头来。

“这一位最近的新闻挺多,咱们每天在娱乐新闻里都能听到的他的名字。”主持人兴奋道:“不管各种各样的流言怎么说,他的歌喉却是众所知周的!”

正等的要睡着的记者一个个突然惊醒过来,准备拍照的准备拍照,准备摄像的准备摄像。

有嘉宾也猜到了,微微坐直了身子,探头探脑地想从舞台侧面窥见一点端倪。

兰俊发现自己上过那么多场节目,居然没有一次有现在紧张。

一旦弄砸,自己就真的成了笑话。

他闭了闭眼,感觉到手心微微出了汗。旁边有调音师不断瞄他,欲言又止。

助理道:“您有自己的话筒吗?”

兰俊睁开眼,“没有。”

虽然公司以前想给他打造一支专属于他的话筒,可一是价钱太高,二是兰俊觉得没必要。所谓善书者不择笔,他拿什么话筒都一样。

助理听闻,便赶紧回头找话筒。

“话筒呢?”他问调音师。

调音师战战兢兢递上去,终于忍不住道:“这话筒……有点问题。”

兰俊心头咯噔一下,心说:不是吧?

调音师硬着头皮道:“一会儿声音大一会儿声音小,不晓得怎么回事。”他又将话筒拍了拍,道:“拿得不好还会发出噪音。”

他指了指音响,“尽量别朝我们这边靠过来。”

兰俊点头,接过话筒,心里揣揣。

这真的是个好主意吗?以前的歌坛小天王,现在沦落到贱卖的地步。舞台不像样,主持人,调音师,化妆室……哪一样都和曾经不在一个台面上。

真的要自己做到这个地步吗?

裤兜里的手机突然嗡嗡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白芷人来的短信。

“加油。”

抿唇,兰俊将手机放回裤兜,迎着下头热烈的掌声走上了舞台。

没有灯光,没有优秀的音响,手里的话筒甚至在他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刺耳的尖叫了起来。

台下的人纷纷皱眉捂耳,兰俊往边上走了走,直到话筒不再响,拍了拍,道:“大家好,我是兰俊。”

他的嗓音比主持人的好听好多倍,台下有人拿出手机拍照。

兰俊看见有认识的记者在下面不断按着相机,他选了个好看的角度,微微一笑,“首先很感谢李先生能邀请我来参加HZ服装的开张剪彩,李先生和我的经纪人是好友,接下这个邀请我也没犹豫,本来以为是当观众的,没想到李先生请我唱一曲。”

他做了个有些惊讶的表情,台下人被他逗笑了。

“就算大家不愿意听,我也只能说,我非唱不可。”兰俊眉头一展,招牌式的笑容出现,自负嚣张,阳光迷人。

台下纷纷鼓掌,兰俊转头微微点了点下颚。

调音师将背景音乐放了起来。

果然是那首家喻户晓的,曾稳坐单曲排行榜冠军的‘爱不了我’。

这首歌十分安静,如果随便让一个人来唱,这就是一首普通的,安静的情歌。

可它在兰俊这里却全完不一样,兰俊靠他的嗓子,将这首歌从情歌一举推到了情歌里必听的一首,KTV里必点的一首,爱人必唱的一首,分手想大哭必放的一首。

它成了情歌之王,甚至被征用为一部爱情剧里的主题曲。

轻淡的旋律一响起来,所有人都安静了。

这首歌兰俊之所以能唱得稳坐排行榜第一名半年之久,就是因为这首歌的感情全由他的嗓子来诠释。

歌词非常简单,旋律非常单一,甚至只有一个小□而已。

好像连树上的鸟儿都不叫了,好像这正好的日光突然被蒙住一层纱,风一吹,晃晃悠悠的。好像心里有什么被轻轻揪了起来,让人不禁跟着歌词回忆起很久很久以前。

可能是第一个爱的人,可能是第一个恨的人,可能是第一个让自己学会什么叫只能放手的人。

无奈,心酸,无力,毫无办法。

悲伤……不是,可能是更无助的寂寞。

像鸟儿失去了羽毛,像花儿失去了枝叶。你知道你未来也能过得很好,你知道总有一天你能一笑而过,可还是有什么是永远无法代替和弥补的。

你下意识的避开了,告诉自己,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每个人也都是这么过来的。

一曲在不知不觉中终了。

音乐停下来的一瞬,麦克风又尖叫了起来。

尖叫吵醒了人们,他们呆了一会儿,才突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在这种露天的环境下,在音响并不好,麦克风有问题的情况下,兰俊的表现仍可圈可点。

阳光似乎又突然被拉了出来,照在他的身上,一身雪白衬出翩翩佳公子。他不笑的样子也像在笑着,眉宇间还是那股无法磨灭的英气。

兰俊出场前,众人大多从报刊电视里见到他。开始是觉得这小伙挺帅,后来因为各种负面新闻,觉得这小伙在娱乐圈待不久了。

可如今听了现场的歌,再看这人——眼底似乎流转着一种灵气,面如冠玉,身子挺拔修长。

很多人不禁怀疑起来:那些新闻是真的吗?

这人看起来虽不太沉稳,笑起来有些自负骄傲,可这一点也不禁令人可爱,说不定就是他的特色呢?

兰俊大方的说了声谢谢,随即在掌声中下了台。

呼出一口气,他拉松了领带,微微勾起嘴角。

表现还行,至少不是想象中的糟糕。他将话筒还给调音师,一边随口道:“刚才有个音,你不该突然降调。”

调音师一愣,“因为突然很大声……”

兰俊拍拍他肩,转身朝外去了。

‘娱乐周刊’和‘大明星’的记者从人群里挤了出来。

“兰俊!”其中一个举着录音笔道:“你这是接的私活?公司知道吗?华星对外称你正在反省中,不接受任何工作!”

兰俊双手插兜,微微侧头看那记者,“我上台就说过了,只是认识的人帮个忙,我连费用也没收。”

“你没收钱?”‘大明星’的记者惊讶道:“这是华星的新策略吗?想让你以另外的方式转移众人注意力?”

娱乐周刊的记者挤开他,提问道:“听说何思思要出演蒙峰的MV,你怎么想?”

兰俊站在街口,大张旗鼓的打车。

周围好些路人本来没注意,但因为兰俊身后逐渐聚集了记者,将许多人的注意力转移了过来。

“兰俊?”

“靠不是吧!真人!”

马路上一时间混乱起来,兰俊拿起墨镜遮住脸,拦了一辆计程车坐了进去。

“刚才那些问题。”他按下一点窗户,笑眯眯道:“无、可、奉、告。”

9Chapter 09

陈世少刚上车,坐在副驾驶位的经纪人艾丽就拿着报纸边看边哎哎叫起来。

司机对艾丽的大惊小怪习以为常,稍稍调整了后视镜,发动汽车从地下停车场离开。

四周埋伏的狗仔队也立刻像专业间谍一样跟了上去。

开车的司机是陈世少的专人司机,姓王,单名一个臣字。艾丽和陈世少都习惯叫他老王。

老王已经做了陈世少三年的司机,今年五十有二,陈世少最近给他涨了大笔工资,正是心情最佳的时候。

他少有的在车上主动聊起话题来。

“等您的时候我看见崔狗头了。”

陈世少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今天天气预报有雨,外头的天色阴沉沉的。

“他一直等在楼下,也不知道想做什么。”老王在红灯前慢慢停下来。外头正好就下起雨来,细细绵绵地,打在车窗上。

雨刷刮起来,有节奏的左右摆动。艾丽将车窗升起,只留个缝,随意道:“‘狗仔小报’最近尽报的是兰俊的消息,可能腻了,想找点其他噱头。”

说着,她将手中一直拿着的报纸递到后头去,“昨天兰俊出席了一个服装店的剪彩仪式。”

陈世少没接,拿眼睛淡淡瞟了一眼,“我没兴趣。”

“看看嘛!”艾丽晃了晃手中的报纸,“看看又不少块肉。”

陈世少叹气。他自己并不是喜欢八卦的人,怎么摊上个经纪人就这么喜欢东家长西家短呢?

伸手接过来,找了一圈却没找到目标。

“哪里?”他皱眉。

“在第三版最下面,增高广告旁边。”

陈世少有些诧异,兰俊的新闻这么快就过时了?居然已经沦落到连第三版的头条都上不去的地步了?

艾丽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道:“娱乐圈就是这样,不断有新的新闻。最近‘小青花’乔傲的新闻和何思思、蒙峰的新闻占大头,完美犯罪访谈在第三版,青花记的拍摄和演员表在第二版头条……”

艾丽一阵絮絮叨叨,陈世少已经没在听了。

第三版最下角的位置,大概只有巴掌大的一块小区域,里头用黑色小字写着:歌坛小天王的陨落。

报道总共五百字不到,只是简单说兰俊不满雪藏,以私人名义接了HZ服装品牌开张的剪彩仪式,现场唱了首歌,还是不收任何出场费的。兰俊在现场没有任何造型师和经纪人跟随,传闻他和其他表演者共用一间化妆室,甚至还自己打车来回。

这报道用词唏嘘又感慨,也不乏幸灾乐祸。

陈世少面无表情扫完,又将目光落到旁边张贴的小照片上。

兰俊拿着话筒,应该是唱得太投入了,下颚微微扬起,眼睛半眯。因为是黑白照,照片清晰度也不够好,看起来还真有那么几分凄凉意味。

翻了翻其他的版面,陈世少架着腿看起娱乐新闻来。

青花记已经开始投入拍摄,地点选在城外的影视城,工作人员基本就位,演员也差不多到位了。

青花记从一开始就波折不断,先是丁知已公开承认这是他为乔傲量身定做的剧本,后又传闻乔傲拒接,丁知已死缠难打。

陈世少是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就他看来,这剧本真是沉淀了丁知已太多的心血。乔傲原本在娱乐圈名声就很大,虽后来出了国,前些日子才刚回来,丁知已的这个剧本简直是在给他铺路,换做正常人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拒绝?

可乔傲就是不接,听说丁知已还费了很多功夫。为何丁知已如此看重乔傲?还非他不可?因为同样参与此片拍摄,陈世少多少还是有了些好奇。

报道里大概介绍了一下青花记,又调侃此片还未拍摄就已噱头十足,不知道是不是导演组一开始就策划好的。

后又提了提主角乔傲和陈世少,两人的定妆照占据大片篇幅,陈世少打量只露了个侧脸的乔傲,不得不承认,他的长相只能用精致来形容。也确实是最适合青花记主角的人选。

在照片最下头,有一小块虚线框里写着一些暧昧不清的报道。

“两人居家住隔壁,拍摄当地酒店里住上下层,究竟是有意还是巧合?丁导演被某明星粉丝泼狗血,还被‘小青花’奋力保护究竟有旧情还是有新意?青花记拍摄内部暧昧丛丛,这部电影究竟会被拍成什么模样?”

此报道的下方还留了青花记电影官方的微博。

陈世少摸出手机,登自己的微博号,他是关了@的,也关了评论提醒,加了青花记的官方微博后,他注意到自己的一个新粉丝。

兰俊。

“……”这小子又想干嘛?

盯着那名字看了半天,他鬼使神差的点了过去。

翻了翻兰俊的微博,99%都是他的自恋照。起床也照,刷牙也照,吃饭也照……

近一个月的微博都没有提任何工作的话题,最新的一条微博是14小时前他拍的自己尝试做的牛肉汉堡。

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不忍直视。

“到了四少。”艾丽的声音将他从那一团青紫色不明物体里拉了回来。

陈世少合上手机,将报纸放在座位上推门下车。

电视台的标志性雕像摆在阶梯上方,擦得闪闪发光,就算在这阴雨天里也显得刺眼得很。

陈世少记得上午的工作是录综艺节目。

每周二晚黄金档播出的《我是有名人》是收视率很高的一档综艺节目:每场最多请八个嘉宾,就现在娱乐圈里的各种绯闻、负面新闻话题进行一场探讨。这节目的看点就在不同的明星对于相同事件的看法,有一期节目居然还爆出了某明星认为‘潜规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想法,引起了观众们的哗然。

节目组在一开始就通知了这次的嘉宾,说明了这次要探讨的内容是:娱乐圈里隐藏的同□情,该不该公布于众。

陈世少联想到刚才报纸上青花记的新闻,隐约知道主持人的意图了。

和艾丽一起进了电视大楼,在踏进大厅的前一刻,面无表情的脸像被按开了什么开关,变成了招牌式的温和浅笑。

“四少。”保安见到他就赶紧打招呼。

“你好。”陈世少微微点头,有礼又不显得夸张,动作弧度恰到好处,不卑不亢。

艾丽的高跟鞋在光滑的大理石表面发出清脆的哒哒声,两人都瞬间投入到工作模式,一个精干一个内敛。

“四少。”

“四少,早。”

“四少,今天有节目啊?”

一路上打招呼的工作人员络绎不绝。艾丽保持甜美微笑,陈世少则是来者不拒,一贯的笑脸相迎。

等进了电梯,电梯门关上,二人微微松口气。

艾丽拿出口红,对着光滑的镜面抹嘴唇,边道:“小刘昨天还跟我说,让你别忘了给她份签名,不然今天饶不了你。”

陈世少理了理领带,“在车上的时候怎么不说?”

“忘了。”艾丽说得理所当然,“看到兰俊的新闻就把其他事忘了。”

陈世少停下动作,狐疑看她,“我不记得你什么时候暗恋上他。”

“呸。”艾丽笑骂,“我只是有些感慨而已。”

“……”陈世少挑了挑眉,并不接话。

电梯门叮地一下打开,门外刚好撞见艾丽口中的“小刘。”

刘诗云是《我是有名人》两个主持人里的其中一个,向来以说话毒舌,一针见血出名。她这会儿已经穿好了服装组提供的服装,粉白色相间的小西服,右肩膀上硕大一只假花,长长的栗色头发束成一个马尾,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特别干练精神。

“四少,艾丽姐!”她正拿着台本,一眼看到二人了,赶紧道:“我正要打电话呢。”

艾丽不解,“怎么了?怕我们迟到吗?”

“哪儿的话!谁不知道四少从来不迟到!”刘诗云摆手,将台本塞到艾丽手中,“节目临时有变动,你们赶紧看一下。”

“变动?”艾丽诧异。

这种提前准备的节目一般都不会临时变动,嘉宾原本和主持人多多少少套过话的,突然变动,就有些难办了。

刘诗云似乎还在联系其他的嘉宾,显得很急,“你们先看着,有什么再问啊。”

说着往另一头疾步走去了。

陈世少拿过本子,翻开,标题先就让他眉头跳了跳。

艾丽凑过去,“改成什么了?”

陈世少将本子往她那边一递,艾丽清楚地看到几个大字:盘点娱乐圈陨落的才子佳人。

艾丽:“……”

陈世少将本子卷起来,转身往化妆室走。

“先准备吧。”

……

兰俊在家里睡得四脚朝天,被子一大半落在地上,上半身露出赤、裸结实的肌肤,脸侧口水横流。

窗子外头大雨倾盆,像是谁把水闸打开了似的,哐哐砸在玻璃上。

玻璃有缝隙没关严实,冷风挤进来,兰俊在睡梦里打了个抖,随即喷发惊天喷嚏。

“阿嚏!!哎哟!!”在睡梦中被喷嚏惊醒就算了,居然还咬到舌头。

还没睁眼先捂嘴哀哀叫,就听床头柜上手机响了。

“哎哟我的妈呀,霉运还不走啊、哎哟我的妈呀,霉运还不走啊……”

铃声俏皮可爱,透着一种滑稽感。

兰俊伸手摸过手机,大着舌头道:“蛇(谁)?”

“我。”白芷人温柔的声音透过来,“我有事跟你说。”

“戳(说)。”

白芷人不知道他又有什么幺蛾子,也不问,径直道:“我今天带阿淳上‘我是大明星’,组里临时改节目了,换成‘盘点娱乐圈才子佳人的陨落’了。”

兰俊睁开眼,擦了擦嘴边口水,“没关系,我已经被调侃习惯了。”

白芷人叹气,“这节目也经常闹幺蛾子,我是怕万一有什么刺激你的话出现……总之先给你提个醒。”

兰俊嗯了一声,坐起来揉头发,“阿锤(淳)被邀请了?”

说起这个,白芷人略感欣慰,“你的小师弟可比你靠谱多了,工作敬业从不叫苦,最近也渐渐上轨道了。”

兰俊心里又是嫉妒又是发酸又是替对方开心,真叫打翻五味瓶。

“囊(让)他好好掐(加)鱼(油),连吃(师)兄的份一起。”

白芷人应了,转头问那边,“阿淳,跟你师兄说话吗?”

那头没声音,不善言辞的宁淳也许是摇了摇头。

恰好那边艾丽和陈世少过来了,艾丽的大嗓门通过电话清楚地传到了兰俊耳里。

“要是提到兰俊,你能不发言就不发言,毕竟是一个公司的。”

兰俊在这头切了一声,白芷人赶紧捂住话筒,小声道:“那就先这样,我挂了。”

10Chapter 10

这一期的《我是有名人》播出后,果然又引起了不小的社会舆论。

盘点从早期昙花一现的明星到当下,凡事有些名气后来又因为个人原因而被娱乐圈淘汰的一个都没漏掉。

在场的八位嘉宾各自发表观点,坐在前头一排的都是大腕:号称影视界什么都能演的陈世少,外号四少,这个外号的得来纯粹是因为名字谐音罢了;歌坛界情歌女王萧晓,出了名最没有明星架子的女星,脾气温和待人亲切;歌坛界小天后,下一站歌后的备选人丁知芯,是大导演丁知已的妹妹,除开她本身的实力不谈,光是丁家的名号也够人喝一壶;国内最出名的组合,俊逸非凡,他们是两兄弟,在台上光芒万丈,下了台两兄弟就自动转换成吐槽模式,喜欢恶作剧,特别活泼。

这五人,四组,算是当天场上最有分量的明星了。

后面的四人虽也不是小喽啰,可跟这前头一比,顿时成了陪衬。

开场音乐一开始,场里五光十色,大屏幕上滚动大红的字体:《我是有名人》欢迎到场八位嘉宾!

摄影师拉近镜头,挨个从八位嘉宾脸上晃过。陈世少绅士微笑,萧晓腼腆点头,丁知芯抛了个飞吻,俊逸非凡组合直接冲到镜头前去,两人一弯腰弓身,做了个90度大鞠躬。

主持人李亚穿这一身黑灰相间的西装走了出来,左边肩头上是一只硕大的绿叶道具。

“咱们今天就是绿叶……配红花。”他指了指身边的搭档刘诗云,笑道:“其实不太对啊,你是粉白相间加大花,我应该是一身绿吗?”

在场嘉宾都笑起来,俊逸非凡组合开玩笑道:“要配帽子吗?我们掏钱!”

李亚瞪了二人一眼,面向镜头说了开场白,“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

他话音一顿,看向嘉宾,众人有志一同道:“我、是、有、名、人!”

“耶!”李亚比了个YES的手势。

刘诗云接话道:“今天请的还真都是有名人,往这里一坐那气势嗖嗖的。”

她笑着看陈世少,“四少,我的签名呢?”

陈世少礼貌道:“在后台呢,刚才想给你却找不到人。”

刘诗云嗨的一挥手,“明明晓得我很忙,这种事就直接找经纪人啊。”

她扬了扬下颚,一副“我也不输大牌气势”的样子。

李亚笑道:“你也就在‘有名人’里做做地主,出了这道门儿你啥也不是。”

刘诗云啧一声,她的主持风格分外大方,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今天这主题跟名人们太配了。”

她和李亚往后一转椅子,大屏幕上打出打字来——盘点娱乐圈陨落的才子佳人。

……

电视前头,兰俊抱了一堆花生瓜子薯片锅巴,备好啤酒,准备开战。

陈世少被摄影师有意无意地来回扫了好几遍镜头,不管主持人说什么,他总是一副温和有礼的样子,半点看不出破绽来。

他身后坐的是宁淳,算起来是兰俊和陈世少的小师弟,白芷人带的新人。

宁淳向来不多话,安安静静的,他坐在后头,就像要消失了一样。

兰俊一边嘴巴里嘎嘣脆,一边不满,“闷蛋,抢他话啊!抢啊!”

可惜宁淳听不到,他似乎有些走神。

“所以……”电视里的李亚突然看向陈世少,“四少,对于兰俊的事你怎么看?”

兰俊嘴巴一下停了下来,看着屏幕里陈世少的脸被放大。

就算在明亮的灯光,高清的电视下,他的皮肤也看不出丝毫瑕疵来。深邃的眉眼始终保持着一种淡淡的柔和,他从容道:“这事肯定是不对的。”

刘诗云紧接着道:“华星最近很紧张吧?好些艺人都被勒令要小心行事,兰俊的事一直没开记者招待会,钟华在想什么?”

陈世少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我只负责做好本分工作,其他的,我还真不清楚。”

“老板的事也不清楚?”刘诗云呵呵笑,“骗谁呢,您可是华星老大,钟华会有事瞒着你?”

“你确定说这个话没问题?”陈世少转脸看向镜头,认真道:“钟哥,华星的老大永远是您。”

刘诗云哈哈笑起来,“所以钟华在黑白两道都有人的说法是真的?”

李亚适时的打住这个话题,“诗云,钟哥在背后看着你呐。”

刘诗云打了个抖,在场众人都笑了起来。

“宁淳呢?”李亚将话题接回轨道,目光看向后头一直在走神的年轻人,“对于你师兄这事,你怎么看?给你的演艺事业带来麻烦了吗?”

宁淳有些憨憨道:“麻烦,不算麻烦。”

“哦?”李亚笑了笑,余光瞄了眼场外的白芷人。见白芷人没有什么反应,看来这个话题还在允许进行的范围里。

他继续道:“不算麻烦,也就是说还是有麻烦,比如呢?”

宁淳想了想,“狗仔队变多了。”

噗……

俊逸非凡组合里的弟弟率先笑出声。

哥哥捶了弟弟的脑袋一下,表示不能没有礼貌。

刘诗云嗔怪道:“你们两兄弟别在这里卖萌!”

哥哥超俊非眨眨眼,“行啊,只要你答应我晚上的约会。”

李亚惊讶地看过去,“我错过了什么!”

弟弟超逸凡摆出和李亚一模一样的表情,“我错过了什么!”

刘诗云翻了个白眼,“要约我麻烦找经纪人好吗?我的约会已经排到2015年了好吗?”

她说着还一甩长长的马尾,对着镜头抛了个媚眼。

李亚转回话题,“所以宁淳,你觉得只有这个是麻烦?那你怎么看待兰俊酒驾袭警的事呢?”

“他道歉了。”宁淳简洁道。

乖师弟!兰俊咬着抱枕心里想:改天请你吃大餐!

“话不是这么说啊。”坐在第二排最后一个的女人突然道:“酒驾是十分危险的事,他还好是没撞到人,否则一句道歉能赔一条人命?”

刘诗云立刻道:“对了,张琴家里人曾经出过车祸是吧?”

“是啊!”张琴的表情显然很愤怒,眼眶立马红了起来,“我二叔在斑马线上走得好好的,突然就被面的撞飞了,当场死亡。”

说到这里,她声音一哽咽,眼泪唰唰落了下来。

俊逸非凡组合也不闹了,哥哥超俊非体贴的递了纸巾过去。

李亚点头,“这事当时也闹了一段时间,最后对方赔了多少?”

“这不能拿钱衡量啊。”女人红着眼睛道:“给再多的钱,人回得来吗?”

刘诗云道:“我记得那人判了十年?”

“照我说就该死刑!”女人恨恨道:“一命偿一命!酒驾是知法犯法!”

这话题一下沉重了,兰俊坐在电视前头食不知味,嘴巴干巴巴的嚼来嚼去。

丁知芯突然道:“我倒是听说,前些日子张小姐被狗仔拍到酒驾,半夜在河堤上飙车。”

张琴原本梨花带雨的脸顿时狞了起来,“这是造谣!”

丁知芯耸肩,“据说是有相片为证的。”

“造谣!”张琴瞪大眼睛,豆大的眼泪一颗颗砸下来,“这事我一开始就澄清了,丁姐难道相信那些小报记者?”

刘诗云见张琴情绪失控,插话道:“姐妹们!姐妹们。虽然法制普及很重要,不过目前还是顾顾场吧,我怕老板到时候扣我工资。”

李亚帮忙道:“扣工资是小,开除就大发了,咱们楼下的《绯闻碰碰碰》一直想搬演播室呢。”

刘诗云立刻转向大屏幕,“话回正题,来看看下一位粗神经的明星。”

背景音乐响起,屏幕上翻花一样的翻来翻去,最后定格在一张看面目十分白面小生,但笑得像在哭一样的男星。”

“呀,这位不得了。”李亚咂嘴,“这位是输在智商上的。”

刘诗云也笑起来,“平生事迹:1.在拍摄商用广告的宣传海报时,因为不满导演指手画脚,当场骂导演傻逼,不懂艺术,然后甩袖走人。2.被邀请演一部破案剧,角色是某一集里的被害死者,因不甘心一来就是死的,非让编剧加戏,死的时候还要让摄像师拉几个角度特写。”

后面还有好几个例子,但不用多说,众人都清楚的。

“这位靠搏出位红了大概有一年半吧?”李亚看了看手里的资料卡片,“虽然红了,但一半以上都是骂声。”

刘诗云笑得浑身发颤,问陈世少,“我记得那部破案剧四少也客串过。”

“是。”陈世少点头,“我出场的集数在他那集后面,在现场没碰到过。”

刘诗云笑:“平日呢?有什么工作上的合作吗?”

“……有一个广告吧,用的同一个摄影棚,就碰到过那一次。”

“他这人我们其实还不太熟悉。”刘诗云笑,“剧组嫌他事儿多,一直没邀请过。”

李亚“诶”的一声,“这种话能随便透露吗?”

“难道他在看我们节目?”刘诗云惊讶,随即对着镜头道:“不好意思啊,您要是打算再进军娱乐圈,我们随时等着邀请您;要是您没这个打算,那还是该干嘛干嘛吧。”

嘉宾笑起来,陈世少道:“也就普通打了个招呼,他邀我吃饭,我刚好有事没能答应。”

“是没能答应啊还是不想答应啊。”刘诗云眨眨眼,一副‘你知我知大家知’的表情。

陈世少笑起来。他一笑,眼眉舒展开,硬朗霸道的脸突然显得阳光迷人,让人莫名觉得,他要是有个孩子,抱着孩子这么一笑,绝对上到八十,下到十岁的雌性生物都得昏过去。

那种成熟温和的气息将他整个人显得极为优雅又亲切,连刘诗云都有些不好意思调侃了。

兰俊摸过遥控器换了台,将抱枕一扔,狠狠道:“装什么装!总有一天把你的伪装扯下来!”

后面的节目兰俊没看,所以不知道后来话题又绕回了他身上。

毕竟是歌坛颇被看好的实力唱将,前面的丰功伟绩也众所周知,虽然他在外名声向来就不太好。比如嚣张自负,不搭理人,不尊重人,污辱新人等等。

这其中有一大半是真实的,剩下一小半虽然是真实,但却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

因为张琴始终要将话题往酒驾上说,什么杀人偿命啊,知法犯法啊。

刘诗云拉了几次话题没拉回来,脸色明显有些不好看了。

其实在场人都清楚,张琴所在的经纪公司和华星是对头,这种能将对方大头拉下马的戏码,众人虽能理解,但这么执着就太过分了。

节目播出第二天,网上又开始了一场口水战。

有好事的去把张琴当年二大叔被酒驾撞死的事翻了出来,张琴也借此又小火了一把。

兰俊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大家回过味来了——对啊,兰俊到现在都没开记者招待会公开道歉,公司这是包庇吗?这种隐藏性杀手,这么放着不管,真的合适吗?

星光台社区因此又发起一轮投票。

您认为酒驾应该判多少年?或者应不应该判死刑。

下头就五个选项:A.十年 B.五十年 C.死刑 D.我就看看不说话 E.兰俊真倒霉

选择A的人有10%,选择B的有17%,选择的C的有63%,选择D的有3%,选择E的有7%。

兰俊看到这条消息时,大脑已经转不过来了。

钟华打来电话,在那头沉默半响,道:“我认识一个风水师,你要去看看吗?”

兰俊捂住额头,“钟哥……”

“说正经事。”钟华咳嗽一声,道:“记者招待会现在还不是时候开,董事会给你想了另外的办法。”

“比如?”

“去跟一段时间四少。”钟华道:“艾丽有事,我要把她调走一段时间,这个空位你补上。”

兰俊:“……”

11Chapter 11

兰俊脑袋里蹦出的第一个字就是:不可能!……哦,是三个字。

“钟哥你开玩笑吧?”

钟华:“我像爱开玩笑的人?”

“……”不像。听说曾经说钟华开玩笑的人已经被丢到太平洋喂鲨鱼了。

钟华:“你现在没工作,房贷还在还吧?车贷还在还吧?我记得你的宝贝极光才买了几个月吧?维护保养不要钱?2.0的排量吧?现在油费不低啊……”

话没说完,兰俊给跪了。

“钟哥……可是,可是我没做过经纪人啊……”

“没做过就学。”钟华语气一转,“问问你家白芷人,顺便也学习一下其他明星都是怎么待人处事的!”

兰俊撇嘴,“要是我做经纪人做习惯了呢?”

钟华在那头阴阴一笑,“那就继续做下去呗。”

“……”他觉得自家老板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当天晚上艾丽就打了电话过来,语气显然不好,拽拽道:“你邮箱呢?”

“……”兰俊报了。

电话那头能听到女人快速敲打键盘的声音,又不耐烦道:“我半个月后调去台湾,这些是四少这段时间的日程安排表,还有经常联系的合作商的电话,节目组的联系方式,该有的信息都在这里了,你先熟悉熟悉,我走之前会把四少之后的安排都给你。”

兰俊点开邮件,下载附件,密密麻麻的格子表瞬间让他有种错觉——自惭形秽的错觉。

“你什么时候回来?”兰俊一边看一边道。

“短的话半年,长的话暂时说不准。”艾丽往椅子后一靠,看着外头风景,“我跟四少也有这么多年了,看着他一步一步凭自己实力走到如今的位置,既然公司派了你,我虽然抗议过了,但不起作用。”

兰俊:“……”有必要说的这么清楚吗。

“总之,你搅乱自己的人生就行了,四少的人生,你别搀和!”

说完,啪,挂电话了。

嘟嘟的占线声让兰俊缓慢地缓慢地眯起眼。

嘿,他这个怪脾气,还真就来兴致了!不就做个经纪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就当休假赚外快!

拿着手机哼哼一声,他转了转眼珠,上微博私信陈世少。

兰俊:“谁输谁赢咱们走着瞧!(鬼脸)”

没想到的是,陈世少很快就回了。

“我不记得和你打赌过。”

“艾丽的事你听说了没?”

“听说了。”

“金牌经纪人兰俊要登场了,你能巴结赶紧巴结!”

“……”

陈世少没再回,兰俊拿着手机把玩了半天,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陈世少是关闭了所有功能的吧?自己怎么给他发出私信的?他又怎么看到的?

眨眨眼,心里有一种预感……虽然应该不可能,但是……

在粉丝里一个个去找就太麻烦了,况且他的粉丝提醒也是关了的,直接点到陈世少页面,头像下头明显的一个双箭头“互相关注”。

嘿。

兰俊勾起嘴角,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心情爽朗的笑了起来。

陈世少的日程安排紧密的吓人,兰俊开了袋薯片靠在沙发上边吃边看,有一种把陈世少剥光了研究的暗爽。

早上六点就要起床,不是录节目就是拍广告,去发布会,代言会,电视剧组,电影剧组,还有喝酒吃饭的应酬。

他注意到一个熟悉的酒吧名字。就是自己最喜欢去的那家地下酒吧。

时间就在今天晚上十点,见面的人是圈里颇有名气的历史大片执导人任智和万年龙套李景年。

嗯……陈世少还算有点品位,这家酒吧开得隐蔽,价钱不贵,但品质向来有保证。

看来他也经常去那里,怪不得上次就遇到了。

想起上次尴尬的相遇,兰俊摸了摸下巴。

也许这是拆穿他的一个好机会?比如自己也躲在洗手间隔间里……

所以说背后说人闲话和说真话一定不能在厕所里,那里才是真正的隔墙有耳。

这么打定主意,兰俊收拾了一下,出门吃了个饭,就驱车往酒吧去了。

陈世少向来不迟到,十点之前一定会先到,兰俊在九点五十的时候偷偷找了大厅吧台角落的位置,一面拿酒水单挡着脸——虽然他已经带了鸭舌帽和墨镜。

“四少来了叫我啊。”他又不放心的跟老板说。

老板顶着大片秃头,翻白眼道:“你当我这里是情报局吗?这么偷偷摸摸……”

兰俊也不理他,毕竟老熟人了,知道他嘴上不满还是会通知自己,便转头要了一杯鸡尾酒先喝着。

结果陈世少还没来,有人先来了,还不是陌生人。

穿金戴银,好像嫁进豪门一样的张琴扭了进来,鱼尾高跟衬托出她细小的脚踝,修长的双腿。黑色的丝袜特别有蛊惑感,上身穿着红色的小套裙,手上拿着Prada最新出的黑底白点手袋。她一进门就高高扬着下颚,好像进的不是酒吧而是什么大型酒会现场。高跟鞋在大理石地板上踩出清脆响声,乌黑的头发高高盘起,浓墨的妆容亮点在蓝灰色的眼影上。她看上去和那天节目里清秀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张琴名声并不大,电视剧拍过配角的配角,广告也只接过一些车内空气清新剂什么的,都不是在黄金档时间播出的,如果不是她自己提,甚至都没人知道她拍过这些。

不过这两天她的新闻多起来,主要是在网站上,所以酒吧内有人认出了她。

“诶,那是个明星,对不对?”酒保凑到兰俊耳边问。

兰俊喝着酒,敷衍,“算吧。”

“我知道她!”酒保兴高采烈道:“演‘面神’里的陈美美的那位!对不对!”

兰俊:“……”那好像是何虹虹。

酒保自以为猜对,兴高采烈的拿着签名本往前去了。

兰俊连拦住的欲望都没有,幸灾乐祸看好戏。

果然,就见酒保将签名本递过去时,张琴的脸上露出了极灿烂的笑容,而当张琴写下自己的名字时,兰俊不出意外的听到了一声不高不低的,“张琴?是谁啊?你不是何虹虹?”

张琴的脸色就像舞池里旋转的五彩灯,那叫一个五彩缤纷。

张琴身后立马有人来打岔,是一个穿着西服带着墨镜的高个男人。兰俊心想:不至于吧,还带保镖?

想他兰俊一直也没雇过保镖,陈世少……貌似也没看他身边有过。

有些大腕为了安全,自己也会雇佣一些私人保镖,像脾气温和的情歌女王萧晓,因为前些日子传出有狂热粉丝跟踪,也雇了人。只是张琴就……当然人家愿意花钱,外人管不着。

正想着,门外又是叮铃一声,陈世少推门进来了。

张琴此时正朝包间里走,回头看见陈世少,表情略带惊讶。

哦……原来不是约好的。

兰俊心里那点八卦因子有些落寞地蔫了下去。酒吧老板迎上去,很快将陈世少带到定好的包间,居然和张琴两隔壁。

八卦因子又亢奋的抬头了。

“兰俊啊……”酒吧老板摸过来,“刚才进来那美女是谁?你认识不?”

“认识。”兰俊眨眨眼,“怎么?”

“给要个签名呗。”酒吧老板搓着手,“或者帮我推荐推荐,多来酒吧玩啊。”

“生意人……”兰俊撇嘴,把手中最后一点酒干掉,往椅子下一跳,“虽然认识,不过她还记着她二大叔的事呢,近期不宜见面。”

“……”酒吧老板很纳闷,人家二大叔和兰俊有什么关系吗?

兰俊摸到陈世少的包间外,趴在门口听了听。

里头的人貌似在打电话,声音爽朗,和对着自己时的冷淡完全不是一码事。

皱鼻子,兰俊对着门做了个鬼脸,“果然是适合演戏的人!”

酒吧老板也跟着摸过来,“你打算在这里偷听?”

兰俊皱眉,“不然呢?”

“……监听器,五十元一个小时,如何?”

“你抢人啊!”

“不要拉倒……”老板顶着秃头慢腾腾转身。

兰俊面无表情拉住他,咬牙切齿,“两个小时!”

兰俊要了隔壁的包间,酒吧老板端柠檬水去陈世少的包间时顺便就塞了个监听器在桌子下面。

兰俊在这头带上耳机,调了一下音量。

“这玩意儿还挺高科技……”兰俊喃喃念道,就见酒保从门外探头进来,“喝点什么?”

兰俊怒道:“包厢费加监听费,你们就不能送一杯吗!抠死你们啊!”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27页 当前第3页

首页 上一页 ← 3/2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大神!来战!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