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大神!来战! 第4节

小说作者:莫青雨 所属分类:现代耽美 下载:大神!来战!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01-11

酒保帅气地笑了起来,一挑眉,“行,我请客。”

兰俊气瞬间就顺了,“谢了哥们儿!”

陈世少一个人在房间里很闷,挂了电话之后就一直没有任何声音了,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兰俊翻出手机刷微博,闲来无事照了自己一双脚,发了出去。

又跑去陈世少的微博看,见他正在和圈内好友在微博上聊天。

“听说今天某人有约会!@陈世少(笑脸)(笑脸)(笑脸)”

兰俊看名字,是刘诗云发的。

这条微博被其他圈内人也转了,当然大家的回复都是开开玩笑。其中一条却是任智导演转的。

“@不是导演是任智:去约会的路上。(抽烟)//@XX:四少说好的大明湖畔呢!//@OO:四少!青花记海报看着了!跪舔!……”

随后是陈世少转的任智的微博。

“(笑脸)//@不是导演是任智:去约会的路上。(抽烟)”

“……”这人的回复真无趣。

兰俊只有这么一个评价。

12Chapter 12

八点整,万年龙套李景年准时到场,隔壁包厢传来客套的闲聊。李景年今年三十点,传闻他十几岁跟着师父跑通告,杂耍武打都会,那时候主要是给人家当替身。结果这么几十年过去,他在配角里混出了名头,却始终混不成大腕。

真要说起来,最了解这个娱乐圈人情冷暖的反而就是他了。

“上回任导就想找你,但你刚好接了丁导的戏。”李景年的特色是见人就给笑脸,眼睛弯起来月牙似的。

“每次档期都刚好撞上。”陈世少笑笑,“我也很希望能和任导合作。”

“去年的‘号角’你要是参演,我们就不仅拿下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咱们也能拿下,加上最佳导演和最佳编剧,我们去年就是全胜了哈哈哈哈。”

‘号角’?

兰俊想起来了,娱乐周刊的金星奖,每年都会评比出娱乐圈各种奖项,算是国内几个大奖里比较出名的一个。

‘号角’去年得了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已经算是捧了满盆彩。最佳男主是金星奖连续三届的影帝——绝对的实力派景枫。不过‘号角’是他在国内接的最后一部电影,现在基本在国外混了。

哼哼哼。兰俊摸着下巴勾起嘴角笑了起来:可不是么?跟影帝比,陈世少也只有靠边站的份,除了配角,他也只能演配角了。

想到陈世少此时心里不知啥滋味,兰俊就爽得在沙发上滚来滚去。

耳机里酒杯一动,陈世少笑得不卑不亢。

“能有机会参演,别说配角,龙套我也是愿意的。”

李景年呵呵摸了摸光溜溜的下巴,“那这次的戏……?”

陈世少笑道:“原来前辈是来游说的。”

“诶。”李景年喝了口酒,叹道:“你今年加把劲,再拿下个最佳男主角,影帝的位置就该让给你了。”

陈世少淡淡道:“尽人事听天命。”

“天命……”李景年抿起嘴角,眉头微微上挑,仿佛有一肚子的话想说,最后还是在舌尖上刹住了。他继续刚才的话题,“我知道今年你全力筹备青花记,丁导还年轻,以后潜力也大,我这就算给你露个小道消息……”

李景年左右看看无人,压低声音,“青花记很可能只能提一个名额上去,丁知已绝对提名乔傲,你就只有靠边站。”

陈世少端着酒杯没答话。

“这其实不妨碍。”李景年拍拍陈世少的腿,仿佛语重心长道:“你今年再接一部,任导这次的本子那也妙得很,上次‘号角’就满盆彩,这回更有可能。”他挑挑眉,“景枫暂时混国外了,这位置就该是你的。”

陈世少喝了口酒,喉咙上下滑动,嘴角微微下抿。

“我若是能接,我也想接。”陈世少道:“但现在日程都排满了,我这个人向来不毁约,说到的就要做到,现在再接下任导这边,我至少得推掉两个电视剧……”

“慢慢从电视剧那边退出来吧。”李景年皱眉,“你看人家景枫,现在只接电影,一年两三部,几个片场飞,一辈子的钱都赚够了。”说着他又补充,“人生活得不就是个晚年吃穿不愁?你已经这么红了,电视剧那边留给新人,啊?”

“话不是这么说。”陈世少语气里颇有无奈,“艾丽那头一早就谈好了。”

“他们电视剧那边不缺人啊。”李景年摊手,“娱乐圈缺长相差的年轻小伙吗?兰俊不也……对吧?”

兰俊咬牙切齿,什么叫:兰俊不也……对吧?对个屁啊!

这啥意思?是暗讽就他这渣渣演技也能拍电视剧?所以电视剧和电影不在一个档次上?

他李景年自己也经常接电视剧啊。

诶。不对啊。

兰俊回过味来了,任智是给李景年什么好处了?怎么的一直劝陈世少接电影呢?他任智大导演还缺这点人脉?

正纳闷,就听那头敲门声起,随即门被推开,一把有些沙哑的嗓音响起来。

“不好意思,来迟了,今儿个我请客。”

任智进门,身后酒保跟着放了果盘酒水,任智边坐下边摸烟,“看我这记性,出门太急,打火机忘带了。”

旁边李景年赶紧摸出自己的打火机递了过去。

任智刚把烟点起来,又道:“四少好像不喜欢烟味?”

“还好。”陈世少双手帮他倒了酒,“抽烟伤身体,任导少抽点。”

“这跟他说没用。”李景年一撇嘴,“老烟枪了,是吧?”

任智哈哈笑,声音是常年抽烟导致的沙哑,这么听着倒很有个人特色。

“十几岁就开始抽了,哪里还戒得了噢。”说着,拿过烟灰缸,抖了抖烟灰。

兰俊正听得仔细,自己这边的门被推开了。

认识的帅气酒保端着盘子过来,又给他放了一小碟火龙果。

“诶。”他神秘兮兮道:“跟你说个秘密,听不听?”

兰俊按着耳机跟他挥手,“去去,别打岔,这里是重点。”

帅气酒保关上门坐下来,和他挨得极近,贴着脸道:“我要说得也是重点,不听自己后悔去啊。”

兰俊斜眼睨他,取下一只耳机来,“骗我这个月工资打水漂啊。”

“我呸。”男人伸手揉他头发,“这么恶毒呢,下回没得请了。”

兰俊:“你说不说!”

“说。”男人道:“隔壁刚才进去一个大导演,对吧?拍‘号角’那个。”

兰俊嘿地一笑,“这回没认错。”

“他之前早就来了。”男人挤挤眼,“就在隔壁包厢。”

“隔壁?”兰俊伸手指了指自己脚下,又指隔壁陈世少那边。

“还在隔壁!”男人一脸‘诶你智商捉急啊’的表情。

兰俊猛地想起张琴来,嘴巴一下张开了。

“那个包厢里是……?”

男人一点头,“有猫腻啊。”

兰俊还没回神,“啊?”

“总之事情不简单。”酒保嘿嘿一笑,开门出去了。

剩兰俊一个人冥思苦想怎么个“不简单”法。

难不成任智想找张琴演电影?怪不得张琴出场那么炫,还带个保镖!这排场做得大啊……还没怎么样呢就把自己当未来影后了。

摇头,又将耳机塞回耳朵里继续听。

前头不知道说了什么,此时任智正在滔滔不绝讲自己以前拍电影的各种经历。

李景年不时附和,陈世少话倒是很少。

兰俊听得昏昏欲睡,在他讲到和自己第三任妻子一见钟情的时候,谁的电话响了。

“哎哟我的妈呀,霉运还不走啊、哎哟我的妈呀,霉运还不走啊……”

兰俊:“……”

再次把耳机摘下来,兰俊看了眼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

“谁?”兰俊的习惯一直改不掉,人家都是‘喂,你好’。他一接电话就暴露了自己的属性。

“张琴。”那头女人慢悠悠道。

“……”这三个包厢是怎么了……有通灵术?

“喂?”张琴听这头没声音,狐疑地喂了一声。

兰俊立刻坐正,警惕道:“什么事?”

张琴:“……你需要表现得好像我会做什么一样吗?”

兰俊反应过来,自己太过严肃了,便又换了种语气,“我只是奇怪,之前在电视上恨不得剥我筋的人,找我会有什么事?”

张琴哼了一声,“只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兰俊没打算傻兮兮的凑上去问。

张琴只得继续道:“我要出演任导的电影了。”

“……哦。”

张琴笑起来,“羡慕嫉妒恨了?”

“……不,我更好奇为什么你要告诉我?”

“因为原本任导是要找你的。”张琴声音愉悦,“可惜,我最近风头比你盛一点。”

“……”

所谓风头盛,是指进一家酒吧被人误认成另一个人吗?

张琴以为兰俊气到说不出话来,高兴得呵呵笑。

“任导这次的电影还会有四少参演,如果顺利,还会有去年的影后赵玲,以及才出道的新人庄秦和……”张琴故意拖长音调,慢悠悠道:“你的小师弟宁淳。”

“……”他能说任导这次不是要拍历史大片,而是要拍‘穿越之谁爱演谁演’么?

这都是什么人啊……新的旧的,演员资历也参差不齐。

“恭喜。”兰俊想了半天,只想出这么两个字来。

“你也不用太伤心。”张琴得意道:“等我红了,会想办法拉你一把的。毕竟……我曾经也算是你的粉。”

“……”晴天霹雳也不过如此了。

“如果到时候你愿意跟我闹闹绯闻。”张琴似乎想到什么,在电话那头笑得鬼气森森。

“……”这女人精神分裂吧?兰俊看了看电话,最终选择一个字不说,按下结束键。

三秒后,电话又响起来了。

兰俊没搭理,塞起耳机继续听隔壁墙角。

“真的空不出来?”这是任智的声音,稍显为难。

噢!终于到正题了!兰俊抖起十二万分精神。

“既然这样,我也不勉强。”

“……”咦?结束了?

“我回去再商量吧。”陈世少礼貌道:“很多合约确实是早就定好,档期不太好排……总之我尽量。”

“行。”任智拍拍大腿,站起来,“那我今天就先回去了,晚了老婆要骂的。”

李景年理解的笑起来,任智拍拍陈世少的肩膀,“今年的影帝人选,我看好你。”

“谢谢。”陈世少诚恳道。

“我送你出去。”李景年跟着站起来,跟陈世少打了个招呼和任智一起出门了。

兰俊摔了耳机:最重要的什么也没听到!

他总觉得任智和李景年一直在这影帝上做文章有点奇怪。

哎呀,八卦因子在内心沸腾,挠心挠肺啊……

兰俊无声的在沙发上又滚了几圈,然后起身,准备回家去。

刚开门,电话又响了。

“哎哟我的妈呀,霉运还不走啊、哎哟我的妈呀,霉运还不走啊……”

啧!

兰俊边低头关手机边往外走,刚走了几步,头顶一片阴影笼罩。

抬头,陈世少正站在面前。

男人衬衣领子微微敞开,脸上浮着点暗红,他抱着手臂,看样子就等在门口呢。

兰俊眨眨眼,抬起手,“嗨……好巧……你今天也上厕所?”

陈世少看了他一会儿,掏出手机,将屏幕翻给他看。

兰俊微微后退,发现屏幕上是微博,而且还在自己的主页上。那是之前自己无聊拍的照片,昏暗的灯光下,自己的一双脚。

“……”怎么暴露的?

陈世少仿佛知道他想什么,指了指地板。

兰俊低头,半秒后恍然大悟:这家酒吧的地板都是一个样子……而且还十分有特色。

这算是自己打脸么……

兰俊抿起嘴角,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比如:只是凑巧啊之类的……

陈世少伸手,有些滚烫的手指擦着他耳边过去,取下一只耳机。

“……”他为什么只摔一只耳机!为什么不摔一对!

13Chapter 13

仔细想想,好像每次和陈世少正儿八经说话时,对方都是醉的……至少也有半醉。

站在两个包间门外的走道上,耳边是喧哗的人声和杯酒碰撞之声,陈世少呼吸之间隐隐带着酒气,喷洒到兰俊脸上。

为什么是脸上……呃……因为他们现在距离很近。

大概是嫌周围太吵,陈世少微微低头,皱眉看着兰俊,“你跟踪我?”

兰俊摇头。

陈世少将耳机提起来,“那这是什么?”

“……耳机。”兰俊将电话拿起来,“我在听歌。”

“……”陈世少怀疑地眯眼,将耳机塞进耳朵里,兰俊还没来得及阻止,收拾包间的服务生进去了。

乒乓的酒杯碰撞声清晰地传了过来。

陈世少回头,看了眼包间,又看兰俊,“你在听摇滚乐?”

“……嗯。”兰俊豁出去道:“是最新的摇滚乐!”

“来个人帮忙。”耳机里头传出说话声,“啧,每天这个时候明明都很忙,他什么时候不请假偏偏这时候请。”

“我看他就是故意的。”另一个声音道:“现在的年轻人,不靠谱得很。”

陈世少无声地看着兰俊。

那两人的说话声不仅从耳机里传出来,也从开着的门里传出来。就像两种回声。

兰俊眼也不眨,坚定道:“这是现代生活式RAP,充满了生活和现实的味道,很有新意。”

陈世少懒得和他瞎扯,将耳机取下来,只问:“你跟踪我干什么?”

兰俊眼睛从左转到右,又从右转到左。

说是迟那是巧,隔壁的隔壁的包间门被毫无预警地推开了。

张琴提着手袋走了出来,一边整理着头发,她身后的保镖漫不经心地扣着衣袖扣子。

“……”那保镖一看就和张琴有点那什么,这时候三人碰面……

兰俊几乎可以预见之后的灾难。

他一把拉着陈世少转身,躲进了原本的包间里。

陈世少觉得这一幕挺熟悉,跟着兰俊进了屋子,身子往门板上一靠,哈出口酒气来。

“我不是跟踪你。”兰俊跟他挨得很近,身子贴在一起。他们二人身高差不多,眼睛对着眼睛,鼻子对着鼻子。兰俊伸手比起一根指头,嘘了一声,“我是跟踪她。”

陈世少狐疑朝门外看去一眼,正巧看到张琴回头跟保镖说笑离开。

“张琴?”他显然也很纳闷,“她怎么也在这里?”

兰俊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感到十分满意:成功的糊弄过去了!

“你知道么,任智早就来了,先跟张琴见了面。”

仿佛要印证他说的话,收拾包间的服务生突然跑出来道:“哎呀老板,前面那位客人的打火机没拿!”

老板在看报纸,头也不抬道:“捡去吧台,她们要是回来拿就还给人家。”

另外一个服务生道:“这些有钱人怎么会回来拿一只打火机,八成不会要了。”

兰俊和陈世少立刻想起了任智进门时说的那句话——忘记带打火机。

原来不是没带,而是忘在隔壁了。

兰俊微微挑眉,一脸: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陈世少的眉头微微朝中间拧起,他盯着兰俊笑得灿烂的脸看了半响,扔出一句:“你跟踪她,为什么会在我的包间放监听器?”

兰俊:“……”他的注意力是有多执着?就不能被转移一下吗?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吗!

“呃……本来以为他们会进这个包间,结果放错。”他依然是有着聪明才智的兰俊!

陈世少表情有些犹豫,似乎有点半信了。

兰俊趁胜追击,“我无意听你们说话啊,不过张琴好像也要参演任导的新戏哦。”

陈世少不作声,在原地站了会儿,推开兰俊转身往外走。

“诶!”兰俊追上去,“好歹半个月后我也要做你的经纪人了,有什么事要互相商量!”

男人瞬时停下脚步,他停得太突然,让兰俊毫无防备撞了上去。

陈世少的背很硬,就和他这个人一样,总是不卑不亢,挺拔笔直,屹立不倒。

兰俊盯着他的侧脸发呆,莫名觉得有点半醉反应比以往看起来迟钝一些的陈世少有些……可爱?

“你。”男人侧头,高挺的鼻梁仿佛要指到天上去,“艾丽走了之后,我的事,我自己做主。”

兰俊虔诚求教,“那我呢?”

陈世少眯眼,“……带薪休假。”

虽然天下没有多少这种好事,但……兰俊莫名觉得很、不、爽!

“很抱歉,我是个对工作很认真的人。”

陈世少吃惊的转头看过来,“你?”

兰俊被他的表情气道:“怎么?不行吗?”

陈世少摇了摇头,转身继续往外走。

酒吧外头的风吹着让人好受了些。兰俊见他要拦车,也跟着站在路旁边等。

他双手插兜,因为已经是深夜,他将墨镜摘了挂在胸口,只带着鸭舌帽。

帽檐微微压低,从下面往上看:略尖的下颚,白皙光滑的肌肤,高挺的鼻子,眉眼一带陷入黑暗里,带出几分神秘又让人觉得这人必定是极帅气的。

而身边的陈世少则是另外一种感觉,黑色的风衣被夜风吹起衣角,白色的衬衫领子翻着,解开了扣子能看到结实的锁骨和肌肤。他刚好站在路灯下面,昏黄的光仿佛在他头顶洒了一层金色糖霜,俊朗的面容,深邃的眉眼,锋利的薄唇下垂着,霸道又沉稳。

从背后看,二人的身材比例也完全不同。兰俊身材倾长清瘦,若是只穿衬衫,看起来就像只有一层皮包骨头似的,双腿修长,贴身的牛仔裤最能彰显出他的腰身和腿型。

陈世少肩膀略宽,背厚实,手臂看起来有力,穿着休闲西裤,踩着黑皮鞋,双手插在风衣衣兜里,如果再能叼上根烟,这简直是一副美到不能再美的画面。

可惜陈世少从不抽烟,而且也很讨厌烟味。

很快一辆空的计程车就停了下来,司机也没注意看人,按下空车显示牌,见身后二人上了车,随意道:“去哪儿?”

陈世少眯眼,“你跟着我干什么?”

兰俊笑眯眯,仿佛惹得男人越不开心,他就越开心。

“顺路嘛,行个方便呗。”

陈世少不满,“我们顺路吗?”

“顺。”兰俊点头,拍了拍前头司机座,“师傅,先去海棠湾。”

司机踩油门往马路上开,过了一个十字路口才想起来问,“另一位呢?”

陈世少冷冷道:“滨河路。”

司机:“……”这根本是两个相反的方向好吗?

兰俊觉得陈世少喝醉后没什么防备,而且话会比平常多。

他试图套点话出来,可陈世少就是不理他。

问来问去,整个车厢里就他一个人在说话,连司机都不忍心了,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好心道:“要听收音机吗?”

空旷的马路上,兰俊一个人念念叨叨,好凄凉啊。

兰俊怒了,压低声音,“你至于吗!我又不是间谍!”

陈世少终于张开半眯的眼睛,侧头看他,“这是我的事,为什么要告诉你?”

“都说了我也算你的经纪人了!”兰俊见他要开口,抢先道:“我对工作很、认、真!”

“……”陈世少揉了揉太阳穴,“你跟踪张琴干什么?”

“啊?”话题跳跃好快肿么破他跟不上。

“你为什么跟踪张琴。”陈世少看他,“是因为她在节目上针对你?”

“……”他兰俊什么时候成了小肚鸡肠的人了?!

陈世少见他傻在那里,还以为真的猜中了,皱眉道:“所以你注定要失败。”

“……啊?”完蛋了,他和陈世少又陷入那天那种你一直说,我一直傻的状态了。

“做人要能忍!”陈世少靠在椅子后头喃喃道:“尤其在娱乐圈,开心不开心都挂在脸上,这种人最容易被淘汰掉。”

兰俊反而有相反的想法:“坦诚点哪里不好?”

“娱乐圈是一个有自己规则的世界。”陈世少看他,“敢听真话的人要有勇气,敢说真话的人要有魄力……”他顿了顿,看了兰俊一眼,补充道:“当然,你是例外。”

兰俊:“……”为什么他觉得哪里不对。

“这是被金钱掌控的时代,娱乐圈的泡沫比房价更高,多少人怀着梦想进去,最后连尊严都捡不回来。”陈世少摇头,“李景年是,你的经纪人白芷人是,曾经红过一世,却因为受不了丑闻抹黑自杀的柳书生是。这里头有本事的人多得很,又有几个爬得上去?肯丢了尊严,最后又能捡回来的,十个指头也数得过来,而你……”

“停。”兰俊知道自己要被教训了,多半是什么:占着茅坑不拉屎……

“有机会却自己不珍惜。”陈世少还是说了。

当然,这话绝对比兰俊内心想的要温柔优雅得多。也有文化涵养得多。

“我在用我自己的方法过我自己的人生。”兰俊不想搭理陈世少,见前头快到了,伸手边掏钱包边道:“你用你的面具待人,不就是怕自己被踩下来吗?既然有实力,凭什么不能横着走?凭什么还看人脸色?我用我最好的一面对待了观众,让他们满意了,那我要做的就达到了,其他的,关我什么事?”

陈世少诧异地看他,见兰俊两只鼻孔冲天,哼出气,修长手指一弹帽檐:“想要指责我,说我的人,有本事比我强,爬到我头顶再来对我说!”

计程车缓缓停了下来,司机有些战战兢兢,“二位……到了……”

兰俊将钱递出去,大方道:“这小子的车费一起给了,够不够?”

“够……够了。”

兰俊嘴角一勾,转头看陈世少,“我兰俊向来就不是不能忍的人,问题是,有没有必要忍。我做好我的本分,对于我自己不喜欢的人,我没有必要巴结,对于我喜欢的人,我会用自己的方法对待对方。我的路,别人没资格指手画脚,就算事后要后悔,我也认了。”

他一挑眉,打开车门出去了。

冷风一灌,陈世少似乎清醒了好多。

计程车重新开了出去,半响后,陈世少才看向自己身旁空空如也的位置。仿佛那个人嚣张的气焰还在身边围绕。

车开出去许久,司机觉得车厢里安静得太诡异了,伸手按开了收音机。

轻缓的音乐响起来,陈世少微微勾起嘴角,看着车窗外风景,吐出一句只有自己听得到的话:“幼稚。”

14Chapter 14

因为李景年对自己隐晦的评价,兰俊决定一进家门就先上星光台社区搜索一下关于自己演过的电视剧的评价。

结果出了电梯,一路摸衣兜裤包到了门口,发现一个重大情况——钥匙不见了!

忘家里了?不对不对,他记得出门时还反锁过门……啊!忘、在、车、上、了!

打电话给陈世少!

伸手再摸一遍……手机也不见了!

捂住额头蹲下去:喝醉的又不是自己,怎么除了钱包什么都落下了……

叮——

走道尽头的电梯门打开,一个刚刚才见过的人出现在门后。

陈世少有些气喘,胸口微微起伏着,一手捏着兰俊的钥匙和手机,颇不满地走了过来。

“这就是你的认真。”他冷嘲一声。

兰俊站起来,正想接过东西对方却突然将手往回一收。就好像兰俊是什么不能触碰的危险物一样。

兰俊:“……”

陈世少:“大人没教过你这时候该说什么吗?”

兰俊恍然大悟,“噢……谢谢。”

陈世少摇头,“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他不记得幼儿园教过除了谢谢之外还要伏地跪拜的礼仪。况且这只是送回手机和钥匙,又不是送回走丢的老婆。

陈世少不耐烦地蹙眉,“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咦?!”不怪兰俊惊讶,陈世少会主动提出上兰俊家坐坐,简直和天外下红雨差不多。

“你确定?”兰俊莫名有些心虚,“你不是看不上我吗?”

“我去你家得看上你?”陈世少仿佛看见兰俊脸上开出朵花来,“那我一生该看上多少个人?”

“不是,我的意思是……”

陈世少烦道:“我一路追着你上来给你拿东西,我不该进去休息一会儿吗?”

“噢!”兰俊又恍然大悟,“该……”

随即想起什么似的一把飞扑堵住门口,大有跟门同归于尽的趋势。

陈世少看着他一个人在那儿自导自演,面无表情。

“我突然……呃……”兰俊伸手撑在门上,一脚从另一脚前叉过去,比了个自以为俊帅非常的pose道:“我突然不想回家了。”

陈世少:“……”

“我……想去你家。”兰俊邪气地一勾嘴角,压低声音,“我突然觉得你这个人还不错,不如我们秉烛夜谈,把酒共欢,夜话巴山夜雨时……诶?喂!啊!”

兰俊“诶”是因为陈世少面无表情把他拉开了,“喂”是陈世少拿钥匙自己开门了,“啊”是门被推开了。

灯光一被按开,混乱得仿佛被人洗劫过的客厅出现在陈世少的视野里。

男人嘴角抽了抽,抽了抽,又抽了抽。

兰俊见事已败露,破罐子破摔地道:“不要好像一副‘人间怎么能有你这种奇葩’的表情么,男子汉大丈夫,房间乱点不是很正常?”

房间乱“点”很正常,乱得不止一点,那就不正常了。

很难想象在这屋里作为一个正常人,要怎么存活下来。从卧室到客厅不会花上半天时间吗?那是厨房?不是通往异世界的大门吗?

机器猫要是突然从这里面钻出来,陈世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会奇怪。

“我不是好像一副‘人间怎么能有你这种奇葩’的表情,我就是这么想的。”陈世少转头看了兰俊一眼,抱起手臂往门框上一靠,一边浓眉挑起,“给你十分钟时间,让我能找到路进去。”

兰俊啧地一声,心说:不想进去你倒是别进啊。

可好歹人家给你把东西送来了。他只得慢吞吞往客厅里移,一边伸手开始收拾东西。

肯德基的全家桶,满地的饮料瓶和罐头,裤子衣服堆罗汉,必胜客的披萨盒子可以用来做小板凳了。

收拾到后头,连兰俊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回头谄谄瞧了一眼等着的陈世少,莫名就觉得自己又矮了一头。

好不容易将垃圾都收拾起来,又把落了一地的衣服丢进卧室,关上门,装作看不见。

“好了。”兰俊扯扯嘴角,“喝东西吗?”

陈世少看了眼刚收拾起来的快餐盒,“你确定你家里的东西都没过期?”

兰俊点头,“白开水。”

“……”

两杯白开,往桌上一放。陈世少眼尖地瞧见了甩在桌面上的自己的行程表。

“你在看什么?”刚要伸手去拿,兰俊又一个猛扑过来了——只是这次没扑到资料,位置歪了一点点,扑进陈世少怀里了。

两人:“……”

“你这件衣服……我想买很久了。”兰俊爬起来,伸手摸了摸陈世少的风衣。

陈世少无语地看着他的手:没记错的话,这双手刚才收拾了一大堆的垃圾,还没洗手来的。

无奈摇头,他突然觉得和兰俊在一起怎么就这么累得慌。虽然自己没做什么,但是……心累!

将资料拿起来看了一眼,“艾丽给你的?”

“嗯……让我熟悉。”兰俊努力装作自己看不见最上头陈世少今晚的安排。

好在陈世少也并没有将两者联系起来,颇为诧异道:“原来你真的很认真。”

兰俊花了两秒才反应过来陈世少接的是自己在酒吧说的话。

“我本来就很认真!”兰俊一把抢过资料,塞到沙发上抱枕后面。

陈世少看他,“工作认真没用。”

男人显然是酒醒了,说话变得简洁起来,也不抬那长篇大论的调调了。

兰俊懒得跟他说,皱了皱鼻子,“道不同不相为谋。”

陈世少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手指轻动,“超美女声邀请你去做评委。”

“哦。”兰俊漫应了,又猛地蹦起来,不敢置信,“你说什么?”

“我不喜欢重复说两遍。”

“……”兰俊一脸嫌恶,“我说你啊,怎么人前人后差距这么大啊。”

陈世少一挑眉,伸手理了理衣襟,“这才是专业。”

专业是这么用的?兰俊都懒得吐槽了,不过重点不在这里。

“为什么你知道的事情我却不知道?”

陈世少莫名,“这会很奇怪吗?”

“……”很奇怪啊!尤其内容里的主角是自己啊!

陈世少见兰俊一脸诡异表情地看着自己,终于明白过来对方误会了什么,道:“虽然从我的角度来说,我和你半点关系也没有,但从外人的角度来说,我和你是同门。”

言下之意是别人从我这里打探你的消息也是很正常的。

兰俊后知后觉道:“可是没有人从我这里打探过你的消息啊。”

“那是因为不需要。”

“为什么?”

陈世少转头盯着他,一字一句,“被雪藏的人不是我。”

“……”好吧,虽然陈世少说得有道理,可为什么他心头这么不是滋味。

“然后呢?”兰俊有些兴奋,毕竟自己已经很久没接到过工作上的事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陈世少拿遥控器按开电视,将音量调小一点,慢慢道:“你以为钟华会同意吗?”

兰俊叹气,一手撑着膝盖,手心托着腮帮子盯着电视里的画面发呆。

陈世少斜眼瞟他,就觉得兰俊头顶简直长出一对狗耳朵来,还是往下耷拉着的。

莫名就想起星光台社区里的“金毛狗”事件。别说,还正经有点像。

“为什么会找我呢?”兰俊问:“现在所有跟我有关系的合作都巴不得贴着墙走,以免引起公愤觉得我们是一伙的。”

陈世少耸肩,“这种选秀节目就是要收视率越高越好,噱头越多越好,之前这个台出的‘你笑我笑’节目里嘉宾不是还打起来了吗?”

“啊,你说的是郭琳琳和舒灵尔吧。”兰俊说起八卦倒是来了精神,“我敢说她们是和节目组商量好的,这个节目的看点本来就是不靠谱。”不然怎么叫‘你笑我笑’。

陈世少不予置评,只道:“超美女声是今年要推出的新节目,第一期的收视率一定要起来,宣传要能扩散,这样才能保证第二期和第三期后续。听钟华说给你开的出场费还不低。”

兰俊满脑子房贷、车贷就开始飞了起来。

“真的不能接吗?”他有些心痒,“作为评委的话,跟我本身的事业没有关系吧?”

陈世少摇头,“我不是你的经纪人也不是你的上司。”

兰俊想想也是,立刻摸手机打给白芷人。

电话那头白芷人正睡得死沉,她最近累得很,宁淳刚刚起步,什么活能接不能接都要慎重选择,带新人远比带老人累,晚上回来刚做了个面膜就这么在沙发上睡死了过去。

电话响了好一阵她才猛然惊醒,一下子坐起来,先是觉得脸上不舒服,一摸,面膜都干了。

“喂?”她一边取面膜一边接电话。

“姐!”兰俊兴奋道:“有工作找我你知道吗?”

白芷人想起白天钟华找自己的事。

“你说超美女声?”

“是啊!”吼!白芷人知道居然不告诉自己!

“那工作不太适合你。”白芷人委婉道:“我已经联系过节目组了,他们……呃……比较想借你做做节目的噱头。”

兰俊眯起眼,“比如说?”

“参加比赛里的一个女孩,跟导演有点亲戚关系。”白芷人想了想,决定还是清楚告诉兰俊事情的轻重,“她是你的粉,之前就跟导演说过想请你的事。”

兰俊挑眉,“这不是很好?”

“娱乐圈没有不透风的墙,尤其是这种事。”白芷人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这节目一旦出来,媒体一定会想尽办法挖每个参赛选手的底。到时候再牵连你出来,事情只会更糟糕。”

兰俊想了想,捂住话筒转头对陈世少道:“我看起来像什么?”

陈世少差点一口白开水喷出来,呛了一下,莫名,“什么?”

为什么他有一种强烈的:我是你的什么?你是我的乐乐美啊……的即视感?

“难道不是……人?”陈世少猜测。

兰俊又凑近了一点,陈世少下意识往后仰,眼底清晰印出男人俊秀帅气的面容。

兰俊的睫毛相对于男人来说……是不是长得有点过分了?陈世少慢吞吞想着:怪不得星光台社区还有那么多同性CP的帖子,就兰俊这样子来说,还真……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陈世少赶紧回神,就听兰俊阴测测道:“我和衰神很像吗?”

陈世少有点愣,“应该不像吧?”

兰俊顿时露了个大笑脸,伸手拍了拍陈世少的肩膀,“说得好。”

说完,他回头对着话筒那头差点又睡着的白芷人道:“我决定了,这事我还就接了!”

15Chapter 15

兰俊是个犟脾气,你不让他做什么,他偏做给你看,而且还要做到最好。

什么事适合不适合,该不该,可以不可以,那不由别人说了算,得由他自己说了算。从某种角度来说,也算是不太能听进话去的。

固执的A型血,还沾沾自喜,认为这是自己的优点。用钟华的话来说——这就是个听不懂人话的。

“你就是听不懂人话是不是?”办公室里,钟华的手挥来挥去,“你要接是不是?非要接是不是?”

兰俊坐在沙发上,无语地看着钟华和一只吉娃娃你来我往。钟华手里拿着一只小飞盘,迷你型的,不知道哪儿定做的,迷你到飞出1米远就看不见它的类型。

可那吉娃娃眼神好啊,不管飞哪儿都能准确接住。吴真说这狗刚买下来就直接送去教养所了,养好了习惯了,这才接回来呢。

所谓狗狗教养所,那就是正规化,标准化,统一化的‘军事管理’。小到上厕所,大到按电梯,没有他们教不会的狗,只有够不到电梯按钮的爪子。

这吉娃娃今天刚接回来,钟华正跟它玩呢,拿飞盘在手上挥来挥去,就是不扔出去。急得狗汪汪叫。

“说了让你不要接,你非接。”钟华指着狗鼻子道:“这世上不是所有飞盘都是拿来接的,也有向我这样,看到没……拿来逗你玩的。”

兰俊摸了摸鼻子,“钟哥……”

钟华抬头看他一眼,没理他。

兰俊叹气,“行了,别指桑骂槐了,谁听不出来啊。”

“什么指桑骂槐?”钟华垂下手,吉娃娃猛地一蹦,嘿,把飞盘叼走了。

钟华黑了一张脸,往椅子里一坐,抽纸巾擦了擦手,“吴真。”

“在。”

“把它给我拖出去……带回去。”

“是。”

吴真抱起无辜的吉娃娃关门走人,办公室终于安静下来。

兰俊道:“不就是个评委,要是不行,我第二期不上不就成了。”

“上第一期就够你折腾。你混了几年娱乐圈了,这点预知能力还没有?”

“你要是一直让我这么藏下去,我就翻不了身了。”兰俊架着腿,“等连负面消息都没人看的时候,我还混什么?”

“当你的经纪人去呗。”

“我当初签约的时候可没说要来做经纪人!”兰俊拍桌子。

钟华没做声,往椅子后一靠,双手拿起桌上的钢笔,转着玩。

其实他也知道,娱乐圈明星太多:一线二线三四线,五线六线七八线。人多,红得却少,所以才有那么多小明星费尽心力搏出位,就算是负面新闻,也比没有新闻来得好。

曝光率是明星的一切,就算你再大牌,隔个一两年没消息,再想回来也难上加难。除非是已经稳坐国王王后宝座的大腕,他们有的就是谁都无法代替的经典,一提起什么,自然和他们联系在一起,捆绑销售,无法复制。可这种人更是凤毛麟角,哪里是说有就有,说成就成的?

就拿陈世少来说,少的就是这么一个机会。虽然口碑,形象,演技都在那里摆着了,可始终就差那么临门一脚。

只是一脚的差距,就能成为无法替代的经典。也就这一脚的差距,才会有影帝景枫和他的区别。

可陈世少那是早已准备就绪只差东风。只要这个机会来临,一切自然水到渠成。兰俊不一样,他本身的定位就在偶像上,那是风一吹就消散的主,后备要多少有多少。他若这么待下去,确实要再翻身就难了。

难道就为了这一时让人记住,而选择不应该选择的方法吗?钟华也难得的陷入了矛盾中。

这步棋要怎么下,该怎么下,才是对的?

“想那么多做什么!”兰俊见钟华始终不吭声,眉头皱起,就知道他在犹豫,“我做好我该做的,其他的,顺其自然!”

“哼,好一个顺其自然。”钟华冷冷一笑,眯眼看他,“你的顺其自然就是把所有你该思考的问题,都丢给别人。”

“丢给谁了?”

“……我。”

最后钟华还是答应了。又让吴真联系了一次节目组,商量好其中的细节。

“马青的事情,最好不要漏出去。”吴真委婉道:“虽然你们想靠炒作先博个脸熟,但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那是那是。”电话那头的负责人连连答应,兴奋之情不言而喻。

兰俊要来的宣传一打出去,第一期的节目收视率一定爆表!

吴真听对方已经心猿意马了,只好先挂了电话,又让对方把时间表和其他评委的资料,还有将要在哪些媒体上做宣传广告的资料都整理发过来。对方当然一一答应。

做完这一切,吴真抬头看向一直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兰俊。

“白芷人现在是宁淳的经纪人,超美女声期间,我就代替她做你的经纪人吧。”

“……”董事长秘书做自己的经纪人……不要紧吗?

别看吴真一脸温和亲切,好像很好说话的样子。但他敢说,这华星公司里第一不好对付的人就是他。

没错!是第一不好对付!

人都说看起来越老实的人,越不能招惹。这句话用在吴真身上那是妥妥的。

吴真看起来就一典型白面书生的样子,若身在古代,指不定迷倒多少人呢,还是男女通吃的类型。

但只有熟悉他的人清楚,这人性格和长相那是完全相反,能做钟华秘书的人,肚子里没点算计是不成的,尤其自从吴真跟了钟华之后,钟华再没换过新的秘书,可想而知,这人绝对不是面上看起来那么好相与的。

“第一期录制是后天开始。”吴真点开邮件,草草扫了一眼就道:“评委暂定的三个,蒙峰也会来。”

“蒙峰?”兰俊微微惊讶,“他居然会参加这种节目?”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27页 当前第4页

首页 上一页 ← 4/2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大神!来战!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