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大神!来战! 第6节

小说作者:莫青雨 所属分类:现代耽美 下载:大神!来战!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01-11

说起女儿经,年轻的父亲立刻笑颜如花地跟众人说起菲菲小时候各种趣事来。

众人自然是跟着附和,兰俊抿着嘴角,见艾丽将筷子拿了回来,又帮他拿了双新筷子,点头道:“谢谢。”

陈世少难得的起了愧疚之心,看着兰俊有些发懵的样子,心里不是滋味:怎么的跟这小子混起来,居然忘记自己的身份和场合了?

自己是魔障了不成?

兰俊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第一反应就是去瞪对面的陈世少,那表情,好像要把陈世少一口吞了。

陈世少自知理亏,咳嗽一声,不跟他对视,低头吃饭。

混蛋!王八蛋!一定是故意的!

兰俊咬定了陈世少有意捉弄自己,害自己出糗,又差点得罪最不能得罪的人。

带着一副好人面具,心肠比墨汁还黑!

狠狠戳着碗里的饭,兰俊在心里翻来覆去把陈世少骂了无数遍。

等到吃完饭,碗盘撤下去,换上了甜品。

艾丽给白菲菲端去一杯红豆沙,小女孩吃得津津有味。

这边的话题也总算回归了正题。

“这次的选秀节目,是白氏在国内赞助的第一个综艺节目。”白烨优雅地擦了擦嘴,慢条斯理道:“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众人都是点头,张华方道:“我们也希望这个节目能获得大反响,今天上午录的一场,已经看到了许多有潜力的未来新星,这对歌坛界的发展也是个好事。”

“是嘛?”白烨满意地点头,“那就好,这次的评委名单我是先让导演给我选了几个候选,然后我自己再挑的。目前暂定虽然是三位评委,之后看节目需要,可能还会增设。”

张华方理解的点头,“评委其实也是一个选秀节目的亮点,有争论,才有可比较性。”

“说的是,不愧是歌坛界的老资格了。”白烨笑了笑,转头又看兰俊,“有句话我不得不说,启用兰先生并非我本意,但节目组最终说服了我。”

兰俊抬眼看向他,表情不知该笑,还是该……没有表情。

笑,总觉得左脸给人打了一耳光,还主动送上右脸去。

可不笑,又显得自己太没肚量。

“可是今天一见,我觉得我做下这个决定并不后悔。”白烨接着道:“兰先生是演艺圈难得直率的人,我恐怕能了解,为何你的负面新闻如此之多了。我听过你的歌,你是有才能的人,只是一个对的人却总是做着不合时宜的事,所以被人误解了而已。”

张华方不动声色地看了兰俊一眼。

白烨端坐主位,明明和大家是一样的高度,也一直是温和笑着的,却不知为何,仿佛突然变成了居高临下地看人。

一种强势的气质在不知不觉间席卷了众人,仿佛每个人的心思都被他收进了眼底。

兰俊有些惊讶,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白烨的话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可白烨点到即止,说完兰俊,他又去看蒙峰。

“蒙先生被誉为国内的音乐才子,未来的音乐教父。”白烨道:“我查过你的资料,也将你所有创作的歌都听了一遍,就算以音乐殿堂级别的水准来看,你也无疑是个天才。我听说你的性格很怪异,我觉得没什么,艺术家总是这样,在节目里,你不需要去配合节目组的安排,做你自己就行了。”

白烨说完,却发现蒙峰一直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看。脸上还红红的,似乎很兴奋。

有些茫然,他看了看周围的人,又看蒙峰,“蒙先生?我是否有哪里说得不对?”

“再多说一点。”蒙峰开口。

“what?”白烨更茫然。

“再多说一点。”蒙峰动了动喉咙,“再多说一点话,你的声音,很好听。”

白烨:“……”

20Chapter 20

中途兰俊去了一趟洗手间,洗手的时候外头陈世少刚好推门进来。

兰俊顿时如踩到尾巴的猫,呲牙咧嘴地瞪人,“你!”

陈世少面无表情的脸投影在光滑镜面上,仔细看能发现他的额角抽了抽,好半天才慢慢道:“我不是故意的。”

“呸!”兰俊噔噔几步过去,整个身子几乎贴上男人,伸手在距离陈世少鼻子三四厘米的地方戳,“你骗不到我!你就是故意的!你想看我出糗!说不定你原本的打算是让我把筷子飞到白总脑袋上!”

“……”不得不说这人的脑补功力很强大。陈世少将他推开一点,手指隔着衣服触碰到身体,莫名觉得掌心有些发痒,“你误会了。”

“又是误会……”

兰俊眯起眼,将旧账一起翻了出来。

“上次酒店的事你也说是误会!”

陈世少原本还带着点愧疚的心情立刻消散无形,皱起眉,冷声道:“那件事本来就是误会。”

“反正没抓到凶手,你怎么说都行。”兰俊冷哼,绕过陈世少准备走,没想到手臂却被人一下拖住了。

“酒店的事,已经是过去式了,不要老是拿出来说。”陈世少阴森森在他耳侧道:“这对你自己没有半分好处。”

兰俊眯起眼,转头,却发现陈世少和自己挨得极近。他这句话也是压着嗓音几乎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怎么?”兰俊想抽回手,却发现对方拽着不肯丢,干脆侧着身子道:“做贼心虚?果然是你干的吧?你干脆老实说了怎么样?”

“我说了不是我。”陈世少漆黑的眸子里翻起云雾,居然隐隐有发怒的征兆。

兰俊嚯地一声,“恼羞成怒?”

话音刚落,洗手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白烨:“……”

张华方:“……”

陈世少立刻松手,表情跟翻书似地换了,带起柔和地笑容道:“地上滑,要注意安全。”

白烨微微挑眉,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二人,“虽然外界说你们性格不合,不过依我看也不是这么回事嘛。”

陈世少不置可否,兰俊则阴测测笑了一声。

白烨边往里走,边又转头看张华方,“听说你和兰先生曾是师徒?”

张华方扯了扯嘴角,经过兰俊身边时,狐疑地目光在他和陈世少之间转了转。不过也只是一瞬,他很快将注意力放到了白烨身上。

“刚才说的……”张华方压低了声音。

兰俊正往外走,推开门时,隐约听到张华方在说什么“小女的事……”

回到包间里,吴真一个人优雅地喝着红酒,一边看着阳台上游泳池反射着日光的粼粼水面。

那惬意的模样仿佛这里不是餐厅包间而是他家客厅。

旁边沙发上艾丽和白菲菲已经完全混在了一起,二人团在一堆看电视,不时听到艾丽逗女孩的声音传来。

张华方的经纪人坐在原本的位置上没动,闭目养神,微微仰着脑袋。

兰俊猜测他其实已经睡着了,一眨不眨盯着他看。

他坐下时,旁边蒙峰正在摆弄手机,这倒是稀奇,这男人向来把手机当音乐播放器用。

“录了三段。”蒙峰自言自语。

兰俊一边看着经纪人,一边纳闷,“什么?”

“白烨的声音。”蒙峰似乎心情十分愉悦,“录了三段。”

“……”兰俊突然觉得,蒙峰也许是传说中的声控。

外头又传来脚步声,白烨率先推门而入。

经纪人的脑袋往下一耷,立刻睁开眼坐直了身子。

兰俊勾起嘴角,端起面前的红酒抿了小口,心里道:果然睡着了!

吴真也坐了回来,漫不经心道:“吃饱喝足,良辰美景,似乎有些犯困了。”

经纪人身子僵了僵,不自然地抹了抹头上本就不多的几根头发。

兰俊噗地一声,白烨仿佛没察觉,轻松道:“这顿饭大家还吃得尽兴吧?”

众人自然点头附和,白烨道:“尽兴就好,那么‘超美’的结果我就等着看了。”

这便是说饭局结束的意思了,众人点头附和,又起身准备离开。兰俊看了一眼没有动的陈世少和艾丽,知道他们之后还和白烨有事要谈。

难不成是说投资电影的事?兰俊心里有些小小的羡慕嫉妒恨,不过很快被更大的斗志掩盖了过去。

——等我成了大神,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你那张伪善的面具揭下来!哼!

门轻轻关上,白菲菲困了,缩在艾丽怀里睡了起来。

白烨看了女孩一眼,疼爱之情溢于言表。陈世少体贴道:“我让服务生找张小毯子来。”

“谢谢。”白烨点点头,陈世少便开门出去了,隔了会儿拿回一条空调被,轻轻给孩子盖上。

白烨一手端着红酒杯,微微歪头看他,“果然是传闻里说的新好男人。”

陈世少笑得不卑不亢,“白总过誉了,不知道今天找我们来,是有什么事?”

“找你,自然是说电影的事。”白烨抿了口酒,半眯着眼道:“景枫,你该认识吧?”

陈世少愣了愣,那个让他三次和金星奖‘最佳男主角’擦肩而过的人,他怎么可能不认得。国内娱乐圈公认的影帝景枫,虽然现在事业都移到了国外,但在国内的影响力依然居高不下。

有些人就是天生的明星,天生就会吸引他人,光芒万丈。

陈世少似乎想到什么,眸光黯了黯。

白烨继续道:“美国宝莱电影,有个剧本想找两个华人来演。第一个找的就是景枫,第二个还在选,但景枫向剧组推荐了你。”

陈世少有些惊讶,他虽和景枫有一些联系,但并不是那么相熟的人。

艾丽轻声道:“是什么样的电影?”

“科幻电影,有原著支持,这个系列出来最少有五部,是个设计非常庞大的电影。”白烨放下酒杯,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边,“原著在美国是本畅销书,十分受欢迎,电影宣传已经打出来了,被寄予的厚望很大。虽然这两个华人角色并不是主角,戏份也不多,但对你和景枫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台阶。”

何止非常好,根本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梯。

陈世少看了艾丽一眼,艾丽道:“剧组方面怎么想?”

“现在有三个备选人,第一肯定要英文过关,第二是和原著相配,第三是演技。”白烨缓缓道:“找陈先生之前,我已经和剧组商讨过了,陈先生和原著至少有80%的相似度,英文……我猜应该没问题?”

“没有。”陈世少回答,“前些年专门请过英文老师。”

“有远见。”白烨满意点头,“第三点更没话说了,景枫推荐的人,我是相信的。”

“戏是多久开始拍?”

“明年。”白烨起身,“你还有一年的时间考虑。”

……

回程的路上,陈世少一直靠着窗户想事情。

艾丽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道:“接吗?这对你来说是个大挑战,也是个机会。”

“五部。”陈世少转头看她,“一旦涉入,很可能七八年也回不了国内。”

艾丽抿唇,这也是他们矛盾的问题所在。陈世少虽然在国内有着很大的名气,但还缺少一个最经典的角色来让他上升到一个崭新的空间。

到目前他被提名过五次金星奖‘最佳男主角’,但真正捧回奖杯的次数只有两次。

景枫一年前去了国外,今年正是他毫无对手的最佳时刻,只要再拿一个‘最佳男主角’他就能和景枫齐名,甚至超越对方。

但……有个问题。

诚如那日酒吧里李景年所说:‘青花记’是部好戏,可最佳男主角只会有一个,依丁知已对乔傲的重视程度,这个名额轮不到自己。

如果今年拿不到这个奖,又接下去美国的事,明年开拍……年底他就得飞往美国准备。

那么他会不会留下一个巨大的遗憾?

七、八年,这不是小时间。去美国意味着从零开始,景枫敢这么做是因为他在国内已经没有挑战的意义了,他要去更广阔的世界提升能力,可自己呢?

也许会将国内的机会白白拱手让人,可就算是白痴也知道这是天上掉馅儿饼的好机会。

想得头痛,陈世少低头,揉了揉眉心。

“哎哟我的妈呀,霉运还不走啊!哎哟我的妈呀,霉运还不走啊!”

“……”

陈世少:“什么声音?”

艾丽左看右看,最后锁定陈世少的西服,“……从你身上发出来的。”

陈世少莫名低头,一摸口袋,拿出一只手机。

……不是自己的,但很眼熟。

来电显示上闪烁着三个刺眼的字——精分男。

陈世少:“……”

按下接听键,“喂?”

“混蛋!”兰俊在那头大叫,“果然是你!一定是你故意的对不对!”

“……”为什么他们的台词一定要在这上面打转呢?

“别不说话!你有本事偷手机,你有本事承认啊!”

陈世少缓了缓,逼迫自己冷静道:“我为什么要偷手机?”

“因为你看我的手机长得比你的好看!”

“……那你现在拿着谁的手机?”

兰俊在那头愣了愣,大概是在看手机样式,随即道:“谁的?”

陈世少咬牙,向来温和绅士的面部表情开始迸裂,“三星N7100,黑色的。”

“对对。”兰俊在那头默了三秒,“是你的?”

陈世少:“……”

两辆车在陈世少家楼下碰面。

兰俊下车,二人一手交手机一手……交手机。

“我需要一个解释。”陈世少显然对刚才兰俊电话里的开场白不满,“什么叫‘果然是你’?”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兰俊翻了翻手机,发现没问题,眯着眼道:“谁知道你又搞什么鬼?”

陈世少不想多跟他待一分钟,将手机一收,转身要走。

“诶!”

兰俊却拦住他,“你不觉得这里头很奇怪吗?”

陈世少挑眉,等他继续往下说。

“我和你的座位明明不相邻,为什么会错拿对方手机?”

陈世少一愣,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关于自己未来的挣扎矛盾,根本没多想。

此时被兰俊一提,倒也觉得古怪起来。

还没说话,地下停车场入口处突然传来咔嚓一声。

基于条件反射,兰俊抬手挡脸,陈世少也侧开了头,皱眉。

艾丽和吴真立刻挡住了二人,吴真道:“是哪家媒体的?出来!”

21Chapter 21

“是哪家媒体的?出来!”

吴真厉声呵斥,那头很快冒出个脑袋来。

“呵呵。”男人长得有些猥琐,脸窄鼠眼塌鼻头,“吴秘书,别紧张,咱也不是什么坏人。”

他将相机往背包里一塞,理了理衣领走出来。

艾丽一眼认出来了,暗地里道:“该死,怎么偏偏是这家伙。”

崔计,又称崔狗头。

狗仔小报NO.1的狗仔记者,此人爱钱如命,毫无职业操守可言,被他曝光的丑闻多不胜数,但其真实性十分值得怀疑。

娱乐圈的艺人最不想招惹到的就是这家伙,一旦被他盯上,不被挖点什么出来是交代不了的。

若说他只是一个普通记者,那也没这么可怕,可怕的就是他什么都能编造出来,假的也能说成真的。又因为背后有关系后台,真和他杠上,很可能落得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下场。实在是不值得。

所以大多数艺人选择与他和睦相处,看见他,心里哪怕再不屑,也给个笑脸,礼貌一些。

不过这其中不包括兰俊。

兰俊本就我行我素,不喜欢的人明明白白写在脸上,一看见崔计,他就道:“崔狗头?你跑这儿来干什么?”

崔狗头虽是他的绰号,但敢当着人面叫出来的,放眼整个娱乐圈恐怕不超过五个人,而兰俊就是其中一个。

崔计脸色变了变,但看在吴真面上,他当做没听到,拿着录音笔走过来,“我听说白氏宴请了两位,能说说细节吗?”

“吃饭拉屎也要跟你说?”兰俊嘴上不客气得很。

陈世少难得的在心里赞同,嘴上却道:“不过是普通交流,没什么特别好说的。”

崔计眼珠子一转,改了话题,“超美第一期听说有张琴?兰俊,她不是针对你吗?你会让她无法晋级吗?”

只有傻子才会在这种时候说真话呢。

兰俊先给自己铺了个心理建设,才打着官腔道:“观众有自己的判断,投票机制给了他们选择的权利。”

这算是四两拨千斤,以兰俊的智商来说还算过得去。

陈世少在心里慢吞吞地想。

“那就是说,如果没有观众投票,你就不会让她晋级了吧?”崔计笑得十分真诚而无辜。但那张脸怎么看怎么欠扁。

兰俊眯起眼,吴真见他要发飙,赶紧拉住,挡在录音笔前道:“评委一定是公平公正的,我们只用事实说话。”

崔计仿佛没听见,继续问,“那四少呢?听说节目组里有和四少交好的比赛人员,兰俊却故意将她拉下马,为的是给你一个下马威。”

“听说你们二人一直不合。”

“从白总的宴席上分头离开,却又在这里汇合是什么意思?你们之间真的有什么吗?”

一连串莫名其妙的问题像机关枪哒哒哒的出现,兰俊一句“放你X的屁”差点蹦出口,却感觉手臂被人拉住了。

陈世少淡淡笑起来,可不知为何,却让人感到背脊发凉。

兰俊抬眼看了看天,太阳还在啊?

崔计笑容微收,但他并没有后退的意思,反而更执着道:“身为媒体人,我有义务报道我应该报道的新闻。”

去你X的应该。

兰俊和艾丽同时悄悄比起了中指。

吴真见陈世少动了真气,也不说话了,站在旁边看好戏。

陈世少这个人,别的人他能瞒过,对于吴真这样的人却是一点都骗不了的。原本也是同公司的人,起初在签他的时候,吴真和钟华就很清楚他的为人。

这绝对是个和面上笑容完全相反的人格,一旦触动某些原则,就会化身魔头。其可怕值绝对不在钟华以下。

钟华是脾气不好,发怒不发怒,很轻易就会表现出来;可陈世少是不容易发怒的人,他很能忍,所以一旦发怒,后果不堪设想。

“谁告诉你超美里有我认识的人?”

崔计不慌不忙,“据说。”

“据谁说?”

“有关人员。”

“有关人员是谁?叫什么?住哪里?职位呢?是超美里的人?”陈世少说着就掏手机打电话,“我现在就打给导演,让他把所有人的名单交给我,并且挨个排查是谁在散播谣言。”

崔计皮笑肉不笑,“没用的四少,就算查了,说的人也不会承认是自己说的。”

想把事情闹大来吓唬自己?没门儿!他崔计混了这么久,还不知道这些明星的手段?

一旦事情闹大又收不了场,恐怕不是自己倒霉,而是陈世少倒霉吧?

陈世少缓缓勾起嘴角,眼眸深处波涛汹涌,面上却丝毫未变。

“这种损害名誉的造谣会给大众带来误导,我相信崔记者也不想看到自己的报道被冠上‘不实’二字,所以这件事一定要调查清楚。”

崔计正要开口,又被陈世少接着打断,“你放心,我不会影响节目组人员的工作,华星公司有的是人力可以私下调查,绝对不会带来妨碍。”

崔计脸色白了白,他倒是忘记了……

兰俊、陈世少和其他艺人不同,他们二人身后是华星……华星意味着,那个神秘的传闻中黑白两道通吃的男人——钟华。

吴真在旁边轻轻笑了笑。

这一声笑,仿佛春风扶柳,蜻蜓点水,轻飘飘,□痒,配着吴真那张俊秀温润的脸更是让人打心眼里舒心。

可在崔计听来,这笑就是一声警告,威胁。透着赤果果的杀气。

崔计动了动喉咙,收起了录音笔。

“四少说得……有道理。”他扯了扯嘴角,“既然这样,我就先不打扰二位了。”

等到崔计离开,兰俊才摸着下巴道:“太巧了。”

陈世少不答话,转身就走。

兰俊追上去,“你不觉得吗?这像是安排好的,我们交换手机,他就出现了,问题还这么奇怪。”

尤其是最后一个问题,好像前头的都是铺垫,为的就是最后这一句。

——为什么在白总宴席后分头离开,又在这里汇合?

兰俊皱起眉,陈世少终于开口,“我是被连累的。”

“……啊?”

“我是被连累的。”陈世少几步走到电梯前,按下按钮,深吸一口,回头冷冷看着兰俊,“我是被你连累的。”

栽赃也不是这样啊。

兰俊睨着他半天,“有什么证据?”

“对方要整的是你。”陈世少直直道:“你们是先离开的,你一旦发现手机拿错就会找我。找我,自然会到我的公寓楼下来,所以崔计才会在这里等你。但没想到,是我们俩一起出现的。”

所以!他该死的是被这个倒霉星牵累的!

兰俊傻了半天,随后缓慢眨眼,“整我?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陈世少鄙夷道:“一定是你不忌嘴,又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什么人吧。”

兰俊看着电梯门打开,陈世少走进去,“我这些天都没怎么出门啊?”

他工作什么都没了,还怎么得罪人?

“别问我!”陈世少按下关门键,在银色的电梯门关上前,指着外头的兰俊道:“从今天起,跟我保持距离!”

……

钟华面沉如水,一手轻轻敲着桌面,在他的面前,正摆着一台全新的IPAD4。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看着屏幕,全身除了手和眼睛其他地方一动不动,屋子里寂静得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到。

吴真背着手站在一边,背部笔直,冷静又从容;兰俊坐在对面椅子里,大气不敢喘一口。

又十分钟后,钟华突然一拍桌子——

砰!

桌上的相框跳了跳。钟华抬起头,缓慢露出一个狰狞笑容。

“第十二关,破了!”他站起来,抬手一提衣领,微微扬起下颚,“这种小东西还敢来挑战我?吴真。”

“在。”

“灰子说多少赌注?”

“五万。”吴真顿了顿,“现金。”

“让他晚上之前给我亲自送到办公室来!”钟华手指微屈,轻轻一敲IPAD的屏幕,“老子通关了,让他再加两万!”

这就是小看他的代价!

兰俊默了三秒后猛地跳起,“我他妈在说正经事!”

钟华抬头看他,“你和四少拿错手机,被人拍照。”

“是啊!”

“这是正经事。”

“是啊!!”

“这是正经事那天下就没有正经事了!”钟华瞪他一眼,“有这个时间,多去做你该做的事!”

然后兰俊被无情而残酷地赶出了办公室。

兰俊:“……”

坐电梯下楼时,半路上碰见宁淳。

宁淳还是背着那个旧布包,穿着一身T恤,看上去干干净净一淳朴少年郎。

“师兄。”他一眼看到兰俊,伸手打招呼,随后又有些不解,“怎么了吗?”

兰俊黑着脸,一边骂骂咧咧,看见宁淳,冲过去使劲捏脸。

“混蛋混蛋混蛋都是混蛋!”

宁淳的脸瞬间被掐得红起来,嘴巴被朝两边拉扯,含糊道:“套套肿么咯?(到底怎么了)”

“套套没怎么,但是你师兄我很烦!”兰俊正说着,被身后一人拉开。

“又发什么疯?”白芷人皱眉道:“你师弟一会儿有录像,你别惹事。”

兰俊悲伤地看着她,“我这就被抛弃了吗?”

“啊?”

“你现在只看得到师弟,看不到我了。”

白芷人懒得理他,转身一边拉着宁淳走,一边道:“你这会儿不是该在录节目吗?”

“下午的场改了,白总请吃饭。”

“白总?”白芷人一时没反应过来,“哪个白总?”

“白烨啊。”

白芷人一下瞪大眼,“你跟白烨见面了?”

“是啊。”

“金龟婿啊!”少女少妇的梦想!

兰俊:“……”

22Chapter 22

钟华等兰俊走后,不耐烦的脸色才慢慢放了下来。

他走到窗前,双手插着裤兜,目光眺望着落地窗外忙碌的街道。

“之前酒店的事,有线索了吗?”

“没有。”吴真道:“对方十分谨慎,兄弟们已经动用了一切办法,但他个人好像根本没有亲自参与过行动,所有的一切都是通过公用电话或一次性电话卡进行的协商,查起来难度太大。”

钟华摸出根烟,叼上,吴真主动上来点烟。

“呼……这次的事,会不会是同一个人所为?”

“这个……”吴真皱眉,“他二人手机会被调换,整个宴席里只有一个机会,就是他们去洗手间时。”

钟华挑起眉,“这么看来,你已经有嫌疑人了?”

“嫌疑人太容易确定了,只是没有证据。”吴真抱歉道:“我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所以完全没有防范。当时包间里只剩我、艾丽、白烨的女儿白菲菲和张华方的经纪人,曾先生。”

他在阳台边看风景,艾丽在和白菲菲玩,谁也不会注意到那个姓曾的男人做过什么。

现在想来,当时其实疑点重重。如同张华方这种老资格,他身边的经纪人自然不会在这种重大场所打瞌睡,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转移众人注意力,又或者,等事后有人责问起来,他也有完全的借口。

可他们当时哪里会想到这么多?

吴真暗自皱眉,钟华吐出口烟气,看着落地窗上身后男人的倒影,慢慢道:“不用自责,这事谁也没想到,属于突发意外。”

“崔计那边……”

“他不敢招惹陈世少,不代表不会招惹兰俊。我这边就算去施压,也不过给他更大的素材,何必自己把脸凑过去给人打?”

言下之意,崔计真要弄点什么出来,兰俊也只能背了。

可这么挨打却不还手,绝对不是钟华的作风。他想了想,夹着烟往旁边一伸手,吴真拿过烟灰缸,稳稳端着。

烟灰抖落,男人的声音冰冷响起。

“去找崔计的情人,塞点钱,该怎么做,她自己知道。”

吴真:“是。”

“去查查曾为的底,看他会不会和酒店陷害兰俊的那人有关联。”

吴真:“是。”

“估计明天崔计的报道就会出来。多注意兰俊,免得他又炸毛。”

吴真忍不住笑:“是。”

兰俊对着白芷人一通苦水吐完,白芷人皱着眉,“这事也太容易戳破了,很明显调换你们手机的人是曾为,他这人油头的很,而且出了名的死皮赖脸,恐怕当时你们都没注意,而且也根本想不到这上面来。”

“可是为什么?”兰俊也认识那经纪人,头上毛不多,恐怕就是一天到晚动歪脑筋所以掉光的。

“他会这么做,肯定是因为对张华方有利。”白芷人说完,又觉得想不通,“有什么利啊?你现在已经声名狼藉了……”

兰俊嘴角抽了抽。

他本人就在面前啊,可以不要说得这么直白吗?

宁淳在旁边道:“师兄,张华方和白烨提起过什么吗?”

兰俊莫名其妙,“都说的是节目的事。”

“我是说私底下。”

“私底下我怎么……”兰俊突然一顿,想起了离开洗手间时隐约听到的话,他狐疑地看宁淳,“你想说明什么?”

宁淳道:“我只是猜测,他和白烨私底下是不是有其他的合作协议。”

白芷人反应过来,“有道理,所以宁淳的意思是,也许那件合作协议,张华方认为你会是个障碍,所以想给你使绊子!”

兰俊眯起眼,没吭声。

他努力回忆当时隐约听到的话,可也只能想起“那件事……”和“幺女……”几个字而已。

幺女?

兰俊想了想,张华方离过一次婚,现在的老婆给生了对龙凤胎,幺女大概就是指这边这个吧。想想如今也该有个十七岁左右……

难道想让她进娱乐圈?

放下这边的怀疑不提。超美女声第二日接着录后半场。

刚到现场,兰俊就看到一个不想看到的人——陈世少。

对方正和蒙峰说着什么,见到他走过来,男人不经意地皱起眉。

卧槽,我身上带霉菌还是僵尸病毒了?特么需要用这种眼光看人吗?兰俊皱起眉,狠狠给了陈世少一个白眼。

那白眼白得哟,都快看不着黑了。

陈世少:“……”

蒙峰见兰俊来,张口就道:“兰俊不去,我也不去。”

兰俊:“……”艾玛这台词有点耳熟。

陈世少抿了抿嘴角,不怎么情愿道:“白氏后天晚上约吃饭。”

兰俊下意识往张华方的位置看去。

陈世少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顺口道:“就我们三个。”

兰俊一愣,有些诧异,艾丽刚巧从那头过来,手里还拿着份通知,“绯闻碰碰碰的女主持堵半路上了,节目组让我们稍等一下。”

陈世少眉头皱起,艾丽知道他最讨厌不守时的人,赶紧道:“这确实是紧急情况,那条路我上午也被堵过,路面莫名其妙塌陷了一截,整个交通都堵塞了,警察都在那头。”

陈世少无法,只得点头,左右无事,见超美这边开始录制,便在场外搬了根凳子坐着看看。

据说那天许多选手乍一看到陈世少,发挥都有些失了常。

张华方一如既往地给鼓励分,和蔼又慈祥,蒙峰一如既往的不留情面,兰俊心里有把秤,给的分也都算中肯。

兰俊:“‘疯,是你给的缚魔’这一句,原唱萧晓的音域很广,所以她一下给扬上去,不显突兀也很有自我特色,你其实不太适合。中规中矩过渡可能比你去模仿要好。但整体音感不错,很有发展空间。”

陈世少坐在一旁听得微微挑眉,他原本觉得兰俊嗓音虽好,但也止于此,但现在听他的评价,倒是十分精准,几乎一针见血的说出了弱点,给参赛者的意见也是最有用的。

张华方只会说最客观的话,末了自然是各种鼓励;蒙峰压根不给建议,他的眼光太高,能入他眼的歌手本就不多,更何况新人。

所以这里头反而兰俊说得话更有重量,陈世少侧头,看着灯光下男人的侧脸,俊朗帅气的脸部轮廓,如果就这么笑着,不说话,倒也让人觉得不错。

就是那张嘴,太会惹事。

暗自摇头,陈世少收回目光继续听台上人唱歌。

艾丽却在旁边偷偷惊讶,一般这种时候陈世少都会看自己的台本,想着一会儿要怎么回答主持人等等。

可现在的注意力完全被转移了。

该说是节目本身真的有吸引力呢?还是……

艾丽的目光看向刚才陈世少打量的人身上,男人毫无所觉,半眯着眼听着歌,神情十分认真。

艾丽挑了挑眉,心里把那种隐约的可能性压了下去。

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到马青上场的时候,‘那时夜雨’的旋律刚一响起来,蒙峰的精神就截然不同了。

他打开手机,按下录音,马青有些紧张地握着话筒,轻轻唱了起来。

青色的长裙,披肩的小外套,挑染的发尾微微卷起来,看起来干净,聚光灯下仿佛夜雨中独自立在屋檐下的小白花,轻飘飘的,又透着自然清新感。

等一曲终了,蒙峰第一个站起来鼓掌。

对音乐,他的执着总是比其他人更强。

“七分。”他举起牌子。

马青捂住嘴,有些激动地红了眼眶。这一路看下来,她是唯一一个让蒙峰打了高分的人。

兰俊也翻过牌子,“我跟蒙峰的水准不一样,所以我给九分。”

张华方自然是好不吝啬给了满分十分。

现场响起爆发的掌声,导演也连连点头,显然很是欣慰。

马青连连道谢,豆大的眼泪当场就砸了下来,她捂着嘴,哽咽道:“谢谢,谢谢评委,谢谢。”

张华方好奇,“你嗓子这么好,是声乐系的?”

“不,我不是音乐专业的。”马青颤着音,努力调整情绪,边道:“我家很讨厌我学音乐,超美这个节目开始海选的时候,我是偷偷溜出来参加的比赛,一路走到现在,我真的……”

她动了动喉咙,伸手抹了把脸,扬起灿烂的笑容道:“我现在觉得,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张华方点点头,“你是我听到现在最好听的声音,希望你能一直走到最后。”

马青又感谢,随后将目光移向了兰俊,脸侧微微带着点红晕,期待地看着他。

兰俊笑着道:“我赞同张老师的话,你是我到目前听到的最美的声音。你很适合唱歌,希望以后也能一直听到你的声音。”

这话兰俊只是单纯地说出心里想法,可在其他人耳朵里听着,怎么就有点变味。

艾丽扑哧一下,压低声音问陈世少,“这兰帅哥,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

陈世少不经意地皱了皱眉,转头四顾,发现好些工作人员也都带着类似的疑惑和好奇。

马青的脸更红了,握着话筒不知道说什么,愣了半天,才道:“谢、谢谢!”

她有些激动,抿着嘴角,抑制着不让笑意持续扩散。

直到主持人放她下去,请上另一位参赛者,她才松了口气。坐进椅子里,她又偷偷去看兰俊,兰俊刚巧转头拿水杯,四目相对,她害羞地眨着大眼,兰俊则帅气地笑起来。

这一幕在旁人看来,怎么看怎么美好。

马青本身就长得很不错,阳光外向,长得又是一副讨喜的样子,看着格外可亲;兰俊本身帅气非常,二人这‘眉目传情’立刻被人看进眼里,各自心头都排了张表,计算着往后马青的路会怎么走。

而陈世少看着二人毫无隔阂的笑容,心头居然微微不爽起来。

23Chapter 23

第二日崔计的报道在狗仔小报的头条上,标题骇然,编得要多离谱有多离谱。可让钟华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篇报道在之后所带来的连续效应一度让兰俊大受打击,甚至跌入谷底。

“死缠烂打,巴结未果恼羞成怒的歌坛天王。”

兰俊将报纸一摔,嘴里还满是牙膏泡沫地喷道:“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泡沫优雅地飞溅而出,沾到被摔在地上的报纸照片上。那是崔计偷拍下来的其中一张相片,兰俊正在和陈世少说着什么,眉头皱着,显然很不愉快。

下面一行小字:后台霸道,小天王毫无反省重返歌坛?!

“我巴结他?我为什么要巴结他?他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啊?!”兰俊继续喷泡沫。

吴真站得远一点,躲过那些泡沫,默默看他,“你的关注重点在这里?”

兰俊转身回洗手间,咕嘟嘟漱口洗脸,随即走出来道:“不然还能怎样?他故事编得这么好,要不是我在现场,我都要以为是真的了。”

吴真揉了揉额头,估摸着这小子已经被污蔑习惯了,现在虽越发淡定从容,却不知道到底该不该算是好事。

不过好歹他没有拿着菜刀冲去狗仔小报砍人。

“这件事公司会发律师函,要求狗仔小报的崔计包括总编公开道歉。”

兰俊坐在沙发上跷二郎腿,“钟华说的?”

“被污蔑怎么能不解释?”

“解释有用吗?”兰俊眨眨眼,“要是有用,我还会被扣这屎盆子?”

吴真震惊地看他,打量半天,问:“你是兰俊吗?”

“啊?”

“我的意思是,你里头该不会换了个人吧?”吴真凑近他,伸手板着他脸左看右看,“现在不是有个很流行的词叫穿越吗?你不会被谁穿了吧?”

兰俊满头黑线,“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吴真甩开他的脸,“你要是真不在乎,公司也无所谓。去找他们理论,本身就是自打耳光的事。”

“自打耳光?”

“对付崔计那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你越回应他,他越来劲,指不定之后还会爆出什么猛料来。”吴真看看表,“我今天就先走了,超美节目下周开播,这篇报道倒算是帮忙炒作了一回。”

他说完就转身离开,兰俊的评委工作暂时结束,他自然也没了经纪人这个身份,又变回了钟华的专用秘书。

等人走了,兰俊才慢条斯理将目光落到报纸上。

那上头的白底黑字清晰地印在心头——

“记者无意间碰上兰俊堵截四少,小天王说话铿锵有力,半威胁半请求的让对方让些工作机会给自己,巴结不成,便恼羞成怒,恶言相向。”

“白氏宴请,记者猜测兰俊恐怕自以为找到了靠山,原形毕露。”

报道说得唏嘘感慨,惋惜如今娱乐圈世风日下,又提起曾经兰俊风光时候,对比今朝,总结一句:时间总会给人答案。仿佛看透一切似的。

再想想当时情景,崔计那张猥琐面容。人说相由心生,他倒是妙笔生花,句句戳中要点,所以他才会是狗仔小报的头牌记者,真是让人不佩服都难。

自己这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啊……

兰俊往后一倒,拿过抱枕蒙住脸面,还没能抚慰一下自己的小心脏,电话响了。

“哎哟我的妈呀,霉运还不走啊……”

兰俊豁然坐起,也没看是谁打的,直接掐断。

死死瞪住电话,他心说:得换了这倒霉催的来电铃声!

嘟嘟嘟——

占线声让电话这头的陈世少微微一愣。

他将手机拿下来,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此时车子正在等红绿灯,老王从旁边口袋里摸出一只汉堡,边吃边道:“陈先生吃早饭了吗?”

“吃过了,谢谢。”陈世少答了一句,旋即又陷入了沉思。

他一早就接到了艾丽的电话,当然知道了报道的事。崔计果然很狡猾,他没将自己和兰俊绑到一起,反而将自己写成了受害者,半算给了面子又达到了报道的目地,用心可谓歹毒。

可面对这种污蔑,他这个知道真相的人是不是该做点什么?于是在前往工作的半路上,他给兰俊打了个电话。

一来想作为同公司的同事应该安慰一下。

二是想问问有没有需要自己帮忙的地方。

可没想到对方居然把自己的电话给挂了?

陈世少想了半天,突然恍悟:有没有可能……对方生气了?

同为当事人,自己就是无辜者,他就成了那个背黑锅的,换做谁心情也不可能会好。

……还是改天再联系吧。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27页 当前第6页

首页 上一页 ← 6/2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大神!来战!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