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行乐宫[高H肉文] 第8节

小说作者:海·蓝妖 所属分类:古代架空 下载:行乐宫[高H肉文]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01-05

  “哼,你的确无用,萧德妃诞下皇长公主,其他妃嫔又有喜,你自然是六神无主的,可你不该总是缠绵病榻,我已宣了无鸾进宫,无论如何,也令他帮你后穴恢复生机,哀家老了,你是后宫之主,不要总让哀家替你主持,我们冯家此次只有一个适龄男子进宫封了贵人,按着族谱也算是你的表弟,年岁不过十三,小是小了些,可你的身边不能没有左膀右臂,哀家已命他暂且居住到你的凤仪宫,你们都是冯家的男人,彼此要一条心,哀家用心良苦,不要让你父亲操心!”

  皇后听到这里已经完全明白了,必定是父亲求了太后回宫,冯家仗着太后皇后满门荣华,在大秦稳坐外戚第一的交椅,如今萧德妃诞下公主,娘家定是心急如焚的。

  这就是世家大族的悲哀,从下往上难,可一旦身在高处,谁又肯跌下呢,只有不断将族中美貌男子充入后宫,保住冯家的皇后之位。

  “臣妾晓得,再不敢让叔叔操心!”皇后泪奔,皇太后见他着实也不容易,论年纪早已过了让皇帝心动的时候,可为了后位还得争宠,但自己又何尝不是这么过来的呢。

  “玉儿,这后宫男子只要活着一日便不能没有恩宠,你看哀家虽然贵为太后,可每到午夜,又何曾好受过,先帝已去,哀家也只熬死,你比哀家幸福,起码皇帝还在,好了,你下去吧,哀家也乏了……”皇太后说完,嬷嬷扶着离去,皇后见到叔叔的背影不觉得心酸。

  大秦后宫的规矩,皇帝一旦驾崩,无子嗣的男妃一律打入冷宫,有子嗣的男妃虽然被奉为太妃皇太后,可依然逃不过废穴的命运,所谓废穴也就是用特殊的药塞入后妃玉茎和后穴,再将后妃的锁精托、菊塞的钥匙全数毁掉,让他们再也不能享受人性之乐。

  玉茎和菊穴从此只能出不能进,又因塞入了废穴的药,所以每到深夜便会痛痒不止,这是为了提醒他们,时刻不忘先帝之恩。

  皇后默默离去,知道自己责任重大,如今趁着太后健在,一定要整顿后宫,让自己这个皇后的位置无人不服!

第五十九章 腹栾

年关已过,行乐宫的男倌们又进了一岁,玉铭、玉梓、玉燕等等一批资质上佳的娈童也已给客人舔穴多时,前庭后穴已到了初精之时,他们发情许久,若非铃口被封死,早已出精,无鸾走进莫灵调教师的北训教阁,正好看见娈童们全数跪在竹床上,一边用檀口舔弄干肉势,一边死死绷住纤腰勒紧后穴,再看菊穴处,果然都插着一根去皮的黄瓜。

  莫灵在走廊来回巡视,时不时挥舞着软鞭。

  “……长舌要卷动肉势,再逐渐整根吞入,深喉抽插……玉雪,你这贱货的嘴再不给我张大,本座抽死你!”

  “后穴要将黄瓜断得整整齐齐,且水分挤干……玉铭,挤的时候要注意力度,……玉燕,后穴要懂得又吸又松,你崩那么紧干嘛……”

  这肉势卡在木马上,起先只有两只粗细,遇水则涨成四指,需娈童含得又深又均匀,才能添得油光发亮,黄瓜是最简单的物事,但也是练肠功的好东西,莫灵见无鸾进来,忙上前拱手:“参见大调教师!”

  “你且忙你的,我只是过来看看而已,玉铭的嘴上功夫确实不错,且性子又磨得甚是柔顺,玉燕虽然看着楚楚可怜,但忍受力极强,玉梓长得英武了些,在塑身上,还得你好生调教一番,男倌必须长得清秀粉嫩,若是五大三粗,岂能惹人怜爱?”无鸾缓缓道,莫灵连连称是,“您看,其他娈童资质便没有这么好的,属下打算分批调教,再请您定夺何时初夜挂牌。”

  “嗯,就依你自己的意思,好好调教这些穴,让我看看你们的本事,这样吧,玉铭和玉燕送到我的书房,每日由我调教一番。”

  无鸾这么说就是在计划着让他们初精,莫灵自是高兴的,“那真是他们的福气。”

  随后无鸾又前往西南训教阁,看了其他男倌的训教,梦柯过了年已升为宁字辈,如今唤做宁柯,十五岁的身子坐稳了上等牌第一的位置,无鸾连连称赞,无情亦感到十分自豪,常常点了侍寝,亲自调教。

  一个月的内外扩充臀胯,御奴双胯骨已经达到标准,如今只是每日用药油巩固身段,第二个月,便是要重点训练其后穴生产和收穴,要做到收、扩、产、紧都能游刃有余。

  之前虽为极品穴,后穴承受力和韧性都是最好的,且被灌溉催熟得淫荡无比,但意义只在于被抽插和享用,如今的重点不同,自然调教的方面亦是不同。

  胯骨盆骨都大了一圈,臀缝臀肉自然也是丰盈,无情大手轻轻一拍,臀肉便是一荡,接着穴缝便湿润起来,开开合合,似是邀请一般。

  御奴躺在竹床,双膝对折分开,后穴大开,无情道:“如今,便主要是替你提前扩充产道,让你饱受生产之感,你本就是极品穴,对你的标准便是要在发情中享受生产之痛苦,这样做不仅利于你后穴的恢复,更让你的身子适应生育。”

  “是……啊……”御奴被无情一拍,肠道已开始淫痒,双手不自觉的抓紧床沿,心潮澎湃。

  先用一根极细的软竹管,缓缓插入铃口,直达膀胱,后用一根两指粗细的软竹管插入后穴,无情按动机关,淫牛奶注入,御奴紧张的呻吟出声。

  “嗯……啊……”

  “放松,每日盥洗你应该早就适应了涨腹,只是如今灌腹亦只是开始,好好受着!”

  “呜呜……啊……好涨……奴不行了……”

  无情大手来回在其腹部抚摸着,一边摸一边道:“不行,再加大水量!”

  执事忙按下机关,御奴顿时死死扣住床沿,骨节分明,檀口大张,腹部逐渐隆起如四月的孕夫,无情便开始拍打其腹部,一掌下来,御奴哪里受得,又涨又痛又爽。

  “呜啊,情师父啊……奴要……高潮……给我……”

  “放松呼吸,腰身和腹部必须全部接纳灌入。”

  “啊!啊!奴涨啊……好涨啊……要破了,不能涨了……啊……真的不能了……”御奴望着自己越来越高的腹部,只觉得疼痛异常,恐惧的开始求饶:“情师父……不能再涨了……啊……求求……”

  “放肆!”无情抡起胳膊就给了御奴两巴掌,打得他眼冒金星,再不敢乱叫,御奴膀胱已到了极致,无情撵着铃口迅速抽出软竹管,用锁精针将其封死,后穴里仍在注入淫牛奶,直到整个腹部硬帮帮的,一按便引来御奴身子一紧,无情这才停了机关。

  又让竹床旋转,将御奴倒立起来,腹部所有的力量全数压在上半身,御奴惊呼:“啊……啊……”

  软竹管还插在后穴,无情冲着御奴腹部开始拍打,直到御奴腹部膨胀如九月孕夫,才停了灌腹,然而,这只是第一步。

  御奴大口呼吸着,倒立着的身子承受着想象不到的负重,可接下来,执事托盘里呈上了一只陶罐,无情探臂,从陶瓮里拿出了一只像蛇一样的东西,通体发黑,四指粗细,长约五尺,懒懒的挂在无鸾手臂上,眼睛犹如红宝石,吐着信子,御奴见到如此怪物,当即大叫:“不!不要!情师父……奴错了,你灌死奴都行,就是别用这个……不……”

  无情面无表情,只介绍道:“这并非是蛇,它叫腹栾,乃是驯兽院培育出来的蛇与泥鳅的异种,又经过特殊的处理,适应在封闭的环境中生存,是专门为你准备的好东西。”

  御奴惊恐交加,恨不得立即死去,而无情似乎早知道他的反应,使个眼色,执事便给他戴上了口伽,无情道:“放松,好生受着!”

  “呜呜呜……”

  无情缓缓抽出软竹管,因着御奴身子倒立,一滴淫牛奶都未曾溢出,这厢又将腹栾的头对准了御奴的菊穴口,腹栾只在穴口逗留了一下,便缓缓进入……

  像蛇一样的东西光是从肠道进入腹腔就让御奴快要发狂了,可该死的是无情竟给御奴又塞入了玉势和玉塞,这才将竹床旋转,让御奴平躺着,此时的御奴大腹便便不说,腹中还育着一条四指粗细的怪物,平躺已让他感觉十分累赘,无情将他脖颈和双手手腕的机关解开,执事将他抱起,令御奴坐起,双膝掰开开,御奴冷汗涔涔,戴着口伽的檀口不断滴落着口涎。

  “呜呜……呼……不……”

  无情开始用软鞭抽打其双乳和胯下,御奴累得要死还在发情,双颊逐渐潮红,每鞭落下,便是一阵激动,腹中长蛇似在吸取牛奶,缓缓变粗变大起来,御奴恨不得自尽,这等羞愤时刻如女子一般……

  半个时辰后,无情这才停止抽打,御奴双乳和胯下早被抽得一片绯红,尖叫不断,无情道:“腹栾会吸食一部分的淫牛奶,到时会逐渐涨大至拳头般粗细,你这个月的任务便是每日养好腹栾,感受它在你腹中的成长,每日产出一次方可,到时产出腹栾便如生产一般。”

  御奴连连点头,无情这才命人去除口伽,又亲自抚摸着御奴高高隆起的腹部,御奴倒在无情怀里,说不出的虚弱,又感受到腹中蛇形挤动,不免呻吟。

  无情吻了吻御奴,好似奖赏一般,交代道:“每日便扶着肚子来回在院子里走动吧,这腹栾每日晚膳后我亲自替你催产,若是养的不够粗壮,腹栾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产出的,知道吗?”

  “是……奴遵命。”

  “放心,这东西并不会伤及你的肺腑,它性子温吞着呢!”

  “是!”

第六十章 初潮

  于是,每天御奴都会在清晨盥洗后,由无情亲自灌入淫牛奶和腹栾,这腹栾虽不凶猛但在御奴腹中却来去自如,时不时的绞弄一翻,真真犹如怀孕一般,不得令御奴只能在小三的搀扶下扶着腰挺着高高隆起的腹部来回走动,两个时辰方能歇上一歇。

  每到黄昏,腹栾吸食了淫牛奶变得粗壮异常,在腹中一片躁动,御奴身子愈发沉重,好不容易熬过了晚膳,无情这才来催产腹栾。

  御奴躺在床上,双膝对折打开,无情抽出后穴玉塞、玉势,一股子淫牛奶溢出,胯间顿时挺立,不得令御奴只能紧紧收着后穴,无情令催乳嬷嬷戴上手套,玩弄御奴双乳与玉茎,揉捏抖拧,御奴本就是极品穴,哪里受得住这种刺激,当下便十指绞着床单,咬着双唇,死死忍着。

  “发情,后穴许你打开,收缩腹部,臀股用力挤!”只等无情说完,御奴便尖叫起来:“啊……嗯嗯……哦……奴好涨……啊……”

  “吸气……肠道腹部要均匀使劲……”

  “是……啊……好痛……啊……痛啊……”

  腹栾足够粗壮,受到挤压自然开始在腹中翻滚,御奴一边发情一边生产,长发被汗液濡湿,叫得一声比一声大,无情知道他疼,于是又挥退催乳嬷嬷,自己拿了银针在其太阳穴处扎针,使御奴不能昏厥,见他玉茎挺立如柱,定是膀胱内已经充盈无比,又经过一天的暴涨,难得御奴还忍得下。

  “使劲……臀股抖动会加速催产,腰腹用力推……注意呼吸……”

  床上男子已经开始痉挛,后穴不断溢出淫牛奶,汩汩流出,淫靡不堪,无情又拿了银针开始刺激御奴双乳,高高挺立的绯色乳肉使人垂涎欲滴,先用两针同时从左右乳珠处狠狠扎入,直至乳心处的淫刺淫蛊处,再缓缓转动银针,御奴便高亢得大喊:“啊啊啊!奴要啊……高潮啊……插奴啊……乳好痛好痒啊……”

  “用力生产,要学会在发情中生产,再荡些!”无情一边教导,一边又拿起银针,在其双乳乳尖处进行一扎一挑,御奴腰腹顿时弹跳起来,俏脸涨得通红,使劲推动着腹部,终于,腹栾的尾巴终于出现在菊穴口,吸食一日的淫牛奶,腹栾已经足有婴儿头大小,将御奴菊穴涨得大开,无情满意道:“再加把劲……”

  又是两针扎入其囊袋根部,御奴痉挛不止,身子山下抖如筛糠,“嗯嗯哦……啊……”

  磨了半个时辰,腹栾已被退出菊穴三尺,无情见御奴实在是力有不逮了,这才将铃口的锁精针抽出,可憋了一天的膀胱和精道早已无法高潮,别说出精,就是喷尿都做不到,只是干干立着,可怜兮兮。

  “呼呼……啊……不行了……奴要死了……”御奴气息微弱,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无情双手抓住御奴胸前两坨酥肉,用银针在其乳心处来回抽插,强行激发御奴体力,饶是如此,御奴玉茎也只是溢出几滴淫牛奶,无情又令催乳嬷嬷替御奴揉乳,自己则用银针在御奴腰间,玉茎根部,囊袋处各扎入五根银针,御奴十指紧紧抓着软枕,叫得撕心裂肺:“啊……好痛啊……啊……奴真的产不出了……救……”

  无情抓住御奴七寸长的玉茎便快速套弄,一边套弄还一边用锁精针来回抽插其铃口,技巧纯熟,花样又多,如此又磨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才听得御奴惊声尖叫:“要出啦……和啊哈……出啊……真的要出来了……奴……啊……”

  胸腹挺起,腰身痉挛,腹部收缩不止,最后两尺腹栾终于缓缓产出,伴着淫牛奶冲出肠道,而此时的御奴亦被无情抽插得铃口如喷泉一般,乳白色的淫牛奶几乎是飞溅而出,高高射向空中,速度之快,力度之大,一旁的记录执事忙记录下来。

  而玉茎狂喷之后竟还伴随着汩汩尿液,竟是让御奴达到了高潮,不仅持久,而且叫得无比下贱。

  产出腹栾之后,御奴在巨大的高潮中昏死过去,无情交代了责任嬷嬷好生看护御奴,夜里的养穴不可松懈,便离去了,经此催产,无情亦是出了一身汗,这腹栾重新送回驯兽院,明日清晨训练后再重新灌入御奴腹中。

  于是,御奴每日白天都由小三扶着在院子里走,到了晚膳后又是极致催产,以至于每到催产之时御奴总是格外害怕却又享受着难得的高潮,渐渐的迷失自己,习惯是很可怕的东西,每日的催产渐渐把御奴磨得越发像个闺男,性子亦是柔婉得不行。

  无情的口令牢牢锁着他的身子,催产之时亦是调教的最佳时刻,扣舌器,扩穴器,口侍技巧……各种调教层出不穷,一个月下来,御奴的身子已完全习惯了时时刻刻大腹便便,随时随地的生产腹栾。

  只要无情一声令下,御奴便后穴大开,叫得妩媚动人,完全不是开始的那种嘶吼,反而勾人心弦,不管是抽插深喉还是甩乳抖臀,都极尽魅惑,且毫无羞耻之心,真乃尤物也!

  一个月后,御奴昏迷着,双眸被黑布蒙住,送入戒律院,无鸾亲自为其举行了仪式,进行秘术之后的御奴并不清楚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但却隐隐感到自己的身子仿佛不太一样了,可哪里不一样,又说不出来。

  第二日清晨,小腹疼痛异常,随即,玉茎开始溢出鲜血,吓得小三不知所措,责任嬷嬷前来,为其玉茎包裹,又给御奴戴上了玉茎套,锁精托暂时不用,急急回禀无情。

  “御奴初潮了!”

  无情遂来检查,果然见御奴虚弱的躺着,玉茎软趴趴的挂在胯间,玉茎套包裹的甚好,人也我见犹怜,便宽慰道:“这是喜事,不必害怕,你经过了秘术,这身子便可孕育了,初潮是每个后宫闺男的第一次月信,只有皇家才能赐予,寻常权贵家的闺男可没有这样的福分,以后每月的月信都是如此,来人,赐御奴每日一碗红糖水,好好养着。”

  御奴忙起身:“谢情师父……”

  见他懂规矩,又小心翼翼,无情便扶着他躺下,摸着他的脸道:“腹痛是正常的,玉茎这几日脆弱得很,好生养着,后穴肠功不可废,乳训的时辰减少一半,让你好好休息。”

  御奴露出个微笑,又喃喃道:“敢问情师父,奴有了月信,便能诞育皇嗣了吗?”

  “嗯,不过也得陛下的雨露恩泽才行,还得看你的运气,不过你是我调教出来的,受孕是迟早的事。”

  “……如此,奴受再多的训教,也是甘之如饴。”御奴虚弱的笑了,陛下,奴可以诞育皇嗣了,可以有我们的孩子了,陛下,奴真的好累,每日训教真的好累,可心里有你,再多的苦都能受,陛下……

  每隔两个时辰要更换一次包裹玉茎的生绢和玉茎套,膳食亦只能吃些清淡的流食,御奴越发娇媚动人了,一举一动都令人想入非非。

  五日后,月信过去,无鸾的调教卷宗又送来了,便是不仅要生产,更要训练后穴肠道扩得自如,收得及时。

第六十一章 缩穴绞肠链

  于是,御奴不仅每日要练习生产,更要练习生产后的收缩肠道穴口,自然又少不得器皿银针的刺激。

  每次生产完,御奴后穴都如同一个大肉洞一般,怎么都合不上,一个月下来,每次都是用八号玉势堵住其后穴,可见其后穴松弛程度。

  但时间紧迫,无情在每日催产之后都会托起御奴后穴,一边拍打一边令御奴收缩后穴,可御奴每次催产腹栾后都会晕厥,哪里还有力气,因此无情一边让他含着参片,一边用银针刺激御奴大脑,使他无法晕厥,饶是如此,御奴也是什么力气都没有了。

  后穴如大肉洞一般敞开,这是生产后的弊端,但御奴是极品穴,行乐宫对他的要求便是要收缩得宜,用最快的速度恢复其后穴的韧性,所以,无情便与驯兽院的梅峰商议,只能用更大的刺激来让御奴收缩肠道穴口,于是,梅峰便设计出了绞肠链!

  这绞肠链从外表看和软竹管没什么分别,长度刚好是御奴的至深点,只是这个东西一旦按动机关,便会变得狰狞异常,它最特别的并非是四指粗细,而是它通体全由三种刺激方式组成,一档只是密密麻麻的仙人掌刺,二档则变成了吸肠孔,三档乃是环锁拧,再配合一个绞字,便是要让御奴后穴不收也得收。

  这日,御奴产后虚弱的躺在床上,由着无情将绞肠链插入,只留了一截在菊穴口,那是绞肠链的机关,无情攥在手中,冲御奴道:“后穴的肠肉肠道要及时恢复,不然有损你的穴气,生产后穴气最易溃败,很多男妃都是产后后穴松弛而被打入冷宫,你记得,这是为你好。”

  御奴产后无力,连出声都是奢侈,只微微颌首,表示知道了,无情又令小三喂了些水,御奴头上扎着针,勉强恢复了些许精神,无情这才道:“开始了,收!”

  机关按动,一档开始,绞肠链迅速涨大成四组粗细,无数的仙人掌刺在御奴菊穴的大肉洞中进行上下左右的鞭打,由于是穴内鞭打,疼痛可以增加数倍不止,御奴只觉得肠道被生生刺穿,一双美目睁得老大,大张着檀口,竟是嚎叫了,本能的就要弹跳而起。

  “啊!!!!!”十指狠狠插进床沿,四个执事立刻上前将他按住,强行分开其双腿,并将他的臀股抬高,便于无情查看,产后的大肉洞被无数仙人掌刺狠狠鞭打,御奴涨红了脸嚎啕大哭:“啊……好痛啊……杀了我吧……啊!啊!呜呜……”

  只是产后本就脱力,此刻再如何嚎叫也变得无力压抑,无情一边揉着他的雪臀,将大肉洞缓缓挤动,使绞肠链刺激得更彻底,一边冷道:“此乃绞肠链,专门替你绞肠,这原是行乐宫的一道刑罚,如今被用来替你收穴,这绞肠链会在你的肠道内进行循环绞弄,你只能收缩后穴,箍住绞肠链上的淫刺,才能让淫刺上的媚药和麻药帮你缓解疼痛,我知你产后后穴难收,但你如今别无退路,再不试着运肠功裹住这上蹿下跳的绞肠链便会生生将你疼死!”

  “好好想想吧,你已经接受了仪式,身子亦可生产,这关若是过不了,那你之前所受通通一笔勾销,行乐宫不会让你死,但你后穴若是废了,陛下定会将你打入冷宫,你这一生便会在无穷的黑暗中度过,再也不见天日……”无情一字一顿,盯着满头大汗的御奴,在他耳边冷冷说道,这个时刻,除了威逼恐吓,还有什么能让这个男人撑下这极致之痛呢。

  绞肠链在后穴不断绞弄,且仙人掌刺越来越长,每一针都扎得御奴臀股几乎爆裂,而御奴望着床顶,皇帝的温柔在脑中呈现,许久,终于狠狠用力推动后穴,主动迎接绞肠链的刺激,试着用后穴包裹起来……

  “啊……痛啊……救命啊……奴好痛啊……”

  “呜呜……啊……”

  无情并未封住御奴檀口,这等疼痛他需要发泄,若是堵住了唯一的发泄口,只怕御奴会疯。

  一个时辰后,御奴后穴总算可以勉强箍住绞肠链上的仙人掌刺了,因着后穴缩小,仙人掌刺缓缓变短,刺头上的媚药和麻药开始发挥了作用,御奴感到疼痛逐渐可以接受,无情又将绞肠链拖出穴口,本就布满仙人掌刺的狰狞物事哪里是那么容易抽出的,加上御奴后穴肠壁包裹着,巨大的疼痛使御奴昂起头竟是边哭边叫。

  “啊……好痛啊……情师父,奴真的受不住了……啊啊!!不要再抽了……”

  无情缓缓将绞肠链抽出,又缓缓插入,见着御奴臀股无力,便让两位执事狠狠怕打其白白嫩嫩的臀股,便拍便揉,帮助御奴后穴收缩。

  “啪!”

  “啪!”……

  无情冷冷的命令着御奴:“如今你受不住也得受,与其求我不如使劲让后穴箍住绞肠链!给我用力运肠功,不然便抽死你这贱货!”

  “啊……啊……是啊……呜呜……”御奴浑身发抖,本身根本是无力可出,只能凭着身子本能,肠道在无数仙人掌刺的来回绞弄之下饱受折磨,而这,也只不过是第一步!

  待御奴叫得均匀后,无情才按动第二档,仙人掌刺瞬间收回机关内,密密麻麻的绞肠链上全是针孔,而这些空洞的小针孔如同无数张小嘴,将御奴肠肉尽数吸紧,再大的肉洞也在那一瞬间被强行吸得只有四指粗细,这便是缩穴的最高境界,吸肠肉!

  “啊……”没有针扎,只剩下菊穴的紧缩,御奴不禁舒服的轻轻呻吟,他自己都能感受到这吸肠孔将穴肉尽数吸紧,肠壁穴口的褶皱瞬间恢复,“哈啊……”

  “哼,真是个淫荡的身子,这吸肠孔内的药的确会让你穴肉恢复,好好享受吧!”无情握住绞肠链来回抽插,御奴爽得嗷嗷叫,终于不用再受刺激,反而感到后穴前所未有的舒适,清清凉凉的感觉令他身子如沉水中,神经放松的结果就是御奴香艳无比的松弛下来,耷拉着脑袋,哼得淫荡无比。

  半个时辰后,无情见御奴后穴紧致了不少,这才按动机关三档,绞肠链缩小为两指粗细,一边吸着肠壁一边开启了环锁拧,绞肠链便开始凸起螺旋点,对御奴后穴肠道进行环绕吸锁,也就是将他肠道内的褶皱吸得均匀紧致,但这个紧却是和二档不同,乃是边吸肠肉便拧动肠道,增加肠道韧性,拧得力度越大,以后御奴的肠道褶皱便愈发的规则均匀。

  御奴刚刚舒缓又糟大力拧动,豆大的汗珠如雨,“啊……奴的肠肉啊……不要……不要……”

  “啪!”无情狠狠打了御奴一巴掌:“贱货,你有说不的权利吗?……回答!”

  “呜……没有,奴不能说,没资格说……啊……情师父饶了奴吧……”御奴一面绞弄着床单,一边冲无情可怜兮兮的求饶,无情捏住御奴下颌,瞪着他:“还敢说一个不字便拔了你的舌头!”

  御奴大骇,忙闭上嘴,连痛都不敢喊出,无情这才松手,绞肠链足足拧着御奴肠道半个时辰,无情才抽出,再看菊穴,已然缩得紧紧,伸出两指一插,御奴轻哼一声,肠壁温度偏高,穴肉充血,但褶皱十分均匀,无情这才抽出御奴脑袋上的银针,御奴立时晕厥。

  “他只怕要昏睡一天一夜,派人好生看着,以后每催产收穴一次,便让他休息三日,如此,一个月后便可见成效!”

  “是!”

  无情离开时正是上牌男倌接客的时辰,便前往暗室去抽查窥视男倌们的接客情况,自然又少不了对上牌男倌们的调教指示……

第六十二章 玉铭玉燕

  翌日,无情求见无鸾,汇报这段时间御奴的调教情况,下人掀开书房的门帘,无情才进去,便听得两声嘤咛,原是无鸾正在查阅卷宗,怀中衣襟微微敞开,一个漂亮的娈童正在他怀中进行乳侍。

  小娈童不过十岁左右,身子显然是自幼训教的,不仅青嫩,更难得的是这娈童生的极美,一双楚楚动人的大眼晴仿佛能挤出水来,穿着一件简单的袍子,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粉肩外露,长发齐腰,犹如小女孩一般羞涩含春……轻轻抖动的灵舌正在抖弄无鸾胸前的茱萸,纤细白嫩的小手不时揉捏着豪乳,即恭敬又柔弱,这画面太过绮丽,以至于连无情都有些发愣。

  “怎么了?还不进来。”无鸾好笑着,放下手里的毛笔,“你也是多年的调教师,什么场面没见过,这是燕儿,这些日子都在我身边伺候着,是个乖孩子,难得的是这长相和身段练得好,又是个懂规矩知分寸的,听说你昨夜点了宁柯侍寝,如何?”

  无情只微微一愣旋即大方的进来坐下,那娈童不得令仍在无鸾怀中发情,不时轻哼着,咿咿呀呀,不敢看无情一眼,生怕分心惹怒大调教师。

无情想了想,道:“柯儿自然是好的,他是我一手调教的,看着他从下牌升到上牌,这孩子很努力,是个可造之材。”

  无鸾颌首,眯着眼靠在椅子上,一手探入玉燕胯下,玩弄着小娈童粉白的胯下和并不肥大的囊袋,娈童青嫩的身子尚未初精,可早已学会了发情,亦忍得甚久,无鸾稍稍一套弄便引得玉燕啜泣落泪。

  “呜呜……哈……鸾师父……主子……”知道无鸾在谈事情,玉燕死死咬住红唇叫得声如蚊蝇,无鸾又问道御奴的情况,无情道:“主要还是时间太紧,他后穴收缩仍是不够迅速,只能每收穴一次修养三日,不然逼得太紧,只能将他逼疯,这是卷宗,请你看看。”

  无鸾展开卷宗,正看着,忽然眉头一皱,冲书案下吼道:“贱货,整根吞入,我要感受到你的深喉!”

  无情难得一笑,问道:“又藏了什么好东西在书案下?”

  无鸾淡淡道:“是玉铭,和玉燕一起侍奉我,正跪着口侍呢,不成器的东西,不值一提。”

  虽然这么说,无情却知道,若是无鸾看不上的,断不会亲自调教,当下无鸾看了看御奴的每日情况,问道:“收穴一次便修养三日,这三日你又当如何?”

  “左不过是些日常训教,他催产腹栾,又用绞肠链收穴,身子着实疲累不堪。”

  无鸾轻轻一哼:“你别被他的表现迷惑了,他二十岁的身子,又曾经练过武,底子没你想的那般不堪,修养可以,但你也得紧着训教,他是陛下的人,又是从我们这出去的,便是要和宫中其他嫔妃不同,不然陛下要你我何用?依我看,休息的时候派个礼仪嬷嬷再好生教他说话和身段,别以后做了孕夫再恃宠生娇。”

  “是,此事是我思虑不够周详,遵大调教师的令。”无情再高傲也不敢在无鸾面前托大,二人不仅是挚友,更是上下级的关系,二人说完公事,无情又问道:“萧氏兄妹可许久没来咱们这了。”

  无鸾眯眯眼,享受着胯下和怀中的舒适,淡淡回道:“那是宁萌伤了萧北雄的心,也是我刻意不让萧北雄次次点宁萌承宠,这二人纠结再深也别想翻出天去,岚儿是个懂规矩的,这没的说,萧氏兄妹成婚后如今都已封官,皇上正是重用他们的时候,只怕以后都不能常来了,你也知道陛下的性子,最忌讳朝中官员沉迷酒色,咱们行乐宫不愁没客人,你担心这个做甚?”

  “是,情也是一时好奇而已,如今宁萌已成极品穴,您又不准他出堂接客,到底是何用意?”

  “你想让他侍寝就直说,莫灵和海珍我是不会允的,但你追随我多年,自是不同的,何必装作好奇来探我的口气,红牌穴你哪个没点过,只一条,别忘了你是谁。”

  “哎,阿鸾,你……”

  二人又说了些闲话,莫灵和海珍又相继而来,无鸾又令玉燕和玉铭一起口侍,二人探出长舌争相恐后的含舔着无鸾胯下,不时发出淫靡压抑的呻吟之声,由于无情他们坐在书案前,因此并未看见无鸾胯间美景,但见他面不改色的谈论事情,莫灵和海珍便都钦佩不已,大调教师对自身的掌控简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这两个娈童都是资质最好的,可也没让大调教师把持不住,真是厉害。

  待送走了众人,无鸾再看胯下两个小人儿,两人流着口涎,还在卖力的含舔着大调教师的玉杵囊袋,一左一右,二人长袍早已垂至臀际,小屁股微微抖动,又因书案下闷热异常因此都是大汗淋漓。

  无鸾一时兴起,拿出个双头男形,大约四指粗细左右两端男形都有三寸长,中间有机关,扔在地上道:“停了口侍,赏你们玩个小东西,玉铭,你且含住,喂了玉燕,好好撞臀看看!”

  玉铭老实的应了,才要用手去拿,却听无鸾一声轻哼,忙缩回了手,玉燕知道规矩,主人赏赐的东西是不能用手直接拿的,尤其是这等物事,当下丁香檀口微微张开,如小狗一般叼在口中,玉铭抬高臀股,说了声:“辛苦弟弟了。”

  后穴微微松弛,男形缓缓没入,因着足有三寸,十岁的身子还是含得有些吃力,忙箍紧了,这厢玉燕又抬高臀股,玉铭就着插入的姿势,将男形的另一端送进玉燕后穴,可玉燕胆子小,一向最是娇弱,后穴一时紧张,忘了松弛,导致玉铭撞臀几次都未成功将另一端男形送入。

  玉铭只好道:“好弟弟,腰身松弛,臀股放松些,哥哥才好给你送进去啊!”

  玉燕小脸红扑扑的,委屈道:“是,谢哥哥辛劳!”

  扑哧——

  玉燕昂首一叫,男形没入,二人缓缓运动起来,时而同时撞击,时而前后抽插,二人穴内高温刺激了中间的机关,顿时穴中溢出一丝媚药,令二人逐渐失去理智,前前后后开始吟哦着,趴在地上臀股快速冲撞起来,无鸾又道:“燕儿,臀股用力些,谁先支撑不住便要受罚!”

  行乐宫的男倌最怕的便是受罚,因为你永远想象不到调教师会赐下什么刑罚。

  二人身子一紧,即刻开始来回抽插,臀股相撞说不出的香艳。

  直到二人都被干高潮插得身子滚烫,无鸾这才捞起玉铭,“小东西,说,最喜欢什么?”

  玉铭羞涩一笑:“自然是主子的雨露。”

  无鸾又抱起玉燕,问道:“你呢?”

  玉燕睁大双眼,嘟着红唇在无鸾怀中撒娇道:“燕儿最喜欢主子享用后穴。”

  “两个小东西,你们的嬷嬷得赏,教得如此乖巧讨喜,本座也是喜欢得紧,来,喂你们吃些雨露!”

  二人立刻跪下,无鸾捞起玉燕,将他青涩的身子双腿分开,挂在书案上,臀股插入玉杵,玉铭机灵,赶紧探出长舌插入无鸾幽穴中进行口侍,无鸾的玉杵一入玉燕的菊穴立刻将玉燕涨得浪叫,到底是十岁的身子,调教师的胯下又岂是那么好伺候的。

  无鸾将扣住玉燕的腰身,上上下下抽插着,玉铭激动的口侍幽穴,二人声音越来越高,无鸾亦是玩得不亦乐乎。

  终于过了一个时辰,无鸾在高潮中幽穴冲出一股子黄液,玉铭大口大口吞咽着,唯恐落下一滴,而玉燕则被无鸾掰开臀股,用白浊浇灌得穴心一烫,玉燕被抽得干高潮不断,可也立刻起身,含了玉杵,接着余下的雨露,无鸾只喘息了几口,享受着两个小东西的侍候,无比惬意,便询问道:“两个不错的小东西,雨露可好吃?”

  玉燕知道这是鸾师父在考察他们的规矩,当下便舔着玉杵便道:“哈……好吃,燕儿喜欢主子们赏的任何雨露。”

  玉铭也道:“谢鸾师父的赏,贱奴的檀口菊穴和玉茎都是被享用的,主子赐的雨露乃是恩泽,是琼浆,贱奴吃了觉得难受便是藐视主子,不配主子怜爱,更不配侍奉主子。”

  “何为羞耻心?”无鸾又问。

  玉燕赶紧道:“回鸾师父的话,贱奴没有羞耻心,没有自尊心,更没有本心,那是贱奴不配不能有的东西,是忌讳!”

  “很好,那本座再问你们,调教承宠之时最忌讳什么?”

  “回鸾师父,调教之时最忌讳不受、受不尽者!”玉铭道,玉燕接着:“承宠之时最忌讳发情不自然,身眼技巧不到位,配合不彻底,神思飘忽不集中,且叫床与迎合不够机敏高亢。”

  “男倌为何要戴锁精托?”

  “……锁精托是咱们男倌的荣耀,是好东西,可锁淫欲,锁精道,是防止男倌不自爱的规矩,男倌需时刻拘着身子,告诫自己,出精发情都得受令懂规矩。”

  “每日早晚的盥洗有什么规矩?”

  “回鸾师父,盥洗时,贱奴们需听从责任嬷嬷教导,身心放松,当出则出,当喊则喊,盥洗是对男倌的恩赐,行乐宫最忌讳男倌私自释放胯下菊穴,不到盥洗之时不许排泄,时刻受着饱胀才懂得珍惜盥洗,享受盥洗和渴望盥洗。”

  “出精日有什么规定?男倌每日基本规矩是什么?”

  “……每月出精日为两天两次,若是贱奴犯了规矩,便减少或取消出精日,贱奴不得求,不得问,不得心声怨怼,男倌每日基本规矩为,时刻需保持身段妖娆妩媚,说话戒急戒躁,走路胸乳胯下环佩之声需悦耳动听,坐、起、走、吃都得含着菊穴内的玉势,时刻谨记肠功,做到坐得轻柔,起得缓慢,走如弱柳扶风,吃需细嚼慢咽,不得发出任何不雅之声,更不得性格暴躁,口出秽言。”

  无鸾满意的点点头,又道:“规矩学得不错,看来昨日的戒尺没有白受,现在好好侍弄干净,准备沐浴!”

  二人忙应了……

第六十三章 侍疾

  宁萌原想找御奴聊天,谁知见礼仪嬷嬷坐在院子里,御奴挺着大肚子一手搭在小三胳膊上,在院子里来回走动,也就不好再进。

  礼仪嬷嬷手拿戒尺,见御奴走得累了便用戒尺狠狠抽打其腹部,御奴一手撑着腰,细眉处早已香汗淋漓,却是不敢叫也不敢哼疼,忙吸了口气,露出个微笑,走得轻松起来。

  “贱货,孕夫的规矩便是要如弱柳扶风般,时刻面带微笑,身子更是要时刻保持凹凸有致,我问你,打得可好?”

  御奴道:“回嬷嬷,自然是好的,贱奴便是要这样打的,奴不敢疼。”

  又是一戒尺打下,御奴撑着腰身的手紧了紧,绷着脸却是笑得十分勉强,天知道他腹中的腹栾是如何钻来钻去的,后穴和前庭玉茎都被锁死,饱胀感快把他逼疯了,礼仪嬷嬷又道:“这样打呢!”

  “贱奴谢嬷嬷了,嬷嬷辛苦……”

  “感激应该是绷着脸吗?笑!”

  御奴忙露出个笑容,转眼又是一鞭,打得轻响,“什么时候该怎么笑,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吗,要时刻保持柔弱之姿,再笑!”

  直到御奴说话微笑均如享受一般清淡妩媚,礼仪嬷嬷这才道:“继续走,要步子小些,迈出去之时不可发出声音,胯间锁精托的链子和乳尖上的乳铃之声不可混乱……”

  正踌躇着,御奴不经意看到了宁萌,正扶着来福的胳膊站在院子门口,一双杏眼却是说不出的心疼,御奴一时愣住了:“萌儿……”

  礼仪嬷嬷见到宁萌面色顿了顿,冲御奴吼道:“贱货,你是要停下来吗?继续走……”

  御奴哪敢不听,只好扭头,继续走着,宁萌缓步上前,跪在地上行礼:“萌儿见过嬷嬷,嬷嬷辛苦。”

  在行乐宫,男倌见到调教师和嬷嬷都是要下跪的,礼仪嬷嬷显然不喜宁萌出现在这里,淡淡道:“你是极品穴,我可不敢当,谁不知鸾师父最器重你,看来着实挺清闲,还有功夫到处乱走……”

  宁萌忙磕头道:“贱穴怎敢,再如何极品穴,都是众位嬷嬷悉心教导的,大恩不敢忘,今日弹琴有些疲累了,便来寻阿奴哥哥说话,即是在训教,萌儿也不便打扰,这便告辞了。”

  礼仪嬷嬷哼了声,冲宁萌道:“这御奴也是你能称兄道弟的,他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宁萌,我看你是不是太闲了,需要我禀告大调教师让你忙一点呢!”

  “嬷嬷赎罪,萌儿知错了。”

  行乐宫没有人不畏惧大调教师的,宁萌如今难得成为众男倌之首,好不容易得来的自由自然是不想失去的,而御奴还在院子里走着,眼角时不时飘过来,只有宁萌看见了他眼中的焦急和委屈,身不由已,连朋友都是奢侈。

  “滚!以后都不准你来看他,好好呆在你的芙蓉阁,守着本分才是正经!”

  宁萌忙起身褪去了,出了梅花院,早已惊出了一身汗,来福劝道:“相公莫伤心,这嬷嬷的话在理,御奴公子每日训教已是疲累不堪,咱们有什么关心放在心里总会有机会的不是。”

  宁萌有岂能不知,暗暗道:“来福,你寻个机会找了小三问问,阿奴每日什么时辰有空,我再来就是,他一个人,真叫人难过。”

  “是,奴才知道。”

  二人又去了蔷薇馆,洛扬也是寂寞无聊的,宁萌说起御奴不禁唏嘘,洛扬宽慰道:“弟弟莫伤心了,咱们哪个不是千般委屈万般无奈的挺过来的,人活着本就不易,他若是撑不下去,你伤心也没用,没的影响自己的心情,他会理解的。”

  宁萌叹息着,拿了帕子拭泪,“洛扬哥,萌儿明白的,对了,殿下可有来你这?”

  “哪里呀,殿下已经很久没来了,公主府如今才办了喜事,殿下娶了驸马,自然是要恩爱一番,我如今只管训教着,后穴穴气不败便是上天恩赐,哪里还能祈求更多。”洛扬轻轻一笑,心态十分平和,给宁萌倒了茶,宁萌见他无一丝伤心不禁问了,“哥哥难道都不伤心吗?”

  “伤心?萌儿,哥哥得殿下照顾可以不用夜夜接客承欢已是天大的恩赐,哥哥无以为报,只盼着能殿下能偶尔想起我来,到这里坐坐,便是我的福气了,断不敢有独占之心。”说这话时,洛扬明显有些失落,宁萌知道,不是洛扬不在乎,是他不敢在乎,不能在乎。

  **************

  宫里,这些日子无鸾接了太后懿旨,务必要挽救皇后的后穴,可皇后已经二十九了,又多年受陛下器皿抽插后穴,菊花松松垮垮,一取下菊塞和菊饰可见两指粗细的肉洞,且肠道干涩,臀股更是松散,显然是穴气溃败的症状。

  “哎……”无鸾头疼,回到行乐宫和梅峰商议,梅峰扶着自己的小山羊胡,骂骂咧咧:“这皇太后也真是的,如此烂穴找我们有什么用,老夫可没辙!”

  无鸾冷声打断:“混账,那可是皇后,你也不怕掉脑袋!”

  梅峰也后怕起来,痞痞笑着:“我怕什么,这不是还有阿鸾吗,是不是,咱们在这说,宫里的怎么可能知道……”

  “梅峰啊梅峰,你这死鬼迟早要死在你这张嘴上!”无鸾是又好气又好笑。

  “切,你舍不得我死……”

  “真……无耻……”

  “哈哈……哈哈……”

  二人谈论了一个下午,十分勉强的拿出了一个方案,可也只能改善,并不会让皇后的后穴重塑青春。

  需知若是男倌穴气溃败便是回天乏术的,可皇后毕竟不同,没有淫药浸润,也没有受过调教,大秦闺男的训教更注重礼仪和身段,哪能像个妓一样去调教后穴呢。

  于是,皇后的身子还可以挽救一二,饶是如此,也让皇后感到十分疼痛辛苦,可为了恩宠和太后的教导,他也只能受了。

  每日晨昏定省后,后妃们都会轮流前往凤仪宫给皇后侍疾,因着太后回宫,又加上选秀,后宫人是越来越多,不过都是名门闺男,明面上的规矩都不敢忘。

  今日轮到萧德妃在凤仪宫侍疾,皇后躺在床上,双膝对折打开,腹部以下用被子罩着,令人看不见皇后的下半身,只能看见隆起的被子,床尾处,御幸房的一位教习公公正遵照无鸾的交代伺候皇后的后穴。

  先是扩穴,皇后毕竟从未受过器皿调教,又不好意思叫得大声,只好紧紧抓着床单,扩穴后,便感到后穴热了起来,原来是教习公公将一根熏香送进了后穴,道:“娘娘,无鸾师父说了,每日用这菊花香薰上一个时辰,您身子保持不动即可。”

  “嗯,知道了,这东西不会烫伤本宫吧?”

  “不会,这菊花香是无鸾师父送进宫的,外面用了软竹管包裹,断不会烫伤娘娘后穴,娘娘只管放心。”

  “嗯……”皇后缓缓闭上眼,后穴大开,自然是睡不着的,可一见到萧德妃那略带嘲笑的唇角便火气大了起来,旋即道:“本宫的参汤呢……”

  皇后的贴身嬷嬷赶紧将参汤端来,递给了萧德妃,萧子恒虽恨死了皇后,可到底被冷落过一次,也不敢向以前太后不在的时候一样放肆,只好端了,坐在皇后跟前,可刚喂了一口,皇后便“噗……”的一声,吐了他满脸都是。

  “你……”萧子恒起身,他好歹也算是如今宫里位份最高的妃子,皇帝面前都不曾被这般作践,当下愤恨的盯着皇后。

  皇后只当没看见,道:“德妃啊,真是不好意思,本宫喉咙里一时不适便喷了你一脸,来人,还不快送上锦帕给德妃娘娘。”

  “不用了,本宫自己有。”萧子恒擦了脸,忍得脸色甚是难看,道:“既然娘娘不舒服那就不喝罢。”

  “慢着!”皇后淡淡一笑:“本宫不是不舒服,是觉得有些烫喉,德妃你替本宫好好吹吹吧。”

  德妃只好端起碗,耐心的吹了几口,又喂了皇后,皇后这次到是没喷他一脸,可又道:“太凉了,德妃弟弟,看来,你伺候本宫不甚心甘啊,也是,长公主的生父,多么娇贵的身子啊,怎么能干这种活计,可本宫却不能罔顾宫规,你即伺候本宫不得力,便罚你一个月的月俸,今儿,就赏你跪上两个时辰吧!”

  “你……皇后娘娘,臣妾并非不愿,只是您用这样的理由便惩罚臣妾着实令人不服!”

  “哼,哈哈,本宫是后宫之主,这后宫的规矩不用你来教,本宫想怎么罚你就怎么罚你,来人,德妃目无尊上,对皇后的懿旨也敢置喙,再罚他十廷杖!”

  “冯玉,你欺人太甚!本宫是皇上的宠妃,看谁敢打!”德妃一时不忿,竟擅自起身,皇后冷道:“大胆,还不快拖出去!”

  “啊!”

  “啊!”

  ……听着院子里传来的叫喊声,皇后终于露出了微笑……

第六十四章 大结局

加入收藏加大字体缩小字体 目录 上一页

絮言絮语撒花,感谢大家的支持!

第二部筹备中,看的人多立刻开坑!

不再讲述行乐宫,当然也会有行乐宫的章节,主要会将后宫和豪门哟!

  一个时辰后,教习公公撤了菊花香和扩穴器,又用生绢粘了特殊的药油,缓缓用镊子推入皇后的菊穴,直到整个肠道再也塞不进去为止,再用生绢将整个胯下,包括玉茎囊袋和臀股都包裹起来,又拿来了油布,在外面裹了一层,这才将皇后双腿平放。

  “啊……”皇后慢慢感到后穴竟开始刺痛,不禁大叫出声。

  “娘娘,这是养穴的好东西,能让您肠道变得敏感多情,菊穴和臀股的颜色都会渐渐恢复,无鸾师父说了,这个东西每日包裹三个时辰才能卸下,疼痛是有的,您若是受不住便含着参片吧!”

  “好痛!”皇后情不自禁想要翻滚,胯下一片刺痛,如万箭齐发,贴身嬷嬷忙给皇后含上参片,又让几个宫女压着皇后四肢,到底是皇后的陪嫁嬷嬷,搂着皇后心疼不已:“皇后啊,忍忍啊,忍过了便好了,嬷嬷心疼你啊!”

  “嬷嬷……啊……让本宫动一动吧……好痛……”

  “不行啊皇后,动了身子会影响效果的,这养穴的方子是鸾师父开的,又是太后授意,出了纰漏不仅您要受训,奴才们都得拉出去打死啊!”

  皇后开始浑身出汗,贴身嬷嬷又给他檀口塞了锦帕,皇后死死咬着,后穴不自主的收缩,妄图将生绢挤出,可只换来更痛更刺……

  又是一个月过去,御奴每次催产的时间不断延长,收穴的要求也越发苛刻,除了每日的补药用膳之外,乳训和规矩训练更是将他练得性子柔如春水,笑如春风,举止修然恬淡,远胜一般女倌,身段自是不用说的,活脱脱是个尤物,而且是适合生产的尤物。

  最后的一个月,无情开始令御奴掌握孕夫承宠之术,今日才进院子,御奴便扶着大肚子前来相迎,腰腹被淫牛奶和腹栾撑得满满,也因着如此,越发显得御奴惹人怜爱。

  “贱奴见过情师父!”御奴缓缓跪倒,无情见他乖顺,便道:“起来吧。”

  御奴这才恭恭敬敬的起身,揽着无情的胳膊,边进去便讨好道:“情师父,奴儿早沏好了茶,就等着您品尝呢!”

  “嗯,今日到是乖巧的很!”

  无情喝了茶水,便令御奴趴着,用各种春宫体位来插入其后穴,御奴不得令万万不敢溢出秽液,可腹中暴涨着,哪里经得起无情的玉杵狠狠捣弄,偏生那腹中的腹栾只要御奴身子一发情便似活了一般在其腹中狠狠冲撞,来回游动,整个腹腔是疼痛不已,导致后穴无法含住秽液,无情每撞一次,便带出不少白浊,到后来每抽一次,那菊穴便似喷溅一般溢出不少白色奶汁。

  “哦哦哦……啊……疼啊……爽啊……撞死了啊……”

  无情令:“菊穴给我收紧一点,运肠功!”

  御奴忙叫道:“是……啊……奴要……要含着情师父的玉杵……”

  “贱货!用力收紧!”无情见御奴力有不逮便扬起软鞭狠狠抽打着御奴,渐渐的,无情不再抽送,只半跪在床上,御奴知道这便是要让他自己动,于是,不停的前后晃动身子,时而摇乳,时而摆臀,在无情的淫鞭之下发情发浪……

  远远看去,御奴的大肚子被撞得来回轻颤,说不出的淫荡。

  “撞得狠一点,速度要快!”无情的软鞭毫不留情的挥打在那洁白的美背之上,看着御奴光洁的背部呈现出一条条的血痕。

  御奴忍着腹中绞痛和双乳淫痒,还要用力撞上玉杵,不消一盏茶的功夫便已大汗淋漓。

  无情拿出两根银针,便朝着御奴菊穴口一扎,御奴立刻惨叫:“啊!啊!”

  “用力!贱货,你就这点力气吗,敢偷懒便扎死你!”无情又是一鞭,御奴哭喊:“是……奴儿不敢偷懒的……”

  当下猛吸了口气开始自虐式的前后撞臀,速度不仅更快,而且御奴的臀股已完全契合无情的胯下,再无一丝缝隙,可见玉杵入穴之深,无情见他速度挺快,便开始把玩他的玉茎,那七寸长的家伙因着红蜡密封早已蓄势待发,挺立如柱,刚被无情抓在手中,御奴便觉似乎抓住了自己的全部灵魂一般,那手里的热度牢牢锁住玉茎,使他浑身难受,发情发浪!

  “啊……情师父……不啊……”

  “你说什么?”

  “奴错了……呜呜……请情师父好生玩弄……享用哈……”

  “这样套弄可舒服?”

  “啊哈……啊……舒服的……奴舒服的……求您……奴快疯了……”

  “想高潮吗?”

  “想……奴儿每时每刻都想……只要高潮让我做什么都行……”

  “那好,你今日撞臀好好发情,本座不动,你自己抽出梅开五度便许你高潮!”

  “呜呜……”

  “怎么?”

  “是……”

  终究,因为腹中的东西实在太多太涨,梅开三度后御奴在连连的干高潮中几乎昏死过去,好在无情给他含了参片吊着气力,没有梅开五度便是没有高潮的,无情说到做到,只令御奴休息,傍晚后接着催生收穴。

  其实第一天能做到一滴不溢出还能梅开三度,已经是相当不错了,无情也就不忍苛责,只是以后每日的要求逐渐提高而已。

  萧氏兄妹在朝深得皇帝信任,萧南凤已外放至地方做了个知府,短时间之内不能回京。

  萧北雄则留在京中,掌管大理寺,偶尔前来行乐宫也常常遇不到宁萌得空的时候,即使遇上了,宁萌也再不是以前的宁萌,疏离冷淡,又中规中矩,床底之间只剩下索然无味的逢场作戏!

  萧北雄不止一次提出要替宁萌赎身又不断赏赐了金玉之物,可宁萌骨子里也是个心气高的,伤了心后才更懂得要如何保护自己,从此心门紧锁,油盐不进,几度惹得萧北雄下不来台,终于,二人不了了之。

  这就是行乐宫中许多男倌的悲哀,也曾爱过,也曾梦过,可梦醒了,一切还是回到了原点。

  其实想想也就释然了,毕竟都是风花雪月之地,二人不曾共患难,不曾真心把心交付,又有门户世俗之见,要说有什么惊天动地不得了的感情那纯属扯淡,也许不了了之才是最好的结局,萧北雄以后也就很少前来行乐宫了,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在朝堂之上,左相深感兴慰,为嫡长子的浪子回头感到无比高兴。

  长公主也已再娶了驸马,导致来行乐宫的时间更少了,洛扬如今每月只得见几次而已,除了每日的调教之外,他已变得更加沉静,本来就要的不多,自然也就能与长公主长长久久。

  闲暇之余,洛扬便抚琴弄花,研习茶道,宁萌每次来,都是赞他过的是神仙般的日子,也许他是行乐宫最幸福的男倌了,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还是觉得寂寞,渴望出了这四四方方的院落。

  宁萌想什么也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也许他的人生只是因为没有遇到一个真心值得托付的男子!

  随着新一辈的娈童逐渐开始卖初夜、挂牌,行乐宫更加忙碌起来,周而复始,在这里只有调教和被调教,什么都不会改变。

  行乐宫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任你再如何耀眼妩媚,作为一个男倌,一生早已注定……

  四个月其实很快,待御奴终于通过调教回宫的时候,皇帝身侧已多出了不少新人,加上荣嫔和陆昭仪先后身怀有孕,后宫美男如云,皇帝到也没有忘记御奴,每隔十来天便少不了召幸一次,待得御奴终于怀孕,已到了八月,女帝更加宠爱于他,二人常常缱绻缠绵,恩爱无比。

  至于御奴怀孕生产之后会发生些什么?

  O(∩_∩)O哈哈~我知道大家都想看,我也很想知道……

  后宫又会产生哪些风云?

  大秦贵族豪门内还有哪些美男的规矩没讲?

  行乐宫又会产生哪些绝代美男?

  请期待行乐宫第二部,第二部背景会沿用第一部,主要讲述后宫和相府之间的故事,重点文笔将不会再说妓院,也是时候换个方向了,希望大家支持!

  现在征集第二部的名字,大家有想法的就说说吧!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8页 当前第8页

首页 上一页 ← 8/8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行乐宫[高H肉文]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