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重生带着儿子闯仙界 第5节

小说作者:大笨猫 所属分类:穿越重生 下载:重生带着儿子闯仙界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12-29

上官云落点了点头,对众人说道:“咱们靠过去,我们几个带着他们三个先出去,空寒配合小蝶善后。”

“好!”

“是!”

有了这个计划,众人开始往出口的地方走,好在那些修士隐藏身形之时,他们都是看到的,虽然是藏身在出口,却也没有把出口给围住。

一行人走到出口处,大家对视了一眼,都做好了准备,上官云落和几个融合期的修士拉着那三名还没有回复的修士。空寒见他们准备好了,就往出口出射出一道灵力,出口处空间开始扭动。

而空寒的这个结界,在空寒灵力打出之时,并没有任何改变,可是随着空间的扭动,这个结界也开始扭动。

“你们看有人要跑!”随着一声呼和之声,之前隐藏起来的那些修士,身形瞬间就显现了出来,可见那件宝器在使用的时候,不能自己暴露,否则就失效了。

这些人也是在这里大劫习惯了,随着这声呼和习惯性的多道法术就朝上官云落这些人身上打来。

  ☆、第48章 万物声音

饶是蓝衣小蝶她们有准备,也不免有些招架不住,好在有空寒的灵力虽然受到了外面进来的灵力的干扰,却也比这里面的修士要高得多,才险险的躲过了整个一轮猛烈攻击。

虽然有受伤之人,却没有大碍。更是有条不紊的趁着空寒抵挡之时,这几个受伤之人一步迈出了这个空间之外。让剩下的人没了后顾之忧。

“快……快……快封住那个出口,否则都让他们跑出去了。”这些打劫的修士,到底是结丹期的修士,都有底蕴在身,说话间,四件法器和一件宝器就朝出口这飞了过来,看样子就知道,那些都是震封之用的,如果让这些法器碰到这个出口,说不准还真能把这里给震封住呢!

空寒和蓝衣小蝶等人自然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也都各使手段打落那些法器……

铮!铮!铮……

金鸣之声不绝于耳。

那边是要阻止他们出去,他们是一心离开这里,又占了先机,攻击法宝之时。见到得手攻击之刃就趁机往外撤出去。转眼间空间内只剩下空寒和蓝衣小蝶二人。

这原本就是计划好的,让他们两个人断后。这两人一个是结丹期的修士,另一个修为更是超过结丹期,按道理来说这样的安排是最合适的。

却没有想到对方手中还有一件震封之用的宝器,在其余人都出去之后,这两个人要联起手来对付这件宝器之时,宝器已经越过二人,朝那出口而去,之前的攻击居然没有阻扰它丝毫的行走轨迹。

“你先出去!”空寒见状,知道在攻击也效果不大了,一把抓起蓝衣小蝶向出口之处一扔,就把蓝衣小蝶给扔出了这个空间之外,同时一个黑色宝塔型的宝器压在了出口之处。出口顿时就被堵住,内外灵气不再相通。

“竟让那些人跑了。”

“也不知道这个人身上,还有没有元素之灵!”

“该死……”

那些大劫之人那里看不出来,这些人是一伙的,甚至还是现在大楚国第一大门派,玄阴派的人。现在那些人都出去了,就剩下这么一个人在这里,身上定然没有元素之灵。

“我们一起上,一定不能让这个人出去,漏了我们的底细。”这些人虽然老早就改变的形貌,但是那些法器却是不能改变的,凭借玄阴派的在大楚国的势力。根据这些法器,查到他们头上一点都不难,自己这些人多数都是散修,就算是有门派的也都是小门小户,那里能和玄阴派抵抗。

之前出去的没有办法在追回来,留下这个人虽然死活的意义不大,但是这口气却咽不下去,反正他们从这里出去也只能去往上届,虽然那边行走危险万分,也比呆在这里等死要强。

修行世界被划分成了三六九等,却不是封闭起来的,初级大陆的修士想要去往高级大陆,最常见的就是飞升,修为到达了这个世界的顶端再次雷劫来临成功突破就能顺利前往高一级的大陆。

还有一种办法,那就是称作传送阵发前往高等级的大陆,不过这传送费用来回都是天价,出去还好,只要是有灵石法宝,就能去,回来的话那就要看修为和身份了,不是所有人都能出去在回来的。

而且更高一级的大陆生存更加艰难,就是正常飞升的修士,在这里你的修为已经是顶尖的了,去了那里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其中艰辛自然不必细说。

对于那些自己乘坐传送阵过去的就更别说了。

当然还有一种相对前两种更为安全的,那就是先从上届找个依靠,那么不但不用交高额的传送费用,到了上届之后更有落脚之地,和不用自己辛苦争夺就能有的修行资源,虽然也是要奉献些什么,却比前两种都要稳妥的多。

这些散修想要去往上界,自然就只有出资传送一途,他们这样自身实力还没有达到飞升的,又在传送之时耗费巨资,能不能活下来实在是未知数,却真的比干等着接受玄阴派的报复要强得多。

在发现他们攻击的那些人是玄阴派之人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大约有了这个认知,不过即使之前蓝衣小蝶等人没有隐藏,他们还是一样要出手的。

修行、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没有什么东西是摆在那里等着你去那的,哪一样不是用命去换回来的,与天斗都斗了,何况人乎!

“哼!”空寒轻哼了一声,一点都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之前外界灵力进来之时,虽然他的接界也散开了,他却没有一点不舒服的地方,冥冥之中还有了什么感悟,不过没有容他细细琢磨罢了。现在却是觉得自己对这个空间的掌控比之前更加要完整了些。

这些天上官云落和蓝衣小蝶等人所做所说,他在一旁看着知道了很多的东西,同时也有很多东西从他的大脑之中慢慢浮现出来。结合之下他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又怕自己的猜测太过匪夷所思,才先让蓝衣小蝶出去,免得自己的猜测错误,连累了她。

现在这有他自己对着这些人却能放手一试了。

“人在我族之地闹|事?”在双方正要开打之时,火翎出现在不远处。

火翎之前醒来之时得了莫大的好处,没有敢对任何人说,连自己的族人都一并瞒着,在进来之前就已经约定了地方,不管是的没得到元素之灵,都在那里会和一起出去。

会和族人来到出口这里,却发现了有宝器震封住了出口。这里本就是他们火凤一族的领地,守不住这里面的宝藏让这些外来的修士跟着分一本羹已经是他们莫大的屈辱了,现在看这架势还有人在这里杀人夺宝,她就更加的不忿了。

别的修士怕这些二十多名结丹期修士的组合,她们却一点都不怕,这是她们一族的地盘,她们那里能一点后手都没留,这些人要是识相也就罢了,要是不识相,这大楚国一下子去少了二十多名结丹期的修士,她们火神一族还没准能再得些好处呢!

火神一族虽然内乱不断,却也能一致对外,在有外敌的时候,她们能随时放下个人恩怨,一致对外。这也是火神一族能常年占据在这里的原因。

当然了火翎出口也不止是因为气愤,还因为她看到空寒之后,虽然在她的记忆之中没有这个人的存在,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她让她心生臣服之意,不知是她,她身后的族人也也有这样的心思。

这对修士来说可是天大的是,如非是一些特别的原因,没有那个修士会愿意臣服别人,除非这个的实力非常强大,强大到他们连反抗之心都没有的时候。可是眼前这个少年却又不是那一类,少年的修为或许是高于她们,却还没有让她们仰止的地步。

越是这样,这不明的情绪,就更加让火翎心生疑虑。才出声阻止了双方的对战。

“你们火神一族要干扰我等的私人恩怨不成?”那一伙人心知这里是火神一族的地盘,眼前的火翎又是这地盘的主人,一定有很多他们不知道的手段,在这里和这些人斗起来不一定能捞着好处不说,还没准就折在这里,才出言把双方之事定义为私人恩怨。

“私人恩怨我们自然不管,出了我族的重地,你们怎么解决都和我们无关,不过这空间,乃是我火神一族的重地,在这空间即将关闭之时,你们在这里斗法,要是让我族这空间有了差池,我们损失不起。”

火翎到底是一族之长,说话之时处处留出余地,就是这些修士日后想要报复,也没有什么光明正大的理由。

一时之间对面的那些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里倒也没什么意思,你们要是不打了,我可是要出去了。”空寒在一边见他们两方默默对视一时无言,就插话想要出去了。

他本就是心思单纯之人,想什么就说了,却不知道他的这句话,听在别人耳中,却是带有挑衅的意味。

“好小子,你今日若不拿下你,我等颜面何存!”那些人本就不把空寒看在眼中,之前正在搜肠刮肚想要找个动手的借口,现在空寒的这句话,倒是正和了他们的心意,就势亮出法宝双方又要开打。

“我劝你们还是收了攻势吧,这里是我族重地,断然不能漠视。”火翎说完,也没见她做了什么,之前震封住了出口处的宝塔型宝器,不等主人召唤就飞了起来,让出了出口。

“你……”那宝器的主人见状心中惊异,怕自己的宝器被谁夺走一样,连忙收了回去。

“时间不早,快要到了这空间关闭之时,还请诸位道友,快快离去……”火翎并没有让让人把话说完,而是对着手中的口哨说出这一番话。

这口哨煞是神奇,火翎的这番话通过口哨在这个空间四处荡漾,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让这些修士听着心中烦闷,修为低的甚至有道心不稳之向,都连忙往出口这里赶来。

而这声音在出口这里却只是寻常的音量,只是不停重复而已,是以那些修士越往出口这里来,声音就越舒服,而那些越力这里远,听着这声音越是不舒服。

不多时,进入这空间的修士陆陆续续都来到了这里。

然越来越多,那些打劫之人见到不能在趁机偷袭,也都各自散了,随着众人出了这个空间。

空寒心有所想,想要查验的东西因火翎的到来,没有了出手的时机。却在火翎使用那只口哨只是,心有所感,索性也随着那些修士走出了空间之外。

一步迈出外面的景色是空寒从来不曾见到的,悉悉索索的议论之声不说,风吹草动、鸟语虫鸣、流水落花各种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充斥着空寒的耳中。

  ☆、第49章 随身洞天

“空寒!”空寒还在感受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愣愣的站在那里,上官云落早就看见他从里面出来,却见他出来就愣在了的当场,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看了一会之后,见他眼中满是惊奇之色。心知是突然开到外面的世界看得痴了,就轻喊了一声。

空寒木木的转头,看清是上官云落之后,愣愣的说道:“声音……好多的声音。”

之前上官云落见到空寒之时还是在侧面,并没有看到空寒的正脸,现在空寒转过头来,上官云落等人看到他的正脸俱都是一愣。

原来这空寒眉心处居然生出一簇细小的火焰纹饰。

这个时候空寒自己倒是醒了过来,见上官云他们盯着他看,不由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然后不明的问道:“你们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我身上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你查看查看自己身上,可有什么和之前不同之处了。”上官云落并没有明说,因为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猜测。而这个猜测,在大楚国除了他,别人定然想不到,别说是大楚国,就是圣域也只有少数的人才知道,如果真如他猜测一样,那么有可能帮他解决一件大事。

空寒不明白上官云落说的是什么意思,却也依言检查起来。

“啊!”空寒大喊出声,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

之前从那个介子空间出来的人,不管是得没得到元素之灵的,大多都是出来之后第一时间就各展法术遁走。只有想上官云落他们这样等人的队伍还在周围,所以此时这里的修士并不是很多。

“不过是衣服脏了,回去换了就是,走吧咱们回家。”上官云落知道空寒是查出不同之处了,此地却不是说话的地方,连忙拉住空寒从原地消失。

接着蓝衣小蝶等人也都有样学样的从原地就消失了,他们自然都是回去了仙帝秘境之中。

仙帝秘境之中。

“今天有走了一批人,什么时候我的修为也能达到结丹期啊!”一名开光后期的修士站在一个传送阵边上,叹息的说道。

“队长,我看他们的修为都不是马上就能渡金丹劫的,怎么现在就去上届了?”另外一名开光初期的修士,看着那名开光后期的修士,不解的问道。

“你知道什么,这些人是去冰雪城镇守的,自然要早些去,等他们能渡金丹劫的时候,自然又有人去接替了。”

“哦,是这么回事啊?之前不是要从九霄门那边去吗,现在怎么都从那边走了?”

“和你说了也不怕,反正大家都是自家人,之前管事们就说了,已经有了主上的消息,并不用在九霄门那边守着了。至于为什么又改成了冰雪城,就不是我们能知道的事情了。”

“主上?我……”这名开光初期修士的话还没有说完呢,眼前传送阵内银光亮起,陆陆续续的走出来二十多人。

为首的是一个青年,一个少年和两个粉妆玉琢的孩童,紧跟在他们身后的则是武部管事蓝衣小蝶。

这两个看守传送阵的修士,并不认识上官云落他们四人,开始见到之时只是觉得上官云落眼熟,却并不认识,还要开口询问,就看到了他们身后的蓝衣小蝶,连忙躬身施礼。

“这是主上和两位少主,快来见礼!”蓝衣小蝶知道二人并没有见过上官云落,连忙给他们介绍。

“少……”那名开光初期的修士刚才还在说着少主,转眼之间说的人就站在了自己的眼前,吓的呆愣在了当场。

“属下见过主上,见过少主!”其实这些人早就看过上官云落的影像,不过这人突然站在自己的面前,难免反应不过来,听蓝衣小蝶这么一介绍,那个队长顿时就反应了过来,连忙拉了一把同伴,一起上前躬身施礼!

上官云落自然不在意这些,点了下头.

还不等上官云落行动,远处就飞快赶来一群人,正是青姨等人。

原来之前上官云落在巨猿一族之时,君九思知道他没有事,却不能下去找人,就让九霄宗的人一直查看上官云落的踪迹。

九霄宗查看自然用的是推演之术。上官云落在巨猿一族中,不能被他们探知,上官云落一出巨猿一族,就让他们给知道了。在得这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就通知了君家和下届的九霄门,玄阴派自然也就知道了。

却没能用帝印联系上上官云落,知道他又去了什么秘境之中了。直到上官云落从介子空间中|出来,她们才真正和上官云落联系上。

“拜见主上!”为首之人正是青姨。

青姨的修为早就已经结丹了,但是她为了能找到上官云落一直等在大楚国内,没有离去。

而同为四大管事的宝姨三人,已经去往上届了。这也是她们早就商议好的,主上早早晚晚要去往上届,她们先去了还能疏通前路,打下基础,全做给主上当开路的先锋了。

因此现在这秘境之内,当初的圣女也只剩下十之七八了。

和众人见过之后,上官云落并没有第一时间听他们回禀什么,而是把空寒带到他自己的大殿之中,询问他之前的发现。

“空寒现在可以说了。”上官云落看着再次愣神的空寒。

空寒是灵体化成的人形,他的感知要远远高于修士,所以在进入仙帝秘境之后,这里和大楚国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让空寒很是疑惑,同时又有更多的画面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甚至有大段大段连续的画面,让他的灵智又开了几分。

“是洞天,我身上多了一个洞天,还是你见过的洞天。”空寒说这话,一拉上官云落,两个人就出现在了一处空间之内,竟然是之前他们刚刚出来的那处介子空间。

修士一般的修为到了化神期才能修出随身洞天,可以装载万物。而灵体修成人形,一般都有伴生的洞天,这个事一般的修士是不知道的,上官云落也是偶尔从他师父口中得知的,所以在看到空痕眉心那一簇火焰的时候,就猜到了有可能是这个。

  ☆、第50章 得知前事

“你对你这随身洞天,可有什么感悟?”上官云落关注空痕的随身洞天,是他突发奇想,他早晚要离开大楚国,而这仙帝秘境之内的灵气要高于大楚国,早晚都会被外人发现,到了那个时候,不免又是一场大麻烦。

要是能把这秘境空间,炼制成洞天,或者是空间物品,携带走,那就太方便了,要是别的修士或者是没有遇到空寒,这件事都是想都别想。

上官云落现在继承了绝空仙帝的传承,虽然功|法没有修行绝空仙帝的,但是这身的修为可都是传承自绝空仙帝,绝空仙帝对空间的感悟,加上空寒对伴生洞天的领悟,他才有能成功的可能。

“感悟……”空寒沉了一会,食指和中指并拢,一点眉心,一丝红色的光芒聚集在空寒的手指中,朝上官云落的眉心一点。

瞬间很多记忆出现在上官云落的脑海之中。

这些记忆并不连贯,零零散散的都是关于洞天的,但是量很大,上官云落一时之间也分辨不出来里面什么事他需要,就都先放到了一起,存储在识海之中,以后慢慢在看。

“空寒谢谢你,我们出去吧!”上官云落真心的道谢,空寒现在的记忆已经早就成熟多了,这样还能毫无保留的把关于洞天的记忆传给自己,上官云落很是感激的。

这关于洞天的感悟,不止是能帮助上官云落把秘境炼制成空间法器,更能让上官云落以后,在晋升化神期的时候顺利很多,可以说是天大的好处。

不过这都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现在他最主要的是两个宝宝。

回到大殿之后,上官云落对空寒说道:“我觉得你现在应该现行闭关,对你的修为有所帮助。”

“嗯!”空寒点头,看向上官云落问道:“在哪?”

即使是空寒的智商已经成熟了,他说话的风格还是没有变,依然是有话直说。

上官云落点头说道:“我让人给你安排。”

这五年来,上官云落最大的变化,就是情绪丰富了很多,特别是对着两个宝宝的时候,而空寒,他们刚刚认识的时候,他的智商还不如两个宝宝呢。接着有共同经历了介子空间的那些事,让上官云落把空寒划归到了自己人的范畴之中。

“少主,吃点这个糕点,这个是万年梅花制成的梅花糕,吃了能安稳心神,平复修行上的浮躁之心……”

“少主,少主这是九花玉露,名字虽然俗气了点,可这是采集了九种万年灵药开花之时的露水,用这个玉碗盛着,虽然有一定提升法力的功效,却是最为柔和的,对少主不会有一点损伤……”

“少主……”

等上官云落让青姨给空寒安排了闭关的地方之后,去找两个宝宝的时候,发现这两个孩子已经被众女给当成宝在宠着了。

看看那身上从上到下没有一样是普通的东西,头上的银白发冠、身上穿的月白的长衫,脚上的云头履,全身的法器。两个人还都是一模一样的打扮,说明这些东西都是老早就准备的双份的。

“你们两个今天的功课可是还没有完成呢。”上官云落给两个孩子安排了固定的功课,都是关于练体的。修士炼气却不炼体,只有不能炼气之人才能从练体开始,却要比炼气开始的修士艰难万分。

但是上官云落知道,体修、法修、剑修、符修……不论是哪一种,都是在改造身体,而从一开始就在改造身体的,毫无疑问就是体修,所以上官云落早就告诉了两个孩子,不论是想要走那条路,都让他们每天坚持炼体。

“爹爹……”

“爹爹……”

“主上……主上……”

众人见到上官云落连忙行礼。

上官大宝则是站在原地喊了一声,他虽然也和上官二宝一样被打扮的粉妆玉琢的,可是那张遗传自上官云落的面瘫脸,让他显得有点严肃,不过那微粉的耳尖,泄露了他现在是有点拘谨的。

上官二宝那就是十分享受了,一手拿着梅花糕,一手端着九花玉露,一边吃一边喝,满脸都是笑容。

上官云落挥手,让众人起来,对两个宝宝说道:“你们的住处青姨已经安排好了,先去做今天的功课,然后在玩。”上官云落说的很和气。

“是,爹爹!”两个宝宝却并没有磨蹭,而是直接放下手中的糕点和饮品,去练功了。当然你要自动忽视上官二宝狼吞虎咽的,就把手上三块梅花糕,都给吃了下去,还能清晰说话的事实。

上官云落嘴角微微上翘。

安排好了空寒和两个宝宝,上官云落这才有时间和青姨他们细说这五年的事情。

在听说了他落下悬崖之时,君家家主君九思居然跟随而下,在没有找到他之后,还打杀了那些人,另外这些年全力支持玄阴派的这些事情,上官云落满脸的疑惑,然后就想到了一个可能,却是他不愿意提起的。

“沈鸿宇现在已经回到了上届九霄宗内,这次您出现在大楚国的消息就是他传来的,还说了君家家主君九思正在进行一项家族试炼,短时间内还出不来,让您……”青姨说道这里看了上官云落的面色一眼,迟疑要不要继续说下去。

上官云落并没有说话,而是看了青姨一眼,示意她继续。

“他说,让您不必挂念君家主。”寂静无声。

早在五年前,大楚国的修士中就由传言,说是玄阴派的弟子和君家家主关系非凡,如若不然也不能获得君家的全力支持。而对于上官云落怀孕这件事,青姨和沈鸿宇他们这些知情人,都在看到君家家主的表现之后,心中已经有了猜测,这孩子恐怕和君家主……

上官云落并不是不同俗物,自然知道他们能想到这一点,上官云落不想提起,也只是因为那一夜自己连对方的脸都没看到,就被那啥了的不甘,却没有别的情绪。

像屈辱什么的,早修炼的岁月之中给磨没了,只有拥有强大实力的人,才有时间有机会考虑那些。

简单的说,就是上官云落对于君九思把他给那啥了的事情,归罪于他自己的实力不够强,对君九思这个同样是受害人的人,并没有什么喜恶。

现在突然听见有人让他不要挂念什么的,说实话,他还真没有这种情绪,所以依然波澜不惊的对青姨说道:“让沈鸿宇用推演之术,帮忙查查冰心和林强的下落。”上官云落就这么轻描淡写得,把话题给从君家家主身上转移走了。

从介子空间出来以后上官云落也没恩能够通过帝印联系到冰心之时,就知道她一定另有际遇。

“是!”

“还有什么要紧的事?”

“还有一件事主上要早作打算。”青姨说完拿出一枚玉简,递给了上官云落。

上官云落拿过一件放到眉心间,缓缓闭上双眼,一大段的信息出现在上官云落的脑海之中。

  ☆、第51章 灵兽界

“灵兽界?”上官云落吃惊的看着青姨。

“是的,五年前后大楚国的灵兽界,就要开启了。属下已经派去咱们门下即将突破的弟子前往冰雪城待命了。” 青姨很重视灵兽之事,才有这样地方安排。

实际上在修真界,每个门派都很重视灵兽。

修真界中万物都能修行,灵兽更是受到大道的眷顾。而且灵兽如果从小带在修士身边几乎没有叛变的,可以说是最放心的伙伴,更有很多修士嫁娶化成人形灵兽来提升家族的血脉。

大多的修士和门派是把灵兽当做同伴和弟子来培养的,毕竟灵兽想要化成人形,是渡劫期的事了,很多修士终生都被困在自己出的初级,或者中级修真大陆,根本就见不到能化成人形的灵兽。

所以大楚国的修士们都是把灵兽当做自己的攻击伙伴,灵兽在化成人性之前,就都有自己的攻击法术,甚至特殊技能,多数时候灵兽的攻击比修士的法宝要好用得多。而且在修士之间公平对战的时候,灵兽和法宝一样,是不算计在内的。

更何况灵兽和灵体等一样,在踏上修炼之路后,都会有一种属于自己的天赋法术,和人类的开光法术有些相似,却要比人类的开光法术要高级的多。

灵兽的这种法术是有几率过血脉传承的,灵兽的修为越高,这种传承的几率也就越高,反之则低。人类的开光法术不论是你有多高的修为,都不可能传承的。

当然了,也可以选择不传承,甚至几代叠加下来血脉中拥有多种传承的也不在少数,能被选择传承下来的术法自然都不是普通的术法。

可是多种法术传承到后辈子孙身上,也不是所有的子孙都能觉醒传承,血脉月浓郁的子孙自然越容易觉醒传承,血脉稀薄的就要难上一些。再有就是天资了,天资高的自然要比天资低的容易觉醒血脉传承。

更有天资逆天者,自身的法术比血脉传承的还要不凡的也比比皆是。

想要灵兽成为自己的伙伴或者是弟子,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契约。契约有两种,一种是平等契约,有一种是守护契约。

顾名思义,平等契约是要签订契约的双方都同意的情况下,才能签订的,这种契约让双方处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之上,契约期内双方都不能做出伤害对方的事,契约解除也需要双方同意。而一方身死,另一方的修为会自动降低一个等级。

守护契约名字好听,实际上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做主仆契约,则是单方向的契约,只要守护者自身对想要效忠的人使用守护契约就能生效,而且这种契约只有主人一方才能单方向解除契约,守护方没有解除契约的权利。如果守护方死亡,主人一方不受任何影响。主人一方死亡的话,守护方将一起死亡。

这两种契约都可以用于任何修士,意思就是这人两种契约人和人、灵兽和灵兽、灵兽和人都能使用。灵兽可以选择效忠人类为主人,成为奴仆。人类也可以选择灵兽成为主人效忠,选择同类或者是其他物种的修士都是可以的。

自然了很少有修士或者是灵兽愿意和别人签订守护契约的,好在这守护契约,要守护方全心全意的真心效忠才能契约成功,到是没有什么人能用这个要挟谁。

眼下对于上官云落来说,他们是刚刚开始成长的小门小户,灵兽是他们必须要争取的资源。何况他现在有了要把秘境炼制成空间物品的想法,那么大楚国作为他们的起源之地,别的资源也要计划起来了。

“好,大家权利修行,五年后我们一起前往灵兽界。”

“是!”

五年对于普通的修士来说,不值一提转眼即逝,可是对于两个五岁的孩子来说,那就是从儿童成长为少年的五年。

十岁的上官大宝和上官二宝身高外面还是一模一样,将近五尺的身高让两个人已经有点玉树兰芝的意味了。性格上他们还是一样,修为上,上官大宝还在炼气期,什么时候能筑基还不知道呢!而上官二宝已经是开光后期的修士了,始终比上官云落这个开光初期的修士要高。

被自己的儿子给落下什么的,上官云落也无可奈何!

“爹爹,我和哥哥也要去灵兽界。”上官二宝嘟着嘴满脸的不高兴。

“不行,那里太危险,你哥哥的修为去了那里太危险,你留下来保护他。”这不是上官云落溺爱两个孩子,而是真的很危险。

灵兽对修士的吸引力是巨大的,不论是在哪个大陆,只要有灵兽界开放,那对于修士来说都是一场机遇与危险并存的。

毫无疑问的说,大楚国的修士,只要是知道灵兽界开放,能去的,一定都回去,没有任何修士会错过这一场机遇。

大楚国虽然只是初级大陆,可是对于炼气期修士来说,还是太危险了。

上官云落也只是开光期,他能保护自己就已经不错了,再分神保护上官大宝,他真的是有心无力了,而上官二宝修为虽然比他高,但是见识几乎没有,多数都是道听途说,能不能保护他自己还是未知数呢,所以上官云落才决定让这两个孩子都留在秘境之中。

“我能保护哥哥。”上官二宝语气坚定,他自己的修为他知道,虽然他没有和人真正生死拼杀过,可是他的雷属性的法术,攻击力是最强的一种,加上全身的宝器,就是打不过,护着哥哥逃跑是没有问题的。

“不行,这个问题我们早就说过了,你们不能去。”上官云落坚持不让两个孩子去。

“爹爹,我真的能保护哥哥,你就让我去吧!”讲理不行,上官二宝就拿出了自己的耍赖**。

这五年上官云落没有闭关,而是一直陪着两个孩子成长,这也让上官二宝发现,很多时候,只要他撒娇耍赖,就能让爹爹做出妥协。

“不行,这次你不能去。”

父子二人正在斗法的时候,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第52章 撒娇也没用

进来的人是上官大宝。

“还是大宝懂事,二宝你……”不等上官云落说完,就被上官二宝给打断了。

“爹爹你要是再喊我大宝,我们还是跟你去灵兽界吧!”上官大宝……不,是上官尊从八岁开始,就开始纠正上官云落对他的称呼,可惜两年了,还是没有什么成效。

“额……”上官云落被儿子无数次的提醒,还是改不了这个习惯。

虽然他看着都已经到他肩膀的两个帅气得儿子,有种我家有子初长成的欣慰。可是对于两个儿子的小名,他真觉得比大名可爱啊!

“哥~~~~~~”上官君这一声带着无数波浪线的叫声。

如果让外人听见,一定浑身都起一层鸡皮疙瘩。

十岁的两个孩子,如果单看外貌和身高,倒像是十五六岁的俊秀少年。

上官二……上官君平时的性格还是老样子,可毕竟是大孩子了。早就知道如何隐藏自己,他这撒娇耍赖的样子也只对上官云落和上官尊使用。

对着上官尊比对着上官云落更加用的得心应手。

可惜今天他这声音,不管甜腻腻得拐几道弯,都不管用了。

“不行!”上官尊根本不管弟弟的抗议,转头对上官云落说到:“爹爹,您让结丹期以下的弟子回来吧!以后还有机会的。”

“你确定?”上官云落眼睛陡然睁大。

这次灵兽界开启,上官云落本着自愿的原则,想去的都可以。

所以最终十之八-九的弟子都准备进入灵兽界。

现在听儿子这么一说,他就只能让大半,弟子回来了。

这要是换个人说这话,上官云落直接就无视了,可是这个大儿子的话,他现在基本上是言听计从了。

已经有很多事都证明了,上官尊平时惜字如金,可是只要是他提示之类的话,那就必须要听,否则绝对损失惨重。

这一点让上官云落好多次想到君家家主君九思。上官尊的这种类似推演掐算的本事,很像是家族传承。

他心中差不多已经确认了,君九思就是他两个儿子的爹。心里是这么想的,面上一点都不显。

上官尊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上官云落也点了点头,说到:“好,我让他们撤回来。”

按照上官云落的经验来说,他也不想结丹期以下的弟子前往,但是众位管事认为,现在他们需要大量的资源。门下弟子也应该在生死拼杀中才能成长。才同意大家自愿参加。

之前想着,有那么多结丹期的修士保护这,就算是有些损失,也应该在能承受的范围内。

现在却不这么想了。

“二宝听你哥哥的话,大宝看着他,我去让修为不到的弟子回来。”上官云落说完也不理会在后面嘟囔的上官君,径直往外走去。

“哥~~~有那么严重吗?”上官君还是有点不死心,要是自己亲自抓一只灵兽,从小养到大看着他化成人形,是多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啊。

“别闹,比你想的严重得多,别去给爹爹添乱了。爹爹他……”

不等上官尊说完,上官君突然大叫了一声:“不行,爹爹,爹爹的修为也没到结丹期内,我去把爹爹追回来。”也不等上官尊回到,上官君人已经跑没影了。

身后的上官尊嘴角上翘,露出来一个罕见得笑容。

极北冰雪城内,最近人流攒动,十分热闹,这在冰雪城可是有史以来没有的事。

  ☆、第53章 神奇冰湖

冰雪城是大楚国最北边的城市,一般人们说道冰雪城,都会用极北代替。

这里的寒冷也和他的称呼成正比,能在这里生存的凡人,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外地的很少能在这里生存长久的,别说凡人了,就算是修士们,没有真正踏上修行之路的,炼气期修士们都很少能承受这样寒冷的。当然了天生有水灵根的修士例外,这里对他们的身体虽然没有太多的舒服之感却也别的修士要好得多,更对他们的修炼好处成倍增加。

所以冰雪城虽然冷,却也是各个势力必争之地。不过这里和大楚国其余的四个修真者城市不同的是,这里并不属于任何一个门派,而是大家都在这里建立了自己的落脚点,这个落脚点和在其余城市的不同。

比如,如果是想在九霄城建立落脚地点,那么不管是什么门派势力,都要通过九霄门的默许才行,而雅山岛那样的部族岛屿更是很少接纳外族的势力,各个势力在那里几乎没有落脚点,只有常年租住在那些修炼洞府的修士而已。

而冰雪城则没有这些限|制,只要是你有能力,就能在这里建立一块属于你的势力。这也是凤阿岚出了秘境之后,把发展的重点放到了冰雪城的原因。

上官云落带着人到达冰雪城之时,并没有人气任何人的注意,因为他使用的是秘境传送。

现在在大楚国之中修士们都已经知道了玄阴派的强大,不论是修为还是资源,他们自然知道这是因为千年以来从秘境中活下来的圣女们都进入了玄阴派之后带来的,所以玄阴派内门之人都能远程传送,也就不是什么秘密了。不过修士们的猜测中,是玄阴派财大气粗的在各个落脚点都修建了隐秘的传送阵,才做到的。

这让各个势力想要恨都恨不起来,因为传送阵这种东西,他们也可以修,他们也有能够修建传送阵的修士,可是他们消耗不起,修一座到主城的传送阵已经是很多门派的妄想了,别说在每个落脚点都修建一个了,修建传送阵的灵石、传送时消耗的灵石、维护用的灵石,都不是小门小户消耗的起的。

其实要是按照这些修士的想法那样,上官云落他们也是消耗不起的,不过是因为他们使用的是秘境的传送,秘境传送只需要通过秘境之内的传送阵,就能传送到大楚国任何地方,消耗的灵力之少,秘境内的灵气足够补充,这样的传送阵也只有绝空仙帝那样的修为能做到。

在冰雪城中之前坐镇的凤阿岚早就已经飞升去了上届,现在这里主事的却是当年青姨当年在九霄城中就下来的陆玲儿。

陆玲儿此时的修为居然已经到了融合期,这短短的时间,让一名练气期的修士达到融合期,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陆玲儿却做到了,因为她是天生的变异冰灵根。

按道理来说陆玲儿这样的天赋,住在九霄城之内,早就被带进了九霄门之内重点培养了,但是由于陆玲儿的身世,让陆老爹根本就不敢让这个孙女暴露出来,在她出生之后,就给她带了一件禁制金环,让陆玲儿的单一变异冰灵根,变成了驳杂的五灵根来保护陆玲儿。

刚开始跟随上官云落之时,陆老爹虽然说了陆玲儿的身世,却也没有解开陆玲儿的禁制,直到他们都加入了秘境之后,陆老爹才把陆玲儿的身世告诉了陆玲儿,也解开了她的禁制。

变异冰灵根在这寒冷的极北冰雪城简直是如鱼得水,让陆玲儿的修行之路一路畅通,比上官云落父子三人还要通常顺利。

“属下陆玲儿见过主上!”陆玲儿此时激动的看着上官云落和青姨,如果没有当初的他们,她有可能一辈子都不能显露自己的根基。陆老爹和她说过,如果没有这么强大的靠山,他一辈子都不摘下陆玲儿的禁制金环。

陆老爹随着凤阿岚去了上届,当然了他是花了灵石,才上去的。因为陆老爹一家是从上届搬下来的。对那里的了解比凤阿岚他们要多,才被带去帮忙了。也是为日后陆玲儿回去拿回自己的东西打基础去了。

“起来吧,灵兽界开启可有什么动向?”上官云落坐在椅子上,看向陆玲儿。

“按照属下近期让人观察看来,这次灵兽界开启有三个地方,最近的就在冰湖之内。”陆玲儿十分肯定的对上官云落说道。

“冰湖?”上官云落对冰雪城没有一点了解,自然也不知道冰湖在哪。至于陆玲儿没有说的另外两处地方,上官云落并没有想要过问,陆玲儿的能力,早就已经证实了,她既然没有说另外两处,那么这一处就是最适合的。

“冰湖就在这冰雪城之内,如果主上没有其他事情,可以随属下去看看这冰湖,一刻钟就能到。”陆玲儿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好!”上官云落点头、起身,一行人跟随陆玲儿去往冰湖。

冰湖,是冰雪城内十分有名的一处景点,这脊背之城本来就是十分寒冷,早就过了水落成冰的程度,按道理来说,这里根本就不可能有流动的水,可是这冰雪城内却有一处几乎静止的湖水,常年不结冰,在这么冷的冰雪之城也没见一丝蒸汽冒出的冰湖。

冰湖本就是这里的著名景点,这四周自然有各种店铺林立,最多的就是酒楼,不过和那些邻水的建筑,多半是半边建筑延伸到水中不同,这里的建筑都老老实实的在地面之上,哪怕是一个露台都没有延伸到水面之上。

而且冰湖中没有任何船只,也没有见到上面有什么飞禽路过,只有水中时不时游过的银色小鱼,这银色鱼很小,大的也不过只有三寸来长。

能看到这些,还是因为在上官云落他们来的时候,湖边上正有人在插这种银色小鱼。

“这是冰湖特产的寒鱼,味道十分鲜美。”陆玲儿指着在湖边插鱼的修士的鱼篓说道。

那名插鱼的修士见到上官云落一行人,连忙行礼。

“你继续吧!”说话的是陆玲儿,显然这些鱼是要给上官云落吃的。

上官云落也看了好一会这个修士插鱼,这修士的修为上官云落看不破,说明这人的修为比他高。说是插鱼,是因为那修士用来捕鱼的工具,不是鱼钩,而是十分小巧的鱼叉,这鱼叉却是绑在一条透明的细线之上,这修士看到湖中的寒鱼之后,就用力投出鱼叉,插到寒鱼的身上拉出来,一条寒鱼就到手了。

不过这捕鱼的过程之中,最难的不是观察,也不是投出鱼叉的精准度,而是在那鱼叉悬空在冰湖面上之时,鱼叉和那根透明细线之上瞬间就会结上一层冰,插住寒鱼,把寒鱼拉出湖面之后,几乎整根透明细线之上都结满了冰,眼看着就要到修士的手上了,那修士用灵力一抖,才能把那些结冰从细线、鱼叉上面抖落在地。

而寒鱼自始至终身上都不会结冰。

陆玲儿继续对上官云落一行人说道:“冰湖之上不能飞行,空中路过的飞禽或者是修士,都会瞬间结冰,落到冰湖之中。”

说着陆玲儿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朝冰湖平面扔去,正常来说,融合期修士扔出的这个石子,能平行出去很远,才会坠入湖中,可是在那个小石子,进入湖面不到一尺的地方就坠入了湖中。

过程上官云落一行人都看得十分清楚,从进入湖面开始,那小石子上面就开始结冰,最后坠入冰湖的时候,已经成了快有成人拳头那么大的一快的冰疙瘩了。

“怎么确定这里是开启地点之一?”

“您看那边……”陆玲儿一指湖中间的那抹蓝色。

之前上官云落他们就已经看到了冰湖中心的蓝色。

这冰湖占地很大,开光期的修士需要将灵力作用于双目之上,才能看清这冰湖的全貌,

“这冰湖常年只有白色,这一种颜色,中心的蓝色是最近才出现的,而且还在扩大。”

“常年白色?”跟随上官云落来冰雪城的,很多人都和上官云落一样第一次来到冰雪城,自然不知道这冰湖的神奇之处,就问了出来。

“是的,这冰湖几乎不流动,而且常年都是白色,如同冰一样的白色,中间的蓝色是最近才冒出来的,而且在最初蓝色出现的时候,灵力十分暴虐,所以才能确定这里是灵兽界开启的进入点之一。”陆玲儿说完,又指了指四周的那些酒楼说道:“现在这里面已经很少收留真正的旅客了,都是各个势力自己的人守在这里。主上,咱们也有酒楼在这里,已经安排好了,咱们不妨去那边,还能看的更清楚些。”

等众人来到陆玲儿说的酒楼之后,明白了陆玲儿说的能看的更清楚的原因,这酒楼高五层,站在高处自然能看得更远。

还不等众人讨论什么,就听见门口处一阵笑声传来,一个中年人对门口的侍从说道:“我可是见到了陆姑娘进去了,你们别拦着我,拦也拦不住……”

  ☆、第54章 白捡的蛋

听见外面这个男人的声音,还不等上官云落等人问什么,陆玲儿飞快拿出一件法器,往门框上一打,顿时外面的声音全部消失了。

“这……”开口的是青姨,她和陆玲儿联系的最多,自从陆玲儿掌管冰雪城以来,还青姨还没见过这么惊慌的陆玲儿。

“……”陆玲儿也好像是刚刚想起来,这里还有上官云落等人。

然后众人就看到,这个一直都充满自信,侃侃而谈的陆玲儿,脸红了!接着结结巴巴的说道:“他……我……就……就是个捣乱的……”这掩饰,连三岁的孩子都能听得出来。

不过在做的众人,年龄最小的就是上官云落了,而上官云落又是相当于两世为人的,经历的见过的多了,这么点小事他们怎么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大家都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继续他们的正事。

三天,对修士来说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却也能做很多事情。

而上官云落这一行人这三天的时间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看着神奇的冰湖。

冰湖中间的那一抹蓝色,在这短短的三天之内,如同冬冰夏消一样,整个冰湖都从白色融化了,成了可以映照天空的蓝色。

冰湖全部融化之时,冰湖正中间半空中,空气扭转涟漪泛起暴虐的灵力穿梭其中,凭空两节嫩绿色的枝桠长了出来,两节枝桠快速生长,向两边分开向上,然后合拢。

最后在原本空无一物的冰湖正中间,凌空出现一个由树枝绿叶组成的镜子,看似镜子,却什么都照不进去,镜面还犹如水波一样涟漪不断,但是里面的灵力已经非常稳定了。

“走……”上官云落一声令下,他们一行十一人就朝那入口飞去,此时的冰湖之上飞行也都畅通无阻了。

同一时间飞身而起的队伍,可不止是上官云落他们这一行人,大小势力的队伍就有几十队,还有无数的散修。

灵兽界的开启并没有什么限|制,也不要什么令牌,只要是修士都能进入。

灵兽界进入没有等阶限|制,这事普通的修士可能从来没有想过,或者是想过,也没有人能给他们解惑。上官云落却是知道的,这都是来自于一条契约……

和上次被扔进了空寒的洞天中不同,这次进入灵兽界,上官云落准备的很是充分,他们十一个人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枚玉环,这玉环看着不大,作用却不小,能让带着玉环的人与人之间距离不会超过一丈。

根据以往的经验,进入灵兽界之后,大家虽然都是从一个入口进入的,但是到了里面确实随机出现在的,要是没有准备,大家都会被分散开。

所有的灵兽界的空间都是极大的,无他,因为多数灵兽常年之后的体型都比人|大了好几倍,所有他们的生存空间自然要比修士们生活的大陆要大的多。如果没有准备,很多时候甚至等到灵兽界关闭的时候,小队的队员都还没能全找到。

有很多秘境、仙府、洞天……之类的空间中都有这种情况发生,所以这种炼制起来也不是很难,能锁定一个小队的小东西,基本上是修士们探秘之时必备的。

上官云落扫视了一圈,就确定了自己这一方的人都没少。

“主上,这里果然如同之前看过的记录一样,神识根本就探查不出去。灵力作用于双目也也没有用,只能查看咱们眼睛能看到的。”崔元山是这次跟着上官云落进来的结丹期修士之一,他修行的功|法神识一道十分突出,他也惯用神识探查。

这次随着上官云落进来的十个人,只有空寒不是结丹期的修士,其余都是结丹期的,空寒的修为不能用他们这些修士的等阶评价,所以在空寒想要同行之时,上官云落并没有想太久,就同意的。

算上上官云落、空寒、崔元山,还有一个叫宁闵之的之外,就都是女修士了,上官云落身边还是一如既往的阴盛阳衰。

不过不知道青姨是怎么□□的这个崔元山,他在进入上官云落的视线之后,就对上官云落百般照顾,那个架势不像是他的属下,倒像是他的仆从一样,不过这些人都被刻印了帝印,上官云落也就没有多想,由着他照顾了,因为他也是男修,让上官云落更是安心了一些。

毕竟前世虽然仆从如云,能在他身边近身走动的,那几个也都是少年。

听了崔元山的话,上官云落点了点头,说道:“不止是神识,咱们的灵力也被消弱了五成,等于是降了两个等级还多些,大家都小心些,”

灵兽界对修士的修为都会有一定的削弱,可是这个灵兽界的削弱程度,不管是在哪都是很高的了,普遍的灵兽界也只是削弱一两成而已。削弱五成,对修士们来说,危险增加了无数倍。

看着眼前参天蔽日的高大树木,上官云落心中就有数了,这里面不会有什么高大威猛的灵兽,应该有很多小巧的灵兽。

不用上官云落吩咐,大家各自拿出了网兜铁龙,在鞋上装上铁爪。

这些东西,也是进来之前就已经想到的了,有了上官大宝的提示,上官云落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装备的东西才能这么齐全,就是灵力消弱了五成,借着这些东西,他们一行人的生存几率也加大的几分,更何况他们一行人的修为,他敢说是进来的这些小队之中最高的。

神识不能用,上官云落他们几个人分工,让变异风灵根的上官月,在树上给众人放哨。

上官月是秘境出来的那些圣女之一,她只说自己没有姓氏,既然认上官云落为主,就请上官云落赐姓。

上官云落就让她姓上官了。

其实这也是一种殊荣,在修真界之中只有心腹之人才会被冠以自己主人的姓氏,不过这种接受主人姓氏的之人,就不再是单纯的属下了,算是把自己的命都给了上官云落,而且这种认主,就是将来上官月自己修炼到了哪怕是仙帝,也还是上官云落的属下。

这样的属下,上官云落见到的也多了去了,还有很多属下的修为连连晋升,最后主人死了,主人的一家都要靠着这种属下维护生存的,上官云落也见过不少。

而且也只是说起来是属下,实际上,只要是修为超过主人的,那个主人不是把这种属下当做亲属相待,兄弟相称的,相互敬着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谁都不傻。

上官云落现在手上能用的人又都是出自秘境之人,这其中有几个和自己的家族决裂了的,他给了姓氏,让她们和原本的家族断了因果,他又多出几个更加得用的人手,何乐而不为呢!

修行一道,大道三千,每个人走的都不是想同的路子,不过这因果之说,很多修士都是深信不疑的。

上官云落自己也信因果之道,不过他有之前的修行经验,虽然信,却也会避却也不会事事都避,多了一份洒脱之心。

要说他唯一不能释怀的,那就是害他身死道消凡骨重修的那三个人,虽然在心性上已经不会在时时刻刻想着这事了,不过这个仇他必须要报,如果这个坎迈步过去,不用别人说,他都知道,别说更进一步了,就是前世的等阶他恐怕都达不到。

“主上,前方有一窝不知道是什么灵兽的蛋,您看……”上官月传音给下方的上官云落。

“没有守护?”上官云落不解的问道。

明显是一窝禽类灵兽,这禽类灵兽不管是什么禽类,在孵化的时候,总要有一只守在巢中,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没有一个守着的空巢。

“确定没有守护!”上官月看到这窝蛋的时候,也很疑惑,仔细的看了半天也没见到守护的灵兽这才通知上官云落的。

“确定没有就都收了,然后朝左走。”上官云落给上官月传音之后,才给身边的人传音说道:“我们快些离开这里。”

说完首先朝左飞奔而去,众人连忙跟上。

他们飞奔了越有一炷香的时间,才缓缓停了下来,等着上官月。

不多时上官月也飞奔过来。

她有变异风灵根,还有木灵根和水灵跟,在这森林之中她的动作是最迅捷的。

“少主你们看,这是什么灵兽的蛋?”上官月解开背上背着的布袋,打开口递到了上官云落面前。

只见那五枚灵兽蛋,每个都有七寸长五寸宽,白底蓝花如同凡人家中摆放的青花瓷一般,清雅漂亮。

  ☆、第55章 分组

“这居然是蓝喙到蛋?”站在上官云落身后的崔元山,看着那五枚如青花瓷一样的魔兽蛋,满脸的不可置信。

“蓝喙?”不等其余人问,上官云落就没听过这种魔兽,先问了出来。

“主上,这蓝喙生而知之,生而定型,出生就有强大的跟踪能力。出生百日便能攻击敌人,其喙细长,硬过精铁,攻击力就能堪比融合巅峰的修士。”崔元山越说眼睛越亮,尽显激动之色。

听崔元山说完,上官云落没见过这种魔兽,倒是说过。就知道这种魔兽多么的有名了。

所谓三千世界,也就是三千大陆。一千个小世界,组成一个中世界,一千个中世界,组成一个大世界。大世界之上还有神界。

大楚国就是多如繁星的小世界中的一个。

在这多如繁星的世界中,上官云落之前一直生活在神界,都能知道这蓝喙,是看了一枚《灵兽百典》,名字叫百典,里面收录的魔兽却有几千万中之多。

虽然上官云落之前看《灵兽百典》玉简之中也有这蓝喙的影像,可是不知道是因为他之前的肉身被毁的原因,还是投身的这具凡骨之身……反正让他的记忆有些模糊,很多事真的像是上一世发生的一样,要有一二提示才能完整的想起来。

现在崔元山这么一说,他也想起来这蓝喙的厉害之处了,庆幸他们之前没有留在原地,疑惑也顿时爬上心头。

这蓝喙有一项崔元山说错了,这蓝喙可不是出声之后才能跟踪,这蛋本身就是跟踪的媒介,只要是摸过这蓝喙蛋的人,母鸟都能准确的找到这些人,可是现在他们这一群人在这里这么半天了,也没见母鸟来寻……

不止是这样,蓝喙因生而知之,所以鸟蛋时期就极受重视,上官云落不相信这广大的灵兽界之中,就没有一个强大的灵兽,收复这些天生的手下。所以这些没有主的蓝喙蛋出现在这里,还能被他们这么轻易就拿到手,委实太过诡异。

不知道是好是坏,见众人纷纷抚摸蓝喙的蛋,上官云落连忙说道:“这蓝喙蛋对母鸟来说,只要抚摸之人它就能找到。”

上官云落话音一落,还没有抚摸过蓝喙的几个人手停在半空中,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崔元山手上正拿着一枚蓝喙蛋,听了上官云落的话,虽然不知道主上说的这事,却也知道这鸟蛋属于珍稀之列,他们这么轻易就拿到了五枚,的确是透着不同寻常。手上的鸟蛋稍微有点烫手的赶脚,好在他早已经结丹多年,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也明白了上官云落的担心。

仔细观察了下手中的蓝喙蛋,对上官云落说道:“主上,这蛋恐怕最多三天就要破壳而出了,如有变故也近在眼前了。”崔元山对灵兽很有研究,否则这次也不会轮到他陪上官云落进这灵兽界了。

大家都不是笨人,都明白了崔元山说话的意思,都看向了上官云落。

上官云落此时心中已经有了些许算计,对众人说道:“分成两队,没有摸过蓝喙蛋的人一组,摸过的和我一组,大家用传音符联络,这个灵兽界绝对不会平静,刚一进来就有这么诡异的机缘,大家都别掉以轻心。”

分组之时原本没有抚摸过蓝喙蛋的空寒,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淡定的摸了崔元山手中的鸟蛋一把,站在了上官云落身后,对大家不可置信看着他的表情,一律无视。

上官云落则是无奈的一笑,这么一来一队人马正好对半五五一组,这边这一堆自然还是上官云落带头,另一队则是沈兔儿做了队长。

沈兔儿也是当年的圣女之一,小的时候家里贫穷,家中长辈也不会取名字,见到生下来的孩子又瘦又小,没有多少怜惜,却都说家中多了一个吃饭的女孩子,还不如多一只兔子日后也能卖几个银钱,也没给孩子取个名字,就一直兔儿兔儿的叫着。

沈兔儿后来被修真门派看重,却也没有怨恨过家里,家中虽然没有重视过她,也不待见她,却也没有刻意的虐|待,生活虽然困苦,却也养她长大,也没有想过把她买出去换银钱,做到了父母该做的一切,这就足够她报答的了。所以沈兔儿从来都不嫌弃自己的名字。

恭敬得接过上官云落递过来的传音符,分发之后,带着自己这一组的四个人往相反的方向而去。

见到那五个人走远,上官云落看看自己身边,空寒、崔元山、上官月、闫茉莉,这四个人说道:“如果我们猜测的不错,这蓝喙蛋带给我们的既是机遇又是危险,这蓝喙蛋我们一人带一个,继续探查。”上官月把蓝喙蛋分发给了几人。

别人都把蓝喙蛋放进空间袋之中,只有空寒看了看,一张嘴给吃了下去。

“啊……你……”一直没有说过话的闫茉莉见到空寒这个举动,吃惊的看着空寒。

蓝茉莉也是秘境圣女之一,她出了秘境就一直在冰雪城,这次能跟着主上进入灵兽界,是因她的修为早就已经到了结丹后期,却迟迟不见晋升的迹象,来这里寻找晋升的机缘。

自从见到空寒之后,她就对这个人很是好奇,空寒的修为她看不透,却不知道是因为对方修为太高还是没有修为,有的时候看着这人深不可测,有的时候却又直白的让人无语,举动更是和众人格格不入。

就像之前,他要留在主上身边,就主动去摸蓝喙蛋一样,他们这些属下是不敢这么做的。就像现在,大家都是把蓝喙蛋放进空间袋之中,这个空寒却是一口给吞了。让平时冷静的闫茉莉都惊呼了出来。

上官云落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闫茉莉,他没有向进入灵兽界众人介绍空寒,当然也没有必要,他是主子,不用事事人人都要向属下介绍,任由好奇心是正常的,可是太多就不好了,这闫茉莉作为结丹后期的修士,心性还差了太多,这次灵兽界之行恐怕对她虽有益处,想要进阶却还要磨练几十年心性才行。

闫茉莉不知道自己的瓶颈已经被上官云落看透,却也知道自己此时的反应有些不对,微微低头后退半步,示意心中的歉疚。

“走吧!”上官云落心之心性这东西,不是一朝一夕能练就的,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在上官云落这一队人分成两组之时,在这灵兽界深处一个宏伟的宫殿之中,传出了少有的笑声……

呵……呵呵……哈哈哈……

大殿之中站着一个身穿一件白色织锦长衫,腰间绑着一根苍蓝仙花纹银丝带,一头如若流水的墨色长发,剑眉如刀斜插|入鬓,一双流星般的紫色双眸,端得是霸气无双。男子大笑之后,看着眼前的一块块水镜,说道:“墨鳞,这人类之中的聪明人还真是不少啊!”

男子眼前凌空排列着几十块水镜,这些水镜之内显示着所有进入灵兽界的修士们,这些队伍之中,好几队都如同上官云落他们一样,把队伍分成了两组,博得了男子的赞赏。

在这男子身侧站着的,是一个身穿一件青色雨丝锦劲装,深蓝如墨的长发一丝不苟的束在脑后,有着一双清澈明亮褐色朗目,风度翩翩的男子,正是墨鳞。

墨鳞躬身恭敬的回答道:“还是大王的办法好,不必我们费心了。”

大殿下方站着的人听着这二人的对话,嘴角都抽了抽……

“谁教这些人类倒霉,轮到了百年一次的灵塔开启……”男人打了一个哈欠,带着慵懒和无所谓的声音继续说道:“安排这些人两天内进入灵塔,有进入灵塔第三层的人再告诉我,否则别来打扰我!”一边说着,男人的身影一边变浅,说完最后一句话,男人的身影也消失在大殿之中。

墨鳞转身看向大殿下方站着的众人,说道:“大王的话你们也听到了,该干什么都干什么去,别在这杵着了。”不同于刚才的恭敬,此时的墨鳞说话之时,语气之中也带着毫不掩饰的不耐烦,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风度翩翩。

大殿中众人相互看了一眼,都欲言又止,最后大家都看向站在最前方,身穿一件水红色刻丝连珠团花锦纹窄袖变色高开叉长袍,身体凹凸有致极为妖冶,墨绿色长发绾成朝阳五凤髻的女人身上。

感觉到众人的视线,女人丹凤眼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心道“老娘也是怕死的啊!”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可是也知道这个事她不问不行,于是摆出一副清纯的笑脸,讨好的对墨鳞得说道:“墨长老,这灵塔开启,事关咱们日后的前程,您看……这……这选拔是不是有点……有点过于草率了?”

墨鳞眼睛一斜看向女人,高傲得问道:“草率?怎么才不草率啊?要是觉得草率,你让大王换个方法啊!反正我是不敢去说,你们谁有胆量谁去!我没有!”

“……”众人无语,他们要是敢说,还用等到这个时候吗!

在被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出现的力量给传送到眼前这个塔下之时,众人就明白了,这灵兽界的捕捉灵兽之旅,变成了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灵塔试炼。

“每闯过一层,就能得到奖励,失败的人直接被传送到魔灵战场,征战百年还活着的可以离开!”半空中一个妖艳红衣女人的影像,说完这句话也在半空中消失了。没有给众人任何问话的机会。

还不等众人再说什么,还是那股传送之力,包裹住了每个人。

上官云落眼前一黑,再次看清眼前情景让他心神一震!

  ☆、第56章 通过一层

祥云朵朵,仙气缭绕,霞光满天,瑞气千条!用整块仙灵玉雕琢而成的大殿,大殿房顶雕琢着这一只神采奕奕犹如活物的巨型朱雀……

这里正是仙境四大圣地之一的朱雀圣地大殿!

而他身边只有他一个人,之前在试练塔外见到的那些修士,都没有了,这里只有他一个人。

上官云落只愣神了很短暂的时间,在看清楚眼前是朱雀大殿之后,马上低头看向他自己的手,那只手虽然也是形状优美,莹白如玉。

这是属于上官云落的手,不是那个朱雀圣子落清尘的手。上官云落的手只是如玉,而落清尘的手则是真正的晶莹剔透玉石雕琢的一般。

“啾啾啾……”

正在上官云落看着自己手的时候,一串洪亮的鸟叫声,从大殿之上传来。大殿房顶之上雕琢的那只巨星朱雀居然活了。

随着她的叫声,一连串的火焰朝上官云落打来。

上官云落反应迅速,躲过这些火焰的同时,手掐法诀打向飞过来的朱雀。

而在兽灵界的深处大殿内殿之中,身穿白色白色织锦长衫的男人,此时面前凌空再次挂满了水镜,这些水镜之中,显示的就是这次进入试练塔的众修士。

当男人看到所属上官云落这面水镜之时,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了起来,喃喃自语的说道:“此人的来历非凡啊,居然在这窥心试炼之中显示出如此宏伟的仙境之地……红菱那点本事,怕事不成……”男人说这话之时,眼中流露出来的点点精光,带着希意之色。

就在这个男人话音落下之时,试练塔之中的上官云落也找到了这只朱雀的弱点,一个法诀打在了这只朱雀的咽喉之处。

朱雀应声落地,眼前仙境圣地也随之崩塌,一个光秃秃的房间呈现在了上官云落的眼前,房间只有一丈见方,哪里是能装下一座宏伟大殿的样子。

几步迈上不远处的楼梯,向上一层走去。

在灵兽界另一个房间之中,墨鳞等人也在观看这一幕……

“这个修士怎么如此快就出了第一关?”

“他记忆之中怎会有如此宏伟的大殿,这看起来比咱们的大殿都宏伟啊?”

“这……这是朱雀?”

“他……”

“红菱困他如此短的时间……没准此人还真有可能走上第三层呢!”墨鳞意有所指的说道。

“墨长老!这可不是我妹妹本事不济,实乃这个人记忆最深之处的这处景致太过特殊。您看这些个修士,记忆之景。总有各种鸟兽能够让红菱幻化。而他这空间之内,居然只有上古神……”红衣女人也就是红菱的姐姐,红莲在说道这里之时,也想到了什么,满脸震惊之色的不敢在说下去。

的确如红衣女人所说,那些修士记忆之中所幻化的景色,多是门派修炼之地,或者是凡世之景,这些景致之中,不管是看得见,还是看不见,总能有适合生活在这一景致之地的鸟兽。

这一关既是考验心智,又是考验实力。出现的景致都是修士心中执念最深之地。而这一关的看守者红菱,只要找出修士记忆深处的景致之中,合理出现的鸟兽,就能幻化了,攻击修士。

凡世的鸡鸭鹅狗、修士门派之中的灵兽仙鸟,这些都是红菱幻化的根本。而在上官云落记忆之景中,这些鸟兽都放不进去,唯一能让红菱幻化的居然就是上古神兽朱雀。

红菱只是一只结丹期的变色龙,让她幻化那些凡间或者是修界的鸟兽,她不在话下,可是让她幻化成上古神兽,心里没底不说,上古神兽对她们这些灵兽来说,那就是天一般的存在,心存畏惧,怎么幻化,看似形貌相似,也没有那上古神兽的一丝□□,如此才能轻易的就让上官云落找到弱点。

“这人……”

“都看着吧!”墨鳞一句话阻止了众人继续讨论。

水镜之中,上官云落已经站在了第二层。眼前出现的是一处集市,集市之上人声鼎沸,叫卖之声不绝于耳。

显然这也是一个幻境,不过掌握这里幻境的人,修为比之前的那个要高很多,这市井集市被幻化的惟妙惟肖,让人分辨不出真假。

有了第一关的经验,加上身处之地,也知道这里是幻境,那么这里试炼的到底是什么呢?

“这位道友,我这真得是龙腾天珠,没有骗你,至于这龙腾天珠是不是能治疗心神,我真的不知道啊,您不能按照这个找我赔偿。”

“呸!什么龙腾天珠,这明明就是南海贝珠,你以为所有从南海来的都叫龙腾天珠吗。龙腾天珠绝对可以治疗心神损伤,为了救我家少爷,我们才从你这里购买龙腾天珠,现在我家少爷因为使用了你这个没有用的天珠,而心神在此受损危在旦夕,凭你说出大天来,也逃脱不了这个罪责。马上和我去见城主大人。”

“你这……”

不远处一个小摊前,吵架声吸引了上官云落的注意,也吸引了这个集市中大多数人的注意。

周围人也开始指指点点的议论了起来……

“这小子在这里买的东西就没几样是真的,活该自找去上当……”

“就是龙城天珠能只买几百中品灵石,这不是自找的吗……”

“买东西的也不是什么好人,他们家的主人一年总要出四五十回的问题,然后生命垂危个五六十回,每次都不用救治,只要赔了灵药或者灵石,就能痊愈……”

“还有这事?”

“这事还稀奇吗?在咱们这个城里混上半年八个月的,就都知道了,怎么你还没听说过吗?你从哪来的?来多久了?”

“从隔壁县城,刚刚来到此地,这位道友,您快和我说说这还有什么要注意的人……”

“咱们这城里多数都是好人,只有那么一两个还是需要注意几分的,你看着大中午的……”

“就是啊,这都中午了,来、来、来道友,我请你吃灵果席,你可是要好好和我说说这事……”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11页 当前第5页

首页 上一页 ← 5/11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重生带着儿子闯仙界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