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重生带着儿子闯仙界 第8节

小说作者:大笨猫 所属分类:穿越重生 下载:重生带着儿子闯仙界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12-29

而陈阵,则是这位仙级布阵师布下的一个阵法,历经岁月有了灵智,化生成人。

因那仙级布阵师一脉姓陈,他也就以陈为姓,身为名,取名陈阵。

  ☆、第71章 永震大楚国

“算来,我和你乃是同族之人,才会选择永震大楚国。”陈阵的这个身世和名字,都让几个人十分震惊。

修真界万物有灵,皆能化形,可是真正能化形的又有多少呢!有灵智不等于能化形,这些灵智想要化形还要经过千百年的修炼。

“永震大楚国是什么意思?”陈明的心中对陈阵的说辞,已经信了一些。

“想来你是知道的,我说的陈姓仙人是谁,你应该是他的直系血脉,我能感觉到你身上,他的血脉浓度非常高。”

“那是我的祖父,我的亲生祖父!”说出这句话,陈明用了很大的力气,同时悲伤之情难以压制。

这下连陈阵都吃惊了,他没想到他们的关系如此之近。不过知道了这么亲近的关系,他更加有把握说服陈明了。

“仙人在在化道之前……”陈阵说出的这句话犹如惊天的打雷,劈的几个人晕头转向。

化道,在修真界,可不是什么好事,乃是修士最大的劫难,比陨落更加可怕。

陨落修士还能有躯体、魂魄留下,化道乃是身死道消,神魂绝灭。什么都留不下,夺舍重生、来世转生,这些机会统统都没有了。

“这怎么可能,明明还有躯体……”陈玥刚刚看过那个悬棺,马上就反驳陈阵的话。

“那是因为我还在此地,我是聚生阵,只要我在大楚国,他的身躯就能永远存在。”

陈阵的这一句话,解开了上官云落的疑惑,他之前见到悬棺之时就在疑惑,一具仙尸,不管是死去了多少年,只要尸体还在,威压永存。可是刚刚看到的仙尸,却没有一点威压,现在他明白了,那位仙早就化道了,现在躯体是聚生阵在保留着。

聚生阵和聚灵阵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同的是,聚灵阵汇聚的是灵气,提供给修士修炼,或者是灵植生长之用。

而聚生阵,则是聚集生命之力,保存寿元之用。

聚生阵往往是寿元将近的修士使用,不过聚生阵汇聚来的生命之力,必须是别的生灵自愿献出的。

这么一想,之前那场祝福仪式,也解释得通了,那就是给这位化道的人鱼族的仙人,保存躯体之用的。而陈阵的灵力是用生命力转化的,也能解释的通了,他是聚生阵,能用的自然是生命力,而且他化成~人形之后,就不用在从外界汇聚生命力供自身修炼了,自身就能产生循环的生命力。

陈明脸色此时已经从悲伤之中多出了一抹狠意,逼问陈阵道:“既然有你在,我爷爷的身躯就能存在,你为什么不带着他会人鱼一族,让我们这些后辈,因血脉之力压制,不能上岸!”

陈明并不是如同他说的那样,出声在龙腾城的,他是被专门传送来这里的,为的就是来找回人鱼族的仙人之躯。

人鱼族的仙人陨落,他们早就知道了,却从来不知道居然是化道了。原因就是血脉中的压制还在,血脉中的压制导致了他们这一族只能在海中生存。其他的海族却能去陆地抢夺资源,再回来抢夺海中的地盘,他们一族已经被压制到极点,才不得不出来寻找仙人之躯,以求解禁。

既然陈阵是人鱼一族的仙人所绘阵法化形而成,必然对人鱼一族的这些事都了解,他却还是选择在这里一呆就是两千年,这让陈明的恨意油然而生。

“并非我不想回到人鱼一族,而是父亲遗命如此。我化身成~人之后,就被父亲收入族中,父亲化道都是被这常氏一族所害……”陈阵还没有说完,就被陈明给打断。

他心中恨意更浓,自动忽略了陈阵的辈分,按照修真界的规则,这陈阵也应该属于是他的族人,辈分也没有差。可是此时他的关注点并不在这里。

“既然是这常氏一族所害,他们为什么还活着?”

陈阵一笑,说道“死有什么可怕的,死了就感觉不到痛苦了!”这个笑中带着的却只有阴狠之色。“我要让他们永远的活着,永远只能活在定海针圈定的范围之内。让他们的每一次希望都是失望,这样才能消磨我对父亲的思念!”

陈阵的话,不由得让几个人身上一寒。的确,死了!死了!一死百了!只有活着才能感受到无尽的痛苦,才能在失望中感到绝望……

这下连陈明也无话可说了,在心底,他也认同这个做法,被害化道的是他的亲爷爷,让那些海族为此受罪,无可厚非,可是他们一族……

陈阵自从有了灵智之后,就是父亲在指点他修炼,在父亲的教导和帮助下,他一步步的化形成~人,最后亲眼看着父亲化道,他比陈明对常氏一族的恨意要浓烈无数倍,他不会让常氏一族就那么轻易的死去……

过了很久,才从那种恨意中清醒过来。转而对陈明说道:“你来到龙腾城之后,我就知道了,才化身医者去找你,我以为你听明白我说的话了,没想到你还是误会了。我说过,你的病去了中世界就能医治,这个没有错,你只要去了中世界就能解除族人的禁制……”后面的话不适合让上官云落他们听到,他改用了传音。

“父亲保留了一滴血液,在中世界,你拿到那滴血液就能解开族人的禁制了!”

陈氏一族被困在海底,就如同之前墨鳞他们被困在灵兽界一样,他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找到族人上岸的办法,现在有了能解除族人禁制的方法陈明自然很是高兴。

不过想到之前那些常氏一族对自家爷爷尸身维护的举动,又有些不解。那些人想要上岸,才用玄武甲片对付陈阵,却又一心护着那尸身,这不是弄反了么?

“那常氏一族,为什么要护着我爷爷的尸身?”陈明这句话听着语气和之前的差别不大,可是在“爷爷”这个称谓之前,没有加上“我”这个字,在潜意识中,已经认可了陈阵的身份。

“当年,那常氏一族害得父亲只能临危化道,我借着父亲化道之时的仙力,给常氏一族彻底换了血脉,让他们一族永生只能使用生命之力转化灵力,消磨他们这一族的寿命。父亲的尸身是我用生命之力保存的,对他们来说,保存父亲尸身之处,乃是延寿修炼的圣地。如果没了父亲的尸身,他们的寿命只会更加的短。我让他们常氏一族,有生之年都要诚心叩拜,把父亲奉若先祖!”

不得不说,这陈阵对常氏一族恨到了骨子里,让着一族之人,生生世世活在憋屈之中,不但被压制着不能上岸,还要把敌人当做祖先一样的叩拜。

“多谢!”陈明道谢之后,表情有点局促,过了一会才小声的加了一句“小叔!”陈明此时心中对陈阵很是感激,这样的处置,他没有任何意义不说,还很是感激,真不愧为师陈氏一族之人。

“……”陈阵倒是被这一句叔叔给惊到了。然后从耳根开始泛红,很快整张脸都红了。然后豪放的来了一句:“老子圆满了!”

听到这两个字,冰心的眉头瞬间皱起。

心情超好的陈阵,正好看向冰心,一见冰心正在皱着眉头,也发现自己的口头禅又当着冰心的面出来了,不由得带上了讨好的笑容。

“冰心,我会改,真的!”

“你还不改和我有什么关系。”冰心赶紧撇清两个人的关系。

上官云落一听冰心这语气,这还是那个医术之外万事不在乎的冰心吗?这事……有意思啊……

难得上官云落把冰心当做自己的家人了,才也有了关心闲事的心思。

陈明和陈玥两兄弟并不知道这一茬,也马上就发现了这二人之间的暧昧。

陈玥指着冰心问陈阵:“小叔,这位不会就是我小婶子吧?”

“对!”

“不是!”

这俩人异口同声,说的话完全相反。

“噗!”上官云落看到冰心,急赤白脸的辩解,不由得笑了出来。

“主上!”冰心没想到当场拆她台的居然是上官云落,都不知道给怎么说了。她才不喜欢这个家伙呢!

上官云落收起的笑容,摆正了脸色,问冰心:“你可是不喜他是海族灵修?”上官云落问得避重就轻,直接就避过了冰心不喜欢陈阵这个人的问题。

“我……这……这和他是海族灵修没有关系,只是……只是……”冰心不自然的脸色微红了起来,她并不是介意陈阵的身份,她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给自己找个道侣,只是一心研习医术,以医入道。

在认识陈阵之后,被那古怪的理由,逼着和陈阵结为道侣,她怎么能答应,客气的是,这个家伙,根本就不听她的解释,单方面的就说什么既然看了,就只能结成道侣这样的话,这让她一个女修,除了羞愤怎么可能还有别的!

上官云落见冰心欲言又止,又想到了之前陈阵的话,他心中有所猜测,知道他们这几个男子不好再问,还是让秘境中再次来人,解决此事。

作者有话要说:  道友们,大楚国到此就结束了,这一卷有点松散,下面会努力改进,谢谢诸位道友。

话说,大猫不是很会和人沟通,也在努力改进,诸位道友见谅!

  ☆、第72章 圣境试炼之路

在大楚国这些年,可以说是上官云落自从修行以来,最为轻松的悠闲时光。这里说的修行以来,自然是算上了落清尘之时。

现在上官云落的修为还是融合后期,一步就能达到金丹期,按照原来的计划,上官云落和上官君是要结丹飞升进入中世界的,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早就已经来到焱川国的岚姨给上官云落带去了一个消息,圣境试炼在焱川国开启了,而且限~制修为结丹期之下。

圣境试炼,凡是修士都这道圣境试炼。

所有修士都知道,小世界之上有中世界,中世界之上有大世界,大世界之上还有圣境。

圣境才是修士们的目标,那里是他们飞目标,那里是仙人的居住地,修仙、修仙,他们修炼不就是为了成仙么。

可是天下修士何止千千万万,别说成仙了,多少修士连小世界都走不出去的,又有多少修士终生止步于中世界,或者是在大世界中,望圣境兴叹的……能真正进入圣境的又有几个……

而圣境试炼就是圣境直通车,走上圣境试炼之路,只要是不中途陨落,那就一定能进入圣境,可见这一条路,是多少修士的毕生之求。

可是圣境试炼多的时候千百年都不会开通一次,而且即使开通圣境试炼之路,即使圣境试炼之路的开启,是暗合大道,有三千个开启点,也不是所有修士都能去的。

开启的时间没有定时就不说了,开启之地每次也都相不同,这也是必然的,更加可气的是,每个圣境试炼入口,都有不同的规则,

比如这次上官云落他们来到的这个焱川国,明明是中世界,开启了试炼入口,可是进入者却只能是结丹期之下的修士才能进入,这让金丹满地走,元婴不如狗的中世界很无语啊!

金丹满地走,元婴不如狗,这是多么的霸气啊,多么的能说明这里的高端大气啊,可是在中世界,偏偏最缺少结丹期以下的修士啊!

这就是说,明明在自己家门前,出现一条通往成仙的捷径,却告诉你,这路只能凡人走,你们是修士进不去。还有比这更郁闷的么。

其实按照那些开在小世界,却要大乘期修士才能进。或者是开在大世界,却只能是凡人才能进的,焱川国的这条试炼之路,算是很不错的了。

最起码向上官云落这样,在这里有人的修士,能花灵石,直接过来进入试炼。

之前提过,修士们想要进入上届,一是结丹飞升,这样飞升之后进入那个中世界,那就是随机的,不一定的。这个除非是上届有宗门,拿着宗门的接引符,能在飞升之时,由接引符引领这前往宗门所在的上届。

还有一种则是使用灵石传送的,这灵石传送也有两种,一种就是随机传送,这种灵石花的要少些,传送到的是较近的中世界。还有一种就是指定上届,指定的不论是远近,都要花费更多,为现在这个特殊时期,就更多了。

也就是如此,也让焱川国的试炼之路,能进入的修士,非常多……

谁还没有个晚辈在下届,就是自己没,有也有好友的晚辈在下届,花些灵石就能走上通仙之路,倾家荡产也没有修士不愿意的。

为此,自从这条试炼之路,出现以来,从各处传送到焱川国的传送阵,价格都提升了百倍。

即使如此,每日进入焱川国的结丹期以下修为的修士,也不计其数。

更有很多宗门派遣元婴期的修士,去下届附属宗门批量接修士来到焱川国。

也因这条试炼之路的原因,大楚国凡是修士门派,都把门派中,能派出来的弟子都派出来了……

传送灵石太多怎么办?

这现在都不是事了,在附近的中世界和大世界,争着抢着把周边小世界中没有根基的小宗门,都纳入到自己门下,成了附属宗门,不止是传送的灵石不用这些小门派自己出,还能得到更多修炼资源。

这样好的待遇,还有那个修士不愿意的,于是这成批成批的修士如过江之鲤一样的来到了焱川国。

也因如此,上官云落他们秘境一门,虽然没有让上届的势力招揽,却也是让想要进入圣境试炼的修士,都给带了来。

这么多人,如果都让上官云落出灵石,他还真的没有,不过这灵石有人给出了,直接通过冯姨送到了上官云落面前……

这个人自然是君九思,君九思不止是送去了灵石,还送去了批量的丹药和灵器……对,不是法器,而是灵器。

这些灵器虽然一眼就能看得出来都是制式,却也都是灵器!

绝空仙帝的秘境之中虽然东西不少,好东西更多,可是那里面更多的是针对少量修士的,甚至主要是针对上官云落这一个修士的。

所以就导致,上官云落手上的资源不少,却形不成规模,这也是他手下发展的最大制约,丹药也是如此。

去圣境试炼,修士们没有傍身的兵器,和大量的丹药。也着实让上官云落为难了好久。

君九思送来的这些东西,真真是给上官云落解围了。这也让上官云落第一次感受到了,有人帮忙的那种依~靠~之感!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前来的修士之中,没有冰心,冰心也没有同意陈阵的求婚,不过冰心却做了秘境在龙腾城的负责人,常驻龙腾城了,就连这圣境试炼,她都没动心,其中意味让上官云落等人心中了然!

这圣境试炼之路,进入之时没有门槛,只要是达到入门的要求,就都能进入。而且在进入之前,不得动手!

等进去之后,可就不是这个规矩了。

大家都会被分开,同阶而战,每条试炼通道,最后能走出去的只有三千人……

这样就促使大家个想办法,有的是拼命提升等阶,让同阶之修越少越安全,也有的,拼命躲着,巴望着别的修士都进阶了,同阶就剩自己不用战斗才好……

不管怎么说,都想成为最后那三千人。

如果气运通天,走进一条限~制奇葩的试炼之路,到试炼之路关闭之时,都没够三千人,那就根本不用相互厮杀,而是相互扶持,通过试炼之路就行了。

不过自从有了圣境试炼以来,还从来没有那一条的试炼之路上,是没有死人就能走到底的。即使试炼之人不满三千,路上的试炼也不是人人都能通过的。

修士之间的打斗限定在同阶之战,路上的试炼可没有这个限~制。

就像是焱川国的这个试炼之路,入口限~制的修为在结丹期下,可是里面的试炼没准有的连大乘期、渡劫期都过不去呢……

因这条试炼之路可真真的是一条路,这一路之上能遇到各种危险,也有各种机遇。

平时在大世界都难见到的,秘境啊、仙府啊、洞天啊、戒子空间啊……这类机遇之地,在每条试炼之路上,都能遇到,就是全都碰上一遍,也不奇怪……

同样机遇伴随着危险,同阶之战轻松而过,死在这些机遇之地的,更是比比皆是……

当然了如果想要放弃,也是随时可以的,能被随时传送出试炼之路,而在试炼之路中得到的宝贝却能全都走,这也让很多修士都是打着淘到宝贝就闪人,这样的心思走进试炼之地。

放弃之后,那么这次的试炼之路,就彻底和你无缘了。不过这对那些得了大机缘的修士就没什么了。对那些处在生死一线能保住命的,就更不用说了。

试炼之路的特殊性,上官云落这次没有压制任何人,想要进去的都进,生死都由自己掌控,不想走下去的,随时自己决定推出,各凭机缘!

上官云落并没有同那些人一起进去,而是把属下都提前打发进去了,他此时正带着两个儿子在多宝阁旗下的酒楼之中,面面相窥呢!

说道这里,之前君九思说他暂时没有办法去小世界,却能在中世界等着上官云落。开始上官云落没有多想什么,不过这次在焱川国见到君九思之后,上官云落察觉到不对劲来了。

他可是做过朱雀圣子之人,还经历了九生九灭的九世轮回之术,加上两个人在灵兽界中的双修,更加让两个人之间的联系紧密了很多,才让上官云落发现,现在的君九思来的只是一具分~身……

因那九生九灭的九世轮回之法,上官云落对分~身术十分擅长,这才能一眼就看了出来,只是现在这个时候不好仔细问什么。

现在桌子上,一边是君九思,一边是上官云落、上官君和上官尊。

都这么干坐着,不知道怎么说话。

君九思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两个孩子,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看着两个孩子傻笑。

上官云落是不想说,现在让他对上官君、上官尊,这两个孩子说,这个你们的另一个爹爹……

他还是有点心中不舒服,索性就干脆什么都不说,他能在这个时候带着他们来找君九思就已经很不错了。

要不是上官尊不去试炼之路,上官君也要陪着他哥哥,他才不会同意带着两个孩子来见君九思呢!

  ☆、第73章 规则如何靠运气

最后,打破沉默的却是上官尊!

“爹爹,您去圣境试炼吧!弟弟会照顾我的!”

上官云落点了点头,这个二儿子很少说话,可是只要是他说出来的,上官云落就很少反驳,也就习惯性的点头了。

然后看向君九思说道:“你现在这幅样子,我虽然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但是想来也是无碍的,两个……两个孩子,你先照顾着,等我出了圣境试炼之路,就来接他们,你……”

原本还是一脸笑意的君九思,听见上官云落越说越生分的话,脸色开始不好看起来,最后忍不住打断了上官云落的话:“能不和我这么生分么,这……这也是我……”原本理直气壮的,要说这也是我的孩子。可是在上官云落的瞪视之下,没敢说出来。

他也知道,这次一家四口的见面,一定不是上官云落的意思,而是儿子的决定,现在自己还没在上官云落面前有那么大的脸。这么快能见到两个孩子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可不能在被自己给破坏了。

实际上,不管是不是儿子提出来的,只是想着上官云落肯把两个孩子,给他照顾,他就欣喜不已了!

上官云落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和君九思交流,反正是他把两个孩子给带来了,也不用他在这里说什么。于是给两个孩子传音嘱咐了一句,“你们保重自己!”就起身,去往试炼之路了。

君九思起身,伸手要拉住上官云落的衣袖,上官云落手臂往前一挥,就给躲过去了。

摩~挲这上官云落的衣袖,从自己的手指尖划过,的手指。又看向远去的上官云落,君九思的心底委实不好受。

好不容易才见了一面,这人没说几句话,就这么走了……

看着上官云落走进圣境试炼之路后,上官尊对君九思说道:“带我们去一处渡劫期才能进入的试炼之地。”

上官尊这一句话,就把君九思的心思,从上官云落身上给拉了回来。

不可置信的看着上官尊……

“你没听错,把我和各个去一处渡劫期才能进入的试炼之地,就没你的事了。”比起上官尊的淡然,上官君对君九思的态度比起上官云落还恶略。

“……”先是被大儿子那副理直气壮的语气给震惊到了,然后又被小儿子的恶略态度给噎的差点喘不上气,真是一口血堵在心头啊!可是现在连孩子的爹都没搞定呢,他真是无语凝噎啊……

好半天,君九思才调整好了心情,强行把自己的声音压制在平静那一线,说道:“一来,这圣境试炼之路,可不是闹着玩的。二来,渡劫期的试炼之路,你们也进不去。试炼之路开启期只有三十天,三十天之后就关闭了。三十天你的修为可达不到渡劫……”

“切!别用这话搪塞我们,我们不是爹爹那么好哄我们……”上官君真不想说后面的话,可是不说又不行。撇了撇嘴十分不情愿继续说道:“我们有你的血脉……”

话中的意思就是,我们知道你能做到,别和我们说那些没用的废话!

刚被君九思压下去的那口血,现在又想吐出来了……

不过没等君九思吐血呢,他的脑子就转了过来,惊喜的看着上官君问道:“你们都觉醒了传承血脉?”

上官尊没有说话,表示默认,上官君又是没好气的来了一句“废话!”

君九思此时真是默默无语两眼泪了,这儿子只要是张口就能气得他吐血,这让它怎么实施通过儿子攻克媳妇的计划啊……

不过在怎么被气,君九思也是高兴的无以复加,不说别的,君家一直是一脉单传,在得知君九思居然生下两个孩子的时候,他还想着,没准是因为孩子不姓君和,可是后来君家的家谱之上两个孩子的名字都出现了,他有想着没准只有一个孩子能觉醒传承血脉呢,可是现在,两个孩子都觉醒了血脉,难道从今往后,他们君家不再是一脉单传了么……

往后的事,君九思想的再多,也不可能知道,也就不想了,转过来再次看向上官尊和上官君。虽然接触的时间短,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兄弟俩,都不是好说话的,更不是好糊弄的。

说起来,他也从来没觉得上官云落好糊弄啊,这孩子真不会说话啊……

见到君九思只是用惊喜的表情看着自己和哥哥,连个准话都没有,上官君又不耐烦了!

他真心不喜欢这个爸爸,真是不知道爹爹怎么会和这种人在一起,平时有事也见不到他,现在跑来捡现成的儿子哪那么容易,想都不要想。他是不会认的!

“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倒是说话啊!”

被儿子这么一训斥,君九思为难的说道:“不是我不想答应,实在是你们的修为太低,就算是能进入渡劫期的试炼之路,那里面可都是渡劫期的修士,一根手指就能……”君九思准备苦口婆心的劝说,这么危险的事,他要是真答应了,儿子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以后怎么跟上官云落交代!可惜这两个根本就不听他的话!

“算了,也不是非你不可,我们自己照样可以进去,不愿意帮忙就算了。”上官君可不想听君九思在这磨叽。能教训他们的只有爹爹,这个人算什么,要不是怕爹爹不放心,他们才不会跟爹爹说要来找他呢!

上官君拉起上官尊的手,就往外走,一点转圜的余地都不给君九思留。

“哎!我没说不帮忙啊……”这下君九思慌了,他本来对上官云落和这两个孩子都心存愧疚,现在听见孩子这么一说,赶紧上前拦住两兄弟。当爹当到他这样的也真是没谁了。

没办法拧不过儿子,君九思还是把两个孩子给带到了一个中世界之中,这条圣境试炼之路开在了小世界之中,要求确实渡劫期的修士才能进入。

这个中世界的坐标特殊,很少有有修士能来到这里,一直到圣境试炼之路要关闭那天,从这里进入圣境试炼之路的修士,别说三千人了,连十人都不够。

君九思心知自己的孩子,在里面不会死亡,最多也就是修为掉落,那也提心吊胆的,给了两个孩子一堆的东西,才在通道关闭的最后一刻放两个孩子进去!

“家主不必担心,两位少爷不会有事!”君九思身后的黑袍老者恭敬的劝慰君九思!

“他们当然不会有事,我只是……”只是想和两个孩子通过日夜相处拉近关系的计划,落空了。再有他明明是知道没事。相比起来还是上官云落那边更为危险,可……他就是放不下啊……

一大两小,就没一个能让他省点心的……

在这里感叹也没有用,转身看向身后的黑袍老者说道:“把剑阁这几年的弟子名录给我送来。”

“家主,是要给少爷们亲自挑选影卫!”老者说的虽然是询问的话,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嗯!”

“家主神使已经来请过您多次了,这次……”

“我自有算计,不必多言!”

“是!”

说话之间,两人的身影慢慢变得浅淡,直到彻底消失在这个中世界之内……

上官云落进入圣境试炼之路的时候,已经是那条路开启十多天之后了,按道理来说里面早就应该人满为患了。

可等上官云落进入的时候,却没有碰到任何人。

这一点上官云落早就知道的,他以前虽然没有进入过条圣境试炼之路,却多次主持过圣境试炼之路的开启。

这些大中小世界的修士们,把圣境试炼之路看成了通天之路,可是圣境众人,却只是把这当做收纳仆役弟子的一条捷径。

圣境之内,四大圣地,不论是哪一方,都可以随意开启圣境试炼之路,谁开启的那么这一次收进来的三千弟子,就属于谁。

圣境之中的修士,不用开启圣境试炼,也在源源不断的增加着,基本上很少有需要专门开启试炼之路。

当然必须开启的时候,其实这一次试炼之路的开启,就应该是那必须开启的。

因为朱雀圣地换了新的圣主了。

新任圣主即位之后,要在百年之内开启一次圣境试炼之路,而且这次开启,必须是圣主亲自开启。

就因为知道这一规定,上官云落在打开秘境之后,才让能飞升上届的修士尽量飞升,打探这个消息。他就是想要进入朱雀圣境开始的圣境试炼之路。

现在距离落清尘陨落,已经有八十多年了,这圣境试炼之路才开启,看来柳白这新圣主做的,也很耐人寻味啊……

现在上官云落,面对圣境的问题,已经能理智的分析了。

因上官云落亲自主持过,不止一次的圣境开启,对这里面的规则十分清楚。

每一条圣境试炼之路都有九十八关,每一关能通过的修士都有人数限~制,这个是和这条通道一共有多少修士进入来决定的。

进入的人少,那么这些关卡能过的人数有可能是全部通过,不用任何比试。

如果众人条通道进入的人太多。那么每一关都有可能要进行输死搏斗。

而且没有先后只说,因关卡并不是直接说多少人能过关,而是限定了过关之人,在生死台之上战胜几场!

人数少的,自然就告诉你,通过本关,不需要生死之战。至于人数多的……

看运气……

  ☆、第74章 轻松过关

生死台,顾名思义,上了生死台,必将是生死之战。

生死台在圣境试炼之路上,每一关都有。不过很少的几个只是摆设,更多的则是被无尽的鲜血反复冲出出来的。

在修士们,进入试炼之路之时,这些规则都浮现在所有修士的脑海之中。

踏上这条路,又有几个人是想着临阵退缩的!谁不想着能一路到底,走进圣境成仙呢……

规则虽然是这样说了,大家也都明白了,却并不知道,这每一关的具体规则是谁定的。

上官云落却是清楚的,这些都是由圣境之灵来制定的。

至于这由朱雀圣地开启的圣境试炼之路,圣境之灵,自然是朱雀之灵。

作为前一任的朱雀圣子,重新修炼以来,修炼的都就是朱雀圣境的功~法,对这条试炼之路和朱雀之灵的了解也远远大于常人。

于是上官云落在进入试炼之地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地方突破。

这里进来的要求是结丹期以下的修士,那么这其中等级越高的修士,人数越少,战争都是在同阶之间展开的,只要他的修为,能始终保持在前列,那么他需要战斗的次数就越少。

而他自身的条件,更是越到后期,修为进步的越快,这一点对于闯圣境试炼之路来说,是最合适的。

所以他第一步就是要突破。

圣境试炼之路,是由圣境之内的远古四大圣主,用了三千个等同于大世界的大陆,结合炼化而成的,这里灵气充足,利于灵植灵兽生长,更有无数的修士陨落在了里面。

这些修士有的是死在了生死台上,更有的是寿元枯竭,把自身的道统都留在了里面,所以说这里面各种奇遇都有可能遇到。

这么大的地方,想找一处闭关之地,就更加简单了。

上官云落来到一处大山之内,开辟出一块洞府,用五层塔把整个洞府护住,他安心在里面开始突破。

上官云落的丹田之内,早在龙腾城之时,就有要结丹的迹象了,此时更是水到渠成!

丹田之内浓稠的灵气在上官云落的催化之下,再次加快了旋转起来,旋转之时,还有点点灵力喷射而出,开始的时候,就好像是撞到了什么壁垒一样,划出一条户弧线之后,落到了下方。

渐渐的,随着上官云落的催化,旋转的加快,灵力喷射而出的越来越少,可是这零星的几点灵力,在此喷射出来之时,这些灵力射出来之后,犹如烟花落入星空,眨眼即逝。

就在这个瞬间,外界的无数灵力,涌向了上官云落闭关之地。同时天空之中,乌云翻滚、雷声轰鸣、在上官云落的闭关之地上空,汇聚成一片。

“那好像是雷劫!”

“这里的修士都是结丹期以下的修为,怎么会有金丹雷劫?”

“难道是这试炼之路内灵修的?”

四面八方有很多修士被雷劫的景象给吸引了过来,不过他们并不敢~~靠~~近。

一是他们自身并没有到突破之时,不想让这雷劫引动自身修为,死在雷劫之下。

二来,这里大多数都是结丹期以下的修士。在大多数修士的认知中,金丹期的进阶才能引动雷劫。一名金丹期的修士,就能灭杀这里所有的结丹期以下的修士。

就算这其中有聪明的,进来之后和上官云落一样先突破的,对上金丹期的修士,那也只有死路一条。根本没有胜算,所以这些修士,看是看见这雷劫了,可是他们都不敢上前一步,全都只敢在远处看着。

上官云落丹田之中,随着那些点点的灵力之光不再喷射而之时时,上官云落丹田之内的灵气,再也不是液态的了,而是要凝成实体……

就在此时,天空之中,一道蓝色天雷,夹杂着轰隆隆的震天响声,劈向上官云落闭关之地,直指上官云落丹田而去。

好在五层塔体上官云落挡去了大部分雷霆之威,少数的雷电之力打到上官云落的丹田之上,被灵力迅速转化,同一枚圆晕的灵气之丹,悬浮于气海之上——上官云落结丹了!

不止是结丹了,丹悬之下,乃是灵气之海。

气海,寻常人说的气海,只是人的一个穴道。

修士的气海却是承丹之处,结丹之后,丹悬气海,虽然都叫气海,可是大小可就不一样了,落清尘的气海本就不小,和丹田比较来说,如珠落玉盘。

而上官云落此时的气海,和丹田相比较来说,就如同海上生明月。浩大气海,托着上方的之丹,丹还是如珠,比明月相去十万八千里,海却是真如同海……

“一道雷劫,真是金丹期啊……”

“也不知道哪位前辈是死在雷劫之下了,还是顺利金丹了……”

“现在谁赶去看啊,你没看见那雷劫,居然是蓝色的,师门长辈曾经说过,只有杀虐浓重之人,或者是功~法逆天之人,甚至是体制特殊之人,才会有彩色的雷劫!那蓝色雷劫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里面渡劫的那位,没准身上有屠城、屠国、屠~杀一片大陆的杀虐呢!”

“是啊,看着就不是好东西,我还是赶紧闪了……”

上官云落的蓝色雷劫,倒是给他省了很多事,大部分的修士都走了,留在原地的也不敢轻举妄动!

此时上官云落的状态超好,如果此时他还是在大楚国结丹,那么这么大的气海,想要灵力一时半会,还真没出找去,可这里是圣境试炼之路,灵力比一些大世界都浓厚,结丹同时灵力得到了补充,让他的气海之中灵气充盈,修为稳稳的站在了结丹前期,没有一点刚刚结丹的虚弱之象!

收起五层塔,上官云落借用土遁之术,离开洞府,朝第一关而去……

圣境试炼之路上,一共九十八关,每一关为一城,一共九十八城。

这九十八成俱都是,进城容易,出城难。

只要是进入到这些城内,只有两种出城的方法,一,达到过关要求,出城前往下一关。二,放弃试炼之路,被传送出去。想走回头路都不行……

远古就存在的试炼之路内,自然也是有修士的。规则是圣经之灵制定的,管理却是要修士来,这些修士多多少少,都和四大圣地有关系。

圣境之中每年也会有无数的人出生,这些人生下来也不过是凡人,先要修炼自然也需要合适的地方,这试炼之路,平时就是他们的历练之地。

那些常年修为不能精金,或者是天生灵根废柴的,还有就是寿元将近枯竭的,很多都被派到了这里,在各个关卡驻守,同时寻求他们自己的机缘。

试炼之地内,唯一能说得上公平也就是和这些修士的相处了。圣境试炼之路内,各个城的圣境修士身上都有禁止,禁止对外来修士动手。这是禁止,也是保护,保护这些修士,不会被来参加试炼的修士打到。

而且圣境试炼之路开启之后,和平时的历练不一样,只要是圣境试炼之路开启,就会有圣境之灵入住其中,原本在这里的圣境之修,都会被强行传送回各个城关。不能在城外逗留。

城关之内,只有生死台和挑战台能动手,其他地方严禁一切打斗。

上官云落走进这试炼第一关,城门之上五个大字金光闪闪,煞是耀眼!

城关之内,和普通的修真城市,没有什么大的区别,最大的区别,这里的交易区尤其得多,住宅区混乱不堪,和交易坊市交错而建,没什么规划。

到处都能看见以物换物的修士们。

在圣境试炼之路上,如果你不要求住的条件,城关之内的房舍,随便入住,不需要灵石,不过不属于圣境的修士,在一个城关之内,住的时间不能超过十年,十年一到,不能过关的修士,直接传送出试炼之路,同时剥夺在圣境之内得到的一切东西。

这是防止那些根本就不能通过试炼,在里面蹭灵气修炼,不过这也是只杜绝了一部分而已,很多修士,就是在里面呆上九年,然后自行放弃试炼的。

上官云落没有去找什么住处,而是直接来到了生死台。

“第八场了,再有两场,这个人就过关了……”

“是啊,好厉害……”

不用上官云落自己看,就知道规则了,想要通过这第一关,必须要连胜试场!

这里的生死台可不止是有一座,而是三座,这一座上清晰的写着,结丹期以下连胜十场过关,第二座上则是写着分神期以下,直接过关!第三个生死台直接是关闭的,就说明,这里要过关的修士中,根本就没有修士的修为能达到那个生死台的等级!

上官云落微微一笑,就和他想的一样,只要是修为能~~靠~~前,过关并不难。

走向第一关的出口,一道灵力达到门石柱之上。

在这石柱最上方,已经有了好几百的名字了,这些名字分六种。是按照修为分布的。

结丹期下面已经有了十三个名字,等上官云落的名字打上去之后,上官云落的名字也瞬间出现在结丹期下方,在第十四的位置。

第一关轻松通过……

  ☆、第75章 五阴困灵阵

每次圣境试炼之路开启之后,能被记入到城门上的名字,都会引起大家的注意,不过这都是后面那些城关,大家才会关注的事情。前面这些不会有人看,现在突出的人,谁知道能不能活到最后呢!在圣境试炼之路上,能活到最后,才是赢家,其余的都是虚妄……

九十八道城关,每个城关之间都有非常大的距离。这两座城相隔之中风貌,有的各不相同,有的则又很是相近。

倒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是山川河流而已。

一般情况下,越是前面,越没有什么天材地宝,主要是前面的这些城关,活着过关的修士较多。人一多,你找找,我找找,什么好东西都能给搜出来。

加上这里常年还有圣境修士在其中历练,灵植灵药能剩下的,也是他们看不上的。

不过却也不是没有漏网之鱼,天材地宝这东西,看的还是运气较多!

上官云落说不好自己从这里进入圣境试炼之路,算是什么运气!

毕竟能进来的修士太多了,才第一关,就是十里挑一的生存率了,越往后面竞争越激烈,还不知道这生死的几率是多少呢!不过上官云落现在还没有过关的危机,趁着修为还在众人之前,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能过几关过几关。

他如此想的,在他之前,或者之后突破的修士,也都是这么想的。

试炼之路上,飞行不能使用法宝,只能是实力说话,上官云落飞快略过一道道城关之时,在那些城关之上,在他之前的名字,一个都没有少,说明那些修士,也在飞快过关之中。

直到上官云落来到试炼第七关之时,他的名字一下从第十四名,成了第十一名。蹿升了三位,这三个修士,中有两个人不用说,一定不是在某处修炼没有过关,一定是死在了身后的茫茫大山之中。

另外一人则是晋级,成了金丹期的修士!

这条试炼之路上修为最高之人,金丹期——胡西风!

此人就算是第一天就进来了这试炼之地,他的进步速度也是少有的神速,通过这七关,上官云落用了大半年的时间,这期间大多都用来赶路了,并没有刻意修炼,只是在路途之中击杀了灵兽或者是破解阵法。一次都没有和人对战。

大半年的时间,加上之前他晚近十多天,破天了勉强能算是七个月,仅仅七个月,就有人能从结丹期,晋升一个大等阶,到达的金丹期,这何止是天才,简直是妖孽一样的存在。

何况上官云落的计算之法,也并不是准确的,他现在来到第七关,这第七关之中,并没有试炼的修士停留在这里,也不知道那胡西风到底是什么时候结成金丹的。只能说他结成金丹的时间,只比上官云落推测的时间短,不会比他推测的时间长!

等上官云落来到试炼第八关之时,城门之上的结丹期的修士又少了三名,他的名字提升到了第八名。上官云落之时感叹了一下,继续往前飞奔……

可是等上官云落来到试炼第九关之时,他的名字再次上去了三名,他成了第五名,上官云落的眉头微微一皱,心中不由的想的多了些……

步伐却没有停下来,到了试炼第十关,看到城门柱子之上,只有胡西风一人。

上官云落这次并没有选择继续前行,而是在城中找了一处房间,闭关修炼起来。为了保持自己的优势,上官云落这次闭关的时间并不长,只有一年的时间。

等他出关之时,这个城关之内,还是没有别的试炼之人,看向城关之上,在上官云落之前,已经过去了两名结丹期的修士!

上官云落把自己的灵力打入门柱,迈步走出了试炼第十关。

出了第十关,看过去是一片连绵不断的沙漠……

在没有出关之前,是不知道前方是什么地形的,也没有办法准备什么的。

对于别的修士来说,这里的炎热缺水,都是很大的跳帧,可是对于上官云落来说,只要是和火有关的东西,他都能在最短的时间之内适应。

小小的沙漠而已!

就在这一望无际的沙漠深处,几座沙峰之间,一个整个人都隐藏在黑斗篷内的修士,看向前方,被一个大印困在其中修士,阴测测的说道:“老夫等了一年多,才等到你们两个人,劝你还是安静点好,别白费力气了。有了你这身修为,老夫就能进入元婴期,保持这样的速度,必然能进入圣境!”

说话的同时,这个人坐在地上,他面前地上躺着一个全身皮都抱在骨头上的人干,明显是被人给吸干了一切生机。

在黑色斗篷之中的修士,炼化了很久,才把之前的那名修士的灵力炼化成他自己的灵力。然后一招手,悬在半空中的大印,随着他的招手,押着大印之下的修士,来到他的面前。

印下修士很深都是汗,想要喊什么,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坐在地上的修士,待这人~~靠~~近了,手上一道黑的灵力脱手而出,打进了那人身体之内。那人就如同被放了气的气球一样,迅速干瘪了下去,很快也成了一具干尸,然后一到神魂从干尸之中飞射而出,就要远遁。那悬在半空中的大印,嗖!的一下,追上神魂,旋转之间,就把那道神魂吸入了大印之中。

然后一道火焰从大印之中飞出,地上的两具干尸被焚化成了灰烬!

眨眼之间,这天地间,就再也没有了这名修士的任何痕迹……

坐在地上的修士,用了三天的时间,才把之前吸收的灵力炼化成他自己的灵力。

仰天吐出一口浊气,对着大印,说道:“再有一个,再有一个,老夫就能进入元婴期,只要……”

“你闭嘴,你明明说了,这要吸了这两个人,就能达到元婴期,就能从我的身体里出去,你……你说话不算数……呜……呜哇……”悬在半空中的大印,出口是声音,居然如同五六岁的孩童,说着说着大哭了起来。

“闭嘴,闭嘴!你在哭,老夫就多吸十个八个的也不还你的身体……”修士从地上站起来,伸手把大印拿在手中,一脸的不耐烦!

“不要,娘说随便杀人不是好孩子。呜哇……你逼着我杀人,呜哇哇……”男孩的哭声更大了。

那修士~~揉~~了~~揉~~额头说道:“小狂乖,不是我故意咬杀人的,实在是咱们俩想要换回身体,我现在做不到啊!我的修为你也能探查,你看看,我现在的修为是不是还差一线就到元婴期了。”修士说着把灵力涌入手中大印。

大印微微发热,感受着……

“唉?停!停!停!快停下,你不能吸收这些灵力,否则我在吸干一个结丹期的修士,也不能化婴,你就永远呆在这破印之中吧!”说话间,修士已经满身都是虚汗,显然被抽走了不少的灵力。

修士的话真是起到了作用,大印不敢在吸收灵力,呐呐的说道:“一言为定,只能在吸一个,你要是还不能结婴,我就把你的灵力都吸过来,我……我就呆在这破印里了,呜哇哇……”

“好,好,好!小狂最乖了,只要老夫一化婴,就把咱们还回来!”修士嘴上是这么说着,眼中却闪过一抹阴狠之色。

在沙漠之中,上官云落走了十多天,都没有看到一个人,这倒也不奇怪。不过奇怪的是,他好像是被困在一个奇怪的阵法之中了。

开始的时候他还没觉得,因为在沙漠之中,参照物是在是少,不过在怎么走,前方都还没有一丝变化之时,他才发现,他被困在阵法之中了。

因之前在龙腾城,认识了陈阵的关系,上官云落的阵法一道,在陈阵和上官君的辩解之中,长进了不少,手上更有陈阵送给他的一枚阵珠。

这枚阵珠,是陈阵用九转天珠炼制而成,可破万阵。

之前上官云落一直没有发现这里是阵法,也就没有拿出阵珠,现在他拿出阵珠一看,这里是一个带有循环效果的,迷踪阵。

这个阵法十分简单,换个地方都没办法到现在这样好的效果,在沙漠之中,多发挥了两倍的效果,才把上官云落给困在了里面。

有了阵珠的帮助,上官云落十分轻松的,就破解了阵法。

一步走出迷踪阵,眼前出现的是几座沙峰环绕之地。

周围的几座沙峰都很高,把中间这片空地护在中间,可是这里给上官云落的感觉却一点都不好,用灵力催动手上的阵珠,发现这里有事一个阵法。

和之前的那个阵法不同,这里是新摆设的阵法,而且摆阵之人,一定就在附近,因为这是一个五阴困灵阵。

五阴困灵阵在阵法之中来说,也不算是什么高明的阵法,但是想要摆设这个阵法,必备有一个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玄阴之体的灵魂最为阵眼,才能摆成!

  ☆、第76章 回归正轨

费这么大的力气,摆出来的阵法,自然也不是为了看着好玩的。

这五阴困灵阵,只要是修士的修为,不超过摆阵之人两个等阶,那就只有被看在这阵法之中,灵力被封,不得动换。

现在上官云落手上虽然有阵珠,可是一丝的灵力都用不出来,有阵珠也用不上,就如同一个凡人一样,被困在里面。

这时,那一方大印,飞了出来,悬空罩住上官云落。

在远处沙峰之下的阴影之中,走出一名全身都裹在黑色斗篷之中的修士。

大印罩住上官云落之后,就给修士传音:“呜呜……这是最后一个,你要是还不能把我们换回来,我真的就把你吸干,不要身体了……呜……”话语之中哭声不断,还带着深深的负罪之感!

“放心,小狂,只要是能进入元婴期,我们就能换回来了!”修士看着阵法中的上官云落~舔~了~舔~嘴唇。只要是吸干了这个人,他的修为就能恢复到元婴期了,那么这具身体就是他的了。也就能抹除那个小鬼的神识,把他炼化成器灵了。

有了这具五阴之体的身体,又得了五阴之体的器灵……

只要是想想以后的前程,他都想笑出声来!

黑色斗篷内的修士,也就是现在这条圣境试炼之路上,唯一的金丹期修士胡西风,此时心情超级好。

自从进入这条试炼之路以来,他就混得如鱼得水。

现在只要吸干眼前这名修士,他真正的好日子就要到来了……

胡西风给印中的小狂传音道:“小狂乖,把他给我押出来,我们很快就能换回自己的身体了!”

这个阵法虽然是他摆设的,但是阵中的阵眼是小狂,他才是这个阵法是主宰,他为了自己的安全,从来不会入阵,每次都让小狂把人从阵中给他押出来。

小狂的心里年龄一直停留在五六岁,他们灵魂互换的那个时候。所以你百年来,一直这么被他忽悠着,只要吸干了眼前这个人,他就再也不用忽悠这个小娃娃了,他能完完全全自己做主了。

“呜……”小狂还在呜呜的抽泣着,他明明知道这样随便杀人不对,可是他没有办法,那个人说了,只有他修为达到元婴期,他们的身体才能换回去。他才能回去找妈妈……

上官云落在阵法之中一步都不能动,也不能说话,连神识都被禁锢住了,这是他再次踏上修行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

正在他想办法的时候,头上传来一股力量,驱使着他往阵法之外走,同时那股力量也在吸食他的灵力,速度还相当的快!

这让上官云落,浑身瞬间出了一层的虚汗。

“别怪我……呜呜……我不是故意的……呜呜……我要换回身体……呜呜……我想妈妈……呜呜……”断断续续的孩童声音传进了上官云落的脑海之中。

这并不是给上官云落的传音,不过是因为小狂的身体特殊,他灵魂所在的大印更加特殊,加上现在要吸干上官云落,负罪感已经是他承受的大限了。才导致了在小狂吸收灵力之时,心中的自责,传给了上官云落。

上官云落活了那么多次,那么多年,何等的聪明,一听这孩子的话,就把事情想了个大概。正好此时小狂驱使着他已经走出了阵法,他的灵力回来了一些,跟进给小狂传音说道:“孩子,不要听他的,他是坏人!”

“你是谁?我为什么要信你的话?”小狂的动作没有停下来,他这么驱使人走出阵法,早就已经形成了习惯,所以现在虽然心神都看向了上官云落,力量还在驱使上官云落的身体往前走,不过速度明显的慢了下来。

好在此时的胡西风满眼都是,即将成功的兴奋,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我保证不会让你去杀人,我是好人,你自然能听我的话啊!”上官云落在说自己是好人的时候,心里还真不知道什么滋味,只要是修士,哪里有什么好人。

逆天而行的还能有好人,呵呵……

“你真的不让小狂去杀人,呜呜……我不是故意的……”小狂听见上官云落说不让他杀人,心中高兴的同时,有想到了之前杀的那些人,负罪感油然而生,哭的更厉害了。

“小狂乖,你听叔叔说,那个让你杀人的人才是坏人,小狂不是!”这要是落清尘碰到这事,没准真的就不知道怎么办了,现在的上官云落在养大了两个儿子之后,哄哄小孩子,虽然不怎么称职,也能拿得出手了。

“嗯,叔叔说得对,小狂是好孩子,小狂不是坏孩子!”听见上官云落这么说,小狂终于破涕为笑了。

“乖小狂,你告诉叔叔,坏人为什么要小狂帮他杀人?”

小狂为了再次解释自己是好孩子,连忙把两个人呼唤了身体,然后那个人趁他睡着带他离家出走之事,说了一遍。

这小狂还真是小孩子,能记住的事情并不多,能说出来的也只是记忆深刻的三件事。一、两个人互换了身体。二、那个人要化婴能把身体换回来。三、他要回家找妈妈。

也好在,小狂记住的事情少,才能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说完。

听见小狂的话,上官云落笃定这是那个胡西风在骗小狂,想要互换身体根本用不到元婴期,筑基之后就可以。元婴期倒是能巩固修为,把器灵的神智给无损的抹除……

眼看着还有两步,就要走到胡西风面前了,上官云落连忙再次给小狂传音,说道:“小狂他骗你的,你们的身体早就能换回去了,你帮叔叔把他抓住,叔叔帮你们把身体换回来。”

“好!”

胡西风看着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的上官云落,慢慢伸出双手,一道黑的灵力打向上官云落。同时上官云落头顶的大印,飞到他的头上,压力瞬间压下来,让毫无准备的胡西风一下就趴在地上。“小兔崽子,你干什么?”着急的脸心里对小狂的咒骂之时的称呼,都喊了出来。

上官云落身上的压力一松,他一个闪身就躲过了胡西风打过来的黑色灵力,可是他把拿道灵力看的清清楚楚,惊呼了一句“吞仙决!”

上官云落这一声惊呼,把胡西风也给震住了,双眼冒火的看着上官云落,恨声的质问道:“你怎么知道吞仙决?是不是你?是不是你也围攻过老夫,是不是你也想抢老夫的吞仙决,是不是你……”此时的胡西风,双眼之中布满血丝,状若疯狂,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人,倒像是一只凶兽。

还好这头凶兽是本困在笼子里的。

“知道吞仙决就想要抢夺吗,这吞仙决也不是你创出来的,自然有很多人都知道,我能知道有什么稀奇的。”上官云落口中安抚胡西风,同时用神识给小狂传音“小狂,你吸光他身体里的灵力,等他昏迷之后,你们就能互换身体了。”

之前被小狂吸食灵力之时,上官云落能清晰的感觉到,小狂的修为还不到筑基期,小狂的功~法却是和胡西风一样,都修习的吞仙决。借助大印的威力,吸干胡西风不是问题,只要是小狂的修为高过胡西风,就能顺利把两个人的身体互换回来。

感受到自身灵力迅速的消失,胡西风吸干了那么多名修士,那里还不知道现在在发生这什么,连忙对小狂喊道:“小狂,你快停下,你这样咱们俩就别想换回身体了,别听这个家伙的话,只要我吸干了他,我们就能换回身体……小狂你快停下……”

“呜……小狂不信,你一直都骗小狂……你让小狂杀人……呜呜……你是坏人……”小狂一边疯狂吸收灵力,一边哭。

“快住手……小狂……狂大爷……狂祖……兔崽……”胡西风的话,越说声音越小,他身上的灵力马上就要被小狂给洗干净了。

上官云落紧紧盯着胡西风,他知道这具身体是小狂的,而小狂的心智还只是孩子,他没有控制力,要是一不小心把这具身体的生命力都吸走了,那就坏了。

“停下,小狂可以了!”上官云落赶紧让小狂停止吸收,胡西风身上的灵力已经被小狂洗干净了。

“小狂,你听叔叔说,现在你有什么感觉告诉叔叔!”

“叔叔,什么事感觉?”

“……”

“小狂乖,咱们从头来,叔叔把灵力探进你的大印之中,你别反抗,也别吸收叔叔的灵力。叔叔帮你把身体换回来好吗?”上官云落决定还是亲自出手,他之前没想到要这么做。是因为只要是修士都不会愿意让别人的灵力,探入自己的身体,那样是很危险的。

可是小狂只是一个孩子,他都不懂这些。

“好!”小狂乖乖巧巧的答应下来,同时他寄身的大印,也乖巧的停在地上。

上官云落用灵力,先把胡西风身形放好,让他平躺在地上。又把小狂寄身的大印,放到胡西风的头顶之上。

才把自己的灵力探入两人的身体之内,灵力配合神识,把两个神魂抓出互换回了正轨……

  ☆、第77章 小狂的过往

等上官云落再次醒来之时,先是吐了一口血,才看清他身在一个沙洞之中。名副其实的沙洞,就是在沙峰之下,挖出来的洞。上面的沙子居然没有坍塌掉落下来。

转换灵魂上官云落也是第一次做,即使是在双方都丝毫不抵抗的情况下,他一名结丹期的修士,就要转移一名金丹期强者的灵魂也不是闹着玩,他查看了下,自己神魂和修为都没有事,只是有点脱力,吐几口血,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这还要感谢在灵兽界之中,他的神魂被那样的锻炼了呢!

“叔叔你醒了!”惊喜的声音从上官云落身后传来。

上官云落回头一看,顿时愣住了,那居然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上官云落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你是小狂?”之前小狂的身体,明明就是成年人的身形,怎么现在变成了小孩子!

“叔叔,是我,我就是小狂!”小狂惊喜扑向上官云落,一下就扑进上官云落的怀中,还很自然的蹭了蹭。

上官云落整个人都僵硬了,他自己的两个儿子,从小就很有主见。大儿子冰山面瘫一个,二儿子虽然有过软绵绵的时候,但是那些撒娇啊、要抱抱啊什么的,统统去找他哥哥了。现在小狂这样让他很不适应。

小狂都不记得多长时间没有人抱过他了,在这个叔叔昏迷的时候,他就偷偷的趴在叔叔的怀里来着,可是怕叔叔饿到,他就出去找吃的了。现在叔叔终于醒了,他也能让叔叔抱抱了。想到这些小狂不禁又哭了起来,

“呜呜……叔叔,小狂好想抱抱,好想妈妈……呜呜……”现在小狂把上官云落当做亲人长辈,甚至是妈妈一样的依~靠~着。只有在上官云落的怀里,他才有安全感。

原本要把这个孩子推出去的上官云落,听见他这么一哭,不仅没有把他推出去,还轻轻的拍起了他的后背。

没多长时间,小狂均匀的呼吸之声,从上官云落胸前,传入他的耳中。

这倒是难不倒上官云落,神识控制,从空间袋之中拿出一张床,一床被褥。在没有两个孩子之前,上官云落的空间之中,可从来没有这些东西,现在倒是时常备着了。

把小狂轻轻放到床上,给他盖好被子,上官云落要起身查看下仍在地上的那枚大印,却被睡梦之中的小狂给拉住了手……

“妈妈……别走……”小狂呐呐的声音,十分不安。

上官云落没有撤出自己的手,而是又轻轻地拍了拍小狂的肩膀,小狂才有沉沉的睡过去。

好在床不小,上官云落坐在床边,用灵力把地上的大印,拿到手中。翻开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大印之上,篆刻着十分古朴的四个字。

“吞神造化”

原本上官云落在看到胡西风使出“吞仙决”的时候,还以为他是机缘巧合,得了“吞仙决”的法术玉简呢!

这“吞仙决”虽然在圣境也属于是非常高级的法术,却也不是什么绝品,还是有流传出去的。可是却没想到,那根本就不是“吞仙决”,而是“吞神诀”。别看只这一字之差,那真是天地之别!

“吞仙决”只是仙级法术,而“吞神诀”可是神级法术。

世人都说神仙!神仙!神在前、仙在后,却不知圣境之人追求的却是那些神位……

神级法术,乃是有神位的仙人创造的,等级比仙人的高出一个大等阶都不止……

这些,不是圣境中的高层,都不会知晓,也怨不得在他说出“吞仙决”之时,胡西风并没有反驳。

之前听那个胡西风所言,他因为这“吞仙决”被人追杀过,这样的宝贝,不被追杀,才奇怪呢,更让人无语的是,他都被人追杀过一次了,居然还敢把这吞神造化印拿出来使用,真是不怕死啊!

其实这倒是上官云落误会了,胡西风之所以能拿出来使用,完全是因为他有把握把看到的人都杀死,要不他还真是不敢在拿出来用了。

现在上官云落也明白了,为什么之前小狂只是炼气期,就能~操~纵吞神造化印压制住金丹后期的胡西风,这吞神造化印,乃是神器,压制一个金丹期,简直不能更容易。

把吞神造化印拿在手中,上官云落小心的探入神识,发现里面阳面躺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姿势和转化之前的小狂一样。显然这个人就是胡西风。

看来他被抽空了灵力之后,一时半会是醒不过来的。

上官云落神识探入胡西风的神识之中,查看他的过往……

好久之后,上官云落叹息了一声!

原来胡西风这个名字是小狂的,吞神造化印中的修士名叫金本,金本原来只是已经十分普通的农民,为人木纳被人看不起,到了四十多岁,还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

在同村恶霸强行把他的两亩好田换成了山地,还把他赶出村子之后,他忍辱去上地劳作之时,在山地中挖出了这个装在锦带中的吞神造化印。

吞神造化印改变了他的体制,把他带上了修行之路。

许是之前的生活吧金本压制的太狠了,他在踏上修行之路后,首先就回到那个在他看来没有一丝人情味的村子,屠光了满村之人,走上了以杀证道之路!

慢慢的这条血路竟让让他的修为到了合体后期,停止了百余年都没有达到洞虚期,已经身在大世界的金本,再次举起屠刀,想要屠进这一世界正道,再次提升。却不想他刚刚拿出吞神造化印,要布置一番,就被一名渡劫期的大能看出了些许端倪。

抓住金本的错处,举一方大世界之力,追杀金本。金本用吞噬之力,以杀证道,晋升速度虽然快,可是他的见识还是太少,根本就看不出来那些渡劫期大能手中法宝的等级,也不知道厉害,最后在围杀之下,他只能把神魂寄身在吞神造化印之中逃生。

之后流落到了小狂的手中,小狂出生在大世界之中,家族十分兴盛,他本身又是五阴之体,十分家族重视。又因这五阴之体是绝好的炉鼎体质,小狂一直被保护在族中。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11页 当前第8页

首页 上一页 ← 8/11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重生带着儿子闯仙界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腐书网 FuBook.Cc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